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报恩是个技术活

更新时间:2020-07-03 04:10:54

报恩是个技术活 连载中

报恩是个技术活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玉不毁 分类:玄幻 主角:尹萧玉台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玉不毁原创的玄幻小说《报恩是个技术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尹萧玉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作为一条报恩的小白蛇,白玘觉得自己狠悲催。恩人是个“男子”,它只好勉为其难,变成女子。恩人变成了女子,甚好,它终于可以变回男子了。然而恩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做软妹纸的时候,恩人喜欢汉纸。它做了汉纸,她怎么又喜欢姑娘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萧小神医

“嗯?”萧玉台以为自己听错了,尹大虎又重复了一遍。

“不去。”

“玉台,密州城中繁华盛景,美酒佳肴、美人乐事,不可尽言。你随我进城,保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喝玩乐,样样都少不了你!”

“不去。”

尹大虎摸了摸鼻子:“那你不去也没办法。黄老夫人的车马,应该随后就到了。”

“嗯?”萧玉台目光看似漫不经心一转,落在尹大虎身上,整个人顿时就多了三分冷凝。

尹大虎骑虎难下,道:“萧小神医的大名,已经传出去了。黄夫人是太守大人的岳母,你哪能不去?”

“嗯?”萧玉台不怒反笑,露出洁白的臼齿,阴森森问。“小神医的大名已经传出去了?哪条狗传的!”

“小爷传……”尹大虎正说着,生生一改。“小爷手底下的黄瓜瓜传的。”

当天尹大虎回到城里,便去四处打探,幸而黄岩村离城远,消息不曾散布出去。可次日他休整了一天,还是觉得有些不够保险。

若是真有人事后发现了此事,再拿黄二伯这“病”来大作文章,或者再有心毒之人,让黄二伯死的不明不白,那这盆脏水泼在尹家头上,是洗也洗不干净了。

他本想派人暗中相护,可转念又想,百密总有一疏,总不能一辈子都心惊胆战的。何况,人有生老病死,他即便能护得住黄二伯的命,还能护得住他永生不死不成?

若有心之人想要借此糟污尹家,自然有的是机会大做文章。

想要完全了结,恐怕只有先发制人。于是昨日尹大虎打扮的花枝招展,去参加了黄老夫人的赏菊宴,并且提到了此次下乡收租时的见闻,将小萧神医力排众议、舍己救人的义举大肆宣扬。

尤其,这位小萧神医,治好的是鱼鳞病。

而黄老夫人膝下两子一女,长子早逝,留下一个遗腹子,今年六岁,脸上便长了一大块黑藓。黄夫人曾许下三块金砖,遍访名医,可惜却无人能治。

这蛇鳞病说来也是外皮表症的一种,加上尹大虎那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黄老夫人一早就急慌慌的派了车架来接。

“不去也行。明年黄岩村的租子,再涨上三成!”利诱不成,尹大虎又转而威逼。

“涨吧,明年我搬家了。”

若是她果真成了这所谓的小萧神医,她这些年四处旅居,又算什么?还有那未知的灾祸,以及张修锦那厮不明不白的预断,她哪敢这么嚣张?

尹大虎凑近脑袋,她目光低垂,倒是丝毫没有动心,不由心中一动。

“你是不是医术实在太差,怕担不起这神医的名号?一旦去了黄夫人别庄,就露馅了啊?”

“就算是吧!你快走吧!”

尹大虎笑的更得意了:“那要是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事实上,你的来历,小爷已经打听的一清二楚,虽说之前也治好了黄岩村的伤寒,不过,要让你当个神医,也确实太勉强了。所以,我给你找好了一位师傅,真正的神医!”

萧玉台眉心一跳:“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会儿到了黄夫人府上,你便推说,你治不了,再大力推荐你师傅出马。你退居次位,你师傅再大肆活动一番,过一段时日,这神医的名号,会自然而然转到了你师傅名下,你的生活么,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萧玉台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关键。

“我师傅,这位神医,是谁?”

“前太医院院判,许昭。”

大周若有人敢称神医,许昭当之无愧。

“许老因身体不适,隐退之后便一直避居在密州城中。许老初到密州时,遇到山匪,险些没命,是我与母亲的车队恰好经过,因此也算是救命之恩。之后因我母亲有些顽疾,便一直与许夫人来往,我也是因为这些缘由,才得知许老正在编纂一部医书,不日便会面世。因许老专心著书,与我家的前情,便无人知晓,这倒省去了不少猜疑。”

许老既然著书,那这部医术的影响力自然越大越好,而萧玉台若成了许老的弟子,能够因缘巧合,医治好这“蛇鳞病”,也就毫无疑点。

归根结底,靠的还是许老的名望。

萧玉台问:“许老愿意吗?”

尹大虎略一颔首,桃花眼上翘:“我尹家的救命之情,乃至这五年来累积而成的情分,便在这一事上,耗尽了。”

虽不太情愿,但也别无他法。

萧玉台道:“那好。我不愿意。”

尹大虎“啊”一声,皱眉问:“你刚说什么?”

“我不愿意。黄岩村的事情,确实需要解决,但我不是许老的亲传弟子,只说挂名,因缘巧合得许老指点了几日。”

尹大虎头上高冠一耸,见她眼神清澈,不由更高看了几分,也改了主意。

“也好。那一会儿我与你同去黄夫人的别庄。到时,你也不必紧张,就是走个过场。只是……”尹大虎绕着她转了一圈,十分嫌弃。“蒙尘明珠啊!你这穿的是什么?”

萧玉台把棉袍笼了笼:“暖和啊!”刚说完,就打了个寒颤,这棉袍是黄二婶拿旧棉花填的,来来去去三四年了,早就不暖和了。

尹大虎噗嗤一笑:“幸好小爷早有准备。”吆喝一声,就让黄瓜瓜取了衣袍过来,得意满志说道:“这是我前两年穿的衣裳,就上过两次身。因为我又长高了些,所以小了,给你穿正合适。你今年也十五了吧?还这么矮,将来势必还得找个不高的媳妇儿,也好配衬你。只不过这样一来,你以后的儿子那就更矮了!如此反复,你孙子那不得跟萝卜丁儿似的?”

萧玉台用扫把戳了尹大虎出去:“您请出去,在下要更衣了。我儿子、我孙子,不劳您费心了。”

片刻萧玉台便打理完毕,就着早上的洗脸水略照了照,总觉得有些怪异。

尹大虎正等的不耐烦,一扭头,便瞪大了桃花眼,潋滟水光中溢满了惊艳。

少年一身红衣,玄色云纹蜿蜒交错,头上紧一根素色竹枝束发,容颜因营养不良而过于白净,眉目间总带着三两丝满不在乎的淡淡笑意。尹大虎却深知,这漫不经心的神色,顷刻间便能转变成奋不顾身的孤勇。

片刻,尹大虎才听见自己拍手叫好,聒噪的直夸他是个俊俏人物,喋喋不休磨动嘴皮子,要给萧玉台梳发束冠。尹大虎眼光奇特,那头上的束发银冠有手掌那么长,顶在头上跟两节甘蔗似的,萧玉台自然严词拒绝。

黄家派来一位大管家,一位老嬷嬷,皆是黄老夫人心腹,还有几个模样整齐干净的小厮,又两架马车,端的是极大的阵仗,对萧玉台也是极尽恭敬。尹大虎不由分说挤开管家,上了萧玉台的车,一行人刚离开黄岩村,上了大道,就听前面一声吆喝,马车也停了。

没耽误多久,管家拍小厮急忙来报:“尹公子、萧大夫,是有位姑娘冲到马车前面了。没有受伤,已经给她些许银两,让她离开了。”

萧玉台也未曾在意,马车重新启程,一阵冷风吹透了厚重的窗帘,路边站着一位纱衣姑娘,黑豆一样清澈的眼神牢牢的盯着自己。

她脚边扔着一个小荷包,两手交握在胸前,手心露出一截黑色小瓶。

萧玉台握紧了窗帘,不知为何,窗帘却没有放下去。那姑娘眼神随她而动,马车越走越远,渐渐的连她面容也看不清了。

萧玉台松了口气,正要放下窗帘,就见那纱衣姑娘骤然快步跑了起来!

她向马车追过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