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妻限九十九天

更新时间:2019-06-23 21:25:37

妻限九十九天 已完结

妻限九十九天

来源:落初 作者:阳乖乖 分类:言情 主角:施洛遥颜海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妻限九十九天》的小说,是作者阳乖乖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施洛遥以罗瑶的身份征婚,征婚条件苛刻:四个180:一是180平米;二是180厘米;三是180毫米;四是180分钟。应者寥寥,普遍反映:尼玛,一条比一条难!傅梓逾是被人冒名报名的,没想到歪打正着,于是他们的婚姻鸡飞蛋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炎,他可真是自己的大恩人。

周少脸色铁青看着本快要到手的肥肉又被人给叼走了,那驾驶座的车窗摇了下来,入眼的是一张死板学究似的男人脸,相貌气质都比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的。

车子还是就十万出头的别克凯越,他心里那个恨,别提有多深了。

他一直以为这个施在吊自己胃口,没想到她还真留了一手,这眼光不是一般的差。

“林炎,你怎么会经过这?”

上了车后,施洛遥觉得纳闷。

“霜霜今晚在加班,让我去接她,还让我顺便把你载回去。”

林炎不动声色地伸手将自己鼻梁上的那副金框眼镜往上推了推,那只手又很快落回了方向盘上,熟练地Cao控了起来。

然后,施洛遥不咸不淡地问了几个问题,林炎回答得言简意赅,最后陷入了尴尬的僵局,她干脆保持沉默了。

林炎这人Xing格比较孤僻,不善言辞,听郑霜霜说他能够好几天不讲一句话,也不知道霜霜是如何忍受得了的。

当晚,施洛遥累趴下洗了个澡就倒头即睡。

没想到睡下不到半小时就被一个电话给催醒了,她低咒着起身,一边诅咒着那个罪魁祸首另一边连看都没看闭着眼睛摸索到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遥遥,我要结婚了,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熟悉低沉的嗓音,曾经被她戏谑那堪比大提琴还要来得动听,此刻却在告诉她一个再残忍不过的事实。

不过,也不能怪他,当初坚持要分手的人是她,他还死缠烂打过一阵子她都无动于衷,没给他丁点的机会。

她离开的那天,他还来送她了,也不知道是谁透露给他消息,临走前,他的誓言是那样的铿锵有力,是那样的矢志不渝,“遥遥,不管你何时回来,我都会等你归来,我的妻子永远不会是别人,只有你是我的唯一。”

“我没空。”

施洛遥觉得今天真不是个吉利的日子,晦气死了,没一件事情是顺心的,当机立断挂断了电话,不给对方继续下去的机会。

挂断电话后,她的睡意全无。

冷凌霄,曾经她爱得热血沸腾的男人,曾经爱她惊天动地的男人,将属于另一个女人了。

生活就是一部狗血的肥皂剧,男人的话,如果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她,差点就信了。

初恋男友要结婚的消息,真有些震垮了施洛遥。

扪心自问,冷凌霄这句话真的她当作不了放屁,真的是蛮受伤的。

晚上到家的时候,霜霜说她跟林炎的新房装潢好了,结婚的日子也选定了,就要搬过去过同居的生活了,让她也别太沉迷于工作了,找个圈外的男友好好过日子。

还说她是个正经的女孩子,那圈子太乱是非太多,不适合她。

她正经吗?

她又失笑了。

睡不着的她,干脆起来,逛了下江州最大的BBS,等到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在这上头发表了一则征婚启事。

楼主也就是征婚人:罗瑶。

征婚条件言简意赅,四个180:一是180平米;二是180厘米;三是180毫米;四是180分钟。

发表完后,她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本打算删除的,一想到冷凌霄都要结婚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霜霜又劝自己结婚,不如就这样吧。

如果真有能够满足她征婚条件的人,那就尝试尝试。

施洛遥发表后没多久就睡下了,没那兴致在线等人家的建楼回复。

睡着前依旧是那个翻来覆去折腾,睡着后便跟一条死猪没个两样。

早上不到七点,就又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她郁闷,要不是公司规定下班后手机不能关机,她真想给关掉,扰人清梦不厌其烦啊。

她眯着眼睛摸到手机,瞄了一眼,就接了起来。

相熟的人都知道施洛遥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姑娘,Xing子说起来还有些小坏。

“遥遥,我刚收到冷凌霄的请柬,他要结婚了。”

一个急切的声音从里头响了起来,那是施洛遥从小到大的死党聂楠儿打来的。

她以为她掌握的是第一手资料,殊不知等来的是施洛遥的一声轻笑,“我早就知道了,他还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了呢。”

聂楠儿跟施洛遥是知根知底玩到大的闺蜜,自然是一口就听出了她的轻笑声中含有的浓浓嘲讽。

“你去不去?”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没空。”

“你真不去啊,遥遥?”

“人家都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去干什么,认识我的人还会以为我去找茬的呢,我脑子又没有秀逗。”

施洛遥恶声恶气地道。

要不是聂楠儿跟她关系是铁打的,她真不耐烦继续跟对方啰嗦下去,她现在很困好不好?

下午有自己的一场秀,晚上还要替代那个颜海晨走,忙得连睡觉都成了奢望。

“遥遥,你知不知道新娘是谁?”

聂楠儿觉得遥遥应该尚且不知新娘是谁,不然她肯定不会如此的无动于衷。

“我没兴趣。”

施洛遥条件反射Xing答道,脑中却灵机一动,闪过了一个古怪的念头,难道说新娘是自己所认识还积怨颇深的?

聂楠儿这下更加确定遥遥不知情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下,给她丢个重磅Zha弹刺激下,“是蓝名悦。”

聂楠儿抢在施洛遥挂断电话之前说出了口。

接下来迎接她的是施洛遥略显粗重的呼吸声,遥遥果然被影响到了。

聂楠儿自然是跟施洛遥站在同一战线上,敌对蓝名悦的。

施洛遥静下心来后,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是上天对自己最好的报复了,可笑,荒唐。

一个是初恋男友,另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妹妹。

蓝名悦在念书的时候就对冷凌霄嘘寒问暖,跑前跑后的,根本就无视自己是冷凌霄正牌的女友。

小三就是小三,蓝名悦的母亲蓝可心是小三横插了妈***婚姻一脚,蓝名悦长大后又步了她***后尘。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