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离月曲

更新时间:2021-02-17 08:49:58

离月曲 连载中

离月曲

来源:落初 作者:江辞月 分类:仙侠 主角:玄烛师叔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离月曲》的小说,是作者江辞月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她是任人宰割的皎兽。他如神天降,予她现世安宁。管他山川险阻,踏平便是。管他神魔妖兽,撕了便是。这一世,他转生为人,那便换做她来寻他,护他,助他一步步走向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烛这一看,就忘了用午膳。直到花月前来寻她,她才察觉已经过了午时。

玄烛望着花月不耐烦的脸,就知道他还在因为名字的事情生气,一时有些尴尬。

花月也不看她,冷着一张脸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玄烛猛然听到他这么说,有些莫名其妙:“去哪?”

“九哥让我带你去山下集市逛逛,你若不愿去我也正好省的麻烦。”说罢,花月作势要走。

玄烛连忙起身拉住他,说到:“去去去。”

花月嫌弃地排掉她的手,身形一震,化作五彩鸟,驮着玄烛往山下飞去。

花月心里憋着一口气,故意飞得极快。

玄烛没用修为护体,只觉得猎猎寒风吹在她脸上就像千万把刀子在割她的皮肉一般。

好在不过半炷香的时间,花月就收了羽翼,落在了一座城外。

涿光山南边的望州城盛产夏布。虽然算不得什么大城,但到了交易的时候,街上也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入了望州城后,玄烛先是找地方将炙羽给她的三颗珠子换成了钱物。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丁点大的三颗珠子竟如此值钱,银票加碎银一起,总共换了三百多两银子。

玄烛笑得合不拢嘴。小心的将银票叠好装进荷包里,又仔细将碎银数了好几遍,确定无误后这才迈着步子离开。

兑好了银子,玄烛拉着花月找了一家酒楼,进了二楼的雅间。

中午研读那两卷绢布太过入神没觉着饿,这会儿倒是有些饿得心慌了。以前过的穷日子,玄烛早就想看看这酒楼的雅间究竟长什么样。

点了一斤煮羊肉,一盘菘菜,玄烛又小心地询问花月要吃点什么。

花月早已过了依赖水谷的阶段,对于玄烛这种贪恋口腹之欲的行为嗤之以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玄烛也不恼,又点了个莱菔汤和一碟子酱肉,吩咐小二赶紧上菜。

“真是羡慕你和小鹤。”玄烛突然说道:“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自我出生以来,可从来没享受过一天这样的日子。”

玄烛的声音里带了一缕悲切,花月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玄烛嘴角勾出一丝苦笑,继续说道:“我知道对于你们这些身负修为的人来说,只有凡人才会贪恋这些口腹之欲。虽然我不能修行,但也不该耽于此道。”

“但你不知道呀,那时我和爹爹在一起,每日都担惊受怕,生怕那些人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把我们抓走了。”

“我们无法修炼,必须靠这水谷食物维持生存。爹爹就像凡人一样,每日出去做工换取食物。我就坐在家里盼啊盼啊,从日出盼到日落。生怕哪天爹爹一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每日见到爹爹平安回来,我都很欢喜。爹爹说我怎如此喜爱吃食,其实我只是喜爱爹爹平安回来。”

说到此处,玄烛垂下眼帘,神色有些黯然。

花月心下有些不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柔婉了些,说到:“你爹不过是结束了这一场轮回。”

玄烛点了点头,正欲回答,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小二哈着腰,一脸谄媚的推门走了进来。

“两位小客官,真是不好意思。朱家小姐刚刚到了咱家店里,点名要这间雅间。小的已经给二位额外安排了一间,还请二位行个方便,移步过去。”

小二见玄烛不过十三岁的模样,花月化作人形后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二人衣着虽不是粗布麻衣,但颜色素净。望州城不大,城中之人他虽说不上都认识,但总是面熟的。而这两人又面生得很,他便断定了他们二人是外乡小门小户家的一对兄妹。

朱家无什权势,但夏布生意做得很大,据说家中金山银山都没地方放。小二自然不敢得罪。

这酒楼总共就四间雅间,只有这一间正好能看到外面柳岸花堤。若说朱家小姐专挑这一间也不无道理。

小二虽然一脸恭敬,但玄烛倒是听得明白。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只等他们移步,从未给过他们选择的余地。

玄烛有些生气,但不想节外生枝,便起身拉着花月准备离开。但花月却依然坐在那里,丝毫未动。

小二见状,以为二人初来乍到,不知这望州的形势,赶紧说道:“二位怕是外乡来的,这朱家是咱们望州的大家,夏布生意做得很大,城里到处都是他们的店铺,咱们得罪不起。二位今日让了这雅间,待会儿我在朱家小姐面前提上一句,这几日二位在望州行走也方便一些。”

玄烛自然是听出了小二话语里的威胁。

若是不让,只怕他们在望州行走可就不那么方便了。

玄烛突然想起在鞠凌于天的时候,爹爹曾经给她做了只纸鸢,告诉她在纸鸢上写上心愿后放飞,若有机缘,可被天道窥见,心愿便会实现。

她想了一整晚,这才郑重地在纸鸢上写下心愿。可刚出门,纸鸢便被村长的女儿凤妞抢走了。她心下不服,冲上去和凤妞扭打起来。结果她被抓花了脸,凤妞的额头也磕破了一块。

村长带着人找到她家来的时候,爹爹只能对着村长点头哈腰,不断地道歉,让她把纸鸢拿出来给凤妞。

凤妞一脸耀武扬威地冲她挑了挑眉,最后还啐了一口唾沫在她脸上,骂她是个没娘的野丫头。

玄烛从那时候开始,便知道,天道为公,世道却不公。

这金钱权势,都是能吃人的东西。

“算了,我们换一间吧。”玄烛叹气,扯了扯花月的袖子。

小二听了赶紧点头,侧开身子,让出道来示意二人出去。

花月却依然坐着。

正僵持着,忽然听到一个女声从门外传来:“为何如此之久?”

话音刚落,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领着两个丫鬟走了进来。见到雅间里的二人,眼中有些诧异。

少女一袭杏红色长裙,腰上绣着层层叠叠的各色蝴蝶,衬得少女格外娇俏。

小二见到少女,腰又弯下去几分,笑道:“朱小姐,您稍等,这二位刚要让出雅间……”

“谁说要让?”花月打断了小二的话。

朱羡鱼听了,脸色沉了几分。端看了花月一阵,见花月剑眉星目,不由有些羞涩,柔声道:“我并不知道二位在此。若是平日,我去其他雅间也无妨。只是今日我手帕交从北方来到望州,我在此为她接风洗尘,不知二位可否行个方便……”

“不可。”花月冷言回答到。

玄烛扶额。

她真的不想惹事啊,可花月这样,她有什么办法。

朱羡鱼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娇宠,鲜少这般低声下气地与人说话。听到花月直接拒绝她,十分气恼。继而又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可知我这手帕交是何人?”

朱羡鱼有些轻蔑地扫视了房间中的人一圈。

“她可是雅山弟子。”

在这凡人的世界里,纵然你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却也盖不过修行之人得以窥天机的机缘。

得了这机缘,哪怕只是小有所成,这力量便足够在凡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而绝大部分的凡人,是没有这机缘的。

朱羡鱼原本以为他们听了会害怕,会赶紧离开。却不想二人的表现都有些奇怪。

花月自然是不为所动,依旧坐在椅子上,顺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而原本有些退缩的玄烛,此刻却直直地盯着朱羡鱼,眼神里有一些……愤怒?

朱羡鱼不知道她在愤怒什么,她也不想知道,转身吩咐小二将乔映岚请上来。

“小鱼,怎么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乔映岚刚走进雅间就被眼前的情形弄得有些糊涂,疑惑地看了朱羡鱼一眼。

“滚!”一个没走,又来一个,花月已经很不耐烦了,怒斥道。

乔映岚被吓了一跳,骤然被骂,眼中立刻染了怒气,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冷笑道:“也不知哪里来的乡下人进城看新鲜,来这酒楼装贵人。”

接着,乔映岚又额外瞥了玄烛一眼,说:“瞧这小丫头面黄肌瘦的,怕不是家里存了好几年的钱,你偷了来才来这见见世面吧?也不知你那穷酸爹知道了会不会气得背过气过去?”

说罢,自顾自地掩嘴笑了起来。

她向来毒舌,又因着雅山弟子的身份,世人总是让她几分,倒是让她对自己的毒舌有几分得意。每每看到别人对她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她便莫名地欢喜。

原本听到“雅山”二字,玄烛就有些忍不住。现在乔映岚又将她爹爹嘲笑一番,更是怒气冲天,却只是死命地咬着下唇,任由血腥味在嘴中蔓延。

“呵……何必忍?”

玄烛脑中忽然出现炙羽的一声轻笑,一直以来的强忍轰然坍塌。

玄烛一个闪身猛地冲了上去,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乔映岚的脸上。

乔映岚一时不备,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巴掌,脸上顿时红肿一片。五根手指印瞬间嚣张地爬上了她细嫩的脸颊。

乔映岚被打得有些懵,等反应过来立刻拔了剑朝玄烛刺了过来。

玄烛虽然没有修为,但几百年来东躲西藏的日子,让她的身手比普通人敏捷很多。

饶是如此,她也只是堪堪避过了乔映岚的剑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