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巨龙年代

更新时间:2020-11-21 21:02:56

巨龙年代 连载中

巨龙年代

来源:落初 作者:范截 分类:玄幻 主角:克莱德龙之国 人气:

《巨龙年代》作者:范截,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克莱德龙之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这是最初的年代,此时天空尚有双日共悬,人类在水滨以泥土筑城。龙之国处于极盛状态,圣山守卫虚弱不堪的传言令诸位祭司深信不疑,故而在这个盛夏对圣山派出密使,意在灵泉中的原珀秘藏,动摇世界的变局自此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比盖尔困在希兰度的心中,它无怨无悔,毕竟它是如此的快乐,它能感受到希兰度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圣山上孤单徘徊数百年,如今它可算有伴了。它无形地抚摸着希兰度,一遍又一遍……

而现在它感到相当忐忑,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隔着重重心房,阿比盖尔疲倦地呼唤着希兰度的名字,希望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危险啊——危险——请务必小心……它太累了,声音如此微弱。

拜托了,希兰度,快……

“怎么了?”海瑞尔提醒怔住的圣山守卫。

“不,没有。”希兰度定了定神,“这件圣物相当珍贵。”

萨满捧起的是一个暗金色的手镯,眼看他双手奉献,希兰度郑重收下。它的表面像是蒙了一层来自界外的细砂,手指轻抚之下渐趋平滑细腻,只留下富有金属质感的表面。外侧以繁复技艺雕刻出百犬竞走的传奇图景。旁人看来只感到幽默……唯有这个部落自己的成员及其所崇拜的神明,清楚其中寓意。

“吾还未知其有何奇特功效。”希兰度见萨满殷切的目光,慢慢将手镯戴上。

“百犬之神认识您,知道您,并且相信您。”萨满以神秘的口气说,“您也是唯一能够完成这一切的人,我会以百犬之代行人的名义协助您。”

希兰度凝视着手镯,与这奇异的饰品相比,他只希望阿比盖尔能早点苏醒,与他悉心沟通。它沉睡的时候希兰度总是感到非常形单影只,他经历过孤独,他不想再回到那种状态下……

“吾即刻出发。”自从分担了圣山守卫的职责之后,希兰度越发感到“使命”二字的分量,意味着他必须行动,身先他人。哪怕现在他实际上只想吃点东西,倒头就睡。

萨满缓缓点头,远远跟随在希兰度身后。

希兰度在部落中的象牙檀旁边驻足,凝视着这棵高大健壮的白色树木,阿比盖尔曾经在象牙檀木中诞生,以其作为躯壳行动。现在这棵健康的植株,和泡在圣峰泉水中那千疮百孔的残躯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吾将取其汁液,作为诸般辛劳的回报。”希兰度指了指檀木。

“理所应当。”海瑞尔客气点头。

行到大屋旁边,这座长老们居住和议事的建筑是部落之中最大的,墙垣古老,历久弥新。它伫立在中央的小山丘上,周围挖了一圈沟渠用来排水,如今雨水满溢,向陵下哗哗流淌。屋舍有两层高,占地广阔,窗户之中隐隐透出亮光,住在其中的人们还在为了什么事情而夜不能寐。

入口许多,主门紧锁,而一个忠于海瑞尔萨满的仆人为希兰度打开侧方小门,他的鼻子中穿着一根骨头,也许是旨在通灵的媒介。

“圣山守卫。”他语气谨慎地低语,“小心里面,许多武士都没睡。”

“你知道那个瑞安尼亚女人在哪吗?”希兰度询问。

“先前大家都在主厅喝酒……也包括她。”他叹了口气,“吃到一半,大多数人都发了疯,几个长老拼命地叫嚷,有一个因为太激动晕倒了,里面乱糟糟的,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至少收拾锅碗的时候没见到她。”

希兰度点点头。

“你先照常行动,尽量服侍他们去早点休息。”

“是。”仆人应声往里走去,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大部分走廊上都没有烛火,希兰度赤脚,悄无声息地在其中穿行。

海瑞尔告诉过他大屋内部的构造,因此希兰度走起来并无迷路之虞。最早的时候,这里只不过是百犬部民开会的一个露天场地,后来加设墙壁,盖起屋顶避雨,又开凿仓库,开挖地下室,挖出水池蓄水,修筑精致房间给长老休息,然后增筑厨房,加固梁木,用古树树干作为柱子,支撑二楼,为了供养武士而准备武器仓库,训练场,为宗教活动准备祭祀的净室,再雕盖出一个又大又漂亮的屋顶……如此来显示百犬部落的财力和地位。

希兰度腹中饥饿,径直朝厨房走去,寄希望于找到一点食物。

事实上他也没落空,里面无光无火,用石头砌了一个椭圆形岩灶,在上面架着一个铜制的有盖大锅,用来烹煮东西。

屋顶上垂下许多钩子,吊着被活剥干净的野鸡、鱼和兔子,墙角的筐里装着枣、野果和不知道什么禽类的蛋,柜子上摆着许多陶制的碗、锅和盘子,只有较大的部落有工匠能专门从事制造这些,也有一些铜制的大碗,用来盛汤,有的陶皿烧制不当就会漏水。

甚至还有笼子,里面装着几只正在打盹的鸽子,它们以总是迟到而在飞鸟走兽之中闻名,代表着一种傲慢的态度,时常出现在部落贵人的餐桌上,不知为何逃过了今天的食谱。

希兰度拿起几个枣干嚼起来,饥饿感很快退去。还没放松一会,他又重新提高警惕,这里不是森林,没有大自然能够协助他,只要人类出没频繁,援护自然精魂的那种神秘力量就会迅速消退。

这种警觉帮了他一把,因为依稀的脚步声和金属摩擦的动静从门外的石头走道上响起。

他四下张望,厨房墙边有一大堆松软的干草和枝叶,作为协助生火的小型燃料,轻易就可以拨开,于是蹑手蹑脚地钻入其中。带刺的植物和他的皮肤摩擦,留下许多刺痛的痕迹。

厨房的门被推开,灰色月光从高处的窗口照进,模糊地照亮两个瘦高的身影,他们穿着纤细亚麻编织的短上衣,走路的时候发出金属咯啷声响。

希兰度思考了一会,才意识到那是脚镣,这两个人是奴隶。

奴隶的来源非常多,有的是在战斗中被俘虏,有的是因为一无所有而自愿,有的干脆是外来人,因为无枝可依而直接被部落民抓去买卖……希兰度原本也差点遭到类似的命运,百犬部民昔日视他若资源。

“你真的敢偷吃东西啊。”其中一人骂了句。

“怕什么。”另一个人径直走向厨房里的食材,抓起一根小萝卜啃,“又没人管我们,他们都忙着自相残杀。”

“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做下酒菜,当然。那些百犬人武士喝得东倒西歪,真是罕见。”他们生起火,将一些豆子拿出来,用小木锤敲扁,压成泥,然后放到盘子上煮。

“你怎么拿这么多豆子。”

“我们自己不是也要吃一点。”

“我才不吃。”

“你自己从来没吃过自己做的饭,你不觉得难受吗?”

另一个人摸了摸自己干瘦的脸,点点头。

“真没想到今天忙到现在。”

“你刚才是不是在地下室帮她来着。”

“是,我没敢多呆。”

“换我也不敢。”

希兰度皱紧眉头,大屋里住着长老和誓约效忠的武士,并没有其他女眷,如果他们提到“她”的话,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个瑞安尼亚女人了,她在地下水池边做什么呢?……

“希望他们吵得越来越厉害,吵得动刀子,等卜瑞肯死了我就自由了。”

“他死了,别人也会把你拿去做奴隶的。”

“那就等瑞安尼亚人打进来,很快他们就会把这些百犬人杀个精光,我们早点投降就能保住小命。”

“想得美,不还是换个地方做奴隶。”

“唉……”希兰度听见一声长叹,他们把柴薪往外拨,让火自行熄灭,端着一大碟豆子离开了厨房。希兰度等到走路和脚镣的动静完全消失后,才小心翼翼地从藏身处钻出来。

希兰度回想着大屋的构造,忖度这两个奴隶会从哪条走廊离开,选了条和他们容易避开的路,慢慢地向通往地下室的石阶走去,地板又冷又湿,大雨将水汽沁入了屋内,走起来丝丝冰凉。

和那个瑞安尼亚女人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碰见,碰见之后该做什么?应该杀掉她?威胁她?强迫她?令她把所有阴险谋划交出?无论如何,还是要先弄明白她是谁、身份如何、有什么手段,在百犬部落想做什么。按这样说来,倒是应该先设法将她从大屋中带走。虽然没有亲眼见证,但人们的叙述说明她已经在这里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混乱,绝不能放任她继续下去。

希兰度抚摸着手上的手镯,希望它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什么奇异的功效。

“嗷呜呜?”一条毛皮湿润、脏兮兮的大狗从一间屋子中钻出,走到希兰度面前,希兰度差点以为它要大声吠叫,想用长矛把它赶走,未曾想它一到希兰度面前,忽然就无比温顺地蹲坐下来,一双眼睛快活地盯着希兰度,情绪良好。

“这难道就是手镯的能力?”希兰度感到有点意思,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狗狗,跟我来,若是碰上关键时刻,帮我一把……”

它仿佛颇通人性,立即转身,慢慢地带希兰度继续往与地下室联通的阶梯出发。

夜色更浓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