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

更新时间:2019-10-09 23:54:37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 已完结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浪荡小儿 分类:玄幻 主角:文岚陈钦 人气:

火爆新书《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是浪荡小儿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文岚陈钦,书中主要讲述了:傲娇者,陈钦,九王也。生得俊俏,是个风流男儿。 智谋者,奸商也。生得平凡,是个狡诈女儿。 咳!九王真是无耻之辈,偶然得知了奸商的女儿身份,暗里偷摸了奸商身子不说,还背后算计。 好在老天开眼,叫这九王算计落了空。 而奸商呢?也并非甚么和善之人,借着九王为自己谋利处,也没少算计九王。 九王怨奸商的阳奉阴违,奸商恨九王的无理取闹。 二位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欢喜得很! 至于他们二人会生出甚么趣事,还请诸位点文看详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陈钦哪里是有公事需办,不过是离席的由头罢了。

王府书房。

陈钦问其九,“你说一个二个费尽心思的结交爷是为何啊?”

其九道:“男人结交王爷是为了功名利禄,妇人接近王爷,自是为王爷风度所倾倒。”

可不就是一言惊醒梦中人!陈钦想这文岚对自己并无挑逗之举动,又是女扮男装,十之八九是为功名而来!暗道:哼!你既想要功名,那爷就成全你!敢算计爷,倒要看你有没有那命消受得起。

随即对其九密语一番。

其九连连点头。

末了,陈钦道:“你可莫要叫爷失望啊!”

其九想文岚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竟能使得王爷暗里为他铺路,非以往的酒肉之辈啊!道:“定不负爷的嘱托。”

陈钦喜笑颜开,道:“速速去办!”

其九领命而出。

陈钦想着若是这事办成了,也就揪住了文岚的小辫子了,任她是何方鬼怪,也是跳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思及此,不由得哈哈大笑。

嘴里还哼起了小曲小调。

心情愉悦,便是全身通畅。

忽然想起母亲嘱咐自己要好生照顾上官云,女人头胎,最是危险。这便起身去看上官云了。

上官云见陈钦,笑容满面,道:“王爷安好。”

陈钦今儿高兴,言语之间也少了许多锐气,问道:“近日身子可还舒坦?”

上官云道:“劳王爷挂记,还好,就是嗜睡爱酸了些子。”

陈钦握着上官云的手,道:“你辛苦了。”

陈钦也并非真心实意的感激上官云为他生儿育女,只不过是心头畅快,随口一言罢了。

可听在上官云耳里,与那甜言蜜语无异,可不叫她欣喜,满面娇羞,道:“这是妾身的福气,何来辛苦一说。”

陈钦总觉和上官云闲谈,每每便是那几句,毫无新意,也就懒于深谈了,便道:“你可要好生照顾自己,莫叫本王担忧,有何需求差人去告诉汪总管便是。”

上官云应好,道:“王爷也要仔细自给儿身子。”

陈钦点头,后离。

不过半月,其九便报陈钦,事已成,文岚已成为儒林郎。

陈钦皱眉,儒林郎?一个六品散官,这一辈子也上不了朝堂,于是道:“找个人引荐,怎么着也得是三品以上的官员!”

其九惊呼,“爷!这三品是不是太高了些许?”

在陈国,三品为一分水岭,三品及以上官员可以子承父业,石禄百担,加官进爵皆是以三品及以上官员为先,另有其他优渥之处便不一一细数,大多数人在朝廷做牛做马,劳苦一生也做不到三品官,此时,陈钦说要将文岚引荐为三品官,其九不能不惊。

陈钦瞥了他一眼,悠悠地道:“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其九看了陈钦一眼,心底一惊,原来是自己想岔了,并非文岚少了高香,得了王爷的庇护,而是…暗想这文岚不知怎生惹恼王爷了,竟使得王爷这般捧杀他。后道:“是否需写封推荐书,以确保万无一失。”

陈钦摇头,道:“不可留把柄于人,这事要做得悄无声息。”

其九点头,道:“好。”

文岚这厢,正为自己大行官运而喜不自禁,殊不知这大运的背后有双幕后推手,欲置她于死地。

半月之前。

文岚在好客家吃饭。

旁桌的几客人许是不得志,喝着浊酒,说着浑话。

文岚对那些粗俗之语尤为不喜,只想吃完,速速离去。

不料竟闻有人言,“怨我家贫,无千金可挥霍,不然我现在也是一朝中官员,行有侍卫保周全,卧有美人暖床榻。”

另一人嗤笑,道:“张生,你这可就是白日做梦了!就你这样还能当官?那老子便能称王!”

那叫张生的怒道:“呸!就你这狗德行,还当王?可不叫人笑掉大牙!哈哈!”

另有人问:“这样说来,只要有千金便可做官了?”

张生一笑,道:“你们都不懂这官场套路,只要你有钱,什么官都能当。”

“噢?真的假的?我怎不曾听有这事?”

张生环顾四周,神秘兮兮的道:“看在咱们的这交情上,我才告知于你们,我表哥就捐钱买了个官!”

文岚一听,可以捐钱买官?心头一个激灵,兴奋不已,也就不着急走了,卯足精神听着旁桌的声音。

后文岚一路尾随那唤张生的人,见他与朋友分道扬镳,才上前招呼。

张生不识文岚,也就不理不睬。

文岚道:“张大哥若是能引见你的表哥与我,我双手奉上百两黄金。”

百两黄金?可够穷苦人家生活一辈子了。张生心头一动,这才与文岚言语。

于是这一来二去,文岚捐钱买官一事就顺风顺水的成了。

谁料,今儿先前卖官大人相邀小聚,文岚应。又得知,指挥同知因犯了军规,被罚了,是故而今指挥同知一职尚有一空缺。卖她官的大人,问文岚想不想担任这指挥同知一职。

文岚不知这指挥同知是何官职,也不大想谋取高位,于是婉拒。

那大人一听,这可不是他要的答案,问道:“指挥同知可是从三品啊!若文儒林郎胸有大志,平步青云定是指日可待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缘,文儒林郎还是不要急于一口否定了,老夫再给你三日时间,好生思虑一番,如何?”

文岚笑应好,告别之时,刑风奉上一礼盒给那大人。

那大人笑呵呵的收下,再三叮嘱文岚好生思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文岚连连道好,在回时途中一直思量这馅饼自己能否受得了,这砸下来的坑自己可有本事爬得出去。

文岚问刑风,这指挥同知可当或不可当?

刑风见文岚问他此事,有些出人意料,想了几瞬,方道:“俗话说谋官发财,主子您不差金银财宝,又何须淌那趟浑水呢?”

文岚看向刑风,也觉他说得有理也无理,叹了口气,道:“金银财宝总有散尽之日,唯有以钱生钱才能长保富贵。”

刑风有些不解,文岚已是富甲一方,此生便是坐吃空山也绰绰有余,为何又出此言?问道:“主子产业发达,又何苦愁贫。”

文岚道:“旦夕祸福,明日之事总是能出人意料的。我们初来京城,又做的是叫人不耻的勾当,实力也不比他人雄厚,若无无大人物撑着,迟早会生事。”

刑风道:“难道朝阳公主不算大人物?”

文岚闻言大笑,道:“哈哈,刑风你太天真了!你可见过有嫖客为曾经光顾的妓院仗义相助的?不过都是银货两清的买卖罢了。若馆里真出了事,与朝阳公主有何干系?不痛打落水狗以示正义已是万幸了,又怎能将希望寄托于他人?”

“那王爷呢?”

文岚摇头,道:“王家之人,皆是薄情,最是难捉摸。”

刑风也有些垂头丧气,不言不语。

刑风是五年前文岚从牙婆子手里买下的奴隶,那时刑风才九岁,文岚虽对他并无刻意关照,但文岚于他而言,就如父亲一般的存在。他是真不想文岚步入官场,从此如履薄冰。

而文岚呢?她只不过是想脱离贱籍罢了,又何曾想卷入勾心斗角的朝堂之中?可有些事情并不是她不想就可以如她所愿的。她肩上背负了太重的责任,只可进,不可退。

一日为人,便不是自由之身,生存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文岚到底是没能抵住高位的诱惑,当了指挥同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