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废柴律师擒神记

更新时间:2019-12-14 09:00:00

废柴律师擒神记 已完结

废柴律师擒神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兜兜搬小海星 分类:言情 主角:凌俐徐 人气:

兜兜搬小海星新书《废柴律师擒神记》由兜兜搬小海星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凌俐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凌俐是刚入行一年的菜鸟律师,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授薪律师,从入行以来没有赢过一起官司。 在一起知识产权案件中,她认识了吊儿郎当的植物学家南之易,终于取得人生第一场官司的胜利。 从此生活有了波澜,而机缘巧合下,她手里的案子一个比一个难。 故意杀人案再审、知识产权天价赔偿案、千夫所指的猥亵儿童案…… 而发生她家人身上的一起投毒案件的隐情,也渐渐露出端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俐站在法院审判大楼的台阶上,举着手里的电话,有些不知所措。半小时后就要开庭了,约好了南之易,等来等去也不见他来。

打办公室电话,不出所料没有人接;再打手机,依旧是熟悉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南之易答应她要出庭作证了,本来这是件好事,她也向合议庭提出了申请,徐法官没有为难她,爽快地答应,迅速走完了申请专家证人出庭作证的程序。

然而,眼看着马上要开庭,南之易却又失踪了。

说“又”是因为南之易之前已经放过她一次鸽子。

南之易长期不开手机,只有打他办公室电话能找到他,然而这朵奇葩,哪怕人在办公室,也能忍住一直狂响不停的电话铃声轰炸,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接不接电话完全随机。

上周五,她打了大半天电话,好容易捉到他,再三确认他周一上午有空,准备抓紧时间说说庭审事宜。

结果,她在大风大雨中准时赶到阜南大学,却扑了个空,白等半天不说,淋了雨吹了风,站在走廊里一直打喷嚏。

路过的学生妹子看她等得可怜,终于告诉她:“南老师一大早就急匆匆走了,今天下午的课都是调了的。”

凌俐以为自己在这么多年各种不如意的磋磨下已经不会生气,那时候却简直要气疯。气了半天又蔫下来,找不到他人不说,找到了又能怎样?能骂一顿还是能打一顿?

自己有求于他,只好缩起头来装孙子。

最后她终于聪明了一把,搞来了南之易的排课表,根据课程表,第二天在一个阶梯教室里逮住刚上完课的南之易。

当时,南之易看到她,先是愣了愣,接着挠了挠头上顶的鸟窝,头微偏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凌俐正在考虑怎样兴师问罪不会显得太没气势也不会太得罪他,却听到他说:“你好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凌俐被他雷得外焦里嫩,他则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马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以为南之易认出自己,结果他接下来一句:“你以前是不是找过我要考我的博士?”

凌俐终于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好一会儿才气若游丝地回答:“南教授,我是律师凌俐,昨天约了你谈庭审的事,结果你爽约。”

南之易这才想起她是谁,表情又轻松下来:“是你啊怪力女,昨天我有急事走了,又没你电话联系不上你,不好意思啊。”

凌俐拳头捏紧又放松,强忍住想要给他脸上来一拳的冲动。她明明留了名片给他的。

不过还好,他没忘了答应她的事,为表歉意立刻热情邀请凌俐去他的办公室。

在依旧弥漫着奇怪气味的办公室里,花了一个小时确认南之易已经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凌俐松了口气,并下定决心下次一定不能到他办公室里谈事情,这味道太销魂了。

然而,看看眼前邋遢大王般的学术带头人,凌俐突然心里一紧,脊背上泛起一阵凉意,意识到她好像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

就他这形象进法院,会不会被法警当成上访户拦下来?还有这吊儿郎当的表情和姿态,实在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怕是徐法官也会怀疑她请了个假专家来吧?

她当机立断,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诚恳一些,说:“上庭时,您能不能形象稍微整洁点?”

南之易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又疑惑地抬起头:“我形象不够整洁吗?”

凌俐只觉得自己被九重劫雷劈过快要魂飞魄散,忍了又忍,终于把“您老真有自知之明”的吐槽吞进肚子,憋得满脸通红。

好一会儿,她才说:“我是说您上庭前最好洗个头洗个澡再刮刮胡子。”

又补充:“最好穿正装。”

“哦!”南之易点点头,摸了摸下巴,又问:“所谓正装,是什么标准?”

凌俐一怔,就算再不食人间烟火,南大叔也该知道什么叫正装吧?

然而对上他孩子一般澄澈的眸子,突然又有些心软,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解释道:“就像我这样的,西装外套,可以不打领带,里面最好是衬衫。”

心软归心软,她还是偷偷翻了好大一个白眼。

“哦!”南之易又点点头,恍然大悟一般,又接着说:“还得像你一样穿裙子?”

“噗!”凌俐终于忍不下去,一口老血喷出来,一脸的生无可恋。

南之易看她终于崩坏的表情,开心地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停下,慢悠悠说:“粉妹二号,我逗你玩呢,你真当我白痴啊?我知道了,出庭穿正装嘛。”

凌俐好容易从风中凌乱的状态中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才发觉自己被他安上了一个外号。

“粉妹二号是什么鬼?”她有气无力地问,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南之易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我根据著名品种粉妹一号改良的番茄,第一次种出来的果子都被你吃了,你不叫粉妹二号叫什么?”

停了几秒,又问:“对了,那果子还没经过转基因食品安全测试,你吃了身体没什么异样吧?”

凌俐彻底呆掉,张大嘴巴许久都说不出话。

人穷志短,温饱线上挣扎的她倒是没立场排斥吃转基因食品,可南之易这拿她试毒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

南之易似乎对她的目瞪口呆很满意,兀自点点头,笑得一脸灿烂:“这样有点表情才像小姑娘嘛,天天装正经板着脸,我看着都替你脸酸。”

从那天开始,南之易就彻底忘掉她的名字,直接叫她粉妹二号,或者粉妹。

此刻,粉妹二号战战兢兢看着庭审时间越来越近,大门口却始终不见南之易的身影,她只觉得身体越绷越紧,太阳穴都开始突突跳着疼。

电话突然响起,她心神不宁地接起来,里面传来法官助理小张的声音:“凌律师,当事人都到了,你怎么还没到?”

凌俐长叹一口气,朝大门口看了最后一眼,终于放弃。

她郁郁转身,顺着台阶向上走着,步子有些沉重。花了那么多心思,本以为这个案子会有转机,结果费心费力找了个不靠谱的专家,一败涂地。

刚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南之易的声音。

他叫着:“粉妹二号,等等我。”

凌俐刚刚凉透的心随着他的喊话又热乎了过来,高兴地转身,却被眼前拾阶而上的身影震住了。

南之易果然按照她说的,洗了头刮了胡子穿着正装。

黑色西装西裤,里面一件灰色的衬衫,鸟窝头变成偏分,没有打领带,不过戴着一副长方框眼镜,一下子从邋遢大王进化成斯文败类形象。

只是,印象中的大叔脸,没了满脸的胡茬,怎么就能变成长腿欧巴了?要不是他那双辨识度极高的眼睛,她还真不敢认。

看凌俐似被自己的新形象惊呆,南之易摸摸光滑的下巴,颇有几分自得:“粉妹,你想不到我其实是个帅哥吧?我就是怕女学生缠着我,所以故意不修边幅的。”

他那自恋的模样让凌俐忍不住扶额,刚刚一丝赞叹的情绪瞬间灰飞烟灭。

眼看离开庭时间不到十分钟,凌俐送他进了证人室,自己则赶到法庭准备开庭。

临走前,南之易拉住她,塞给她一张小纸条。

凌俐看着纸条上天书一样的内容,一阵头大,问:“这是什么?Dus实验是什么?田间测试又是什么?”

南之易神秘地笑笑:“唬弄人的,你适当时候拿出来念念,可以提升你的专业形象,反正除了我,他们也都听不懂。”

凌俐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感激。虽然南之易很有些靠不住,可他偶尔的关心,也能让她感到这个世界久违了的善意。

随着徐法官敲击法槌的一声闷响,凌俐代理的第二十五个案件开始庭审。

宣读当事人权利义务、询问是否回避、宣读上诉状、答辩和陈述,庭审的常规套路平稳走下来,终于进入了关键的举证、质证环节。

循规蹈矩出示完一审的证据,南之易出场。

他首先向法庭介绍了自己光辉的履历,接下来什么特聘专家、首席科学家、特约审稿人等一长串职务更有亮瞎狗眼的潜力。

凌俐几个问题引出南之易对一审中鉴定结论的质疑。

南之易开始侃侃而谈:“涉案的水稻,其父本是C418,是由No17与DH6WC杂交后与DH6WC回交两代再经二代自交选育而成……”

一长串拗口的字母加数字的组合不断从他嘴里蹦出来,已经把在座的人都绕晕。

凌俐先还仗着临时抱佛脚学来的东西勉强能撑住,后来信息量实在太大,干脆放弃不听。

好在他说了两分钟就没有再掉书袋,开始总结:“首先,有关于鉴定机构的问题,根据我掌握的资料,他们从事的是转基因成分检测,并未获得种子行政机构授权,其指纹数据库不具有权威性。

其次,根据国家标准,仅凭单亲本不能做出亲子鉴定结论,这份《检验报告》附图的带型与结论并不完全符合,这个实验的质量有问题。

最后,哪怕有一份符合国家检验标准的DNA完全配对的报告,也应该通过DUS实验来进一步验证是否遗传信息相同。仅凭DNA报告就认定这两种水稻完全一致,在学术上站不住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