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小妾难为(主角樊青桂巧语)章节目录小说精彩试读

小妾难为(主角樊青桂巧语)章节目录小说精彩试读

时间:2019-06-30 13:18:47编辑:卡梅拉 作者:听荷闻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听荷闻香的原创小说《小妾难为》,主角樊青桂巧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就这么在家里足足呆了三日,就在茉香几乎都要忘记路家那头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她去收拾的时候,路启却是来了。也不见得他有任何情绪,甚至

小妾难为

推荐指数:10分

《小妾难为》在线阅读

《小妾难为》 第十九章 男人之间的誓言 免费试读

就这么在家里足足呆了三日,就在茉香几乎都要忘记路家那头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她去收拾的时候,路启却是来了。

也不见得他有任何情绪,甚至仿佛那天的事情不过是黄粱一梦,或是清风过隙。见了许父,他仍是一口一个岳父大人,且只口不提那日之事,只笑着看向茉香:“茉香,怎么在娘家舍不得回去了么?怎么也不差人捎个信回来,白白让人担心。”

话虽说是责备的话,可语气却是更加偏向宠溺。尤其是那一抹笑容,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温柔。茉香心知他这是配合她,不想让许父知道更多,从而难堪和担忧,当下也是盈盈一笑,歉然道:“一时忘了,下次一定记得。”

“嗯。”路启笑着应一声,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在她旁边。在和许父淡笑风声的时候,也不忘时时看她一眼,露个笑容。

许父看在眼里,自然是满心欢喜。当下对这个姑爷更是喜欢,对自己宝贝女儿的境遇,也更是放心。

路启既然来了,少不得许家是要招待的。上次席间只许父茉香及他三人,而这一次,许景既然是回来了,自然也是要一起吃饭的。

早在还未开席之前,茉香便忍不住满心的担忧,随便找了个借口溜出去,然后拉着许景恳求了半晌。让他切莫在席间和路启过不去,让许父看了心里难受。

许景似乎已接受这个事实,当下虽然仍是不喜路启,却还是无奈点头。得了他的保证,茉香总算是心里头安稳了一些。

只是,她却是不知,她这番行为,却是让许景心头苦涩:为何她只求他一人?难道是认定了他才是无事生非的那人?

这样的念头,让许景对路启,又生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来。

席间,许景果然遵守约定,并未再找路启麻烦。整个过程,只是冷冷的吃饭,连个招呼也没有。许父看着,自然是忍不住皱眉。

倒是路启,即便是这样被对待,也不见他有半分不满,仍是笑容满面,和许父谈笑风生。

只是,许父见许景这般光景,面子上终归是过不去。心中纳罕许景从小便是懂事的孩子,怎么这次偏生如此莽撞和冲动?

在他看来,既然茉香已经嫁给了路启,不管好赖,终归是一辈子的亲戚了。加上路启的态度,又是茉香后半辈子过什么日子的重要依据,当下也容不得许景这般。于是轻嗽一声,悄悄的在桌子底下踢了许景一脚,然后冲他吩咐:“景儿,怎么也不跟路将军敬酒?”

许景抬头,看了路启一眼,不知在想什么,又看了茉香一眼,然后忽然笑了笑。茉香心里登时“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从小到大,许景每次露出这样奇特的笑容时候,就没有好事。

记得最深的一次,就是小时候那次因为别人抢了她的头花,还扯她头发的时候,许景就是这样冲那人笑了笑,然后捡起一块石头直接敲在了那小孩脑袋上。

然而,就在茉香要开口制止许景的时候,许景却是已经端起了酒杯,敬到路启跟前,紧紧盯着路启,保持着那笑容开口道:“爹说得是,是我疏忽了。来,路将军,我敬你一杯。”

路启也不迟疑,更仿佛没看见许景的目光一般,笑着举杯:“景兄客气了。该我敬你才是,这一杯我先干为敬,希望景兄莫要生气。”说完,就要仰头喝干酒杯里的酒。

然而,许景却是在此时出声制止了路启:“慢着,这酒是要喝的,但是不急。有些话,咱们还是应该说清楚比较好。”

“说什么呀?有什么以后可以,慢慢说,这会还是吃饭喝酒吧。”茉香心里发慌,唯恐许景做出什么让大家都难堪的事情来,到时候就不好下台了。所以当下也顾不得是不是和礼仪,笑着出声插话道。说话的同时,更是不住的朝着许景使眼色。

然而,不止是许景当没听见,就连路启都笑着制止了她:“既然景兄有话要说,我路启自然是洗耳恭听。酒随时都可以喝,这话,该说的时候却是一定要说。”

茉香瘪瘪嘴,看了一眼许父,却见他冲自己微微摇了摇头。当下只得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心里却是暗暗祈祷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事端来才好。

许景放下酒杯,看了一眼许父,又看一眼茉香,最后才又看向路启,不知怎么的,语气却是缓和了下去:“凭刚才陆将军这番话,就说明路将军是个真Xing情的人,那我也不兜弯子。我要说的,很简单。我们家茉香,虽然算不得才女,更没有倾城容貌,也谈不上贤惠,但是终归是我们许家的小姐。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受过委屈。如今许给了将军你,且还是侧室,说到底我心里是不甘心也不愿意的。虽然如今我许家家小业小,处处受人掣肘,可是我也决不允许茉香吃苦受委屈。我想问将军一句话,将军是否真心属意我家茉香?若只是当成一般可有可无的侧室,那我厚着脸皮请将军将茉香还给我许家。就算将军要拿许家所有家当,我也愿意。”

茉香捂住了嘴,一眨不眨的看着许景,眼里慢慢的有泪光闪烁。她是真的没想到,许景会说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在古代来说,不可谓不惊世骇俗。而在古人观念里,能为女子舍弃家业的,更是只能成为败家子。女人,自古以来就是牺牲品。

就连许父,在家业和女儿的两难选择下,也未曾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未直接选择牺牲女儿,可是茉香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明白,许父终归还是有些迟疑的。所以,当时她才会主动应下,让许父不再两难。

而如今,许景能如此说,可见在他心里,茉香是何等的地位?而面对许景如此心意,茉香又岂能不眼酸喉哽?

许景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从未离开过路启,而眼神更是没有丝毫虚假之意。话完,他依然看着路启,等着路启给他一个回答。

路启未曾避开许景的眼睛,直直与他对望,不见丝毫迟疑和思考,便开口答道:“我不敢保证茉香在我路家还能像在许家一样处处顺心,事事如意。毕竟,我不仅仅茉香这一个妻子。我只能向许兄保证:只要我路启在一日,必保护茉香一日。任何人也不能欺负她,更不允许她受委屈。我路家虽然不如许家财产丰厚,可是也绝不会让茉香跟着我吃苦。只要茉香想要的,只要我路启能做到的,就一定满足她。而且我也可以保证,若是茉香觉得委屈,想要回许家,我也会亲自将她送回,绝不会有半分阻拦。”

路启这话,字字铿锵有力,与其说是回答,更不如说是一个保证来的合适些。

茉香看着路启那副认真的神情,心里微微一叹:他是个好男人。

得出这个结论的,不是他那番要为她如何的话。而是他的哪一句,我不仅仅茉香这一个妻子。只这一句,便已经说明了樊青桂在他心里的地位。也说明了,他的确是个重情义的好男人。在面对她的家人,他却能坦然的说出,他不会只宠着她一人,还要顾忌另一个妻子的感受。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然是难能可贵。

其实,为了让许景和许父更放心的话,他完全没必要说起樊青桂的。可是,他依然说了。而且说得理直气壮。

许景的眉微微蹙起,移开了眼睛。显然,路启这话,果然不能让他放心。所以很快的,便听他又开口问:“若是有一天,你的正妻和茉香有了争执,你会怎么办?”

“我不会偏袒任何人。错就错,对就对。和正室侧室无关。正室侧室,对我而言不过是先来后到的区别,地位上是没有任何不同的。她们都是我的妻子,我会一视同仁。若她们真的起了争执,我会调查前因后果,再秉公处理。”路启的回答很坦然。

许景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有些事情,是分不出错对的。”只是这话声音太低,除了他自己之外,也只有一直看着他的茉香察觉。然而也仅仅是察觉而已。

叹完,许景抬头再度看向路启,没了针锋以对,没了冷脸锐言,而是以一种恳求的姿态言道:“我只希望,若是有一天,妻妾不容,再无法相处下去之时,你能让我将茉香接回来。茉香心软,她对别人狠不起来,所以吃亏的总是她自己。若是真的你的正妻容不下她时,就请你放过她,不要让她被伤害。”

“青桂不是那样的人。”路启不等许景话音落下,便已经斩钉截铁的反驳。那份坚定,却是让茉香看得一阵阵苦笑。

许景并未反驳路启,而是笑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我并不是说夫人是那种人,只是先将丑话说在了前头而已。毕竟,人心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最看不透摸不着的东西。我们不了解夫人,所以不能像将军那样有信心。我们的放心,只能从将军身上索要。”

“好,我答应你。”路启举杯,仰头喝干。然后盯着许景道:“景兄随时监督我就是。但我敢发誓,青桂她绝不会为难茉香!否则,便让我路某人死在疆场上,化成一捧黄沙,再也回不到故乡来!”

茉香几乎是被这话惊得一愣。路启这誓,可真的不是一般的毒。行军打仗之人,最怕的便是战死沙场,客死异乡。而对他们而言,最毒的诅咒,也莫过于此。

能说出这话,可见路启到底对樊青桂有多大的信心?若樊青桂听了这话,又不知有何反应?

只可惜,天意弄人也,最该听见这话的人,反而却不在场。而她这个“小三”,却是亲自验证了路启对樊青桂的情谊。可笑,可叹,可悲?

就在茉香愣神的时候,许景却是也端起了那杯酒,仰头喝干。谁也没看见,在他仰头的瞬间,那被酒杯挡住的苦笑和无奈。

——————————————————————————

这是这本书第一次上推荐哦~嘿嘿,在女生网首页挂着,感觉又是兴奋又是期待。今天多更新了哟~所以大家也不要吝啬啦,多多支持下呀!有票的童鞋都给点票票嘛!没有收藏的童鞋,也麻烦登陆收藏下嘛~

从许景回来介入之后,路启和茉香之间,又会有怎样的发展?而樊青桂和茉香之间,又会有怎样的摩擦?嘿嘿,敬请期待吧!看得爽,或是有任何意见,欢迎留言指点~

小妾难为

小妾难为

作者:听荷闻香 类型:言情 状态:完结

《小妾难为》思构清晰,人物分明,剧情让人深入,给四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