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人攻略

更新时间:2020-11-21 21:05:36

美人攻略 连载中

美人攻略

来源:落初 作者:糖苏 分类:言情 主角:小沙弥温 人气:

糖苏新书《美人攻略》由糖苏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沙弥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极品渣爹,恶毒后母,亲娘死得不明不白。  既然上天让她侥幸不死,她就要为娘亲讨回一个公道!  管你阴谋阳谋,她见招拆招,医毒无双,素手天下。  ------------------  咳咳,伦家素亲妈,筒子们放心跳坑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有一茶楼“兰茗飘香”,近来声名鹊起,传闻倍出,不少人想要探个究竟,却被挡在门外,只因此处有一规矩,凡一掷千金者才可入内,久而久之便成了富家子弟的出入场所。

温仪不知是从哪儿听来的,直拉着温煦一起去。温煦近来被看管得紧,全因安家长孙太过出息,两相比较,他便成了疏于管教流连风月的逆子。逆子做了十几年,烟花柳巷常常去,被关了半月,乍然听到这等风月事顿时也来了兴致,倒是碍于温泰兴的疾言厉色一时不敢动作。温仪添油加醋又说了一通,直听得他心花怒放,咬咬牙便应了。

温仪欢欢喜喜,出门前竟也叫上了温玉。温玉只觉她神色诡秘,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兰茗飘香位于玄武大街的街尾,门头并不大,独独两层,楼外装饰普通与一般茶楼无异,进去才知里间别有洞天,只道被埋没了多年。

兰茗飘香的传闻皆因一个伶人而起,传闻说她美若天仙,所奏琴音犹如天籁,却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一直带着白羽面具坐在纱帘后面,身边还有专人保护,甚为神秘。

也正是因为这份神秘才引得众人争相探访,只为见红颜一面。

不多时便到了茶楼楼下,门口由两个精壮的男子守着,这阵势乍一看倒还真不像一个茶馆,说是武馆更为贴切。

温仪挑了挑眉,高傲地扬起了头,便拉着温煦往里走。

“请先交一千两方可入内。”

站在左边的男子出手拦住了他们,温煦蹙了蹙眉,知道面前两人不是善茬,况且自己又是偷溜出来的不想惹事,只觉这规矩有点匪夷所思,天子脚下竟有人敢这般敛财,心中百转千回,却也按规矩交上了银钱。

两人刚刚踏进门,温仪忽然转头对门口的人说道:“后面这个女子不是我们一起的,记得要收钱哦!”

温玉抽了抽嘴角,眼睁睁地看着她跟温煦得意地消失在二楼的转角处……

二楼的雅座被一个个镂花屏风隔开,正堂上有一道纱帘,帘后的长桌上摆放着楠木古琴,只是那传说中的美人儿尚未露面。

坐下笑谈声声入耳,皆是在议论兰茗飘香里的那位抚琴女子,竖耳倾听,才知此女并非每日都来,有些人似是已经苦等三五日了,霎时觉得大有一种千呼万唤之感。

一缕幽香袭来,抬眸望去,有一曼妙身姿从帘**洞袅袅步出,面容被雪白的毛羽遮去了大半,唯见那一小截俏丽尖削的下颌,似扬非扬的朱唇,煞是迷人,就连见惯脂粉的温煦也不由瞠目,猜想那面具下的人儿该是多么惊艳。

辗转拨弦,未成曲调先有情,琴音仿若那水滴石潭般柔和清脆,正是伯牙名曲——高山流水。

这乍一听前音就有人禁不住抚掌叫好,饶是不学无术如温煦这般,也知这高山名曲的典故与精妙。

“高山流水”最先出自《列子·汤问》,传说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鼓琴而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江河”有古文说:“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古琴而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江河。’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

高山流水自流传于民间普遍有三个版本,一个是东向筝派,一个是江南筝派,还有一个就是南向筝派。此曲尾处泛音脆而不杂,指法轻快,大约便是江南筝派。

“不过就是个**罢了!”温仪遥看在座诸位,无不是叫好连连,就连那一向眼高于顶的哥哥都听得如痴如醉,顿时心中吃味儿。

彼时,另桌有几个富家子想要叫那女子出来作陪,却被冷漠待之,置之不理,一副孤傲的架子令人咂舌。

温仪皱了皱眉,她还没见过哪个艺妓如此神气,一时好胜心上头,转眸对温煦说道:“哥哥,我们把人叫出来给你奉茶如何?”她朝温煦挑眉,温煦牵了牵唇角,露出个邪意的笑容。

温仪朝屋角小厮挥了挥手,朝他耳语了几句,又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金子,小厮眼睛一亮,立马点头朝那纱帘后面走去。

半晌,只见小厮面带难色的从里间出来,赔笑道:“客官不好意思,玉漪姑娘不愿见客。”

茶杯被重重地搁下,杯身撞击着碟底发出清脆的响声,温煦不屑道:“不就是个***竟然敢拒绝我,她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小厮怯怯道:“这……姑娘说她……”

“公子莫要动气,玉漪这不是出来了么。”一声软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小厮身后的倩影。

她依旧是白羽遮面,但除了纱帘,却又比方才看得更加真切几分,袅袅身姿,娉婷大方,自有一股遗世独立的风姿。

温仪斜睨了一眼,正巧有小二端上新沏的热茶,她微微勾起唇角,漫声道:“劳烦姑娘替我们续一杯茶。”

说罢故意扯去茶壶的吊环,又朝她睇了一眼,嘴角含笑,似乎就等着一幕好戏。

女子面具下的目光冷冷,不卑不亢,伸手欲抱起那壶滚烫的茶水,触手的灼热引得指尖猛地颤栗,下一刻,整壶热水尽数洒在了温仪的脸上、身上,她那白皙的面庞立马见红,霎时泛起了水泡。

温仪瞠目,捂着脸尖叫,温煦也慌了,手足无措,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查看着温仪的伤势。

女子冷眼旁观,唇边终于绽放一抹浅笑,多日来的恶气终于出了。可笑的是,对方还不知道她是谁……

玉漪,温玉。

世间就有这么巧合。

跟随林隐先生学琴数月,没想到她天赋异禀,琴技一日千里,于半月前他突然给了她一个地址,说是历练,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先生在她心中一直是神秘又神通的,在兰茗飘香半月,没有一人敢滋扰,饶是那些达官显贵,即便她无心招惹上了,皆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温玉隐隐觉得,多半是因为先生。

他的背景大概很不一般吧,她如是猜想。

直到数日前她终究忍不住问了句:“为何对我这么好?”

他却给了个讳莫如深的答案:“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但又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知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