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这个太监有点娘

更新时间:2021-01-26 03:00:51

这个太监有点娘 已完结

这个太监有点娘

来源:掌中云 作者:山月 分类:玄幻 主角:君成奚叶飘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个太监有点娘》的小说,是作者山月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现代知名设计师叶飘离,因为被人嫉妒才能,被人设计杀害。意外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 一睁眼睛就险些失贞,逃出去又偶遇皇帝,虽然在皇帝的浴池…嗯,不过,这皇帝的身材不错,倒是个衣服架子。 不过,谁能来告诉叶飘离,这皇帝很悠闲是么?为什么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总给自己送东西。这有点像是狗血偶像剧的套路啊。 不过,自己现在是男人对吧…虽然太监不能人道,可是,也算是半个男人啊。莫非…皇帝大人是断袖?!叶飘离很惊恐。 不过,一个皇帝大人就算了,这叫方云浮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天呐?莫非自己无意中穿越到了一个喜爱龙阳的大国? 君成奚无意得意这叶飘离的身份,不禁陷入两难。而就在这时候叶飘离和方云浮感情极速升温。皇帝大人能抱得美人归么? 叶飘离又怎么在两个优秀的男人中选择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福公公临行前撇了眼叶飘离,故意撞上去,将手中的卷条塞在她手中,不紧不慢的离开司衣库。 夜深时,叶飘离才敢将那卷条拿出来,点着桌前微弱的油灯,仔细的看了又看。 “昼不出,勿于庭,过了风,以保安。” 这……看得一知半解啊。 “啊,大梨子。” 叶飘离吓的手一抖,卷条窜上火苗,解救下来,已毁了大半,回头看那吉祥,睡的四仰八叉,嘴里蔫吧蔫吧说着梦话。 “大梨子,恩,好吃。” 这个臭小子! 再次展开那字条,眯着眼,仔细思索,“昼什么……庭,什么安。” 难道福公公是在告诉她,白天尽量去前庭,才可以安全? 她挠挠头,有些疑惑,那厢,吉祥又开始不安分,怕吵醒他,火速烧了手上剩余的卷条,熄灯就寝。 次日一早,叶飘离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据说三天后是皇后娘娘的寿宴,淑妃为在皇上面前取的好印象,主动请缨,全权办理寿宴。 整个后宫一时间都被利用起来,按照淑妃的要求,皇后过寿,必定得光彩照人,司衣库上下同仁都在忙着皇后娘娘的华美衣裳,而淑妃为讨得皇上开心,不惜另外主动下苦功夫,亲手缝制了一件龙袍,为给皇上惊喜,托了司衣库运送。 司衣库上下都忙着新衣,这个任务自然落在了叶飘离头上。 这不是去送死吗? 她认为的艰难差事,在其他太监眼中,是无比的荣耀,搞不好会因此而受到封赏也说不定,他们进宫多年都没有如此的好运气,如今被一个新人抢了,自然不甘心。 “阿离。” 叶飘离端着淑妃精心缝制的龙袍,踏上了前往前庭的不归路,正苦恼,闻的身后有人唤她。 “你就是阿离吧。”此人叶飘离并不识,挑眉刚想询问,对方已自报家门。 “我是淑妃宫中的值守太监,小翩子,淑妃娘娘吩咐,她刚想起来这件龙袍还有些地方不够完善,想拿回去重新修改一下。跟我走一趟吧。” 叶飘离不疑有他,她现在所想,是能晚一点见到皇帝就晚一点。 在走过了无数个拐角处,巷子,越走越深,叶飘离心有些慌,虽然她没怎么在宫中行走过,可是一个得宠的妃子,再怎么也不可能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啊。 她留了个心眼,在与小翩子逐渐拉开距离时,她扭头就跑,熟料对方早料到她有所警觉,一个手刀劈在她后颈之上。 叶飘离应声倒地,许是那小翩子功夫不到家,叶飘离并未彻底晕厥,朦朦胧胧的看着有好几个小太监跑了出来,嘀嘀咕咕的说着一堆她听不懂的话,随后便是几声“嘶拉”,她闭上眼彻底没了知觉。 待她醒来时,天刚擦黑,她躺在床上,覆盖在身的被褥是一股雄厚的阳刚之气,窗台前,站着一男子,军容装扮,背着手望着窗外风景。 方云浮听见动静,回过身来,面色如常,“你醒了。” 此人有些眼熟,叶飘离一时间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眼一撇,望见桌前那残破的看不出原本样子的龙袍,吓的连滚带爬的跑下了床。 “不会吧!” “你晕在了冷宫边,我发现你时,这件衣服已经是这样了。” 方云浮不紧不慢的坐下,叶飘离刚清醒,怕她不舒服,顺手倒了杯热茶与她。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且不说弄坏龙袍是死罪,这单单是毁了淑妃的心血,她就不好过啊。 叶飘离愁眉苦脸,丝毫没有注意到方云浮,方云浮也不在意,将杯子放在她能拿到的地方。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晕倒在冷宫?当初死在冷宫的那两个太监又是怎么回事?” 听见那两个死太监,本来还在烦恼龙袍之事的叶飘离,顿时间反应过来。 瞅着方云浮的脸,再回想到那天晚上…… 方云浮被叶飘离直勾勾的眼神给盯的有些不自在,常年不变的冰山表情,突然泛红,为避免尴尬,一连饮了几杯茶水,谁料喝的太急,把自己呛的够呛,脸更加红了。 原来是他,叶飘离愕然,这些日子一想到他突然出现在床底的那一瞬,就连番的做噩梦,再加上他那冷冰冰的表情,简直是死神来临。 她不答反问,“那你呢,你又为何出现在冷宫?为什么那天晚上没有把我揪出来?” 他眼里闪过一丝心痛,转瞬而逝,快的让人无法捕捉,“我……犯了错,被调到冷宫当禁军侍卫。我知道你品性纯良,不会杀人,我那晚要是揪出你,你难逃责罚,你也平白受了冤屈,所以我向上级报了,底下太监因争夺叶妃财物,失手将叶妃打死,后因分赃不均,互相残杀。”他突然握住叶飘离的手,眼中的深情藏不住,“皇上待你并不好,入宫不到一天,你就被他无情的打入了冷宫,你怎么说也是名门小姐,如今落到太监都能欺你的地步,又是何必?” 叶飘离听的是懵懵懂懂,但总算明白一点,难怪那晚假装看不见她,原来是认识,看样子,关系还匪浅。 她对此副身体的主人并不感兴趣,也未加打探,如今有人愿意细说,她也不插嘴,可听到后面,她感到些不对,这完全是在说二人的情史啊。 被握住的手,如同碰到了烫手山芋,尴尬的笑着,暗自想抽回被抓住的手,方云浮并不阻拦,他不是会强迫别人的人。 “皇上将叶妃死了的消息压了下来,他娶你的目的完全是为了你背后的家室,你怎么还不明白!你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你愿意和我走吗?天涯海角,仗剑天涯,如同我们当初说好的一样。” 方云浮眼中所展现出的希翼,让叶飘离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如果,如果他们真的认识的话,她说不定会跟他走,可是,她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啊,难不成陌生人对她表白了,她就得毫无怨言的跟他走吗? 安静的出奇,叶飘离躲开方云浮炙热的眼神,两只眼睛东张西望的不知该放在何处。 方云浮自嘲的笑了笑,站起身子来,“也罢,你还要复命,我送你回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