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孤城掩红妆

更新时间:2020-09-14 13:00:17

孤城掩红妆 已完结

孤城掩红妆

来源:掌中云 作者:柳叶 分类:玄幻 主角:陈沐沐陆锦丰 人气:

新书《孤城掩红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柳叶,主角陈沐沐陆锦丰,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朝穿越,变身被买来冲喜的丑八怪小媳妇,还没拜堂,就被极品亲戚给推下水。 然后,丑八怪小丈夫居然“嫌弃”她吃白饭,要赶人走? 陈沐沐怒了,立誓要让他刮目相看! 挖草药,抓山鸡,斗极品亲戚,行医务农,发家致富。 丑丈夫陈毒被根治,竟然是一枚美男子,忠犬二十四孝黏着不走了。 陈沐沐:求我啊,求我也不留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陆锦丰家里住了几天,对他们一家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就李氏那懦弱不争的性子以及穷得叮当响的家底,别说串门的亲戚了,就是阿猫阿狗都不愿意过来游玩,除了王大娘,哪里还有人会进他们家。 吵架声从家里传来,只能说明出事了。 心里有事,负重一下子就忽略了,陈沐沐加快脚步,终于来到家门口。 还没站稳脚跟,刻薄的尖锐声就传了过来。 “你个懒婆娘,平日里不耕作不缝补,好吃懒做的,哪里来的米面,这分明是从我家拿来的!” “偷东西你还有理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贱 人!” 陈沐沐抬眼看去,只见院子中央陈氏一脸悲戚摔在地上,脸上是两个红肿的巴掌印,她身前站着一个牛高马大的妇人,妇人身侧则是一个脸上挂满戏谑的中年男人。 这两人瞧着有点眼熟,陈沐沐思忖着梳理记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姓罗的,你别欺人太甚!”陆锦丰看到自己母亲被打,把背篓一丢,急忙冲上去抓住罗氏扬到半空的手,怒骂道,“这是我家,不是你们撒泼的地方!” 陈沐沐点头,不错呀,这陆锦丰表现得够爷们。 然而罗氏反应更快,下一秒就一巴掌拍掉陆锦丰抓着自己的手,尖着嗓门大嚎。 “你这不要脸的丑八怪!就你这不人不鬼的模样敢非礼老娘,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自己什么德行,你也好意思!” 罗氏说着重重一推,把陆锦丰给推到地上,然后把手往腰上衣服擦了擦,一脸被恶心到了的模样。 “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居然碰到你这晦气的东西,回去得好好洗手,不然隔夜饭都得吐出来了!” 非礼这女人? 陈沐沐目光掠过,在妇人的大饼脸上停留一秒,眉角忍不住一跳。虽说陆锦丰长得确实那么了点,还不至于到饥不择食的地步,这长相两人比拼起来,半斤八两难分伯仲,真亏她自恋得出来。 “你!”陆锦丰脸色煞青煞白,眸光黯淡,咬着下唇,扶住李氏,扭头恶狠狠说道:“没人邀请你来我们家,怕晦气就赶紧滚,我还怕你们脏了我们的地盘!” 陆锦丰的反击让罗氏脸色一阵青紫,掐着腰哼了一声:“哟,小畜生,给你脸了是吧,还冲着老娘咆哮!你娘没教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什么叫做敬重长辈吗?也是,就一个小野种,能指望你懂得什么礼数,粗鲁没教养,连王大虎家的猪都比你懂事!” 这话似乎戳中了陆锦丰的死穴,陆锦丰一下子就炸了,寒毛根根竖起,两手捏成拳头。 “死八婆,你才是野种,你个外嫁过来的女人,根本不是村里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们!整天胡说八道,小心我爹从地底爬上来找你!” 罗氏咯咯笑,像只下蛋的老母鸡,目光极其轻鄙嘲讽。 “活着都是个憋屈汉,死后还想翻身,真是笑死人了!你个小杂种,你有脸提你爹,他根本是被你这畜生给气死的吧,长得这么稀奇古怪的,说不得是你娘跟哪个肮脏汉子偷情生下来的,我要是你,早没脸去死了。” 这话太伤人了,陆锦丰气得两眼冒出凶光,如同一头猎豹猛地朝罗氏扑去。 “臭婆娘,我撕烂你的嘴!” 一直坐着看戏的男人再也忍不住,霍地站起身,浑厚的力气落于双掌,一下子就拽住陆锦丰的领子,将他往地上摔去,抬脚就是一通狠踹:“小畜生,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连你婶婶都拽,把老祖宗的脸都丢光了!今天老子就替你那短命的龟爹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敬重长辈!” 陈沐沐嘴角一抽,打狗还得看主人这话,是把罗氏当狗了? “奸男浪女,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根本不配当长辈!我爹活着被你们各种欺辱,现在他死了你们还践踏他!好好好,反正我也活腻了,早就不想活了,拖着你们去死也是一种福分!” 陆锦丰突然发疯,凶狠地张嘴狠狠咬在男人大腿上,那架势,非得把男人的腿肉撕下来一块不可。 男人嗷嚎一声,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畜生,快松嘴,否则老子打死你!” 男人巴掌乱挥,直接落到陆锦丰脸上,一轮又一轮的巴掌,响亮的在空气中回荡,听着都疼。 陆锦丰依然抱着男人大腿,死死咬着男人。男人发了狠,但依然没能甩开陆锦丰,力气渐渐弱下来,见罗氏愣着看戏,更加恼火。“丽丽,还不来帮忙,小畜生要咬死人了!嗷,骨头,我的骨头!快松口!” 发怔的罗氏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加入战局,去撕扯陆锦丰的头发抓他的脸。 “不要皮的小畜生,赶紧松口!再不松口老娘打死你了!” 李氏本性懦弱,可自己儿子被打,这口气哪忍得下,扑上来抓挠罗氏,但体弱的她怎是罗氏的对手,被罗氏一脚踹翻在地。 “小贱 人,你还长脸了,信不信我打得你亲娘都不认!” “陆大全,罗丽丽,我平时敬你是亲人,你们却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叫我们母子俩都活不下去了。好好,既然我们娘俩活不下去,那么你们俩个畜生也陪着我们去吧!” 从地上爬起的李氏又扑上来,不过这回她学聪明了,绕到背后抓住罗氏的头发,没再被踹飞。头发被扯,罗氏嗷嗷叫,只能放弃对陆锦丰的殴打,跟李氏扭打到了一起。 “场面真是混乱啊。”陈沐沐摇摇头,对目前的情况心里有了底。 原来是陆大全夫妇,这极品亲戚真是没几天消停的。 抢东西抢到别人家里来,倒打一靶不说,还跟主人家拼命,何止是不要脸,简直欺人太甚。 陈沐沐微微眯起眼睛,这陆大全夫妇推她下水害她感冒发烧的事还没完呢,正好今天新仇旧帐一起算了。 把背篓往院子里一放,冲进厨房,操了把菜刀就满脸煞气奔出来。 明晃晃的菜刀在光线的折射下闪出耀目的白光,刺得跟李氏扭打到一起罗氏一个哆嗦,猛地推开纠缠的李氏,踉跄往后退去,磕磕巴巴说道:“你,你个疯丫头,你想干什么!” 原来也不是什么都不怕呀,果然越是凶蛮的人就越是怕死。 陈沐沐冷笑一声,步步朝她逼近,两眼泛着寒光,不断晃着手里的菜刀:“你说呢?” 罗氏神色不住变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推积越来越多的恐惧,厉声道:“死丫头,我告诉你,杀人是要偿命的,你敢碰我一根寒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吖哟,威胁她?偏她最爱折腾这种小婊砸了! 陈沐沐唇角一扯,手中菜刀扬起,劈手就朝罗氏丢去。 “啊,杀人啦!!!”罗氏尖叫一声,秒蹲地上,竟然尿崩了。而那把菜刀因为她的下蹲,堪堪擦着她头皮飞过,稳稳砍在她身后的老愧树上。 “沐沐!”陆锦丰咬陆大全,本是存着同归于尽的心思,这会儿见陈沐沐也豁出去要砍人,反而吓出一身冷汗来。 陈沐沐目光若有若无从他身上掠过,嘴角一勾,却没有理会他,径自把菜刀从树身上拔出。 陆锦丰已经松开了咬陆大全大腿的牙齿,此刻陆大全却来不及趁机报复,见陈沐沐手拿菜刀凶神恶煞状似要砍罗氏,唬得三魂七魄都飞了,磕磕巴巴道:“你,你个小贱 人,村里有规矩不能忤逆长辈,你敢乱来,我我我我告诉村长,让你再也无法呆在这个杏雨村,让你娘三个浸猪笼!” “是吗?村长难道是个不分是非的人,容许你强抢别人东西,欺负孤儿寡母不成?”陈沐沐森森一笑,拽住罗氏的衣领把她丢到陆大全脚边,“既然你们把话说到这地步,我们一家子怕是活不了了,那么我有什么道理放过你们?” 白闪闪的菜刀在夕阳的余晖中折射出亮目的光辉,瞧得陆大全和罗氏心惊胆颤,整个人抖个不停。 “沐丫头。”李氏怕她做傻事,刚要说话,又被陆锦丰摁了回去,摇摇头。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觉得陈沐沐能拿捏得住分寸——如果真要杀人,早就动手了,何必废话一箩筐? 罗氏还没说话,陆大全已经怂了,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大侄女,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亲戚,没必要闹得那么僵对吧?” “这抢劫都抢到家里来了,还打我相公和婆婆,闹的还不算僵?”陈沐沐目光环过一圈,眼神里冷厉掠过。 李氏那荏弱身子哪里是罗氏的对手,两人打起来,这会儿脸上身上都是抓伤打伤,而陆锦丰更惨,虽然差点咬掉陆大全一块肉,却差点没被陆大全打死。 这不,脸上密密麻麻黑色的脓包都被陆大全拍碎了,一脸破败的皮肤和黑水,瞧得触目惊心的。 本来就够丑的了,这下更没眼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