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独宠王爷之妃本狡诈

更新时间:2019-06-22 09:50:12

独宠王爷之妃本狡诈 已完结

独宠王爷之妃本狡诈

来源:落初 作者:云小夭 分类:言情 主角:帝君慕倾北 人气:

经典小说《独宠王爷之妃本狡诈》由云小夭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帝君慕倾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被养父母背弃换取活命的机会,被丈夫亲手做成人彘,被妹妹亲手杀死,最后还踩着她的尸体登上了后宫第一人的位置。重活一世,慕倾北只想好好守着她爱了两辈子的男人,无奈,前世不要脸的人,今生依旧无耻,为了保住好不容易算计来的夫君,慕倾北只好勉为其难的去收取前世被欠下的人命债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悠悠前行着,采荷坐在侧首,不知为何觉得局促,又不敢贸然开口。

今日的大小姐似乎与昨日有些不一样了,寡言许多,Xing子也冷了许多,看人的时候眼底黑沉沉的,似乎能将人心里的事情看透,没由来的让人慌张。

马车行了一段,忽然停下,听得车夫说道:“大小姐,前面堵住了,过不去。”顿了顿,补充道:“似乎是云王……”

慕倾北拢在衣袖里的手微微蜷缩,只觉得指尖有痛意经过四肢百骸,传到心口,压得她喘气都艰难不已。

采荷见慕倾北脸色苍白,微微焦急问道:“大小姐,您怎么了?若是不舒服的话,先改道去医馆吧?”

慕倾北摆了摆手,掀开帘子望了过去。

云王云澈,皇帝一母同胞的姐姐大长公主独子,父不详,八岁丧母,一夜变作痴儿,皇帝怜悯,封其为云王。

云王今年已有十五,生有惊鸿之貌,天人之姿,但无奈痴傻,帝都闺阁小姐总是垂涎美色,但无人愿意嫁其为妃。

云澈不知被哪家的小姐堵住了,不知是嘲笑还是调戏,总归围观者无人上前,只是默默看着这一场闹剧。

慕倾北脸色没由来寒了几分,吓得采荷面色发白,不知大小姐这是怎么了?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眼见云澈急的要哭了,慕倾北豁然起身,下了马车,带着雷霆之势走到人群中,将云澈护在身后。

说是护,还真有些搞笑,慕倾北只有十三岁,虽然生的高挑,但也不及十五岁的少年,慕倾北只到云澈的下巴,但谁也不能无视慕倾北小小脸上的冰寒与愤怒。

“我当是谁,原来是礼平侯府家的二小姐。”慕倾北看着眼前的粉衣女子,勾唇讥诮,“难道二小姐看上云王了,打算当街掳了云王去成亲?”

帝都人人都知道,礼平侯府的二小姐生Xing放荡,裙下之臣无数,便是连皇子们,也有好几人与之相好,加之她的亲姐姐入宫做了皇妃,更是显耀门楣,这帝都男子,即便是敷衍应付,愿与之共度Chun宵的更是不少。

马慧妮挑眉,看着慕倾北护犊子的举动,轻笑出声,道:“原来是武安侯府的大小姐,怎么?大小姐觉得自个能管得了本小姐的事?”

话语极为猖狂,但几乎没什么人愿意被马慧妮缠上,此女心够狠够毒,放荡不堪,更阴险之极,即便男子也不遑多让。

云澈今日穿了一身藏青的衣袍,此时已经有些凌乱,对于突然出现的慕倾北显然更是无措,但却是乖乖站着没有动,茫然看着两人。

齐国上下都知道云王云澈是最不像傻子的痴傻之人,若是不说话,他与正常人无异,但只要开口,或是做事,完全是痴傻之人才能有的神情举动。

“本小姐若是管不了二小姐的私事,不如你我去御前,让皇上听听看,二小姐今日在街上做了什么?”慕倾北字字清晰,隐隐含着威胁之意。

皇帝对长公主独子向来宽厚,即便平日欺辱云澈的人多不胜数,但只要闹到御前,没有一个能讨好的,皇帝总归是对云澈爱护。

经历前生之事,慕倾北更是深知其中利害,所以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马慧妮更是深知这一点,这帝都哪一个闺阁小姐见了她不是绕道而行的,偏偏武安侯府的嫡长女竟然如此不避嫌,敢管她的闲事?

“呵!几日不见,倒是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你是个牙尖嘴利的。”马慧妮冷冷笑了声,妖娆的面容多了丝狠厉,对慕倾北已然是动了杀机。

慕倾北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何会怕她,当即冷冷的看过去,话语冰寒刺骨,“二小姐想不到的事情何其之多,若是若干年后,二小姐遇上一个爱而不得的人,想必要为如今的荒唐行为悔青了肠子!”

说出来,有几分小孩子气的意味,但慕倾北自己清楚,她不过是说了马慧妮日后的处境,爱而不得,悔不当初。

这话惹怒了马慧妮,眉间阴骛渐浓,她死死瞪着慕倾北,冷笑道:“那本小姐就等着,看何人能让无心之人动心!”

说完,狠狠甩开衣袖大步离去。

闹剧收场,人群很快散去。

慕倾北静站了许久,双手拢在衣袖中,缓缓转身,抬眸看着云澈,微微笑了下,温声问道:“我去白云寺,你要不要一起去?”

采荷方才没有过来,直到马慧妮走了,她才下车,刚靠近慕倾北就听到她的问话,吃了一惊,看了眼看似正常却实为傻子的云王,忍不住皱了皱眉,提醒道:“大小姐,云王痴傻,为了清誉您还是早些离去吧。”

采荷并没有刻意压抑声音,慕倾北听得清楚,云澈也听得清楚。

但是云澈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看着慕倾北,好像没有感情的精致木头人。

慕倾北垂下眼睑,回身,猝不及防甩出一巴掌,狠狠打在采荷脸上,瞬间红肿,手印清晰显现。

采荷被打蒙了,别说打了,慕倾北平日连骂人都没有过,今日竟然因为这个痴傻王爷打了她,而且刚才那一瞬,她不知为何觉得周身冰凉,似乎要坠入无底深渊,浑身都动弹不得。

“走吧。”慕倾北牵起云澈的手,抬步走向马车。

采荷许久才觉出痛意,眼眶蓄满了泪水,但眼前已经没了人影,回身时,慕倾北已经拉着云澈上了马车,没有等她的意思,径直吩咐车夫离开。

采荷慌了神,连忙拔腿跑着去追,却还是错开,马车扬尘而去。

云王虽然痴傻,但向来也不喜说话。上了马车已经有一刻钟,他只是看着慕倾北,却没有任何言语。

慕倾北先是为云澈整理了衣服,这才笑了笑,温声问道:“我日后可以去你府上找你吗?”

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叫慕倾北。”

云澈依旧不语,扑闪着纤长的睫毛盯着慕倾北看,紧紧抿着唇角,似乎不知所措,不懂如何开口。

慕倾北从未想过云澈会回应,此时他能在身边,她已经觉得满足,并不奢望其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