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魅君休想逃

更新时间:2020-08-02 02:25:01

魅君休想逃 连载中

魅君休想逃

来源:落初 作者:绝美折花刀 分类:玄幻 主角:杜蘅若薪 人气:

主角是杜蘅若薪的小说《魅君休想逃》此文是绝美折花刀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此书写的是唯美曲折的仙魔之恋!她自以为是六界尊崇的九天公主,任性不羁,浑然不知自己竟是魔身。仙魔不两立,有谁知道有多少仙家为守护这个秘密甘愿赴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薪点头答应做杜蘅的仆人,杜蘅当即拉起她的手臂,腾空而起,上了临渊阁。

这临渊阁才是杜蘅日常的住处,建在峭壁之上,不要说人,寻常的鸟兽都上不来。

若薪里里外外把临渊阁看了一遍,空无一人。平日里杜蘅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这临渊阁上不着天,下不接地,里里外外空无一人,该是何等寂寞。

这临渊阁里里外外都很干净,若薪只是很奇怪,竟没有一个房间有床,只是书房有几个蒲团罢了。

杜蘅任凭若薪到处查看,他自顾取了本书在蒲团上坐下。临渊阁满打满算也就四五间房子,若薪很快看遍了,便寻来了书房。见杜蘅正在专心读书,轻手轻脚绕到他身后,想看他读的什么书。

杜蘅问:“薪儿可识字?”

“小时候家里穷,读不起书,但我时常在村里的书塾窗外流连,偷偷识了几个字”

杜蘅回手从书架上取了本书递给若薪,又指了指他旁边的蒲团,示意若薪坐下。

若薪坐下来,翻开书本一时傻了眼,那上面的字她只零星认得几个,读书,于她来讲难于上天。

此世的馨儿居然不识字,亦无半点功夫,不仅生在贫苦农家,还取了若薪这么个贱名。时过千年,她依旧眉目如画,只是不再记得杜蘅,杜蘅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杜蘅看着若薪把那本书翻来覆去,时而皱眉,时而噘嘴,模样着实可爱,不忍再为难她。

“将书翻至第一页,我教你读”

若薪抬头,杜蘅正眼角含笑看着她。若薪翻好了书,杜蘅开始一句句带着她读,读了一会儿若薪才发现,杜蘅竟能将这书背得一字不差。

唉!他是仙啊!

若薪将书合上,轻叹一声:“唉!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不及谷主的一片衣角”。

“我不过是比你活得久了些而已”

“不知道谷主寿数几何?”

“一千多岁”

千岁,若薪只能想起一句话“千年王八,万年龟”。偷瞄过去,这杜蘅的模样长得真是好看,妥妥就是仙卷图里走下来的,一举一动都那么清逸不凡,双目流转出的光芒也是一片清明。最让若薪奇怪的是,杜蘅身上有一股凉凉的气息,坠崖的那日落在他怀中,就感觉他身上很凉,只是时间太短,还未能确定那是什么气息。今日坐得距他一步之外,只隐约感到丝丝凉气,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仙气吧!

若薪将蒲团往杜蘅的身边挪了挪,想着多沾染些仙气,也好早日得道成仙,说不定成仙以后也能有了杜蘅那样的气韵。

“不要离我太近”

说着杜蘅轻轻弹了一下手指,若薪和她身下的蒲团挪得比原来还远一些。

若薪小声嘀咕:“小气,让我沾染些仙气有损不了你什么”。

“我不是仙,身上亦无仙气,只有忘川里的寒气,靠我太近会伤了你”

“活了一千多岁,不是仙,难道是妖,那你的真身是什么?”

“我是死过的人,若是仙死后理应归位,我死后置身忘川三百年,被师傅救起后,就在这中岳山修行,至今也有八百年了。说起来我非人非仙,不过是一缕魂魄而已,又不像普通凡人的魂魄那样需要转世,也许该算是魅”

魅,鬼魅之魅,面前的仙君只是个死了一千多年的魂魄,身上还带着忘川的寒气。想到这儿若薪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有点后悔答应做临渊阁的仆人。

这临渊阁外只有十余步之阔的云台,前面就是深渊。没有杜蘅的帮助,想进出临渊阁是不可能的。若薪又想起整个临渊阁中都找不到一张床,难道这仙君,不,应该是魅君他夜晚不睡觉,是出去游荡还是做什么?

“把刚才教你的再读一遍”

杜蘅的语气温润轻缓,若薪却被惊得魂魄都要散了。她猛然站起,手上的书本也落在了地上。

“你如此惊慌做什么?”

“我没有,我,不怕你”

杜蘅这才意识到,若薪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听到什么忘川三百年,翠微谷八百年,又是魂魄之类的,应该是被吓到了。

杜蘅也站起来,想过去安抚若薪,又想起自己身上的寒气,站在距若薪一步远的距离。

“薪儿不要怕,无论我是鬼是仙是魅,都不曾伤过无辜之人,这谷中的生灵尽在我庇佑之下,才得安乐逍遥。薪儿不想读书就自顾去耍,不必拘谨”

“你这临渊阁不上不下在半空之中,我又不会法术,住在这里如同被囚禁一般”

“那我教你御风之术可好?”

若薪想起杜蘅飞上临渊阁时的清逸风采,自己一界凡人,想都没想过学什么御风之术。这翠微谷中的小妖都很善良,杜蘅在翠微谷内人人敬仰,想必品行不会太差。他的来历,这谷中小妖一定都知道,他们都不怕他,那他必是没什么好怕。

“好啊!好啊!”

见若薪又恢复了日常的欢脱,杜蘅才安心下来。

御风之术,不过是法术中的普通小伎俩,若薪虽识不得几个字,却并不愚钝。御风之术的心法简单,若薪很快记熟,但终究是法术,其中玄妙还要些悟性才能参透。

自若薪来到翠微谷,便成了谷里最寻常的话题,她讲的故事被谷中精灵拿来细细参详。如今,若薪被杜蘅带上了临渊阁,更让大家都望尘莫及。

杜蘅的临渊阁,从未邀请谷中任何人去过,只有叠翠偷偷上去过,但也只是在阁外的云台上张望了几眼,没敢踏进阁内半步。

近几日,杜蘅在教若薪御风之术,时常可以看到两人牵手在谷中飞来飞去,俨然就是一对神仙眷侣。

这谷中小妖的法术也大多是杜蘅教的,除了御风,都是些防身的本事。他们学习御风之术的时候,杜蘅只是坐在茶寮外观望,只是在危险的时候才用法术相助,从未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牵过手。

杜蘅牵着若薪的手,从临渊阁径自落向谷底,谷中温暖的风掠过脸庞,非常舒适,若薪开心地笑着,杜蘅那张清冷的脸上也有些笑意。眼看就要坠向谷底,杜蘅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若薪对那日坠谷的情形仍心有余悸,害怕得两只手紧紧抓住杜蘅的手臂,闭上了眼睛。

耳边的风好像停了下来,身子似被托住,若薪睁开眼,杜蘅正垂眸望着她。杜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若薪还是被他看得红了脸。这样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还如此温柔地看着,实在不好意思。

见若薪的眼神乱了,杜蘅才松开手,将她轻轻放在地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