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祀舞Ⅰ芜之殇

更新时间:2019-06-23 01:02:10

神祀舞Ⅰ芜之殇 已完结

神祀舞Ⅰ芜之殇

来源:落初 作者:凤虞 分类:言情 主角:凤羽罗杰 人气:

《神祀舞Ⅰ芜之殇》作者:凤虞,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凤羽罗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因为预知天命并且改变他人的命运而提前回到属于她的世界成为一缕游魂,她不会灵力,但是她拥有无止境的灵力之源!她不是药师,但是她能起死回生,治瘟疫活白骨!她是先知,知人命、只天命,能改变他人命运,却独独无法更改自己的结局!她是救世主,却无法拯救将她放在心尖上的人、爱她入骨得人!她狂、她傲、她无惧...只因她无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愧是灵气充足的宝地,一条小路曲折的向前延伸看不到头,小路两边绿意盎然,不知名的树笔直的树立着,树下绿草丛生,夹杂着米粒般大小的花骨朵,斑斓的蝴蝶四处飞舞着,两人在小路外的亭子处等候华夷跟冷寒轩的到来,凤芜毫无形象可言的趴在石桌上,脚踏实地的感觉就是好,终于可以摆脱游魂的飘忽了,趴在桌子上,暖暖的阳光照着,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等到华夷跟冷寒轩到来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过是各自的师傅跟他们说了半天修行的事,等他们赶到亭子处的时候便看到睡觉的凤芜和一边打坐的师尊,两人上前行礼便安静的站在一边,知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凤芜才睁开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见到凤芜醒来,师尊无言也从打坐中回神,其实无言根本就没打坐,只是不想打扰凤芜的美梦而已。

“丫头,你还挺能睡的,可把两小子累坏了,在那站了快三个时辰了,醒了就走吧”说着便起身向小路走去,凤芜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看两人没有不耐烦的情绪才吐了吐舌头跟着师尊无言一起走入那小路,四人进入小路后凤芜开心的看着周围的风景,夕阳下的景色另有一番韵味,当四人进入曲径后,曲径便消失在外人眼里,走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一处断崖,凤芜朝崖底看了看,全是雾,根本就看不到底,好奇的丢了块石头下去,半天都没听到声音“好高”凤芜小声的说了声,然后望着师尊无言,她可不认为这路到尽头了。

无言随手一挥便出现一座虹桥,确实是虹桥,七彩的桥梁把这边的悬崖跟对面的悬崖链接了起来,也把雾气吹散照亮了附近的景物,凤芜开心的跑上虹桥,站在虹桥上看着周围,夕阳的余晖把雾气染成了金黄色,再加上七彩的虹桥,组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虽然她灵魂穿过了的时候衣服也变成了这个世界的衣服,不过是纯白的,在夕阳的余晖和七彩虹桥的衬托下,她白色的长裙好像添上了无上的色彩,凤芜忘情的打着转,忘情的笑着,因为景色太美,凤芜没发现华夷跟冷寒轩都在桥头看着她,看着这个笑得如此纯洁的她,唯美的背景加上她随风飞扬着的百色长裙与黑色的长发的完美结合给华夷跟冷寒轩造成了一种唯美的视觉冲击,好像一个误入尘世的仙女。“好想保护这样的凤芜,这才是应该属于凤芜的气息”两人同时想到,随即在心里下定决心保护凤芜,确切的说保护好她不被尘世污染,凤芜适合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管是面对阴阳蛇时的凌厉,还是面对同门的冷淡都不适合她。

凤芜笑过之后看着发呆的两人便挥手招呼同门跟上,看着虹桥另一头的景色,凤芜顾不上他们便飞快的向那头跑去,看着凤芜跑远两人都不自禁的伸出手想抓住刚刚的美好,等发现当下的处境便好笑的摇了摇头,跟上上了虹桥,等两人到达这边悬崖时虹桥便消失了,看到眼前的景色两人眼里都是震撼,整个一片区域好像仙境一样,四处云雾迷蒙,山上一处瀑布好像从天而降下面是一个水潭,潭水冒着热气,里面开着三朵莲花,七色莲,因为花瓣呈现七种颜色而名为七色莲,莲花周围灵气环绕,水潭三处出水口把瀑布水引导三个方向在四周都种着不知名的花草,都开的正鲜艳,围着水潭是小路,通向瀑布下面,绕过水潭便看到一处洞门,洞门前面便是瀑布,水潭,师尊无言打开门三人连忙跟上,等人一进入洞内便感受到浓郁的灵力,华夷冷寒轩掩饰下眼底的欣喜,三人随着师尊无言来到他修炼的洞Xue,师尊无言飞到坐台上打坐坐定,三人立马排队站立在他面前

“华夷,冷寒轩,本来以你们两的资质进入这里是迟早的事,不过不会这么早,丫头说以后你们会是她的助力,她要培养你们,所以才叫你们过来的,既然到了这里就好好修炼,别辜负了丫头的一番好意”

“是,师尊”两人听是因为凤芜才进入这里的两人都感激的看了凤芜一眼,不过凤芜当做不知道眼睛正四处飘,看着这样的凤芜,两人只好把这份恩情放进了心里

“老头,这里就是虚无境?”

“恩,左边第一间是你的房间,里面有女子的衣服,你看有喜欢的没,左边过去是书房,我想里面的东西你肯定感兴趣.”师尊无言宠溺的对凤芜说完,然后转向华夷跟冷寒轩“右边第一间房你们两共用,以后你们修炼就在那房间,适合你们修炼的心法,武功已经放在房间了,安心修炼,三年后你们可别让我失望”

“是的,师尊”

“都各自回房吧,为师要打坐了”说完便闭上眼睛开始入定。

华夷跟冷寒轩都回房了,就凤芜好奇的看着入定的师尊,见他半天没反应便无聊的回到属于她的那间房间。一张精心雕琢过的石床靠墙壁放着左边是一个红檀木做的衣柜,离着衣柜不远处便是梳妆台,上面放着一面铜镜还有一把檀香梳,在梳妆台的一角上放着一个一个首饰盒,正对着墙的那一面是一幅星象图,不知道前任主人是怎么做到的,星象图并不是死物,而是外面的天空,看着这面墙你就等于是看到外面的天空,还可以随意调节你要看的星宿,感叹了一下前人的智慧,星象图过来一点便是石门,在床的右边墙上挂着四副画,画下是一个书桌,书桌上笔墨纸砚都安放在其专属位置,书桌上还有好几本书,凤芜走过去翻阅了一下,全是手写的,而且是孤本《三十六计》啊《孙子兵法》啊看着这些书,凤芜无语了,穿越者果然强大啊,墙上的四副画看手法都知道不是出自一人,一幅画着的是白雪红梅还有一名身穿戎装的女子,还有一幅画的是宫宴上一名舞者匍匐在地,背后是一幅凤凰朝拜的凤凰图,还有一幅是在厮杀的图,图中女子单靠一把匕首刺杀在军队中,眼神一片冰冷,好像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神,最后一幅是一名女子穿着华服拿着一柄剑在祭祀台上自裁,整幅画透着一种死亡的悲哀。扫了一眼房间的装饰凤芜便了然。

这房间经历了两任主人,第一任是星象师,也就是预知未来的先知,第二任就是墙上所画的女子,不管是一身戎装还是一身华服,不管是妖娆的舞者还是地狱的死神画的都是一个人,而这两人应该就是一千年前跟两千年前在神舞上死去的女子。

知道了这些凤芜很无奈了,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好像都不适合她穿,因为那些衣服全是素净的白,只是一半衣服上面绣了红梅,一半衣服上绣了粉色的桃花,还有几套衣服用盒子装好,一看就知道这些衣服是重要场合穿的,在柜子最底层,凤芜翻出一件衣服,用红檀木箱子装着,上面还有封印,看着上面的封印凤芜那叫一好奇啊,很淡定的一抹,封印消失,当她打开盒子看到衣服时,傻眼了,还以为多给力的一件衣服,只不过是一件广袖仙裙啊,只不过领口边缘,腰带,袖口,还有衣服下摆用金色丝线勾勒了一圈金色,而且裙子下摆用银色的丝线勾勒出了一幅盛开莲花图,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来,“这衣服有来头”凤芜自言道

“这衣服是用云丝织成,上面金色边缘是用灵力把炽烈珠转化成一条条丝线绣上去的,至于那副盛开莲花图的银色丝线是取自雪域山山顶的灵丝,用云丝把炽烈珠跟雪域上的灵丝融合,互补,这衣服应该是出于精灵之手,上面有精灵一族的加护,这衣服水火不溶,刀枪不入,即使是墨阶都奈何不了。”神無替凤芜解释道

“这么厉害,先放这,以后再来拿,这衣服反正是我的”凤芜相当霸气的说道,把衣服放回去,然后就去书房了,她现在就一游魂,又不用换衣服,也不用吃饭,还是多看点书吧,知识才是王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