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尊女

更新时间:2020-09-15 14:18:28

尊女 已完结

尊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云堂 分类:玄幻 主角:阿光爱好和平 人气:

新书《尊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云堂,主角阿光爱好和平,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魔神洲上三分天下:爱好和平的龙族、本位主义浓厚的塔库布依若什特族、以及残酷嗜血的红魔族,因种族个性不同与地域资源争夺,时常互相争战,使魔神洲长期处于三族分割状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要验尸。她伸手解开了犹毗羯身上的衣服,其实犹毗羯刚死不久,脸色尚称红润,就像是睡着一般。

你为何要这样做,有验尸的专门人啊?

武者小路佩一笑,你不知道,其实我也是个验尸的专门人。

顿时,方才她那痛哭流涕的样子瞬间消失,彷若换了个人,连解頞也看傻眼,一般而言中毒身亡不是七孔流血,就是嘴唇发紫,或是脸色转黑,但是天族长身上连一点这样的迹象都没有。

解頞却问:可是他身上没有外伤啊!如果不是中毒死亡,怎么会这么完整。

有的,你看。她仔细翻过犹毗羯头皮,总算在后脑附近找到一红点。

这是?解頞不解。

武者小路佩则是伸手入衣囊中取出一枚黑色磁石,在犹毗羯后脑上一贴,一根长针便从里面取出。她拿给解頞看,解释:这地方是专管呼吸的脑,这么一穿肯定是死,所以是不用额外抹毒的,天族长也不是中毒死。

解頞虽然毛骨悚然,却也认同的点头。

随后,武者小路佩自衣囊中取出小羊皮袋,里面插满细长银针,她取了一根迅速刺入犹毗羯腹部,并缓缓将针推入再取出,我刺到他的胃了,你看,连一点毒也没有。

那到底是谁下的手?解頞惊愕,他隐隐觉得这后面有桩极大阴谋。

武者小路佩笑而不答,趁机与他对眼,注意力却全部放在他那粉嫩双唇上。唉!她多想在上面咬一口,只能强自按耐住,把棺盖重新合上了,随后鞠躬行礼说:到此为止,代天族长,佩先离开了。

啊!不用这样!解頞实在不愿意别人对他这么客套。

不然呢?武者小路佩展露出有点顽皮的笑容,大眼弯弯又柔又甜,解頞体会到这样的美,总算了解难怪犹毗羯说什么也要娶她。

就跟平常一样就好就叫他禁上吧!真糟,自己为何双颊发热起来。

天族长平日要我亲亲他再抱抱他,他才要让我走。那你也要罗?她真是求之不得。

解頞赶忙摇手,说:叫我禁上就好。一张脸微微发红,这对武者小路佩来说,更是一种折磨,那根本就像极一颗可口红润的苹果,她好想咬啊!

是!禁上。武者小路佩对他挥挥手,压着自己出殿了。

解頞本想问她方才那哭泣悲伤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某种目的才装出来的,但这一害臊起来却什么都忘记,只能愣愣的看着她离去的俏丽背影。

这时,一夜惊慌到此,天已经是蒙蒙亮了。

隔日一早,梦津皇城犹洛居所,天部寝殿,正自热闹非凡。

厅前搭了个舞台,台下排了二十余个席地座位给乐手。四人专属观众席与舞台对等高,上面坐的是犹洛夫妇与两位重要客人。席旁还有两位侍者,不断的将每人的桌面上放满食物与饮料。

台上共有十来位男子女子,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演的是一出歌舞剧。

其中一名与犹洛年纪相仿,但光头着军服的客人忍不住开口对犹洛说:犹兄真是好品味,这舞团的水准之高,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便是犹洛的妻舅陈食天。

犹洛笑着回答:我母亲就是出身于这个舞团,既然能在天族长面前献舞,自然也是一流中的一流。他的母亲龙族第一舞妓释谬非就是因为献舞天族长才成为皇后。

犹洛的妻子陈湘也说:哥哥你难得来,为了这个他可是费尽苦心安排呢!

我真不好意思啊!让你们这么费事,我却是两手空空来的。

犹洛却说:我们都是一家亲,况且你跟我也是至交好友,有什么好见外的。

陈食天点头陪笑,是是!忍不住转开眼光看向自己的女伴,但女伴却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冷漠的直瞪向舞台,害他以为他打扰到她看戏,便安静下来。

待歌舞终了,陈食天大声鼓掌喝采,这才对那女伴问了句:蓝妲,这歌舞挺好的吧?原来坐在他身边的女子也身着军服,一双锐利眼睛配上中性短发,竟是副将军华蓝妲,磨不过陈食天再三邀请,只得陪着来一趟。

看不出来,不怎么样。华蓝妲冷冷的说,顿时在场其他三人笑容都僵了。

犹洛忙问:到底哪里不好?还请副将军指点一番。

陈食天知道华蓝妲个性,忙打断对话,说:犹兄,军队待久了都是死脑筋,母猪赛貂蝉,没有什么美感可言的。他不断对犹洛与陈湘眨眼。

夫妻俩也知道小俩口事情是管不得便不再问了,只是看华蓝妲如此冷淡,陈食天以后恐怕有苦头好吃,不禁暗暗发笑。

这时,犹洛的随从力加突然走入对犹洛说了几句话,犹洛脸色顿时变了,却说:下去吧!没什么事别来打扰了。

力加应声,退了下去。不久后,犹洛果真按耐不住,说: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会儿。

陈食天也知古怪,用眼神问了陈湘,陈湘便凑过来说:自从天族长驾崩后,洛洛就一直心头郁闷。她说的极小声,却吸引了华蓝妲倾耳细听。

我听说了,是因为伊氏家族吧!那群不遵君命的人。陈食天已经知到昨晚灵前争吵之事。

哥哥,我很害怕,若是洛洛当不上天族长,我们两人就没有明天了。

有我在,我会让那群人没有明天的,你不要害怕。陈食天说得很豪迈,华蓝妲仍默不作声的望着舞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犹洛一进书房,力加已经跪在地上。

你这什么意思?犹洛吃惊。

太子殿下,我对不起你,我可能失手了。力加很懊恼的指着自己后脑说:那东西不见了。

什么?那还得了?

其他事情都已经完成了,而且犹昆那边也已经得手,只差那东西。

但现在肯定已经有人发现,不然那东西不会不见啊!犹洛急的来回踱步,抓了抓头,又搥了搥墙壁,咬牙说:真有人发现,就来个抵死不认帐吧!反正没办法证明那东西属于我们。只是就不知道是谁搞的鬼,敌暗我明这种感觉真是使人厌烦。

会不会是解頞?力加怀疑,毕竟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灵堂的人,他是最有机会的。

可是他不是我方的人马吗?犹洛也知道解頞是陈毅养子,陈毅是拥护自己的,且还嫁了女儿给自己,根本不可能出卖他。

力加却说:他可是出了名的不上道,上回要他通融多给点禁卫军的军饷,他却怎样都不肯答应,一定要哲艺宫送公文说明用途。

这倒是有听说

这时门外通报敲门说:报告,禁上在外面大厅等候太子殿下。

犹洛跟力加心中一凛。

我等会儿就到。犹洛先打发了通报的人。

力加立刻说:我看八九不离十就是他干的。

犹洛还是觉得不大可能,解頞一介书生,真的会懂这些旁门左道?就算他知道也无妨,只要他不穿帮就好,不过我看你准备准备,要是真的不行只好把他给犹洛比了个切的手势。

是!力加退了下去,正要前去准备武器再与犹洛会合,却在走廊上整个人跪倒下来。他心口剧烈抽痛,疼痛难捱到他连声音都叫不出来,甚至整个人倒在地上痛苦打滚。

这时的他的脑中被疼痛占据全满,却也总算想到一件事情:当他趁着今早凌晨偷偷去到天族长棺前处理尸体时,推开玉棺却闻到一股混着花香的可怕的尸香味,难道他是受天族长怨灵折磨,中了尸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