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侯门贵女:王爷请让道

更新时间:2021-01-26 03:19:33

侯门贵女:王爷请让道 连载中

侯门贵女:王爷请让道

来源:落初 作者:颜非盐 分类:言情 主角:卿卿阮 人气:

颜非盐新书《侯门贵女:王爷请让道》由颜非盐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卿卿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成寄养乡下的阮家三小姐,想做苏玛丽失败了,想做白莲花也没成,还是披着羊皮的狼合适自己。草包妹妹,莲花姐姐这些都是小事。可是碰到古代版总裁怎么破?都说总裁有三宝:面瘫、邪魅。活好,这个碍事的王爷样样也不缺。某王爷:“你,嫁给我。”某穿越女凌乱了,总裁不是都爱小白花吗?她可是女汉子一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音这才注意到圆桌边上还坐着一位小姐,刚想破口骂几句,却见她装扮华贵,贵气逼人,就连她身后站在的丫鬟的穿着打扮也比自己强,再见这位小姐五官柔美深邃,艳丽逼人,脑海中猛然想起在宁安城负有“黑玫瑰”称号的卫国公府小姐。

卫国公可不是她能得罪起的,不然几个脑袋也不够用,早知道方才不忙着寻这个村姑的不是,而是先巴结国公小姐。

她的气势一下子恹了下来,勉强换作一张笑脸,盈盈福身,说道:“可是胡姐姐?”

却见胡汀芝目露冷意地看着自己,极其嘲讽地说道:“这声姐姐我可不敢当,你连自己得亲表姐都不认,何必认我这个客人,莫不是想攀权附贵……”胡汀芝故意停顿在这里,不再说下去。

周围已有几位小姐夫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皆是面露鄙夷地望着一脸讨好的陆音,嘴里都在窃窃私语。

被这么直截了当地点破心思,陆音的脸一下子挂不住了,笑容僵在那里。

卿卿不介意落地下石一下,她说道:“表妹为何还杵在这里,耽误我们赏花可不对了。”

“你欺负我,我告诉母亲去。”陆音脸上悲愤交加,指着卿卿。她不敢得罪卫国公府的小姐,可是阮卿卿她可不惧,瞪了一眼她,便捂着脸跑走了。

阮素素望着她仓皇的身影,眼底满是不屑与愤怒,“二舅舅做生意每次都想投机取巧,次次亏损,莫不是母亲省吃俭用地接济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会这般光鲜。尽管如此,二舅母和表妹每次过来都是赶着巴结祖母和四妹,真是喂了……”饶是阮素素心中气愤,但自幼受过的礼教,出口对长辈不逊,她还是做不到的。

卿卿嫣然一笑,“大姐莫要为他们这些人生气。对于那些惯会踩高捧低的人,有这种举动也不足为奇。”

陆家二房真是势力之极,他们也不想想,阮老夫人那般刻薄刁钻之人,怎么舍得周济儿媳妇的娘家,陆氏在阮老夫人手底下讨生活已是不易,还省出银两给娘家兄弟,他们反倒是巴结起阮老夫人了,真正如阮素素所说,白眼狼。

胡汀芝也面露鄙夷之色,对着阮氏两姐妹说道:“你们该劝劝阮夫人才是,亲戚之间虽说要互相帮助,但也不能好心帮助出仇恨来,我瞧着你们这个表妹一家都不是善茬。”

阮素素面色为难,叹息一声说道:“母亲那般的固执,我也没法子。”

两人半晌听不到卿卿回应,扭头一瞧,那厮正在专心致志地品尝着栗子糕呢,偶尔还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好似碟子里的东西是上等的美味。

胡汀芝刚才上了一回当,不以为意地眨眨眼,可是见那吃货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忍不住心动了,不就是普通的栗子糕吗,难道将军府厨娘的手艺高超些。

纤长的手指拣起一块放在嘴里,她的秀眉忍不住又皱起,还是那股子甜腻味儿。她不禁对卿卿怒目而视。

哈哈,美人发起火来也是别有一番味道,卿卿朝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好似在说,我又没让你吃来着。

阮素素瞧着二人不动声色的较量,觉得十分有意思,不由得弯了弯唇角,心里头方才的怒意瞬间消散而去。

却说陆音红着眼圈找到了陆二夫人,陆二夫人正待在陆氏的房里,姑嫂两人说着话了。

陆二夫人顺手拿过陆氏梳妆台上一支崭新的金钗塞到袖子里,继而又满是挑剔地语气说道:“姑太太,不是我说啊,你那个女儿真不像从你肚子你出来的,又干又瘦,就连那些丫鬟也比她强。”

陆氏没有接话,但是一向温婉和善的面上有些严肃起来,不知道是因为陆二夫人方才的顺手牵羊还是说出的话。

这时候,陆音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扑到陆二夫人得怀里,抽泣道:“母亲,她们欺负我。”

陆二夫人面色一紧,连忙问道:“谁,谁欺负你?”

陆音原本想说那个乡野丫头,但看了一眼自己的姑姑,改口道:“还不是三表姐,我本来好意去和她说话,她却嫌我妨碍她赏花了。”

陆音这颠倒黑白的话说出来,还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陆二夫人面露怒意,“这个野丫头真是不识抬举。”说完,又对着陆氏说道:“我说姑太太,你那个丫头模样不好也罢,既然连规矩都不懂了。我说,你可别以为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你就指望得上。朦儿那丫头才是样样出挑,又是你们老夫人的心头肉,你以后大概能指望得上的只有她了。都是自家人,我才与你说这些体己话的。你可别亏待了她,惹得老夫人不快……”

陆氏面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冷冷地打断了陆二夫人自以为是得忠言,说道:“二嫂,外头还有客人,我就不陪你了。”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陆二夫人母女诧异地对视了一眼,这位蠢笨的姑太太可是极其听她的话的,这次怎么……罢了也不算是没有收获,袖子里的这只金钗至少可以换个几十两的银子。陆二夫人掂了掂袖袋中藏在的金钗,这才满意地带着女儿出去。

阮朦朦对外称身子不适所以不能出席,此刻听到前去打探消息的小丫鬟说,卫国公府的胡小姐与大小姐和三小姐同坐一桌,相谈甚欢。

她急的一下子从榻上坐起身来,眼中满是妒意,要是今日自己出席了,与胡小姐相谈甚欢的应是自己,而非那个乡野丫头。

贴身丫鬟紫儿见自家小姐蒙头垢面地打算冲出去,连忙上前阻止,“小姐,你这是做甚?”

阮朦朦气呼呼地说道:“我去找胡小姐。”

紫儿小心翼翼地劝阻道:“小姐,您现在出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阮朦朦脚步一顿,这才反应过来。尽管那日祖母解开了她的心结,但想到今日各家夫人经过今日之事,肯定会对她的身份有所好奇,毕竟阮家夫人十三年前的亲身女儿回来了,那她自己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要有心人稍微一打探,就会知道她是小妾生的,只是记在嫡母名下而已。

因为这,她才称身子不适不去参加赏花宴的,想到要看到卿卿那张得意炫耀的脸,她心中就跟猫抓了般难受。但是一想到祖母的话,心中又有些释然,但追根究底是不甘心的。

她问道:“宴席可散了?”

紫儿点头,见自己主子满脸的失望之色,忙又道:“胡小姐去了三小姐的缘客苑。”

闻言,阮朦朦冷笑一声,真是不要脸,才一次同胡小姐见面就急着邀人家去自己院子里,着急攀高枝也不需这样啊。不过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丫头,见到这些勋贵之家,自然是上赶着巴结的。

不过,胡小姐怎么愿意和一介村姑结交,一定是自己没有出现,胡小姐又没寻到可以说话的人,就委曲求全了。

思及此,阮朦朦对紫儿吩咐道:“快打水给我洗漱一番,再把前几日新制的玫瑰红牡丹花纹锦长裙拿出来替我换上。”

吩咐完,阮朦朦便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孤芳自赏般望着镜子中的人儿,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