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缘起前尘

更新时间:2020-07-30 02:50:43

缘起前尘 已完结

缘起前尘

来源:落初 作者:妙墨残月 分类:仙侠 主角:雷神太阳神 人气:

《缘起前尘》由网络作家妙墨残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雷神太阳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那一世,我是天界的一株仙草,只因你的守护而存在。那一生,我默默的注视着你,只愿你幸福就好。那一刻,天地寂灭,我化身轮回愿来世再见。缘起前尘,今世相见,今生的我不会再只是默默的等待,这一世,我要在你身边陪伴你,守护你,爱着你。只为今生,不为来世,我要永远在你身边,让天地间在没有能让你我分开的障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羽哥哥,你在这里看什么?”

陆家后山,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爬上后山最大的那块石头。天真的问眼前身披白袍,手弹月形古琴的柔弱男子。

陆家,夏朝的千年大族。是夏朝开国功臣陆长空建立的,现在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他是陆羽,陆家嫡长子,不知为何,一出生体质就特别的柔弱,小时候一阵风吹在他身上都能让他吐血。家中长辈都说他活不了多久,为此陆羽的爷爷陆长风剥夺了他的继承权。可一年年过去,陆羽的身体却在慢慢转好,他却成了弟弟妹妹们的眼中钉,生怕他夺走所有的东西,只有最小的弟弟陆云整天粘着他,他到哪里陆云跟到哪里。

陆羽摸了摸男孩的头,说道:“哥哥在等她。”

“她是谁呢?是不是蓝月姐姐呀!”小孩调皮的说道。

陆羽微微一笑,眼中尽显迷茫,“哥哥不知道,哥哥好像忘了很多东西。”

“哥哥,蓝月姐姐这么喜欢你,一定是蓝月姐姐的。”

“哥哥走啦,寒雪姐在家等着你,好像有什么事?”

陆羽抱起古琴,牵着男孩的手消失在后山萧瑟的林海之间。林间风还在不停的吹拂,树叶无声的从树梢坠落,人的来去对它们似乎并无影响,似乎它从不在乎认得去与留。

陆家,陆羽的小院。寒雪清澈的美眸不停地向后上的方向看去,显得是这般的急切,恨不得自己立马冲进后山。她急切的想见到陆羽,可陆羽说过他在后山时除了陆云其他人都不要去找他。因此,寒雪只能默默的等待,可是老爷却让陆羽少爷立马去大厅,看来是又十分急切的事要找少爷。整机的想热锅上的蚂蚁时,蓦然,两道人影缓缓走入她眼中,“是少爷,少爷他总算回来了。”

寒雪松了口气,倩影轻动,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到陆羽面前。急切的说:“少爷,老爷让你回来了马上去大厅。”

“好的,我知道了!”

“寒雪不要担心,没事的。你先回去等我,院中的桂花开了,有时间去看看吧!很美的。”

陆羽不急不缓的的说完这些话,牵着陆云的小手,欣赏着府中的一花一草缓缓地的走向大厅的位置。

寒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道:“少爷呀!你这样真是不知该说你什么好”。

府中花坛上,朵朵秀气的花儿争相怒放,陆云蹦蹦跳跳很是高兴。一路走来,落下的花瓣在陆羽与陆云的脚下化作香泥,染透了整条过道。花香扑鼻,陆云天真无邪的嘻笑着。

“哥哥,好香呀!如果父亲不叫我们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一直在这里闻花香,看美丽的花朵。”

陆羽蹲下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陆云的小脑袋,柔和的说:“世界上无奈的事还会有很多,你要快点学会接受,或者解决。”

“嗯,哥哥我知道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又要被父亲骂了。”陆云抓住陆羽的大手走进眼前恢宏的大厅。

今日的大厅,蓝家也在其中,而且陆家所有嫡出亦在其中。陆羽的父亲陆沧海正中端坐,左边是陆家人,右边则是蓝家人。偌大的大厅内却是一片静寂,陆羽与陆云走入大厅的脚步声很清楚的响动,每一步都显的格外的沉重。

“你就不配跟蓝月结婚”陆翔的声音打破了着沉重的气氛,陆羽静静地看了眼他,且仿佛看透了陆翔的心,而此时陆翔眼中现出无比不甘与愤怒。

陆羽的父亲陆沧海吼道“混帐东西,怎么跟你哥哥说话的,给我去面壁三个月。”

“等一下伯父,我想问问陆翔。”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陆沧海的话,陆羽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一身月色长袍加身,三千青丝垂腰,再加上那秀丽洁白的面孔,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就是蓝月,一直爱着陆羽的蓝月。

“陆翔,我想问你,陆羽怎么就没资格,我爱他,所以他是最有资格娶我的人,以后请你不要乱说话。”

“他说的对,我没有资格。”如旁观者的陆羽在这时平静的开了口,手中还在轻轻拂动他的古琴。

陆羽看着正中高坐的陆沧海,说:“父亲,今天商讨的婚事退了吧!我不想让蓝月跟我痛苦一生。”

陆沧海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这孩子,哎!”

“陆羽,我不会放弃的,我喜欢你,从小我就喜欢上了你,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蓝月眼中含泪,微笑着哽咽的对陆羽说道。

陆羽对陆家其他的长辈与蓝家长辈真诚的鞠了一躬,说道:“各位长辈,陆羽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说完,陆羽拉着陆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厅,只留下蓝月在厅内独自哭泣。

如玉珠落银盘的妙音不断的从陆羽的房中传出,一曲《朱砂泪》留下说不尽的惆怅与凄凉,一个断人肠的故事似乎就酝在其中,这个故事不知起始,不知过程,只留下一个哀愁的结局。不知不觉间,陆羽的眼角已划下了泪痕。

一只霰雪鸟落在窗子上,发出哀伤的鸟鸣。陆羽迷茫的喃喃自语:“她是谁?她在何方?我为何要等她,我为何爱她?为什么在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你就是我此生要售后的人吗?”

陆羽站起身,耳边一声尖锐刺耳的哀鸣再次传来,霰雪鸟舒展开翅膀,重新飞回那个属于它的冰雪世界。放下手中的月形古琴,陆羽走出了温暖的房间,身穿雪白绒袍的他,微笑的注视着这个雪白且带着一丝陌生的世界。

“这么早就已经开始下雪了吗?”陆羽自问道。

天空的雪如柳絮纷纷扬扬的飘洒在陆羽静谧的小庭院,他仰望天空,在心中不惊自问道:“我还要再等吗?”

嘴角咧开一笑,看上去没有丝毫轻浮,却现出别样的坚定。陆羽的如星辰的眼眸注视着苍穹起来,对着苍天大喊:“我不会再等了,我要找到你,我一定要找到你,黄泉碧落,天涯海角,我要一生守护你。”陆羽的声音不停的在小院中回荡,天空的雪似乎也因为他坚定的信心而小了几分。

修仙界,太虚宫,一个眼含秋水,眉若远山,神色倾城的纤柔女子,寂静的端坐在菩提树下。

一滴清泪在不知理由下无声的流出,她喃喃的说道:“我已经斩断七情六欲,为何还会落泪”

“徒儿,一切随心,顺其自然,去吧,跟着心走,是你该出世的时候了。”

陆羽走进陆沧海的书房,看着书桌前正在画山水的陆沧海,说道“父亲,我想出去。”

“羽儿,过来帮我看看这画中还缺了些什么?”

一幅老叟江中垂钓的水墨画,陆羽看了一眼,说道:“整幅画太过轻浮,太过艳,墨彩都过于重,若是画的花鸟定是不错,若是着江中垂钓失了稳重。”

陆沧海欣慰说道:“羽儿,你至小因身体的缘故饱受冷眼,作为大家族的家主,我不能偏心于你,即便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不过那也是对你的一种考验,我很欣慰你通过了,并且变得比同龄人更成熟,但是你还缺少稳重,我希望在今后你学会它,不然我不知道能否再见到你。去吧,孩子,我是不会为你安排暗卫的,父母不可能守护你一辈子,你有自己的天地,只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回来再看我一眼,若有可能,去修真界看看你的母亲。”

陆沧海第一次跟自己的孩子提起孩子的母亲,坚定地点了点头。此刻的他分明看见了陆沧海已白的双鬓,原来一直在他心中不老的的父亲也在慢慢的老了。

“父亲我会的”陆羽跪在陆沧海身前,用力的磕了三个头。

临走前陆羽对陆沧海说道:“父亲,我走后希望您帮我照顾好寒雪与陆云。”

“我会的,你放心的走吧!”

陆羽背着自己的古琴,踏着风雪走出了这个养育他十八年的家,为他送别的人很多,爱跟着他的小弟弟陆云,永远关心他的寒雪,还有恨他怕他的族人,或许他们是要看见他真的走了才安心。只是没有父亲与爷爷。

“少爷,在外面待够了就早点回家,我和小少爷都等着你。”

“哥哥,你要快点回来,我等着你给我讲故事。”

陆羽不敢回头,他怕他一回头就不想走了,他放不下自己的小弟弟与寒雪。

风雪越来越大,陆羽的身影在风雪中慢慢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寒雪与陆云在心间的思念。

蓝家,蓝月出走了,只留下一封信,信中写到:父亲,母亲,我走了,去找陆羽去了,不要找我。从在陆家后山看见他的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就不开他,我喜欢他,即便他不喜欢我。我只要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远远的看着,不介意山长水远,四处飘离。若可以更进一步,我愿为他当垆卖酒,为他洗尽风尘,假如还有更近一步的机会,我愿随他登山临水,看流水桃花,辗转天涯,或许这就是命运。

蓝家家主摇了摇头,无奈的叹道:“这孩子,希望她幸福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