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半凰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15 14:19:31

半凰天下 已完结

半凰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水木水 分类:言情 主角:南子鸿王爷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水木水原创的言情小说《半凰天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南子鸿王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南国的鸿王爷因为怕麻烦,便让王丞相家的二女儿王司繁做王妃,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不过后来却对她一见钟情深,很宠很宠她,因为他的宠爱,让王司繁引起别人的不满,当南子鸿不在身边时,就到处刁难她,就有人挑拨南子污和王司繁两个人的关系,以至于他们两个冷战了,这个时候王司繁无意中知道了她的身世,就带着月冬逃跑了……后来她强势归来,容貌已变,事是人非,只是南国的王爷,你跟我干甚? 且看一介女流成为权势女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祖母,这个词对王司繁来讲挺陌生的,从记事起,她没有见过祖母,也不是不想见,而是她待的活动范围仅限空寂寂的院子,这是变相的囚禁,无论家中有何喜庆事,她都不能参与,好像她就是个局外人,但王相如肯花钱请夫子教她写字,读书,刺绣,虽家人侍她冷淡,但她总能感受到一丝家的温暖,这让她有了生活下去的可能,如果不是王音韵对外散播她的名字,恐怕没有人知道王府有个二女儿叫王司繁。王司繁她从出生起,就没有见到过亲生娘,没有人告诉她。她可以装无所事事,就算识字,也要装作不识字,草包也罢,只要家人开心就好,那是王司繁她十三四岁时的想法,然而越长大了,想法随之改变,她想离开这个府地,不甘心做一只被困的麻雀。现在似乎有机会了。

想到这,王司繁嘴角微微勾起。

因老夫人回来,府上张灯结彩,下人两手端着东西来来往往,她们一回到府上,许是么疼她们,老夫人就让王司繁和王书琴先回去休息休息,晚上再一起吃饭。

王司繁刚进自己的院子里,后一脚刚南子鸿派人送给王司繁的两大箱珍玉就到了,王司繁默然接受了,又拿出自己种的一盆夜来香让下人帮忙递赠予南子鸿。南子鸿的下人走后,王司繁拿出一些珍玉给下人们,让人准备水,沐浴去了。

夜暮降临,就有下人来通知王司繁,由下人引领她到食院。

食院。王司繁是第一次到这里吃饭,月冬不属于内院的侍女,所以不能进去里面,只好在外面等侯。

王司繁院子里,小游一会儿就撞见王书琴,于是两个人就结伴走。

走进食客厅,王司繁就看见摆有四张桌子,每个桌子上的菜品不同,王司繁暗暗想:肯定是按每个人不同的口味来弄。四张桌子中,有一张桌子很大,可以坐得七八个人,这桌上的菜色比其它桌要好得多,按王书琴的说法,那就是主桌了,但王司繁却不去坐,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要是坐错了,王音韵肯定会借机嘲讽几句。

主桌上只见有下人和祖母一人,还有陈氏在布置菜肴,其他人还没有到。

“司繁,走吧。”王书琴就在王司繁旁边。

王书琴拉她到祖母那桌,两个人纷纷向祖母和陈氏请安,得到她们的默许后,她们便起来,王司繁偷偷看祖母的脸色,没有不满,反而是陈氏脸色有些铁青,很显然对她这是不满意,但王司繁也不放在心上,习惯了就好。

王书琴拉王司繁坐在老夫人左边位置,引来陈氏的不满:“琴儿怎么不坐在祖母身边呢,平常见你挺积极的。”

王书琴倒也不怒,笑呵呵的回答:“谁说我不坐的,二妹妹坐左边的位置,那我可以坐祖母右边的位置呀。”说着,王书琴走到老夫人右边的那只椅子上,平时右边的椅子都是王音韵坐,现在麻呵呵。

王书琴刚拉开椅子,陈氏皱眉,嘴里嘟囔:“那是你三妹妹的位置,琴儿,你要懂得谦让。”

王书琴没有理会也没有坐下,先是观察祖母是否生气,发现祖母并不在意这些,王书琴静静的看着陈氏,真诚地说:“姨娘,你这说得是很有道理,就像平常有礼物,你教导我让我先让小的妹妹们挑,我同意了,但我听说你平常却教小妹妹们要让大的吗?这不是很矛盾吗?我问过你,之后,记得每次邻府赠的礼品,您都是让我和三妹先挑,剩下的就给其她妹妹了。”

其实陈氏不是王书琴的生母,王书琴的生母是王府的女主人,陈氏在那之前只是王相如很宠爱的小妾,王书琴的生母生王书琴出来后,因为在冬天把王书琴生下,染上了风寒,不到几个月就病死了,王相如对王书琴很渐愧,便在物质和父爱方面都很宠王书琴,因为女主人病死了,家中的事便交给陈氏处理,之后陈氏深得王相如的欢心,便让她做女主人,但王书琴才是王府的嫡女,王音韵的身份仅次于嫡女之下。

陈氏被王书琴问得哑口无言,难不成,她会如实告诉王书琴,她这是想把最好的东西先让自家亲生女儿先挑?一阵怒火,更多的是委屈,自己居然说不上一个小孩,她苦着脸带着乞求眼光看老夫人,老夫人却不理会她,“多大的事呀,你一个大人同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说得陈氏有些不好意思了,便不敢再说。

见陈氏不敢放肆,老夫人就安慰王书琴,让王书琴坐下说:“琴儿长大了啊,快坐下快坐下。碧意去拿我的两对皂玉环来。”

“是。”碧意领会,急冲冲去拿。

这可眼红了陈氏,老夫人的那两对皂玉她可眼馋了很久,明明每次都暗示,可老夫人假装不知道,都不肯赠与自己,然后她以为这是老夫人的珍爱不能送人,现在因为这小事,居然送给王书琴?直直的打脸啊。不维护她也就算了,就护小的。

接下来更让陈氏气愤的是,老夫人居然把另一只皂玉送给王司繁,王司繁倒底是吃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得到她得不到的东西。还有王司繁怎么和王书琴关系这么好了?

于是陈氏她又不满了,小声嘀咕:“那音韵的呢?”

“嗯?”老夫人低沉发出语气,陈氏就不敢再说话了。偏偏,王相如又不在,她赶紧找个借口:“老夫人,我去安排戏班子。”

“去吧。”老夫人摆手,陈氏得到允许就带几个丫鬟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陈氏贪婪的看王司繁手上配戴的翡翠皂玉,心里痒痒的。

“母亲,你这是在干什么?”王书琴说。

陈氏一惊回过神来,转身离开了,心里特讨厌王书琴,如果不是她,那她的女儿就是嫡女了,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在王司繁眼里陈氏走的背影看起来好狼狈。

这让王书琴忍不住趴在桌上哈哈大笑。连王司繁和老夫人脸色都微微动容。

王司繁更是听到了祖母放松的说:“这个臭八婆终于走了。”

丫鬟们一听,嘴角一抽,老夫人你太毒了。

然后王司繁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祖母居然在吃甜食,一个老人居然喜爱吃甜食那还了得,王司繁赶紧劝说:“祖母,您岁数大了,不能吃多甜食牙齿会变坏的。”

听到王司繁这么一讲,老夫人摆手,很坚决的不同意:“不行,这我办不了。”

“可,可,吃多了甜食不好呀。”王司繁担心的说。

老夫人微微皱眉:“繁儿,你还听不听我这个老婆子的话,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但没事的,我早就想和祖父团圆了。”

王司繁带着乞求眼光让王书琴帮忙劝祖母。但对方却以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脸色,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王书琴早就知道祖母的本性?

老夫人见王司繁那样,就说:“繁儿收了你祖母的礼物可不要告诉任何人祖母的本性,如果你答应祖母,祖母可以许诺你一个条件。”

不用谈条件王司繁就能乖乖的点头,:“好的,祖母我知道了。”

“老夫人,老爷和其她人来了。”外面把风的下人说。

“哦。”老夫人说。

王书琴便自个领会拉王司繁起身,附在耳边小声对她说:“一会儿爹和其她姨娘还要拜祖母,姨娘们可比陈氏好看多了,我们还有小弟弟呢。”

王司繁微微领会:“哦,我知道了。”

不到一会儿,王相如和陈氏还有王音韵,走进来,他们的后面有五六个人紧跟上。

“娘好。”王相如和陈氏请安。

“祖母好。”王音韵请安。

这时的王音韵眼睛浮肿很显然是哭过了,再多的胭脂水粉也难已掩饰,更何况,王音韵故意让自己显得受委屈,好让老夫人怜惜。

“嗯。”老夫人微微点头。

然后她见王音韵可怜的样子,微微动容:“韵儿这是被谁欺负了?”

王音韵一听,马上跪在地上跪在老夫人面前,捂嘴不说,眼睛越来越红,让人看起来更是难以言口,好似要是说出来,会被骂的,她还不经意间看了王书琴一眼。

果然,老夫人脸色变了变,皱眉说:“韵儿,这是做甚?快起来,陈氏快扶你的女儿起来呀,还嫌丢脸吗?”

“祖母,孩儿委屈啊!”王音韵呀紧唇,一脸哭怨死死跪在地上不走开。

“韵儿,你不嫌丢脸吗?”王相如很担心王音韵会做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快说实话。”

“祖母你要替孙女做主啊,孙女被楚世子那人给沾染了,嘤嘤嘤。”楚溟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啪!”“音韵不要乱闹。”王相如打了她一巴掌,他没想到王音韵还真胡乱。

陈氏赶紧护在王音韵面前:“老爷你想干什么?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管教不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