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神射剑影

更新时间:2021-02-20 05:34:18

网游之神射剑影 连载中

网游之神射剑影

来源:落初 作者:连竹十二刀 分类:游戏 主角:易水寒秋水 人气:

经典小说《网游之神射剑影》由连竹十二刀所编写的游戏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易水寒秋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湖难言无尽处,一剑九影幻形杀。这本书,讲的其实就是一位爱剑成痴的网络玩家,在游戏中利用各种卑鄙无耻没下限手段疯狂收集各种绝世名剑,收获无数小弟妹子基友,最后成为一代“神射手”的温暖人心健康向上的励志故事。南山(钟南):什么鬼!!!(╯‵□′)╯︵┻━┻换个简单点的说法就是:一个有恋物癖的变态因为遭人陷害而变得更加变态,随后收集各种变态武器绝学,从变态战士转型变态弓兵,最后走上变态复仇之路的变态故事……好吧,我都快不认识变态这两个字了OTZ……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他说的如此肯定,南山立马带头冲锋,完全没顾及后面那人可怜的脚程。

“阿弥陀佛,你个死人等我一下不成啊!“

两人一前一后往深处走,走了快两个小时,却完全没见到出口。

南山停了下来:“阿潇你确定你没猜错?”

和尚摇了摇头:“不确定,我也不了解任务的真实情况,之前的NPC只告诉我这个地点什么时候会有隐藏任务的线索而已。”

南山深思:“那会不会是我们想的方向错了?”

和尚翻白眼:“你还打算回去不成?”

“当然不回去,回去又要浪费两小时,四个小时的时间多宝贵啊,要回你回,反正我不回去。”

“那不就得了,继续走吧。”

于是两人重新踏上洞Xue之旅。

整个洞Xue的弯弯绕绕数不胜数,现在他们只知道自己正在一直在往下走,按照这个速度,怕是已经快到整座山的山脚了。又走了半个小时,他们终于到达了整个洞Xue唯一一个分叉口。

“……”两人沉默的对视一眼,同时开口说道,“分开走!”

南山:“男左女右,你走右边。”

和尚:“阿弥了个陀佛的,都是男人你咋不往右走?”

南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迅速钻入左边的通道:“因为我已经走向左边了。”

和尚风中凌乱:“……卧槽!”

南山继续往前走着,由于两人只带了一根火把,唯一的火把已经给了时潇,他只能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夜明剑”用来照明。不得不说恋剑癖都是奇葩,什么剑都会往身上带,也不怕负重太高降低移动速度。

幽暗的“夜明剑”把整个道路照的惨绿惨绿的,看起来就让人瘆的慌,哪怕南山并不怎么怕鬼,也不得不加快脚步往前走。

又走了半个小时后,整个山洞的出口终于到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南山满脑子都是五个大字:“卧槽这哪啊?!!”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湖泊,位于一道大峡谷的底部,湖泊看起来很深,可以用深不见底来形容,周围则是森林,植物的蒸腾作用十分旺盛,空气中到处都是潮湿的味道。而从峡谷底往上看,两道悬崖越往上相隔距离越小,最顶端甚至可以用“一线天”来形容。

“我读书少游戏策划你别骗我,九华山真的有这地形么?”无奈高中的地理知识是在学的不咋滴,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只能摇了摇头,打算发信息问问时潇,看他现在到哪了。

“系统提示:您处于特殊地图,无法进行消息发送。”

“这么说应该已经到了任务地点……喵了个咪的说好的剑冢呢?!”

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南山绕着湖转了一圈又一圈,硬是没找到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剑冢”的地方,反倒被他发现了另外一个洞口。这个洞口正好是位于他之前出来的洞口的对面,有些隐秘,所以一开始还没被他发现。

南山还在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瞧瞧,结果和尚那光光的脑袋就先从里面钻了出来。

南山:“……我去你咋在这里?”

和尚:“阿弥陀佛……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两人一阵大眼对小眼,终于还是回到了湖边。

“……经你这么一说,最不正常的地方还是眼下的湖泊。”时潇摸了摸下巴,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竹杖,直接扔在了湖面上。

“诶,你打算干吗啊?”

“靠近点瞧瞧。”和尚耸了耸肩,运起独门轻功“一苇渡江”,脚一腾空,直接踩在了漂浮于湖面的竹杖上,随后竹杖如同迎风破浪的小船一般,载着他往湖中心飘去。

没错,“天下第一人”时潇的轻功,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轻”功,它不快也不慢,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轻”,“轻”到甚至可以利用竹杖漂浮在水面上。

就这么“漂”至湖中心的和尚蹲下身子,往湖底看了过去。

南山一个劲的往他看的方向望,同时还喊道:“咋样啊?看到什么没?”

“……这湖很深。”和尚得出结论。

南山:“……屁话!”

这湖很深?谁看不出来啊!!

和尚一噎,觉得面子上有点过不去,硬着嘴皮说道:“我还能看到里面……呃……里面有奇怪的东西。”

南山:“哟,你还能看出奇怪的东西呢?是什么?”

“……”和尚只是随口乱说的,哪能真给他指出个什么“奇怪”东西出来,没办法,只能继续观察,这么一观察,还真被他发现不少东西,“我看到水里面有很多长长的影子。”

影子?南山眯起眼睛也往下看,这个角度虽然没和尚好,但也能看到一点黑色的东西。

“那应该就是剑冢的线索了……接下来怎么办?”

脚下竹杖又飘了回来,和尚重新回地面之后,直接开始**服。

“卧槽,你打算下去?”

“不然还能怎么办?”和尚翻白眼,把衣服全部收进包裹里,“放心吧,我练过龟息功,在水下至少能坚持五分钟左右。”

南山道:“这鬼地方没覆盖移动网,连消息都发不了,万一你遇到个什么状况没来得及逃脱,淹死了咋办?还要我在上面傻乎乎的等着?”

和尚道:“阿弥陀佛……你个乌鸦嘴别乱讲,要是我五分钟之后没上来,八成是遇到危险回复活点,你就不要下来了。”

“放心吧,要是组队频道里你的血条归0了,我绝对不会管你直接回城的。”

“我去你个没良心的死剑痴!”

骂了几句,和尚一个猛扎,潜入了水底。

南山看着水面上越来越少的气泡直摇头:“啧啧,就这么下去,上来时要是有女玩家路过,影响多不好啊。”

反正还有五分钟,南山看着组队界面和尚始终满格的血条,慢悠悠的绕着湖转起圈子来。

话说这个湖泊很诡异啊,大自然再怎么鬼斧神工,也不可能造出如此规整的一个圆形湖泊来,加上也没有什么引入的河流,完全像是被人凿开灌水注入的人工游泳池一样……嘛,管他的,反正都是游戏设定,制作组开心就好。

这样漫无目的的想着,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和尚却始终没有消息。南山看着组队频道中,他的血量线开始缓缓下降,眯起了眼睛。

这笨蛋,不会被啥玩意缠上了吧?南山想着,连衣服都不脱直接钻进了湖泊中。真亏得他当年在学校是游泳队的,他在水中游动的速度异常快。但潭水内部光线实在是不太好,不得已之下,南山只能再次取出夜明剑照明。

游了也快一分钟左右,南山憋气的极限是两分钟,他迅速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还差一点才能到湖底,干脆不管那么多直接往下窜。

于是又过了十几秒钟,他才看清楚和尚口中那些“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整个湖底,到处都插着大大小小的铁剑,在常年的浸泡下长满了青苔,水中甚至一直弥漫着一股铁锈的味道。虽然内心有些小激动,但南山觉得这么点规模绝对不能称之为“剑冢”,想着想着,他还是打算先慢慢寻找和尚的位置再说。

很快他也到了极限,游戏中没有“窒息”这种感受,他只能看到自己的血量和和尚一样缓缓往下降着,全身的力气一点点离去:“我擦嘞,阿潇这死秃驴,下来看个情况看的人都快挂了,还扯上我,真是……”

竟把所有错都推时潇身上,丝毫不自觉是自己硬要跟下来的。就在组队频道里的和尚血量快变为0时,他发现自己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把十分巨大的铁剑,剑柄上有个大大的圆环,正是拖住自己脚的元凶。

“嘿,连你都来欺负我。”南山刚想把脚从圆环里拔出,哪想这把剑插在那儿就是个花架子,身子轻微一使力,剑身连着脚就这么一起拔了出来。

“卧槽,什么鬼!”南山看着挂在自己脚上的铁剑满脸懵逼。

突然,整个湖发生巨大的颤抖,如同一个活脱脱的地震现场。湖底插着的铁剑慢慢开始风化,在最后的瞬间“哗”的一下变成齑粉!

南山持续懵逼,什么鬼?

最懵逼的还在后面,化为齑粉的铁剑们在湖底留下好几个巨大的黑洞,而整个湖水化成几个小型漩涡迅速往洞里注入,南山也被卷入了其中一个漩涡之中。

“卧槽槽槽槽槽槽……”脸扭曲成画像《呐喊》里的主人公,身体如同被塞入滚筒洗衣机里反复揉拧,此刻的南山内心无疑是崩溃的。

不过就拔了把剑而已,有必要搞得如此惊天动地吗????

在一片混乱之中,转的晕乎乎的他被黑洞完完全全的吸了进去,同时被吸进去的,还有飘在看不见角落里的某个已经晕过去的和尚。

……

“滴——”

“系统判断玩家已进入昏迷,正在检查玩家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请稍后……”

“检查完毕,玩家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十分正常,请玩家自行选择是否下线休息。”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

南山:“……系统请闭嘴。”

摇摇还有点昏沉的大脑,南山把脸上的水渍全部擦干净,这才开始观察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

之前好像……在湖底找失踪的和尚时,被漩涡卷入,受不了才晕了过去。那么现在……这是哪里?

周围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天然洞Xue,也不知从哪来的光源,把整个洞Xue照的火红一片。而远处的洞壁上和地面上……

南山一愣,他发现自己站着的这里是唯一的落脚点,而其他地方……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宝剑!它们形状各异,大小也不同,有些小的怪异,整把剑都没有匕首那么长,有些则大的惊人,最大的甚至有一艘船的船身那么大。洞壁上,地面上,插的满满当当,让人简直无法下脚。

“我我我我……”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南山差点再次晕死过去,不过这次是幸福的晕死,“天哪……一定是剑冢……啊……爸,妈,看到了么?你们儿子终于进入剑冢啦啊哈哈哈哈哈……”

“有病吃药!”和尚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让人十分的不快,南山扭头一看,正好看见和尚把最后一件袈裟穿在身上,“你爸妈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替你骄傲的。”

南山、时潇和他的妹妹徐莲璨三人从小就是孤儿,他们的父母都死在一场地震之中,彼此是最亲的亲人,没有任何隔阂。

“要你管。”南山平复好心情,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原来你没死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复活点了呢。”

“阿弥陀佛,我没死真是对不住你哈!”和尚针锋相对道,“多谢阁下的乌鸦嘴。”

于是两人又在剑冢里吵了个昏天地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