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殿上娇

更新时间:2020-11-21 21:23:34

殿上娇 已完结

殿上娇

来源:落初 作者:魏九九 分类:言情 主角:陆扬裴英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殿上娇》的小说,是作者魏九九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陆晚身为罪臣之女,被一只狼叼回了窝。一不小心,毁了某男的江山大计……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某男,一朝变了脸,死皮赖脸把她按在床上:好啊!不就是做昏君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侍卫们踢开浣衣局的院子,陆晚便开始想到了事情的可怕——那方手帕。

她替刺客包扎伤口的手帕。

而她,天真的忽略了一点,这里是宫中。

她想起入浣衣局第一天,黄姑姑的话:很多人,进来了这里,便再也没出去。

一队侍卫闯进来不由分说就把房间里四个人双手反剪,牢牢控制住了。

而陆晚被特别照顾,绑得如同一个粽子连手指动一动都极为费力。

陆晚不敢哭喊呵斥,只任由其粗暴的推搡着,侍卫们将阿春、大花、小六,一起绑好拖着就走,为了防止她们咬舌自尽,嘴巴也堵住了。

如果说上次遇刺是第一次直面生死,那这一次,是陆晚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到,在这皇宫中,自己的生死,是被人随意操控的,甚至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被带到景阳宫时,陆晚的手脚冰冷,脸色惨白,她从来没有这样感觉到害怕过,就算当时在刑部大牢,她也很是镇定。

可此时她异常地恐惧,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她看到了那方手帕,正在御案上静静地躺着。

她百口莫辩,能说什么呢?她的确是救了个刺客,说自己一时善意为之吗?

怎么会,谁会相信,她不是预谋好的?父亲深陷牢狱,她有足够的动机去参与刺杀。

一口气堵在心头,她低低地伏在地板上。如果皇帝今天想要杀掉她,她根本没有任何辩白的机会,马上就会变成一个罪人。甚至还会连累父亲。

想到父亲,她的心紧紧的揪成一团,是不是早就有人预谋好的,一步一步,要将陆家赶尽杀绝?

她闭上眼,仿佛又回到了无尽的噩梦之中。

梦里,父亲遥遥地望着她,一步步的离开她,而她,怎么也喊不出来,怎么也抓不住父亲。

“你可知罪?”皇帝的话自上方传来,声音听不出是要杀她还是不杀她。

陆晚嘴里的棉布被取出来,她抬起头来,泪水盈盈坠落:“圣上,奴婢是冤枉的。”

“冤枉?”裴贵妃抬了一下眼皮:“这难道不是你的手帕,那你的手帕又在哪里?”

阿春、大花还有小六三人,虽然在宫中当了几年的差,可她们能见到的最大权力的人物,也仅仅是尚宫黄姑姑,此时一次性见到那么多尊贵身份的人,早吓得瘫软在地,牙关打颤。

内侍拿着手帕让她们指认时,她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可她们也知道,证明这事情和自己没关系不一定能保住性命,可证明此事就是陆晚所为,自己的命就很有可能保住了。

所以她们拼命地猛点头,证明确实是陆晚的东西。

“拖出去打。”头顶上方,传来皇帝冷冷的话语。

“是!”几名侍卫上来一把扭住陆晚的肩,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就要往外走。

“慢!”太子温和的声音响起。

萧令暗叫不好,还未来得及制止,太子已伸手拦住侍卫,“父皇,我朝提倡仁政爱民,仅凭着一条手帕就要定罪,未免太过于草率。”

裴贵妃懒懒一笑:“太子果然有贤良之君的风度呢。”

皇帝面有怒意,冲侍卫道:“拖下去!”

侍卫应了一声,扭住陆晚往殿外推。

龙颜之怒,没有人敢说不。就连太子也只能怜悯地看着她。

这一切,像是一个早就预设好的局,设局的人躲在黑暗之中,看着她一步步的入网。

而她,仿佛一只待宰羔羊,没有一点防守反击的机会。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

陆晚突然回头,脱口而出喊道:“圣上,我知道刺客是谁!”

这女人疯了吗?!萧令微微皱眉,自己多方布局,也没把刺客擒住,她仅仅给刺客包扎了一下,就能认出刺客身份?这不是承认了自己与刺客有牵连吗?

这女人,能在宫里活过一个月都是奇迹。他嘲讽地想。

裴贵妃脸色陡然一沉,骂道:“放肆,圣驾面前,岂有你疯言疯语的道理!还愣着干嘛,快把她拖下去!!”

“父皇,不妨听她说说!”太子求道,“此事关系到儿臣的安危,请父皇三思!”

皇帝不语,端着茶连喝了两口。

太子一向不善揣摩皇帝的心思,望着父皇露出几分忐忑不安。

太子和萧令乃一母同胞所生,其母顾皇后当年宠冠六宫,后来因受谋逆案牵连自尽而亡,虽然如此,皇帝依然念着旧情,没有废立太子。

可眼下太子这副贤良仁爱的样子,却叫他无法不失望:说好听点是仁义,说难听点就是妇人之仁!为了一个女子,竟然能在御座之前失了仪态,以后怎么能是继承大统的天子?

都是陆扬那个迂腐的文人给教的!

皇帝想到陆扬,看着眼前眼含泪水却一脸倔犟的陆晚,这父女俩真是如出一辙的性子!

他心中这么想着,脸上却冷冷道:“你知道刺客是谁?”

“是。”陆晚跪在地上,之前的惶恐消失得干干净净:“那刺客的确闯入浣衣局过,威逼奴婢给他上药。”

裴贵妃笑道:“这可是巧了,谢统领不是去浣衣局搜过吗?”

谢忘道:“臣的确是搜查过,可并没有发现??”

陆晚道:“只因刺客当时并未出现在奴婢房中,等谢统领一走,他便出现威胁奴婢,上完药又劫持奴婢。”

“你说说,刺客是谁?”皇帝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在说,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今天就要治个死罪。

“奴婢被迫给那刺客上药,已是无奈之举,因此便在那手帕上加了毒药。三日之后,他若寻不到解药,便会全身溃烂而死。”

“所以,只需要以奴婢做诱饵,那刺客一定会再次来找我。”

裴贵妃道:“是吗?”她有些好笑地看向大殿中的各人,问道:“这宫女所言,你们信吗?”

萧令摇摇头:“空口无凭,怎能让人相信。”

陆晚道:“殿下若不信奴婢,可以拿那方手帕让奴婢试一下。”

皇帝摆摆手,即刻有内侍取过手帕,用小托盘端着送到陆晚身边。

陆晚伸手取过手帕,手帕上还有刺客的血迹,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那帕子绕着手掌裹了一圈又一圈。

不多时,再取下,手指已经开始红肿,豆大的水泡鼓鼓地涨了起来。陆晚轻咬下唇,似乎极力忍受着痛楚。

她望着皇帝:“圣上,三天之内,刺客必然要重回浣衣局,除非,他不怕死。”

太子倒抽一口凉气,忙道:“父皇,儿臣认为,陆姑娘所言不假。请父皇裁夺。”

皇帝眯着眼沉思半晌,才道:“好。那就给你三天时间。若是三天时间不能找出刺客,朕便治你个欺君之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