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鬼母夜叉

更新时间:2019-10-10 00:46:15

鬼母夜叉 连载中

鬼母夜叉

来源:落初 作者:九虫 分类:言情 主角:林可连 人气:

《鬼母夜叉》是九虫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鬼母夜叉》精彩章节节选:浸猪笼、死老公、被人诬陷有奸情,这是女主穿越之后要面对的死局。一本暗黑向的女主奋斗史,看一个十几岁身体的小媳妇怎样带着儿子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尽在《鬼母夜叉》。  --------------------------------------------------------  呃,很多人说俺的书名很雷,真的这么雷吗?我觉得很有爱啊……  注:本文属暗黑向架空文,并非善良女主,慎入慎入,无量天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可不知道她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呆呆的望了半天,她的眼神才渐渐聚焦。眼前的东西到底是哪里……到底哪里有些奇怪呢?

耳边响着一些奇怪的声音,像人声,好像还夹杂着婴儿的哭声。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些,身上很疼,疼得要命。正当她努力分辨着哪里疼的时候,她再次陷入了黑甜的梦境中。

梦里面很奇怪,她只觉得自己一直在哭,但为什么哭却不知道,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哭得这么难过过。

“小姐……小姐?”耳边好像有谁在说话,有点山东那边的口音。林可是东北人,但她姥姥是当年抗战时从山东逃过来的,所以山东话听着一点都不费事。但是,这个声音很陌生,并不是她曾经听过的。林可最自豪的一项特技就是听过一次的声音绝对不会忘记,只见过一次的人就算忘记人家长什么样,也不会忘记那人的声音是什么样。

“谁?……”林可艰难的张开嘴,喉咙干涩的几乎能冒出火来。

“水?……Nai娘这就给你拿水。”那人好像听岔了她的话,不过林可没有拒绝的意思,这个时候能来点儿水自然是最好的。

那人走的时间很长,久到林可都以为自己被遗忘了。不过还在林可还在想是否要攒点力气撑着眼皮的时候,那人已经回来了。

“来,小姐,水……”那人抬起林可,把她的头抱在自己怀里小心的喂她喝水。

她贪婪着香咽这碗里的水,哪怕她的嗓子因为每一次的香咽动作都像被刀子划过一样。水是温的,喝得她十分舒服,身上的力量好像也慢慢被这温度充满了一般。

“小姐,慢点——慢点……”靠着的那人细声说道,声音不知不觉开始带了些哽咽。“杀千刀的高家……杀千刀的高家,我可怜的小姐呦……”

小姐?高家?刚刚好像她还说过Nai娘?

林可越来越疑惑,勉强把嘴唇离开碗边,借着那人起身倒水的机会才有空闲察看现在的状况。

刚刚自称Nai娘的人是一个穿着古装的老妇人,挽着的发髻微微有些散乱。身上的衣服有些类似于对襟罗裙,但又有点似是而非。林可并不是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服装史的,所以弄不清楚她不觉得有什么意外。意外的是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状况。

她把目光转向房间的摆设:床是木床,挂着不知道什么布料的帐子。她可以看出是因为露出的部分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桐油下的木纹;床前是半旧不新的花梨木圆桌和两个配套的圆肚小凳;桌子上铺着藏青色的桌布,上面放着一个不小的水壶和刚刚自己喝过的水碗,此外还有一套红陶质的茶具。只见那老妇人熟练的把水壶里的水倒入碗中,泛出一股股的蒸汽。

林可这才发现那套红陶茶具根本就是摆设,上面一点热气都没有,也就明白了那老妇人为何去了这么长时间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姐,来,水来了……”Nai娘……姑且称之为Nai娘的老妇人小心的端着一碗水走了回来。“这杀千刀的高家……”

又是高家?林可压下一肚子的疑问,顺从的让Nai娘继续喂着水,心中却也开始打起鼓来。她现在不好,十分不好,身上仿佛被卡车碾过一样的疼,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苦命的小姐啊,这帮杀千刀的东西呦,老太婆我等着看你们断子绝孙——”Nai娘愤愤的咒骂着,边说边擦眼角溢出来的眼泪。

林可的眼睛瞪大了,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盘旋在她心头。

大概是察觉到林可的眼神不对劲,Nai娘连忙停住话头,连声说道:“呸呸呸,我这张没个把门的嘴吧哟,小姐您放心,就凭您身上的功德,小少爷一定会长命百岁、光耀门楣的!”

接着就像是为了安慰她一样,Nai娘继续说道:“唉,小姐,您也想开点,别的不说,你得为小少爷爱惜身子,自己好了,才能看着那高家人是怎么死!”

话到最后一个转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可费力的合上干涩的双眼,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是了,之前她是在家中复习备考,然后……好像是接到通知要去上考研课,然后……然后……

不————

她猛然睁开眼睛,背后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

我杀了他了啊。

我明明把那个畜生杀了的啊。

我是亲眼看着自己一刀一刀的把匕首捅进他的身子里的啊。

为什么我还会活着,为什么还有人要替他掩护?

为什么还有人替那种该下地狱的畜生掩护!!!!

林可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臆想当中,潜意识里她把自身的疼痛归咎到她之前遇到的**中去,所以那Nai娘所说的话也被她理所当然的当作是对自己的欺骗和洗脑。

全部都该死!

她猛的把头抬了起来,狠毒的目光和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女孩对个正着。

“……”那女孩惊恐的看着她,上下牙齿嗒嗒嗒的开始打架。只听噗咚一声,人已经瘫坐在了地上。

“柳桃,柳桃,你怎么了。”另一个女孩子见状连忙过来搀扶。

林可这才发现自己的屋子里面不知道何时进来两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一样的衣服一样的打扮,但也和之前的“Nai娘”一样,对襟的袄裙,只不过是颜色鲜艳了些。

“二……二NaiNai,”那个被称作柳桃的女子早已不能言语,因此答话的是另外一个。“二NaiNai,不能……不能怪我们啊,我和柳桃也是奉命行事。主人有命,我、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又能怎么着呢……”

这几句话说的怯弱至极,仿佛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然而就这么两句话,却彻底点爆了那Nai娘的满腔怒火。

“柳桃、碧荷,我家小姐之前带你们可有半点亏欠?夏穿单衣冬穿袄,何尝像别家主子一样刁难过你们??你们……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日后下那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升!”

林可没有说话,只是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们。

编,我看你们还能怎么编……

一个两个还真的把我当白痴了吗?

那两个女孩子看她不说话,又被那“Nai娘”骂得狗血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最后也只得先退下再说。

这算是什么?

她伸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就像是这个动作能把她藏起来一样,但在抬手的瞬间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再次把手抬了起来,愈发肯定自己心中所想,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手!眼前的手比自己的最起码小上一圈,身高有171公分的林可自然也是手长脚长,论起手长来一般女生很少能比得上她的。而现在这只手的大小,绝对顶多到“一般女生”的程度。而且青青白白的没一点血色,血管细的打点滴都不好扎针。这……

还没得她的震惊劲过去,只听门外一响,接着呼啦啦进来了一大批人。

为首的是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上下的妇人,虽不说穿金戴银,但首饰什么的也没少往身上挂。走路抬着下巴,从眼底看人,给林可一种颐气使指的感觉。刚一进来,看到“Nai娘”跟护犊子似的挡在林可前面,鼻子里面哼出一股气来。“来人,带余嫂下去。”

于是后面就立刻过来两个健壮的妇人连拉带扯的把哭叫着的“Nai娘”拖了出去。

林可盯盯的看着她,一言不发,看这回又要出些什么招数。

果然那女人脸色开始有点不好看了,看着林可冷哼一声说道:“呦,人道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没想到我们的二NaiNai还不是凤凰呢,这架势却比鸡强多了。”

呵,林可被逗笑了,虽然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笑得不阴不阳。

“你……!”那女人见状立刻一股火涌了上来,刚想发作,却又忍了下来。平静了好一会儿,这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NaiNai好大的主子威风,可惜啊,相当主子有为什么干出那种下作事?奴婢啊,看您还能硬气上多久!”

说完霎时收起笑容,板着一张**脸说道:“方氏舒娘,族里定好三天后公审,你……仔细着了。”

说罢朝林可一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一群人又呼啦啦的走了个干净。

这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