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异瞳

更新时间:2020-11-24 17:39:54

异瞳 已完结

异瞳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夜里de白羊 分类:言情 主角:王婆沙 人气:

主角叫王婆沙的小说是《异瞳》,它的作者是夜里de白羊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家里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可悲的是大婚之后还没洞房新娘子跑了!!! 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肉眼。肉身之眼,晦明不辨,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明不见暗。而当我遭遇些事情之后才发现这世界上除了五种眼外还有一种眼,那就是鬼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重阳之体

在昏黄的路灯下,我就将王六看的更清楚了,王六并不是瞎子,在眼镜后面有一双不大却闪闪发亮的眼睛,这老头穿着一身青布衣服,头戴毡帽,打扮的像一个民国初期的小老板。

“看来大嘴和你的关系确实不错啊,竟然把我的楠木手环都送给你了。”王六看了我的手腕一眼说。

“还请王师傅帮我驱鬼。”我说。

午夜时分,公园里静悄悄地,除了我和王六之外,看不到别的人影。

我和王六坐在公园中的长凳上,将王猛如何侵入我体内的经过讲了了一遍,王六听完之后一个劲儿的拍自己的大腿,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的样子。

“大嘴这个家伙,就是不听我的话,本事只学了皮毛竟然就敢到处招摇撞骗。这不是坏我青衣门的名声吗?这要传出去,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王师傅,嘴伯也许只是一时失手,毕竟他送了我这楠木手环给我震住了王猛的鬼魂,不然现在我恐怕都没命了。”

虽然我心里也觉的嘴伯的道行确实不怎么样,竟然能把桃木与松木弄混,可是当着王六的面我还是得给嘴伯留点面子。

“也亏你还能替大嘴说话,不过这大嘴也确实和我投脾气,大嘴本性还是不错的,不然我也就不会破例收他为徒了。不过就是没有耐性。”

“嘴伯也是这么说的。说不该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坏了师傅的名声,不过他一直在给我想办法。”

“他能有什么办法?他有办法就不会把我的楠木手环给你震鬼了,这楠木手环可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宝贝。”说我王六就看了我的右手一眼。

我心里一紧,这王六该不会向我索回这楠木手环吧,如果他能为我驱鬼,还给他倒也没事,就怕他不给我驱鬼,还把手环要走。

“王师傅,既然这手环是您师傅传下来的,我现在就还给你吧。”我边说边看着王六脸上的表情又欲做卸手环状。

“你就不怕被体内的鬼魂反噬?”王六盯着我的脸说。

“怕是怕,但我总不能因此而坏了你和嘴伯的师徒情义不是?再说了,嘴伯是我的大爷,我总不能让他背上这不忠不义的名头吧?!”

“哈哈。”王六大笑了起来,说道:“你这小子啊,还挺有意思。”

王六的话,让我脸红。

“徒弟做下的孽,师傅就得替他还。这手环你暂且佩戴着,本来只要你佩戴着手环,就可以将体内的鬼魂化去,但我见你现在印堂发黑,体内阴气却越来越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肯定去过一些阴气重的地方。这导致你体内的阴气反噬了体内的阳气。我在传你一套“镇魂术”,用来镇压你体内的阴气,无事的时候就默念诵读,只要假以时日就可以将你体内的阴魂散去。”

王六的话让我心生感动:“谢谢王师傅。”、

“不客气,说到底这事还是我徒弟给你造成的,我帮你也是应该的。”王六摆摆手说。

“王师傅,还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想请教你。”

“说。”

于是我把自己酒后就会看到鬼魂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希望王六能帮我解释一下其中的道理。

“你说你能借体内的阴魂,看到鬼?”王六惊道。

“是。”我点点头。

王六一把抓住我的手,手指就在我脉搏上按了下去,他的脸色就开始不停的转换,忽晴忽暗,犹如六月的云彩。突然我感觉有一股暖流进入到我的体内,暖暖地。这股暖流徐徐的在我体内游走,舒服的我几乎瘫软在长椅上。

在王六的手离开我身体的同时,软流瞬间消失,王六的脸上的是神情显得变幻莫测。

“你体内的鬼魂我没有办法帮你驱逐。”

“为什么?”我吃惊的问。

“因为你体内的阴魂阳寿未尽,阳寿未尽的鬼魂怨念极大,一旦上了人身,就会抓住人的命脉,将自己的未尽的阳寿补回来。如果是被上身不久,我还有办法帮你驱除,可现在已经太晚了。”

“你是说王猛的鬼魂和我的命连在一起?要与我同生死?”我不解的问。

王六摇摇头,说:“不是和你同生死,而是要反噬,当你体内阴气大过阳气时,就会被反噬,反之,则无忧,这也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弟为什么要给你手环的原因。”

王六见我一脸茫然,安慰我说:“不过你天生重阳之体,只要长期保持对鬼魂阴气的压制,也是可以将体内的阴魂化去的。”

王六的话让我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我只听说过天生慧根,还是第一次听说“重阳之体”。难道我是个怪胎?

“什么叫重阳之体?”我不解的问。

“所谓重阳之体就是自出娘胎就带有通灵异数的人,我想你应该是农历九月九日出生的吧。”

我确实是农历九月九日出生的,而且还是九月九日早晨九点九分九秒,我这么说可能很多人会说我胡扯,其实我也觉得这太扯了,难道我出生的时候还有人在我妈身边拿着秒表计时?但是我爹却信誓旦旦的说我就是这个时间。

我是在家里被请来的接生婆接生的,那时候正在流行电子表,我爹就在门外拿着电子表转悠,当时我娘难产,折腾了一个晚上,我爹就急的不停的看时间,当听到我的第一声哭声时正好赶上他低头看表,时间正好是九点九分九秒。

可是我出生的时间虽然不同寻常,但其它与别的孩子并无不同,能吃能睡,能跑能跳,七情六欲也不少一样。

“这重阳之体如果没有被至阴之物触发,一生都会隐藏在人的体内,与常人无异,可一旦被触发就会如一颗种子一样开始发芽成长。”

“王师傅你的意思是说我之所以能看到常人无法看到东西是与这重阳之体有关?”

王六点点头,说:“这重阳之体如果加以循序善导便可以善用,但如果误入歧途亦可为祸一方。”

“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这重阳之体王师傅能帮我除去吗?”我忙说。

“这重阳之体是天生有,它流在你的血液里,长在你的骨头上,要想除去这重阳之体除非你死了。拥有重阳之体者最适合修习佛道玄学之术,如你能潜心修习,定能有所成就,说不定还能成为其中翘首。不如你就入了我青衣门,日后也好将我青衣门发扬光大。”

我连忙推辞,我现在已经被王猛的鬼魂折腾的心神不安了,况且青衣门的师徒二人都喜欢爬女人肚皮,想想就浑身不自在,我只想有个她,没事白天摸摸大,晚上啪啪啪,安安心心过日子,他们这行我还是敬而远之的为妙。所以我连忙摇头。

见我一个劲的摇头,王六脸上就露出失望的表情,“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你好自为之吧。”

虽然我对这驱鬼辟邪之术不感兴趣,但为了驱除我体内王猛的阴魂,我还是和王六学了“镇魂术”,一个用心教,一个虚心学,大概用了一小时的时间,我倒是也把这“镇魂术”的口诀和运用之法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王六见我将“镇魂术”已经全部记下了,就站起身,活泛了一下筋骨,然后在空地上打了一套拳法,这拳法动作缓慢,却凌厉生风,特别是王六的步伐,一套拳打出去,在收回来时,那脚步完全是按原路收回的,不差分毫。

拳法打完,王六刚才还略显疲惫的脸已将变得神采奕奕。

“人老了,精神头就大不如前了,打一套拳感觉好多了。”王六见我看的入神就笑着说:“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不用,不用。”我忙说。

刚拒绝了王六要收我为徒的好意,现在怎么好意思再跟他学拳法?而且为了驱鬼我已经向他学了“镇魂术”,万一这套拳法是他传徒授业的本门秘术,那我就更是不能学了。因为,拒绝了人家的好意,却学家人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王六可能是再次看出了我的心思,笑道:“这只是一套普通的拳法,并不是本门秘术,你学了也无妨。”

听王六这么说我才放心了,感激的说:“那就麻烦您老了。”

…………

与王六临别时,王六拜托了我一件事情,让我转告嘴伯,让他立刻去青衣山见王六。同时提醒我以后见到手背上有红“卍”标记的道士千万

小心,因为经过大富豪的事后,周达虽然被警察当做嫌疑犯被抓了,但他的同门必定不会放过我这个始作俑者。

同时我还从王六那里得知,周达属于道教分支乌衣派,门下共计五人,为人个个阴狠,周达只是其中一人,他上面有一个师兄,下面还有三个师弟。

此时,我不但惊异于这些捉鬼驱邪的人,竟然还有门派之分,同时。也感叹自己深陷囫囵,时运不济,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卷入到了这些人的圈子里。

大富豪的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赵四海终于露面了。我在四海集团见到了他。

赵四海坐在自己窗明几净偌大的办公室内,十分惬意的喝着水,见到我后立刻迎了上来。

“兄弟,真是辛苦你了。这次这事虽然弄得有点大,但做的确实非常漂亮。”

我想他大概还不知道,在我们见到刘括时其实已经是死尸一个了。

赵四海拿起手中的报纸递给我,说:“那老道士果然厉害,看来我没找错人,不过我得想办法把他从局子里弄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