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道人传

更新时间:2019-10-07 09:03:56

道人传 已完结

道人传

来源:落初 作者:三叶法师 分类:仙侠 主角:宣甄 人气:

《道人传》由网络作家三叶法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宣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十方世界,三十六重天,多少诸仙神佛。万国九州,七十二福地,千百路妖魔。十八层地府,十殿阎王,五湖四海,无数的兵将。万千大道道万千,今日只讲一道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袀回头一看,只见是一容貌甜美的女子正站在自己身后,这女子一身宫中长裙,顾盼生辉,含情带笑。虽然和昨夜大为不同,大袀还是认出此女就是花苓,昨夜说话大呼小叫,吃喝狼香虎咽的那个女道士。

既然是同路,大袀也不好拒绝,两人便同乘一车赶路。马车中空间不大,两人挨在一起,便有些尴尬。花苓得知大袀也是接了地诛令的除魔人,就说起除妖的见闻和经验,又说起除魔人的凶险,谈到不少同道除妖时丧命,更有些惺惺相惜。

两人从除妖一直聊到兵器和法宝,聊到热络时花苓偎在大袀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大袀见花苓露出雪白脖颈和胸口,忍不住情动,只轻轻一搂,花苓便嗯了一声,倒在大袀怀中。

眼见到了长安,两人脸色羞红地下了马车,花苓问道:“大袀兄,我先陪你去素心观去找雾渊道长吧。”

听花苓提起雾渊道人,大袀便知道对方说的是逍遥令,大袀已从赌局中看出众人对逍遥令的重视,花苓又跟随自己而来,可见逍遥令极不寻常。

花苓知大袀不知逍遥令之事,便讲解一番,大袀才知雾渊道人名头极大,只因雾渊道人所制除妖灵符极为厉害,可保万无一失,只是持令牌之人才可从雾渊道人手中购买。

素心观就在长安城的西城区,两人走了没多远便到了素心观。道观并不宏大,也没什么人进香,显得颇为冷清。到了近前,花苓拉住大袀手臂,娇笑道:“大袀兄,一会儿你见到雾渊道长,你帮我也买张降妖符好不?”

大袀心中暗笑,你一路跟着我原来是为了这个,为她也买一张也算不得什么事,只是每张降妖符要五十两黄金,大袀便伸手道:“买灵符的黄金拿来吧。”

花苓娇嗔一声,拿出了五十两黄金交与大袀。大袀便独自进了素心观,出示了令牌,表明来意,就被一道士带了进去。这道观里面不小,跨过两道院落,到了雾渊道人的居室。听大袀说了来意,雾渊老道便收了一百两黄金,取出了两只装有除妖符的木匣交给大袀。雾渊道人又道:“此令可再买三张灵符。”

大袀这时才知每块令牌只能买五张除妖符,立时颇为后悔答应了花苓。大袀买了灵符,从素心观出来,花苓正盼得心急。大袀便分出一只木匣交给花苓,花苓接了,打开木匣看了一眼,顿时一脸喜色。

随后花苓又跟大袀到了天监台,大袀领了诛杀噬元恶鬼的奖励,有二十年七十天道行,比上次诛杀蛇精还多了不少。交了任务后两人又都接了新的地诛令,大袀要去长安西去的渭水源头,花苓接的地诛令则就在长安附近。

两人分道扬镳,临别之际,花苓腻在大袀怀里,好个依依不舍,更约大袀回来时在长安客栈相会。大袀离了长安,西出潼关,就直奔渭水上游。

塞外,一望无际的荒野,黄沙古道。这天,一路上都没见到一户人家,到了黄昏,总算见到一条细小的溪流,一片树林。就在前面还有一个不大的村子,远处路边好像还有一家客栈。

离开潼关已有半个月之久,算算路程也该到了,大袀勒住枣红马,向前打望。夕阳西下,客栈映在夕阳之中,已染了一层血色,那路也红了,看去像一股血水从客栈中淌出来。大袀心中一惊,忽然觉得极为不祥。

犹豫了片刻,大袀跳下马,进了树林,放马去自行吃草。这一路走来,大袀也累了,就找了一株大树,藏在树枝中躺下休息。

眼见天渐渐黑了,路上又传来马蹄声,那声音越来越近,只听有男子道:“前面就是蚂蚁村了吗?”

一个女子道:“错不了,咱们进树林休息下吧,养足精神再说。”

耳听有三人下了马,走进树林。大袀觉察出三人都是修道之人,便跳下树,迎过去,对三人拱了拱手道:“三位道友,请了。”

那三人见大袀突然现身,倒是吃了一惊。三人打量了大袀一番,又与大袀见过礼,三人手脚麻利,很快就燃起篝火,取出生肉烧烤起来,招呼大袀一起食用。

四人围了篝火坐了,互相报了名号,对方一男一女师兄妹相称,男子叫清平,师妹叫清惜。另一女子穿着麻布红衣红裙,自称红钗。

四人谈起行程,红钗三人结队接了地诛令,是从长安赶来除妖,就在这一带附近。大袀要诛杀的黑狸精也在这附近,大袀却随口说自己是游方道人,只是游历至此。休息过后,三人商议着到前面的蚂蚁村打探下消息,大袀便道:“天黑之前,我看见前面路边似乎有一家客栈,不如先去那里看看。”

清惜笑道:“既然有客栈,道友不早说,我身上早臭了,早该找个地方好好洗洗了,再好好吃上一顿。”

清平笑道:“师妹一直很香的,不用洗了,不过好好睡一觉倒是真的。”

红钗点头道:“那我们就走吧,大家小心些,那野猪精就在这附近了。”

四人灭了篝火,一同上路。走了没多远,前面只见两盏红灯越来越近,果然再前面路边就是一家极大的客栈。四人走到近处,却发现客栈中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儿声音,似乎里面并没有人。

清平上前只轻轻一推,客栈的门就开了,只见客栈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点着一炉熏香,香气袭人。再看正中燃着炉火,四周摆着几张木桌,十几把木椅,柜台上整齐地摆着酒坛杯碟。四人小心地走了进去,忽然从里面跑出一个小伙计,小伙计端着烛台笑道:“四位客人,快请快请,快请上座。”

小伙计让四人坐下,笑道:“小店有特色烤猪,贵客们可要尝尝?”

红钗点点头,冷笑道:“那好啊,去端来吧。”

大袀打量着周围,忽然发现眼前景物有时竟然微微扭曲一下,大袀便低声道:“不对啊。”

清平师兄妹两个正四下打量,红钗却悠然地取出一只小巧的紫金铜镜,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上下端详。红钗向大袀招了招手,笑道:“道友过来,看看我的发簪正不正?”

大袀心知有异,靠过去一看,却见铜镜中照出一副另外景象,店中到处是尘土蛛网,柜台上堆放着累累白骨。这时小伙计走了出来,红钗转动紫金镜,照在他身上,就见分明一具骷髅骨。那具骷髅骨分明捧着一只人头,放在桌上。

伙计说道:“贵客,请用吧,本店最拿手的烤Ru猪,百里之内别无分号呢。”

几人互相交换着眼色,大袀微微摇头,示意几人沉住气。这时又有一妇人捧着一坛酒出来,又取来几个酒杯放下。妇人笑道:“小店特制的好酒,喝了还想喝。”

红钗转动紫金镜,妇人分明也是一具骷髅骨,再看酒坛中分明是一坛黑红的鲜血。大袀伸手接过杯子,一一倒上,笑道:“有酒有肉,咱们尝尝。”

妇人立在众人身前,笑道:“贵客请慢用。”

大袀假装喝了一口,又说道:“怎么不见你们掌柜的?”

妇人笑道:“我们掌柜的就来,还要和你们喝酒呢?”

妇人说着,举起酒壶给几人倒酒,眼见酒水从杯中溢出,妇人仍不知觉,酒水直流了一地。

这时传来脚步声,一个妖艳的女子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女子看了众人的酒杯一眼,摇着扇子冷冷地道:“奴家的酒不好喝吗?”

大袀歪头看了眼红钗手中的紫金镜,脸色立刻变了,镜中照出一只妖精,身上有毛,身后有尾,嘴巴尖尖,正是一只黑狸精。地诛令要诛杀的妖精竟然在这,大袀立刻有些心跳加速。

黑狸精也歪头打量了紫金镜几眼,忽然问道:“是照妖镜吧?借我玩玩?”

四人立刻站起身,退后了两步,警觉地盯着眼前的妖**子。女子嘿嘿地笑了数声,接着身形一晃消失了。四人愣了一下,就见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突然出现在四人身后,轮起一把短斧砍向四人后背。

大袀连忙避开,却见女子的身影再一变现出四个身影,全都拎着斧子,砍向四人要害。接着一转眼间妖精又现出了八个身影。眼见转眼间就多出了十几个女子,纷纷拎着斧子胡乱砍向四人。

眼见三四把斧子从几个方向砍向清平,清平躲开了三个,最后一把却来不及再躲了。清平已吓得脸色煞白,眼睁睁地看着斧子砍在身上。这时斧子和女子的手臂却像影子一样穿过清平的身子,清平毫发未伤。大袀一愣就已明白,原来这十几个女子中尽是虚影。

眼见十几个人影从四面八方围住四人,尽管明知这十几个人影大多数是虚影,四人仍然纷纷躲避,因为妖精的真身肯定就在其中。四人全都脸上变色,如此下去,时间一长,四人早晚都得死于斧下。

大袀躲过几把斧子,一伸手已从怀中摸出了一只木匣,就是从雾渊道人手里购买之物。大袀取出除妖符,运起法力,伸指一弹,灵符忽地化去,同时现出了一柄光芒四射的小剑,自行飞了出去。

小剑穿过两个人影,在房中激起一团血花。突然间,十几个女子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只黑狸精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那柄小剑正插在黑狸精额头,妇人和小伙计变成一根根骨头,散落了一地。接着小剑光芒一闪,进了黑狸精体内,黑狸精发出一声凄惨的长叫,一下子倒了下去,紧紧缩成了一团。

黑狸精一死,整个客栈显出了原貌,正和在照妖镜中看到的一样,柜台上堆满了白骨和残肢,木桌已变得黑红,这家客栈已不知屠杀了多少过往行人。

大袀再看红钗三人,清惜脸色苍白,还有些魂不守舍,清平安抚了清惜两句,自己长长地喘了口气。红钗还好些,脸色不惊,对大袀抱拳道:“大袀道友,多亏了你出手,不然就坏了。”

大袀客气两句,清平好奇地问道:“大袀道友,你刚才用的什么法术,一下子就解决掉了妖精,太强了。”

大袀打了个哈哈,心中暗自得意了一下,这降妖符强大得都超出了大袀自己的预料。大袀想起在松风客栈的赌局上,那些人对逍遥令趋之若骛的样子,花苓更主动贴上自己,难怪如此,都是因为雾渊道人的降妖符威力强大。

见大袀微笑不语,清平好奇心更盛,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还是红钗为大袀解围道:“清平,咱们修道之人最忌讳打探人家门派功法,很多门派规矩森严,你别让大袀道友为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