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曼歌烈曲

更新时间:2020-08-07 03:16:06

曼歌烈曲 已完结

曼歌烈曲

来源:落初 作者:流萍一叶 分类:言情 主角:盛月阳房东太太 人气:

《曼歌烈曲》作者:流萍一叶,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盛月阳房东太太,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故事讲述了两个人生本不该有交集的人,因为一个错误的巧合而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可是,当幸福靠近,现实却残酷地让她发现,他全家的性命都因她而陨落。恨是他们命运的联结点,是否也将成为他们交集的终结?因为爱他而终究要离开他,命运下达给她的命令只有残忍和绝情,她终究要伤害他第二次,幸福的过往烙成深深的伤。梦中出现的那个人原来就是八年前…或许只有梦过、笑过、痛过、相遇过、别离过,我们骁勇残缺的青春才美得刻骨铭心。我们都太年轻,青春的轨迹一路洋洋洒洒挥毫而过却忘了将那些淋淋漓漓流溢其间的幸福拾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怎么了?这好像不是你说话的风格。”他有些陌生地望着她。

是,她有一点嫉妒,她就是这么敏感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有他们俩出现的地方,你的目光总是会长长地驻留?你是在看她,还是在看他?就算是那个男生也会让她内心渗入由浅入深的担心。他的身影在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任雪衣铅直黛黑的长发衬托着高挑的身体,婉约动人。她的手攀上他扶着右肩两个书包的手,他总是保护地走在她左边。他诧异却并不惊愕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总要把书包放在右肩?是怕这样吗?”她的语调只有一如既往的清寒。纤长的手指握紧他的手,抬到他的目光前。

“雪衣……”他微微侧头,手有意识地轻轻抽回。她从他肩上取下她的书包,冷涩的声音里有波动的痕迹:“你和其他人一样看我……”

“你知道我不是……”他追上她迅速却有些迟疑的脚步。

光和影流动在荫翳舒展的树荫间,淌在他们轻捷滑过的身上,自行车在窄窄的水泥路上脱笼鸟般“滑翔”。

“追上来没有?追上来了吗?”盛月阳紧张兮兮地问坐在身后正仰着头感悟美丽时光的烈曲。

“哦,好像追上来了!”他嘴角扬起微笑,不想打断这值得歆享的时光。

“真的?我看看。”她迅猛地转过头来。

“呃不要看……”他松开扶在后座上的手,去遮挡她好奇的眼睛。突然重心不稳,飞驰的车像喝醉酒一般东倒西歪地往前开进。糟糕,没路了,眼前只有一扇窄窄的篱笆门,像是为这辆醉酒的自行车敞开,以这速度,要是摔到地上准会皮开肉绽,盛月阳高超惊险地掌着自行车穿进窄窄的篱笆门。

一大片血红的颜色闯进他们挂满惊叹号的视野,似火的玫瑰丛在他们自行车下开出一条花飞满天的路,玫瑰花瓣舞动着娇艳的身姿,似一个个轻灵的音符,在天空中洒脱地飞扬,飘落在他们青Chun洋溢的身上,玫瑰芳香的呼吸萦绕在他们身旁。青Chun的香气载着青Chun的色调,罗曼地点落在他们飞驰不羁的身上。

欢快的自行车在迅猛的刹车声中凌空翘起,盛月阳的身体被一个保护的力量带入插满玫瑰的泥土地里,“啊……”随着盛月阳重重压在烈曲身上,一声惊呼传到她耳朵里。

“你怎么样?”盛月阳焦急地去扶他。

“没什么,只是现在可以当刺猬了。”他眯着眼,用幽默润滑疼痛。

“啊?你受伤了吗?我看看……”

“喂……你们这两个烂学生,把我的花弄成什么样了?”盛月阳正担心地视察他血迹斑斑的后背时,一个园丁模样的老头怒气汹汹地赶来,他的手臂船桨一样在空气中大幅度划动,就像两把屠龙刀,“我要让老师们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盛月阳见势站起身,挡在老头面前,跟着他的头左摇右摆。

“哎!你这个女生,不要挡在我面前……”他张着血盆大口,恨不得将她香下。

她机灵转身,从地上抹了把泥土盖在烈曲脸上,然后站在一旁等待老头检查“产品”。

“你你……”老头气得说不出话来。烈曲哭笑不得地摸摸脸上的泥土,她保护人的方法还真是独特。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在老头眼前晃过,藏进一旁的玫瑰丛里,对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老头会意地叹口气:“算了……算我倒霉,你们走吧!”

“伯伯您真是太好了……”盛月阳简直感激涕零,双手合拍,跟朝拜一如来佛祖似的,“我帮您种花来弥补您的损失好不好?”

“啊不用了不用了……以后你别来就行了。”园丁那张脸比烈曲盖满泥土的脸还黑。

“烈曲,烈曲……”盛月阳在他公寓的窗子外探出头来,“你要的东西我都找来了。”她把一个药箱放在窗台上,打开盒盖。

“你还好吧!有没有被其他人看见?”他关怀地问她。

“我到底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啊,送个药箱还得东躲西藏……”盛月阳无奈地叹口气,“不过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喔……”

“谢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去医务室,又不是想帮你隐瞒,还有,不要说对不起,好朋友都是有难同当的!”他轻松地笑笑。

一股莫名的感动涌入她凝视他的眼角,她低下头,从箱子里拿出一个老虎钳:“这个给你。”

“这是干什么的?”

“噢,维修工那儿没有镊子,我想,老虎钳应该也可以夹刺吧?”

“哦!”烈曲认真地点点头。

“消毒液有吗?”

“有呢!”她豪气地拿出一瓶液体,“不过我家没酒精,用酒也差不多吧!”

“哦!”他睁大眼睛,不是有句话叫“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样才不容易被看出破绽来吧。

“药带来了吗?”

“在这儿。”她拿出一把绿叶,“这个叫田三七,小时候我都是用它来止血,比西药好喔!我冒着生命危险在别人的花盆里摘的,所以很珍贵喔。”她得意地朝他眨眨眼。

他幸福地笑笑,也许你送的东西不是最好的,却是最珍贵的。那么我在你心里,已经占据一定分量了是吗?

从此《说书先生》中多了一个响铛铛的名号“神车侠侣”。而那辆平庸无奇的自行车在学校一炮蹿红,其广告词如此写道:人酷,车也酷,‘劲酷’,哭一般的感觉。日子就像“劲酷”车,飞得不着痕迹。

只是奇怪的烈曲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比如雷电交加的晚上过后,盛月阳总是鬼使神差地发现自己床底下爬出个人来。当然,她的反应比雷电交加还要恐怖,烈曲没被雷电劈死差点被盛月阳如锤如雨般的拳头砸死。烈曲竟然还“不知悔改”继续“自虐”。更有甚者,于明月当空、星河浩渺的晚上把她拉到屋顶晒星星晒月亮。

“哎!怪胎,你为什么要和我作朋友?你不觉得我是个很烂的朋友吗?”躺在干净的天台上,盛月阳奇怪地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下,他的目光不舍地凝望着遥远的天际。夜空之下,他们的世界旷远得无边无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