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退婚:傲骨嫡女

更新时间:2020-05-24 06:25:20

退婚:傲骨嫡女 已完结

退婚:傲骨嫡女

来源:落初 作者:莫芊涵 分类:言情 主角:娄锦小姐 人气:

《退婚:傲骨嫡女》由网络作家莫芊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娄锦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娘亲被强所生。她被退婚只因娄锦一个野种,也妄想攀龙附凤?没想到父亲如此狠毒!亲娘含恨而亡,被二娘定棺沉湖,皇天不辜,竟让她重生回到四年前,这辈子,她发誓擦亮双眼,绝不看上所谓的竹马之流。这辈子,一定让那些狠毒之人全部都见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背对着众人的娄锦神色微微一冷。声音却还是那般柔弱。她转过头来,恭恭敬敬地敬了一礼,“锦儿今日莽撞了。还请爹爹和二娘不要见怪。”

方芸儿走了过来,拍了拍娄锦的手。她看了眼娄锦,成亲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一丝疑惑。

娄阳皱了皱眉头,躲开方芸儿的眼神,甩手走了出去。

万宝儿深深看了眼娄锦,目光却是沉了沉,拉着娄蜜就走了出去。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娄锦才收回眼神。既然你们这些人都标榜仁义,生怕得罪了外公。那么,就休想再有任何得寸进尺的机会!她瞅了瞅正在发呆的方芸儿。暗叹了口气。娘,你已经不能沉醉在娄阳制造的虚情假意里,我会让你一点一点看清楚。总有一日,我们会光明正大离开这里。

“小姐,乌嬷嬷对不住你,乌嬷嬷总管不住我这张嘴。害的小姐伤心。是老奴不对。”乌嬷嬷低头,心里真是狠狠暗骂了自己。这些日子越发看不惯二夫人,倒是忘了自己这奴仆身份。

“乌嬷嬷承外祖父外祖母重托,身系我们母女二人。万不能有一丝差错被人砍杀了去。”娄锦扶着方芸儿坐下,双眼一瞬不瞬盯着乌嬷嬷。那目光竟是带了劲一般,压得乌嬷嬷不得不低头,心里头半分不敢轻视。只道:“奴才谨记小姐教诲。”

“下去吧。”

乌嬷嬷离开后,几个丫鬟纷纷低头不语,这穿花楼何时像现在这般静谧,就连远处吹起的Chun意都无法融了这屋里的沉寂。

当下,方芸儿咳嗽了声,一直闭口不言的流翠开口,道:“大夫人的药呢?”

娄锦依旧一语不发,一面轻轻把秀眉画上,潋滟的目光自镜子前一转。只见几个丫鬟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屋子内的药味四溢。

她蹙了蹙眉头,思绪百转。

“锦儿这丫头还没好吗?屋子怎么一股子药味?”这话伴随着几个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娄锦眼眸一低,笑着迎了出去。

“锦儿见过爷爷,叔叔,婶婶。”

声音清脆,宛若黄莺出林。人却是低着身子,动作温婉,那双眉眼含笑若水,娇滴滴的一个女子出水而来。

娄城和窦氏互相看了一眼,眉间都有一丝奇异。虽说锦儿自小出类拔萃,可京中美丽的名媛多了去了。自然不觉得娄锦有何特别,只是今日见这丫头的神色,却让人移不开眼了。

“呵呵,好孩子,看样子身体恢复地不错。”说话的正是娄府的老太爷,当今的兵部侍郎娄世昌。娄世昌一身深蓝色官袍,念过半百的脸上无过多岁月的痕迹,唯有笑着时候,眼角的纹路若菊花一般绽开。

娄锦嘴角几不可闻地一勾。小步上前,迎了三人进屋。

方芸儿刚吃了药,见公公和叔叔来了,立刻站起来行礼。

窦氏笑道:“你这几日身子不爽利,就多休息,开Chun的日子还是冷的。看你这脸色。白柔,一会儿去我屋里拿昨儿个皇后赐下的灵芝送到大夫人这。”

“是。”

窦氏是窦皇后的亲侄女,叔叔娄城少年多才,早些年就当上了太子少师。在娄阳娶了万贵人的表妹万宝儿为平妻之后,皇后特地下旨将窦氏下嫁娄城。自此娄家和皇家的关系自然不言而喻。

方芸儿倒也不推脱,笑着应了。

娄锦一直跟在方芸儿身后,那份乖巧的模样与以往并无分别。

“最近外头传了些流言蜚语,你莫要去管那些。这府中有我给你撑腰,没有谁能欺了你去。”娄世昌盯着方芸儿,面上忍不住一抽。这些日子京中盛传,娄阳虽娶了方芸儿,却从未圆房。尽管这是事实,可若是传到方将军耳朵里,可是多生事端。

闻言,娄锦低眉敛目。前世,娘答应了娄世昌,在外公问起这事的时候,娘一口否决,只道这娄阳万般好。记得,那是外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怀疑过娄阳。而那一次就那样风平浪静揭了过去。

方芸儿面色一僵,眉宇间瞬时染上了悲伤。对上叔叔娄城和窦氏的目光,她撇开眼。只觉得这世上再无一分脸面是自己的。十几年从未同房,这事叫人说起来,情何以堪。更是对着娄家人,她的胸口顿时闷了。

娄世昌眯起双眼,鬓角的两端隐隐可见的银丝在光影中映出幽光。“若是方将军问起,你可知道如何回答?”这方芸儿是个好拿捏的,只要娄府别的没有对不起她的,她对娄府也算是尽心尽力。这一点娄世昌还是很明了的。

方芸儿顿了顿,缓缓抬头,唇边漾开一朵苦涩的笑,“媳妇知道。”

娄世昌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娄锦。沉寂中,似乎在等着娄锦的承诺。

娄锦微微施了一礼,笑着面相娄世昌三人,声音清脆:“谣言罢了,我相信外公定不会理会。”

得到娄锦这话,三人才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悠然走出穿花楼。

屋子里静了,方芸儿呆呆地看着园子里的落梅,心头万绪。Chun天都来了,为何她的心却怎么都暖不起来,竟像是被挖了洞一般,哧溜哧溜往里头灌风。她立刻起身,不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娘。”娄锦扶了方芸儿,朝着在场的丫鬟一瞪。几个有眼见的立刻告退,便是流翠也不得不走出去把门关上。

娄锦面色稍缓,扶了方芸儿坐下后,自己就坐在方芸儿对面。脑海中再次浮现那个雷雨冬夜,湖水刺骨,耳边仇人的笑声伴随着雷雨交加,将娘和她一同推入地狱。那死亡的滋味一时间让她手脚冰冷,身上猛地打了个哆嗦,她转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方芸儿,目光坚定。

“娘,你是堂堂方将军的女儿,是固伦公主的女儿,你有着高贵的血统,并不因为过去的任何事有任何变化。没有人敢轻视你,在女儿心里,你不比任何母亲差。便是爷爷也好,爹爹也罢,他们此刻尊重您,您就莫要妄自菲薄。”

方芸儿浑身一震,定定地望着娄锦。她摇了摇头,“便是皇家一半血统,现在也白璧蒙尘,何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