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高嫁

更新时间:2020-09-15 14:13:50

高嫁 已完结

高嫁

来源:落初 作者:花裙子 分类:言情 主角:林曦林曦言 人气:

主角是林曦林曦言的小说《高嫁》此文是花裙子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曾是落魄千金,  为扭转家族命运高嫁世族公子。  一朝变身贫穷孤女,  她一心再嫁孩子他爹,  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  不出意外,11.1前完结  10月10日开始,千字以上长评换3000+加更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饭过来,何欢和陶氏坐上张伯租回来的马车,慢悠悠朝沈家驶去。马车行至沈宅附近,许久都没有挪动。何欢心中急切,不耐烦地问:“张伯,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人去沈家吊唁吗?”

张伯引颈望去,不甚确定地回答:“回大小姐,前面过不去了,看样子不像是吊唁的马车阻了道。”

“你去前面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何欢吩咐。

不多会儿,张伯折回马车旁告诉何欢,沈家正招买杂役。大概因为给的条件太好,报名的人把路堵了,还有人打了起来。

听到这话,何欢只能暗暗叹息。早几个月前,她多次向沈经纶提及,家里应该多买几个干粗活的丫鬟小厮,可是他不喜欢家里来来往往都是下人,一直拖着。之前她一直担心,一旦有什么事,下人不够使,今日果真应验了她的话。

“张伯,不如先把马车退出去,我们从西四胡同那边绕过去。”何欢建议。

张伯点头称是,正想赶着马车回头,却发现后面也堵上了,他们的车子被夹在中间,压根动弹不得。

何欢心中焦急,忍不住把车帘挑开一条缝,偷偷往外张望。

陶氏一脸愁容,小声劝说:“欢儿,沈家招买小厮都能把路堵上,恐怕有不少人家与你想的一样……”

“大伯母,时至今日我们还有退路吗?”何欢放下帘子,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她复又挑开帘子,就见先前在荒郊野外救了她,又威胁她的男人正混迹在人群中。她猛地放下车帘。

“欢儿,你怎么了?”陶氏说着就想挑开车帘,被何欢一把摁住了手背。

“大伯母,没事,外面不过是些地痞**,您还是别往外看了。至于您刚才说的,我既然已经下定决定,就绝不会半途而废。”

大半个时辰后,马车缓缓往行,街上的人流也渐渐散去。按张伯打听回来的消息,先前沈家看情形不对,取消了小厮招买,但很多人不甘心,不知怎么的居然在沈家门前闹事,这才把路堵上了。

陶氏听到这话,不解地说:“沈家在这种时候招买小厮勉强可以说迫不得已,可他为何不找人牙子?这样随随便便在街上买人,就不怕买回居心叵测之徒?”

“可能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何欢敷衍了一句。据她所知,沈家以前也是这样招买下人的。沈经纶似乎十分不喜欢人牙子这行当。

陶氏见她心意阑珊,没再说话。很快马车抵达沈家大门外。门子得知来人是陶氏和何欢,没有立马卸下门槛。张伯按照何欢的吩咐,与门子低声说了两句话。那人深深看一眼张伯,一边使人通报,一边慢香香引着马车入内,停在二门附近。

何欢由白芍搀扶着步下马车,回头又去扶陶氏下车。当她瞥见沈家的丫鬟丝竹正急匆匆向她们走来,她暗暗诧异。她以为来人应该是紫兰才对。

先前的一年多,林曦言身边有两个一等大丫鬟,一个是她的陪嫁紫兰,一个就是眼前的丝竹。新房内,她第一眼看到的丫鬟就是丝竹,当时她直觉以为丝竹是沈经纶的通房。事实证明,她只是院子里的大丫鬟。

说起来,以沈经纶的年纪、身份,不要说通房姬妾,就是正正经经纳几房良妾,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在他们成亲前,他的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平日里他甚至不喜欢丫鬟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刚成亲那会儿,在她不方便的日子,她曾暗示,要不要安排其他人伺候他。他只说了三个字:“不用了。”之后她怀了身孕,他同样用这三个字回答她。她原本以为,是她怀孕的月份太浅,他怕她心里不舒服。结果她整个孕期,他都没有离开她半步。

“何大太太,表小姐。”丝竹对着何欢和陶氏行礼,拉回了何欢的思绪。

“你是表姐的丫鬟丝竹吧?”何欢询问。待她点头,她低声解释:“我们昨晚才得知消息,来不及打个招呼就自己上门了。”

“何大太太,表小姐见谅。”丝竹屈膝对着两人行礼,“大NaiNai过世后,大爷伤心过度,一直在屋子里守着大NaiNai。家里的事都是今天上午才安排下去的。”

“表姐夫一直守着表姐?”何欢只觉得鼻头酸涩。他居然守着她的尸体一天两夜。“是。”丝竹点头,“早上的时候,是念曦少爷哭得厉害,大爷才不得不离了大NaiNai。”

“念曦?沈念曦,这是表姐夫取的名字?”何欢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勉强控制情绪。沈经纶早就替儿子取了名字,沈家太夫人还请大师算过,结果他居然替儿子改名沈念曦。

何欢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入灵堂的。她木然地立在陶氏身后,跟着她行礼,脑子“嗡嗡”直响。

“欢儿?”陶氏轻轻拉了拉何欢。

何欢这才发现她们已经身处沈家偏院的小花厅。她急忙掩下情绪,心中却像猫抓似的,有一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重复:你知道他在哪里,你可以远远看他一眼,说不定还能见到你们的儿子。

“欢儿,你怎么了?你不是说,今天一定得见到你姨母吗?”陶氏不解地看着何欢。

“是啊,必须见到姨母才行。”何欢咬住下唇,抬头仰望天空,不让眼泪落下。她告诉自己,她迟早可以再次站在沈经纶身边。现在,他们的儿子很安全,真正有危险的是她的母亲和弟弟。

“刚刚你让张伯说了什么,他们居然轻易放我们进来?”陶氏之所以不愿过来,就是害怕他们会被拒之门外。

何欢摇头道:“没什么,其实沈家比我们更怕丢脸。”

陶氏立马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她虽然不赞同,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她只能讪讪地坐到一旁,想要叮嘱何欢几句,又不敢冒然开口。

何欢借着小丫鬟上茶的机会,问道:“姨母现在哪里?”

“回表小姐,亲家太太身子不适,昨日就回去了。”

“回去了?”何欢错愕。

“林大太太有没有说,今日什么时候过来?”陶氏插嘴。

“回何大太太,奴婢不知道。”小丫鬟摇头。

何欢示意小丫鬟退下,一时间六神无主,满脑子都是沈经纶和自己的母亲。

门外,丝竹招了上茶的小丫鬟过去。两人在廊下悄声说了几句,丝竹举步往院门走去,又向迎面而来的紫兰交待了几句。紫兰点点头,大步走向小花厅。

“何大太太,表小姐。”紫兰站在屋子门口对两人行礼

何欢回过神,深吸一口气缓和情绪。陶氏在一旁赔笑,对着紫兰解释:“我们昨晚得了消息……怎么说都是至亲……”

“何大太太见谅,这会儿不管是大爷,还是老太太,亲家太太,大家正值伤心之际,没精神招呼您和表小姐。”紫兰的言下之意不仅仅是逐客,更是告诉她们,林家与沈家才是至亲。不要说何家与沈家原本就没有关系,就是林、何两家,早在几年前就没了往来。

陶氏被紫兰噎了一句,脸上一阵白一阵青。何欢又气又好笑。紫兰一直是林曦言的心腹,深得她的信任。当初她曾交待她,沈经纶纳妾是早晚的事,但绝不能让魏氏与何欢得逞。这会儿,她变身何欢,这事就变成她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何欢扶了陶氏坐下,抬头对紫兰说:“紫兰,表姐最信任你。如今表姐不在了,若是你仍旧一心为表姐考虑,就该静下心好好想一想,谁才是念曦最大的隐患。其实不止是念曦,就是姨母和表弟……说不定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紫兰立马明白过来。林曦言早就告诉过她,何家只不过是穷途末路,不要脸,而林家二房那才是真正的阴险狡诈。恐怕等不到主子下葬,他们就会向沈经纶提议续娶林梦言。为了念曦少爷,她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她只是一个丫鬟,又能做什么?

何欢见她表情松动,接着说道:“你仔细想想表姐曾对你说过的话,表姐又是为什么不得不嫁入沈家。”

“表小姐,您对奴婢说这么多,您的言下之意奴婢十分清楚。”紫兰的嘴角掠过一丝讥讽的笑意。

何欢并不恼怒,只是怅然轻叹一声:“人活在世上,谁不是为了自己,为了更好地活下去?”

话音未落,紫兰猛然抬头看她。她记得很清楚,三年前,在主子做出最后决定的那一晚,她曾呆呆站在窗口,望着漆黑的夜空,说出了同样的话。

何欢看到紫兰眼中的愕然,再次开口:“紫兰,表姐夫正值伤心之时,只要过了头三个月,他慢慢冷静下来,必定能为念曦做出最好的选择。”

“表小姐,奴婢只是一个下人,您对奴婢说得再多,奴婢也帮不了你什么。”

“紫兰,眼下这个时候,意气之争有用吗?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不是吗?至于八个月后表姐夫会做出什么决定,大家各凭本事。”

紫兰稍一犹豫,抬头问她:“表小姐,你想如何?”

何欢紧抿嘴唇,低头沉吟。在抵达沈家之前,她早就想好了,为了儿子,她一定要让沈经纶对她的死深深内疚,这是计划的第一步,可是他守着她的尸体两夜一天,又把他们的儿子取名“念曦”,她于心何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