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恶魔的交易:暗欲

更新时间:2019-06-23 01:24:29

恶魔的交易:暗欲 已完结

恶魔的交易:暗欲

来源:落初 作者:圣妖 分类:言情 主角:容恩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圣妖原创的言情小说《恶魔的交易:暗欲》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容恩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们的开始,没有爱,只有性,他想从她身上得到畅快淋漓的极致,不眠沉沦,却也只是身体的缠绵。  ...  “既然腻了,为何还要玩?”  男人笑了笑,“因为,我找不到一具能代替你的身子,如今,我玩腻了那些主动的,对你躺在身下时木鱼般的反应,很怀念。”  女人盯着这张脸,他还是如初见时的那样邪恶,“变态。”  “你会喜欢上我的变态。”男人的脸,堪称完美,精致的令人目眩神迷,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充满邪念。  他的手,修长好看,可在她的眼中,那却是一张束缚不了的巨网,她挣脱不了。  “那就老规矩,一笔交易,上一次床。”  男人狭长的眼睛笑开,薄唇轻点,“好。”  她装作顺从,却在仰望身上的男人时,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  ...  她渴望自由呼吸,可这个男人,她始终冲不过去,真的,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解脱吗?  既然活不了,就拉着他坠入地狱吧。爱情,早已在不知不觉时开出花蕾,他们不懂,便一次次残忍扼杀,真正想要回头的时候,却已来不及。  一张关乎他全部身家的光碟,被送入敌手,容恩如愿,他遭到狙杀,尸首无存。  却不料,恶魔卷土重来,这次,他誓要将她摧残、虐死为止。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容恩焦急万分,竟想从升降台上直接跳下去,幸亏魅及时抓住,高台上,DJ忙令人放下T台,“这么热辣的舞蹈,漂亮的美女,台下的绅士们,是不是被呛的忘记鼓掌了?”

风趣的语言,及时的救场,台下掌声如鸣,容恩趁机在保全的护送下离开,她来不及回到休息室换下衣服,就朝着大门口冲了出去。

“妈!妈!”

尖细的高跟鞋踩在玻璃质地的走廊上,发出冷意的击撞声,容恩不敢想象面对妈***时候,该说些什么,她还能说什么。

晚风迎面灌入脑中,对面,五星级酒店的广告牌打得她双眼晕眩,路上,早已人影稀疏,可尽管这样,她还是找不到妈妈在哪。站在宽阔的马路上,容恩像是迷失方向般,在原地不停地打转,“妈……”

心里,被恐慌及无措填满,欲诱大门口,传来几阵调笑声,眼中突然刺痛,那样高调的,除了南夜爵还有谁?

众星捧月般出现,男人今天穿着阿玛尼的休闲长裤,上身,同样牌子的衬衣张狂地打开两颗口子,不同于前几次的正式,今天,纯粹出来找乐子而已。

手臂上,挂着美艳的女人,无论身材还是脸蛋都是一流,女人惦着脚尖,时不时送上香吻,眼睛早已火辣辣地围着男人,其中,勾引意味昭然若揭。

就是这个男人,将她的生活搞得一团乱,他的下手,原来就是这种卑鄙手段!

爵少的身边,怎会缺女人?

容恩终于知道恨得咬牙切齿是怎样的感觉,眼角,已经凝结湿意,她什么都能忍,可这样的一面突然呈现在容妈妈面前,她真是始料未及。

老人家小心翼翼活了一辈子,无非,是想要她常说的那样,清清白白做人。

女人看着容恩走过来,下意识的危机感令她用力环住南夜爵的手臂,男人只是皱下眉头,却在侧首之际,迎面,结实地吃上了一巴掌!

酒红色的短发,被霓虹灯渲染的蛊惑危险!

清脆的声音,如此激烈,更多的则是震惊。

手心发麻,发痛,已经发红。

南夜爵身边的玩伴各个瞪大双眼,这一幕,他们今生未见,太多的愕然令他们失去反应。男人菱角有致的唇畔抿成危险的弧度,他以舌尖轻抵嘴角的地方,竟,尝到了裂开的血腥味。

这一巴掌,可真够狠!

容恩抽出去的五指紧张地垂在身侧,她害怕,却不后悔,一层薄汗渗出额头。

男人动了动手臂,身旁的美**人不敢纠缠,悻悻松手,不远处,宝蓝色跑车驶出停车场,容恩心里挂念妈妈,转身就要离开。

可,拔了老虎胡须,怎有这样轻易能脱身的?

才不过走了两步,纤腰就被猛地钳住,容恩整个人向前栽去,反应过来时,已经双脚离地,被重重地扔进车内,摔得个七荤八素。

昂贵的跑车在原地打转,掌握好方向后,咻地飞向无尽的暗夜,绝尘而去。

容恩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来不及系上安全带,身体就被甩得左右摇晃,车子像是脱缰的野马,穿过灯红酒绿,飞快跃上国道。

风,刮在脸上刺入骨中,“我要下车!”

一百码,两百码,三百码……

足够的速度令南夜爵嗜血的眼睛染上兴奋因子,他轻点刹车,挂上低档,在经过弯道时,朝着反方向用力打好方向盘,车子窜上直路,一脚猛踩刹车,整个车身漂移而出,一个漂亮的甩尾后,跑车稳稳停在山路上。

冷汗,顺着额角一滴滴滚落,容恩只觉胃中翻江倒海,她伸出小手去开车门,脸色已经煞白。

肩膀在转过时被猛地往下压,座椅合作地平躺下去,南夜爵翻身而起,正好坐在容恩腰上,膝盖扣住她双臂,“知道这是哪吗?”

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了冬天的寒冷,容恩冻得浑身发抖,抹胸同热裤完全遮挡不住冷冽,她用力挣扎,眼神镇定下来,“不知道!”

“放心吧,这儿安静得很,荒无人烟,就算我把你Jian。杀在这,也不会有人发现。”

容恩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全身在听到他这句话后泛上一层鸡皮疙瘩,“你说过,你不喜欢用强的。”

“呵……”男人闻言,清浅地笑了,脸上还带着红肿,“其实,强上才是最刺激的。”

容恩瞥开视线,心里焦急的很,“我妈妈,是不是你让她来欲诱的?”

“是。”男人丝毫不隐瞒,“这样撩人的一面,她不看看真是太可惜了。”南夜爵俯下身,想要看到容恩愤怒时的样子,却不料,她只是咬下牙,声音平淡地说道,“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为什么你不死?”

男人咧嘴笑了笑,并没有生气,弯下腰时,压着容恩的力气令她痛呼出声,南夜爵却充耳不闻,“我看中的女人,要么得到,要么,毁掉。”

容恩皱起眉头,男人食指在她锁骨间轻轻打着转,指腹带着火焰似的下移,逗留在容恩抹胸中间,“今天的一巴掌,你要怎么偿还?”

她闭上双眼,“你打吧。”

“我不打女人。”

“那就放开我,我要回家。”

南夜爵好笑地直起身,果真松了些力,却依旧没有将容恩放开,“放你回去可以,等下,我会让你下车的。”他食指勾起抹胸,双手没费多大劲,就将那勉强遮羞的布料撕开,露出里面黑色文胸的蕾丝边。

“啊……”容恩双手环胸,生怕被撕开的抹胸走了光,然而,她只是最初地惊叫一声,羞愧过后,便双眼淡漠地望向窗外。南夜爵望了她一眼,明明是有火,却隐忍着不发,男人笑了笑,有些好奇,这是个怎样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忍劲有多好。

南夜爵翻身坐回驾驶位上,一拍档,车子向前滑行。

不远处,热烈的篝火集中在山顶上,几辆越野车毫无规章地停在一边,男人减速向前,宝蓝色的跑车绕着篝火打起转来。

“爵少。”有人眼尖,一下就认出了他。

南夜爵踩住刹车,容恩见窗外的男人们都在靠拢过来,忙环紧了双臂并将身子往下缩去。

“下车。”这个时候,男人却打开车锁,上半身舒适地靠在椅背上。

“呦,这次的妞很正嘛!”

“哈哈……被脱成这样,爵少,又玩什么新花样了?”

耳中都是些男人们粗俗的调戏声,有人甚至放开怀里的女伴,靠近车窗前,容恩将身体朝着南夜爵缩去,而他,只是冷眼旁观,并将身体斜靠在另一侧车门上,“要回家的话,现在就下车!”

“开……开车。”她不是看不懂车外那些人的意图,这个时候下车,怕是被生香活剥了都有可能。

然而,南夜爵却是充耳不闻,“荒山上,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来管你。”

有手,已经越过车窗,火热地落在容恩腿上,并掐了一把。

她吓得尖叫出声,穿着高跟鞋的腿踹向对方,却被车外的男人抓住脚踝,“喂,兄弟们都来看看,这双腿要是缠在腰上……”

“哈哈哈……”

“放开我……放开!”

男人的手,顺着漆皮长靴向前,马上就要摸到容恩的大腿内侧,她一张脸憋得通红,知道这个时侯,只有身边的这个男人能救自己。

南夜爵左手撑着脑袋,右手,则落在方向盘上,轻轻打着节奏,他嘴角带笑,不听话的女人,适当的Xing格,他喜欢,可太过的话,他没有耐Xing。

“对不起。”容恩也是被逼急了。

“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容恩声音尖锐,整个人已经躺在副驾驶座上。

耳膜一刺,震耳欲聋,这回,南夜爵没有装作听不见,他右手拍档,猛地踩住油门,只听得‘轰’一声,男人们意欲侵犯的手统统被甩开。容恩低着头,身体在车窗后缩成一团,脸,又变成了煞白。

这回,车子开得稳稳当当,当车外的景物恢复成熟悉后,容恩才抬起头,“去哪?”

她的声音很轻,完全累了,却依旧透露着紧张。

男人无声地笑了,“送你回家。”

心里的紧绷,这才松垮,“就在这下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南夜爵两眼不怀好意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你想引人犯罪?”

容恩犹豫下,最后还是报了个地址给他,车子平缓地来到一幢老式居民楼,停稳妥当后,她一刻都呆不下去,腾出去的手握住车把,就要将车门推开。

“慢着!”男人快一步阻止她的动作,“就让你这么回去,我好像亏了。”

锁骨的地方骤痛,南夜爵先是用力啃咬,后缓缓转为吸吮,放开时,容恩白皙的肌肤已经形成淤红的吻痕,她怒视着面前的罪魁祸首,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仓惶逃下车。

楼梯口,漆黑一片,原先暗哑的灯服务了十几年,终于寿终正寝,容恩一手扶着墙壁,高跟鞋的声音在这幽暗寂静的楼道内,显得更加刺耳。她既想快点到家,又不知到了家,该怎样面对妈妈。冷风肆无忌惮地吹在身上,早就不会觉得疼,直刺入骨中,已经麻木。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