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良道

更新时间:2020-09-13 14:01:47

良道 连载中

良道

来源:落初 作者:刻铭 分类:仙侠 主角:修仙汪远 人气:

刻铭新书《良道》由刻铭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修仙汪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踏入修道一途的箴言。为己之道,方为良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人修为低廉,竟然能在困魔母阵之中,你不觉奇怪吗?而且此人死不足惜,竟敢在我稍微休憩之时进入此地。”紫袍人话音一落,浑身再次凝结出数道寒气。

良寰全身僵硬,那寒气真是惊人,他一击没有死掉全托了法阵的原因,在寒气触及他身体的时候,法阵几乎当掉了九分,剩下的一分才落入他的体内,即便是如此,若非驻灵的肉体有自愈的能力,他定然也是当场死亡,如今除了神识,他全身上下不能动弹分毫了。

而对面二人没有神识过来查看他,从对话之中不难听出,显然以为他已经死掉了。

“我想请问阁下,沉冰城内你可说得上话?”王渊忽然说道。

紫袍人眼神一缩,“你此话何意?”

王渊深吸一口气,率先将身前的法器收起,“阁下应该知晓,此处距离秘灵宗十分近,为何秘灵宗发现此处的存在?”

这话一出,紫袍人面色骤变,王渊将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阁下在此地已经有些时日,难道就没有感觉疑惑?”

紫袍人低眉想了一下,猛然抬头,身前的三道寒气也消失不见了,“道友有话但说无妨。”

王渊轻轻吐出一口气,“若是王某没有猜错,阁下在两元山的行踪早已经暴露,秘灵宗之所以没有打草惊蛇,怕是另有所图。”

紫袍人面容立时寒了下来,“你究竟是何人?”

王渊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如今秘灵宗三位结丹期修士因为要事离开,否则在下也不会现身至此。”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渊微微一笑,“谋取边陲国。”

“你……”紫袍人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好个狂妄之徒,我道你是要说什么,谋取边陲国,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王渊微笑不语,紫袍人笑了一阵,见对面的人丝毫没有任何不耐的神情,当即惊讶起来,“你不是开玩笑?”

“若是阁下以为在下开玩笑,那在下就此离去,只是到时候秘灵宗的三个老家伙回来,发现此处已经变成如此,恐怕要与沉冰城结怨了,若是向沉冰城主施加压力,不知阁下倒时会落得何种境地?”王渊分析道,后者闻言怒哼一声。

见对方无法反驳,王渊翻手拿出一物,轻轻一送落入紫袍人身前,后者谨慎的接过来,略一探查顿时顿时惊诧不已,紧跟着是狂喜之色。

“此物……”

“没错正是皇识丹。”王渊轻声道。

紫袍人惊讶的细细看了几次,没有归还的意思,王渊也没打算要,紫袍人道:“传闻边陲国曾出了个王爷修士,此人资质平庸,但神识极其强大,当年仅凭炼气五层的实力,硬生生的和培基期修士战了个平手,后来此人不知为何突然暴毙,从其洞府流出诸多宝物,尤其是这皇识丹,更是连结丹期修士都要争抢。”

王渊带着一抹惊讶,“阁下倒是了解这段历史,按理说炼气期弟子使用的丹药,别说结丹期修士了,就是培基期的也看不上眼,但这皇识丹极其特殊,蕴含增长神识的功效。”

“啊?”紫袍人先是惊诧,接着惊喜起来。

王渊一拱手,“这粒皇识丹算是给道友的见面礼,只是后面……”

紫袍人闻言当即将皇识丹收起,连忙道:“既然阁下如此有诚意,但不知需要在下做些什么?若阁下还是之前言语,恕在下爱莫能助。”

王渊微微一笑,“在下需要沉冰城进攻符宗。”

“嘶……”紫袍人惊骇的吸了口凉气,仿若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王渊仍旧淡然的道:“我听说几年前贵派与符宗有些不愉快的交集,我等也不打算让道友说动沉冰城主,但只要阁下按照计策行事,此事定然成功。”王渊看穿了此人的想法,继而抛出台阶。

“就算是有计策,不是本人信不过你,凭我二人的修为如何能够掀起这么大的风浪?”紫袍人再次准备婉言拒绝。

王渊忽然放出一张符箓,一层灵气屏障将二人包裹,在其内二人交谈起来,但却传不出任何声音。

刚刚对话都落入了良寰的耳朵中,心头震撼,他原本觉得紫袍人十分难缠,没想到另一人更加的凶狠,谋取边陲国,不就是与整个边陲国的门派开战吗?

半柱香之后,王渊收起隔音符,“如何?”

“若你家主子真能做到这些,在下愿意尝试。”说着他看了看四周,“这两元山究竟为何能在秘灵宗的眼皮底下存在?在下实在困惑。”

王渊道:“这个自然另有他法,只是此处已经毁坏如此,道友若是不留下什么,真是说不过去。”忽然他手指一动,一道青光骤然间从紫袍人背后穿过,后者猛地一颤,脸色陡变。

但他看到这青光对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心头恶心而已,才忍住没有动手,寒着脸道:“道友何意?”

王渊道:“若是没有替死鬼,秘灵宗怕是不算完,道友请看。”他话音一落,那道青光直接落在了一旁的温姓修士身上,后者猛地一颤,跟着散发出无穷的寒意,其气息竟然和紫袍人完全一样。

紫袍人震惊的呆立原地,“原来阁下有如此神通,刚刚一直在戏耍在下而已,哼!”

王渊笑道:“自然不是戏耍道友,这神通也不是王某人拥有,乃是家主所赐。”

紫袍人神情一变,当即大笑起来,“好,只此一招此时便已成了三分。”说着猛地看向旁边的法阵,一副忍痛的样子,朝前一拱手,身前一柄法器祭出,速度极快的朝外面略去。

此人对这地方打了多年主意,若是没有随意进出的物品定然不敢如此,所以他轻而易举的便脱困离去。

余下的王渊没有离开,转而看向气息陡变的温姓修士,两手打出数道法决,温姓修士的脸骤然间变了个样子。

他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就在他消失之际,两道青气生出,一道奔着桑柔而去,另一道则朝着良寰而来。

灭口!

这是一定的,但良寰没想到此人连等候确认的时间都没有,可见其对自己的招数有十足的把握。

眼看青气将要落入他色身上,良寰忍着身体残废可能,拿出兽魂披风和方盾以及那柄伞形法器,三道防御挡在身前,但他仍觉不够,施展控符术,拿出隋姓女子防御用的符箓,一连催使了五张,正要拼的反噬催动第六张的时候,青气已然触及到外面方盾。

毫无抵抗的方盾化成碎片,紧跟着是伞形法器更加不堪,随之五张防御符箓,一连摧毁了两张,第三张的时候停留片刻,但仍旧轻易的破掉。

不到两个呼吸,青气一往无前的打在了兽魂披风上面,这披风是他家传法器,用料材质均是极好,虽然硬生生的拦住了五个呼吸,但仍旧轰然碎裂,良寰稍微挪动身子,青光已经消弱殆尽,但威力仍旧不小,身前一亮,青气透体而过,良寰猛地巨震,连喷数口血不省人事。

当良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仍旧未变,只是他肉体残破,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神识更是因为强行使用第六张符箓,被严重的反噬,若非有温髓黄玉,怕是因神识透支而消亡掉了。

神识如今只能放出半丈远的距离,费力的从储物袋中将墨丝拿了出来,灵力灌输其上,墨丝散发出蓝光将他半个身子笼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肉体慢慢的开始复原。

只是其过程无比的痛苦,时间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消耗了近五瓶五泰丹才恢复灵力,然后将灵力灌输到了墨丝之上。

在这等困苦的坚持下,他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盘膝坐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再看远处,和他一起受到攻击的桑柔早已经死透了,但那改变气息的温姓修士,此时竟然端坐在了旁边,身体散发着淡然的寒气,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再次吞下几粒丹药,彻底的恢复完灵力,除了神识还有些残破,但在温髓黄玉的蕴养下,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复原。

起身将残破的兽魂披风收入储物袋,那最开始阻挡青气的方盾早已经碎成数块,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在桑柔尸体前面驻足,将其储物袋拿了过来,然后走到变成他人的温姓修士前面,小心将储物袋收了过来,此人身上散发的寒力,竟将他整个小臂凝结了半指厚的冰层。

轻轻一砸,将寒冰掸去。

看着法阵之中毫无变化的十座石像,他扭头走向旁边的禁制,这法阵如今已经不用万破符,因为金色圆珠的关系,它能够轻易的穿行过去。

一路返回,最终在第二层禁制内停了下来,感受到食毒灵猴的踪迹,他便调转方向寻去。

当破开一块巨石之后,露出食毒灵猴的身影,这货竟然呼呼大睡,再看身下,近三十块软灵玉,这伙果然有此等天赋,这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一挥手将软灵玉收入储物袋,食毒灵猴跳上他的肩头,伸手就要丹药,良寰直接给了他一瓶脂青散,后者欢天喜地的全都倒进了嘴里,不少片刻,这伙就开始打起瞌睡来,见它这个样子,良寰便将其收进了灵兽袋内。

他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再次返回到了壁障内的一层,那尊如虎豹一样的石像仍旧和以前一样,耗费近两个时辰,他将四周残存灵药尽数收入储物袋之中,接着转而看向这虎豹样的石像上。

青气仍旧吞吐不定,良寰想到里面的那十尊石像,那些石像均是因为法阵的缘故才变成石像样子,面前这畜生石像,生前难道是妖兽不成?

如今他能够随心所欲的穿行在这诸多禁制之内,这石像本也是一层禁制,不知……

想至此他伸出手,体内的金色圆珠散发出来的气息传至他手臂上,他竟然轻而易举的从石像边缘穿了过去,这石像原本喷出的青雾骤然间变成血雾,虽然十分妖异,但却对他毫无伤害。

若此畜生石像生前是妖兽,那么其体内定然有妖丹,想至此,他猛地将整条手臂伸进了石像内,开始翻找起来。

血雾顿时加速,但仍然毫无他法,寻找片刻,良寰忽然抓住一物,他心头一震,连忙抽出来,手中竟然握着一个储物袋。

看也不看,再次搜寻,当他搜寻至妖兽的脖颈处时,一个圆滚滚温热的珠子出现在手心,二话不说猛地握住,在他抽出手臂的一刻,石像喷涌不跌的血雾突然消失,紧跟着破碎,变成了一堆碎石。

张开手指,手中一个拇指大小的红色珠子,散发着奇特的气息,如此大的妖丹,这畜生没有被禁封之前,怕是有百年以上的修为了。

若非亲眼的见,谁也很那想象,这百年妖兽会以这种方法惨死在良寰手中。

得到好处,他便想依法炮制在里面的十尊石像上,念头一出便被他决然的抹杀,那十人生前十分古怪,还是不要随意冒险的好。

寻找片刻,再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当即快速的离开了两元山,出去禁制的一瞬间,他拍上一张乘风符,朝着黄泥岗方向赶去。

在黄泥岗坊市停留了三天,才转而往秘灵宗,临近秘灵宗的时候,碰到了宗内的弟子,这些人见他从坊市的方向回来,均没有露出任何疑色。

回到甲子沟。

细算下来,此次出门竟然耗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绝大部分时间他是在昏迷中度过的,他之所以敢再回秘灵宗,是因为当初桑柔接任务的时候,他根本不在场,所以即便是桑长植怀疑,也绝对怀疑不到他的身上。

甲子沟内一切如常,回到屋内他便开始查看得来的储物袋,首先是温姓修士的,除了一柄普通的法器,和六十几块灵石,还有一套名叫八方点穴的图解,这套图解是讲得风水定位,奇门遁甲,能用一个罗盘进行使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