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田园娇宠:贪财萌宝俏娘亲

更新时间:2020-07-04 02:11:03

田园娇宠:贪财萌宝俏娘亲 连载中

田园娇宠:贪财萌宝俏娘亲

来源:落初 作者:佛前一水莲 分类:言情 主角:小宝周玖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佛前一水莲原创的言情小说《田园娇宠:贪财萌宝俏娘亲》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宝周玖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某大型上市公司美艳加毒舌的财务总监,被同事戏称为周扒皮的周玖一朝穿越了,这穿越穿得好啊,穿到身无二两肉,半疯半颠同名同姓不知名年代东楚国太平府太安县周家村的周玖身上,而且还连升两级,不但有了一个不知人在何方的夫君,还白得了个贪财如命的儿子。小剧场:父子篇:某包子:爹爹,娘亲说,我不是你亲生的!某俊美男子脸一黑:为何?包子摸了摸自己的小俊脸:娘亲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孩儿好看又可爱,可是,爹爹你好丑!某美男:我丑?谁说的?说的人定是眼瞎!包子:“……”娘亲眼睛亮着呢。又一日,某包子又曰:爹爹,娘亲今天说了,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某美男脸绿了:又是为何?包子:娘说你是病夫,生不下孩儿我。美男:别听你娘瞎忽悠,今天我要让她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病夫,到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玖迅速的用草木灰洗衣,好洗完回去吃早餐,一想到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要等着自己赚银钱,周玖所有的心思瞬间便收回了,满脑子里只剩下如何赚银钱养活自己和小包子。

太阳高升,薄雾散去,微风轻拂,吹得平静的河面荡起了丝丝涟漪,波光粼粼……洗完衣裳,准备回程的周玖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淡淡花香。

“是金银花!”周玖眼睛一亮,秀美俏皮的月牙眼里全是惊喜,立即循着香味的来源走去。

金银花,又名忍冬,山银花,金银藤等,属忍冬科,“金银花”一名则出自现代的《本草纲目》,由于它初开时是白色,一,两日后转为黄色,因此得名金银花;又因一蒂二花,成双成对,形影不离似对舞,故又称为“鸳鸯藤”。

在现代,金银花分为野生和家育的两种,而且,金银花不仅具有观赏价值,更主要的是有药用价值,而且加工简单,只要采摘回去烘干,或晒干即可,晒干后,好品级的干花,大约每公斤二百五六十元左右,差些的,也要二百元左右。

周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眼前一簇簇的金银花苞,眉开眼笑,上天不负有心人,她前一刻还在苦思要怎么赚银钱,后一刻,这银钱就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虽然她并不知道金银花在这个时代用得多不多,但是她可以肯定,具有清热解毒,消炎,补虚疗风功效金银花药店必定会用,而且,金银花和菊花,玫瑰花一样,可以入茶。

极目远望,河岸两边有不少的金银花,都是满树满树的花,由此可见,村民们并不知道金银花的入药价值,就算知道的,怕也是认为金银花并不值多少银钱不屑采摘,否则,不可能大片大片的野生金银花还生长在花树上长得繁盛似锦。

想到这,周玖立即回身,端了木盆的衣裳就回家,金银花花开多在黄昏,也就是太阳下山后开放,而金银花品极高,值钱的则是花苞似开未开,青白时,所以,这采摘的最佳时间是在每天的早晨和上午。

有了希望,周玖手上的木盆似乎也没那么重了,一路脚下生风,往家中快行而去,只是,还未到庙门口,就听见小宝的哭声,“娘,娘……娘亲,你在哪儿?别丢下小宝。”

“小宝,娘在这儿,你醒了?”

小宝穿着睡觉的里衣,赤着脚,就那样站在清晨的风里,满脸哭得都是泪,周玖心一揪,放下木盆,把他抱在怀里,“小宝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呜……哇……娘亲,我醒了找不到你,以为你不要宝儿了!”小包子的哭声从呜咽转变成大哭,再到哽咽抽泣,全是委屈和害怕。

周玖听了,赶紧紧紧抱着他,小家伙打小就缺乏娘亲的关爱,这是没有安全感,一没见着自己,就自己吓自己,以为自己丢弃了她,于是出声哄他,“小宝乖,娘亲是去河边洗衣裳去了。再说,娘亲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家小宝可是这世上最可爱,最聪明,最听话的小宝,娘亲怎么舍得,对不?!乖……不哭了,进去穿衣裳,穿鞋袜,吃早饭,然后娘亲带着你去摘花,好不好?”

“好!”

小包子含泪的点点头,周玖一把抱起他,抱回屋亲自为他穿了衣裳和鞋袜,替他擦了泪痕,动作温柔细致,小包子扬着脸享受着娘亲的服务,其实自己也不想哭的,可是一觉醒来没见着娘亲,他就害怕了,一害怕他就哭了。

“娘亲,我……”小包子有些害羞,清秀白净的脸上有些尴尬之色。

周玖秒懂,虽然包子只有三岁多,但并不能以一般这个年龄的孩子去看待,他聪慧且过早的经历了人世的炎凉,所以他早熟,他现在是为了自己的哭不好意思了。

“宝儿不用说,娘亲都懂。但是,宝儿,以后你不用为这类的事而感到羞愧或不好意思,因为,你还是孩子,不是大人,你害怕,你哭泣,这都是正常的。我是宝儿你的娘亲,宝儿有什么都可以和娘说,包括高兴的,不高兴的,害怕,担忧都可以,懂吗?”

小宝退去了脸上的羞色,歪头看着娘亲,似是听懂了,又似没听懂,点点头,“娘亲,宝儿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来,我们吃早饭。”

周玖也不需要他有多少懂,懂一部分就够了,宝儿只有三岁多点,虚岁四岁,他应该活得像他这个年龄的孩子,而不是老成得像个成年人,那样,他会丢了他童年的乐趣。

童年,就该是金色的。

娘俩一人一碗白粥,一个煮土豆,小包子吃得分外香,小嘴啃一口土豆,喝口粥,就像吃着天外的美食,看得周玖在心中叹息,以原主的身份,如果不是被人陷害,她嫁人也肯定是嫁给上京的高门贵族,天潢贵胄,生下的孩子也定是金尊玉贵的公子,哪要住在破庙里啃土豆,喝稀粥。

那些人欠她们娘俩的,总有一日,她都要讨回来,该是小宝儿的,一分也不能差。

吃完饭,洗好锅碗,晾晒好衣服,周玖找了一个小背篓,再从原主那堆破衣裳里找了块稍好点的包袱,包袱自己拿,能多装点金银花,小背篓太小,给小宝儿背,装他摘的花,哄他高兴。

破庙里的门没锁,周玖找了根粗绳子一系,系在门把上当锁,反正里面也没啥东西,就他们的那些破烂连小偷都瞧不上眼。

小包子背着自己的小背篓,一双小手拉着背绳,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着,他感觉到了娘亲这次大病醒来后很多东西都变了,变得不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变得对他关心,也变得温柔,他喜欢这样的娘亲,于是,心生愉悦。

周玖手中拎着大包袱走在后面,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小团子,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他小小的身体上,散发着温柔,希望的金光,温和,明净……情不自禁笑着摇摇头,她是没做过娘亲的人,以后想养好包子,可有不少东西要现学现卖。

“哇……娘亲,好多花呀!真香……都是银子。”小包子皱着鼻子,望着一树一树的金银花感叹。

全是银子?

周玖一愣,想到了什么,顿时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小财迷宝儿,听娘亲说眼前的花摘回去晒干后,可以卖银子给他买肉包子吃,顿时一双凤目放亮,仿佛微风中摇曳的花儿,全是飞舞着向他扑来的银子和肉包子,他的童言童语逗得摘花的周玖乐不可支。

有个娃儿的感觉真不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