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阴符方士

更新时间:2020-05-23 02:16:56

阴符方士 已完结

阴符方士

来源:落初 作者:方士 分类:仙侠 主角:霍俊中卢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阴符方士》的小说,是作者方士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少年霍俊中出生时先天不足,天生有重病,被认为不能活太久。在乡下休养时,因为天生道根,求生而不畏死。被隐居的地仙虚真人在天劫前时带上修行之路。希望以人力而逆天,求的长生。  虚真人应劫之后,霍俊中回到都市,以红尘炼心,成为散修方士。在万丈红尘之中,面临万千劫数,他都以无上道心一一化解。当他迈过一切的关卡劫数,却发现仙界的真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吸一口气,霍俊中心头默念西升经。随着经文在脑海滚过,霍俊中冷静了下来。命运既然让自己面对这些人,那这些人就是自己的劫数。修行人,避祸应劫,有什么好怕的。

一名劫匪来到霍俊中身前,凶恶的道:“小子,把身上钱都拿出来,还有手机交出来。”

事到临头,霍俊中心头平静如湖,不起一点波澜。也许是外来的压力,霍俊中修行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平静的境界。呼吸运转时,似乎能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的细微变化。

霍俊中平静的对劫匪道:“钱和手机都是我的东西,我没有理由给你们。”

这劫匪倒没想到,一车人都在刀下发抖,几个女人都哭出了声。但是就是没有人敢反抗,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还是个中学生的病怏怏的小子,居然如此大胆。劫匪拿刀平着从霍俊中面颊滑过:“小子,看到了吗,这是刀,插上会疼的。我们这是打劫,懂了没有,把钱交出来。”

霍俊中伸手,准确的扣住了劫匪的手腕,劫匪只觉手一麻,刀子落下,霍俊中另一只手接住刀子。几乎是没有思考的,顺手将刀子齐柄刺入了劫匪的大腿中。

这劫匪一声惨叫,捂着大腿倒了下去。

霍俊中看着劫匪因疼痛而如虾米一样蜷曲着身体在哀嚎,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伤人,心头毫无恐惧喜悦也没有憎恶。虚道爷教导他的是,遇事当心如明镜,不以物喜,不以情悲。不主动招惹他人,但是面对挑战,哪怕血流五步,也不可受辱。

持刀向他人,就要做好被刀伤的准备。所以当劫匪举刀向霍俊中,他毫不犹豫的夺刀反而刺伤劫匪。“你说的是真的,这是刀,插上会疼的。”

霍俊中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令另外两名劫匪一下子勇气彻底打消。原本上上来找他算账,可是霍俊中让他们从心头赶到了一种未知的恐惧。

不止是两名劫匪,还有其他乘客也都被吓住了。挥刀伤人已经不多见,但是这少年,夺刀伤人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纯净如幼儿,似乎不是刺伤了人,而只是扔掉了一件无关物品。在他身上,有比疯狂更可怕的残酷的气质。

车内,瞬间所有声音都停止了,,除了被刀伤的劫匪的哀嚎在回荡。

剩下的两名劫匪失去了勇气,看向车门,竟然准备抛下同伴逃走。

一名被抢的乘客看到犯人因为惊恐想逃,却一下子来了勇气。从背后用不锈钢暖水瓶狠狠的砸在劫匪的后脑。同时大喊:“打死你个龟儿子,抢老子地,瞎了你地狗眼。”随着这男子的爆发,其他人也激动了起来,勇气大增,开始纷纷攻击劫匪。

甚至连一只装聋作哑的司机,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根棍子,凑上来殴打中刀的劫匪。

三名劫匪瞬间被打的满脸鲜血,车门打开,被抛下车。乘客们不依不饶的追下去,继续痛打他们。

三名劫匪惨叫着喊着救命,但是在这山道上,除了这辆车的乘客,就没有其他人了。乘客们就像爆发的野兽,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

霍俊中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有一种无与伦比的荒谬感。

刚才这车内几十人,面对三名歹徒却没有一人敢于反抗。任由三名劫匪抢去身上的钱财,手表,手机,首饰。甚至连大声哭泣都不敢。三名劫匪那时候趾高气扬,看起来无比凶残,似乎主宰着这些人的命运。可当他们因为恐惧而失去了暴力威胁,乘客们立刻由被人欺辱的可怜人变成了野兽。而三名劫匪不管如何哀求,面临的却只有一次次的重击。甚至连女士都挤进来,用力的用鞋子踢着他们。

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当人群散开,三名劫匪就如三头猪一样,躺在道路旁,浑身是血,生死不明。

这时乘客们才感到一阵惊恐,有人小声道:“他们不会被打死了吧?”

最先动手的那人,也脸色大变,但是他却嘴硬道:“这些车匪,被打死活该。而且我们是自卫,你们都看见了,他们持刀先攻击我们的,我们才正当防卫。”乘客们纷纷点头。

有人首先回到车上,其他人也很快上车。那个男人叫道:“今天大家一起自卫的,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大家就当没发生过。今后谁也不要说这件事。”

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考虑送三名生死不知的劫匪去医院。每个人都希望这件事就如没有发生过。司机脚踩油门,客车飞驰而去,将三名劫匪扔到了山路之上。

由霍俊中的反抗,这些人才敢反抗的。但是之后,却没有感谢霍俊中,看他的眼神,只有厌恶和恐惧。似乎一切是他引起的。

霍俊中对他们的视线如完全未知,一言不发。坐公车来到县城,下车直奔火车站。乘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车,霍俊中终于回到了他出生长大的城市。

一下车,霍俊中就感到头一阵昏沉,炎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看不到的无法描述的存在。那就像是一种最根本的混浊,令霍俊中觉得自己如被淹没在沼泽中的人,心口发闷。

这就是虚道爷曾提到过的,红尘之海?佛经中所言的苦海。

在肉眼不能看到的层面,人的意识会无意识的散发并汇聚,也是人类社会最终能凌驾于一切生物之上的最根本原因。

对修行精神层面的人来说,红尘之海是危险无比的陷阱。陷入之后,要脱身可谓难上加难。既要了解红尘之海,了解人道,而又不能陷入其中,化为红尘的一部分,拿捏之间,正是自古以来无数天分过人的修行者饮恨的根源。

霍俊中第一次感触到了红尘之海,粘稠,空洞,无边无际,沉闷的令人发狂。却又在每一个角落中,化为滔天巨浪,轰击出命运的轨道。

天命不可违!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上天下地,惟我独尊!!!

这些看似矛盾的自古以来圣者们的话,直到感觉到红尘之海,霍俊中才第一次真正的有一点明白了。

红尘之海是人的精神的聚集,人越多,红尘之海就会越厚重。山中因为人口稀少,红尘之海单薄的无法感觉。这座城市是亚洲最大的城市,人口数千万,一百多年前就被称作冒险家的乐园,魔都。是集合了无数人的目标,生命,理想的城市。所以这里的红尘之海,留有着百年来无数人的***的痕迹。

霍俊中缓缓吐出肺部的空气,吐得干干净净,然后深深地吸气。将浑浊污秽的都市的空气,深深地吸入身体中。

正式入红尘,就从这一口气开始。

霍俊中之后,立刻找到了一家小饭馆。小小的身体,却吃下了四盒盒饭。

在山中,他利用吐纳服气,减少身体损耗,运转身体,只用松子黄精就能提供身体所需。如果能再进一步,修炼到先天境界,甚至能辟谷不食,直接从阳光空气中提取生命所需。就如胎儿无需进食,无需呼吸一样。

但是在都市中,空气如此浑浊,要像山中那样生存方式,是不可行的。

修行者,先修身再修心。据说印度修行者有苦修者,以折磨肉身而领悟生命之道。不过虚道爷不赞成苦修,认为那是魔道。

吃完饭,霍俊中打车来到爷爷家,这也是霍俊中在都市中的居住之地。这是位于郊区的一栋老房子,据说还是租界时德国人修的。霍家在那时候就居住在此。

他压了门铃,门很快打开,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面孔。

“小霍,你回来了。”一声兴奋地尖叫,啪啪声中,又有两人跑了过来。

霍俊中微微一笑:“你们看来过的不错。”

开门的是孪生姐妹中的妹妹卢红兰,来都市三个月,她身上的乡土气息几乎看不出了。头发明显经过精心修饰,有些蓬松,不知道是不是做了离子烫之类的处理。画了眼影,抹了口红,腮红,睫毛应该是戴了假睫毛,长的令人担心扎瞎眼睛。穿着透明带子的鲜艳花色连衣裙,腰部收的线条,胸部的轮廓都很清晰。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十五岁的女孩,倒是像二十岁的艳丽大姑娘了。

所以霍俊中才有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仅仅几个月,她可谓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紧跟着跑出来的姐姐青兰,仅是朴素的长裙,扎着简单的马尾,仅有几乎看不出来的淡妆,不过也几乎看不出乡土气息。

这三个月,两姐妹身上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霍俊中也很意外。

小丫头谢惠玲剪了个男孩一样的短发,显得非常精神活泼,看到霍俊中,她高兴的叫着就冲到了霍俊中怀里。霍俊中揉了揉她的短发,“小玲玲,长高了呢。”

三个女孩高兴的把霍俊中迎接到房中,霍俊中问道:“爷爷呢?”

“霍爷爷在书房画画。”

霍俊中让三女等一会,他前往二楼的书房。推开门,身材瘦高,虽然已经年过七十,一头白发,但是霍老爷子的背影却给人如松树般的坚毅挺拔的感觉。

霍老爷子是著名艺术家,在绘画,雕刻,古汉语上都有很深的造诣。结婚很晚,四十岁才要了儿子,父子关系也并不算太好,一度甚至断绝了往来。

后来虽然修复了父子间的关系,不再像陌生人,但是却也并不像一般人家那么和睦亲近。后来霍俊中父亲在妻子难产死后,就去了美国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国。霍俊中因为身体不好,自小就由保姆抚养,前几年年又因为病情复发,而前往山中休养。霍俊中本身就天Xing内敛,也许是自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体随时会死,霍俊中对很多事情都看的很淡,和爷爷的关系也很淡薄。

霍俊中很尊敬爷爷,但是,也仅仅是尊敬而已。相比之下,对虚道爷,他倒是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而霍老爷子,也是个看起来有些冷漠的老人。在霍俊中和他一起生活的过程中,也只是为霍俊中提供生活用品,安排学校等,对霍俊中的生活细节如和他人交往,心情好坏,素来是不问的。

总的来说,这是一家并不亲近的家人。

“爷爷,我回来了。”霍俊中向爷爷问安,霍老爷子回头扶了一下眼镜道:“回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回家,让人去接你。”

霍俊中道:“爷爷,我已经长大了,能够照顾好自己。”

“那就好,年轻人早点成长自立是好事。”霍老爷子对于他一个人回来并没有过多反应,又问道:“吃了吗?”

“吃过了,谢谢爷爷关心。我下去了,不打搅您的工作。”

霍老爷子点点头,爷孙之间,相隔一年多的见面,就以这样礼貌而生分的对话结束了。

霍俊中对这样的爷孙之间的交流很习惯,当年他还和爷爷一起生活的时候,往往两人一天就只说一两句话。而对话内容基本是,吃了吗?吃了。身体感觉怎么样?很好。就是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

下来后,卢青兰小声道:“小霍,我烧了水,你等一下泡个澡,可以去疲劳的。”

“谢谢了。”卢红兰则端着果盘放到霍俊中面前不满的说道:“小霍,你说什么谢谢,这样显得我们很生分。”

“红兰,我是真心感谢。”

卢红兰剥了一颗葡萄塞到霍俊中口中:“别说这种话,否则我们要对你说一辈子谢谢了。不是你,我们哪能有机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如此巨大。要是在那个小山村里嫁人呆一辈子,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我死都不会甘心的。”

姐妹两人中,青兰文雅谨慎小心,在过去就一直很温柔的照顾着霍俊中。而红兰则有着极为大胆泼辣的Xing格,在小村中被称为野丫头。来到都市这三个月,两人的Xing格差异越发明显。

霍俊中吃下葡萄问道:“红兰,你怎么打扮成这样?”

卢红兰紧张的问道:“小霍,不好看吗?”

霍俊中看着她想了想道:“很好看,不过,看起来实在是成熟了点,你这样子像是外面工作了的女人。”

“我是工作了呀。”卢红兰兴奋的说道:“小霍,你肯定想不到我打什么工。”

霍俊中愣了一下道:“你还未成年,什么单位敢用你?那是违法的。”

“才不是呢。”卢红兰摇着霍俊中的手臂:“你猜。”

看到妹妹红兰自然的和霍俊中黏在一起,身体接触,青兰目光有点迷茫,不过一闪而过,谁也没有在意。

下丫头谢惠玲打破了红兰的悬念,她笑嘻嘻的道:“红兰姐姐做了模特,很快照片就要上杂志了。还要唱歌演电影的。”

霍俊中还真是完全没有想到,卢家姐妹是很漂亮,不过刚从山里出来,而且以她的年级,进娱乐圈实在是令人意外。

“红兰,你该不是被什么人骗了吧?比如拍什么不好的照片。”霍俊中没好意思说出**。

“才不会呢。”红兰眨巴着大眼睛握住霍俊中的手放在自己很骄人的心口上,“我是你的,除了你,我才不会让别人看我光着身子的。”三个月都市生活,卢红兰原本就外向火辣的Xing格,更是如吃了催化剂一样爆炸般的前进。这种令人听了面红耳赤的话,她毫不犹豫的就说出口。

令霍俊中反而面色一红,心头乱跳。忙深吸一口气,令心情平稳。不过手掌上传来的感觉真好,差点令他都舍不得收回手。

红尘何止是会改变修行的人的心Xing,看来,这被称作魔都之地,足以让任何人的Xing格心Xing都发生改变。

卢青兰面红耳赤的拍了红兰一把:“红兰,你这样会吓坏小霍的,你是女孩子,要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卢红兰不服气的道:“我是女孩子,但是我也是小霍的妻子,很快就会变成女人的。对自己的男人,有什么不可以的。”

霍俊中有些狼狈的道:“我去洗澡。”有点抱头鼠窜的感觉冲入浴室。

到了浴室,他手扶心口,心脏跳得那叫个快。什么静心调息,什么心如碧水,不起波澜,刚才都忘记了。

看着镜子中面口孔烧烧的自己的脸,苍白中带着红晕。霍俊中苦笑道:“虚道爷,这红尘劫数,来的也太快了吧。”

摇摇头,把自己脑中的混乱清理一下,霍俊中坐入浴缸中,让热水将全身侵没。口鼻也掩入水中,在水中,心头默念。“我命在我,不属天地。我不视不听不知。神不出身。与道同久。吾与天地,分一气而治。自守根本也,非效众人行善。非行仁义。非行忠信。非行恭敬。非行爱yu。万物即利来,常淡泊无为。大道归也。故神人无光,圣人无名。”

利用道经,霍俊中终于将情绪渐渐的压制控制了下来。

虚道爷曾说,桃花到处非是运,红粉香巾第一劫。情爱乃是修道人最难过的一关,甚至有些修行到可以白日飞升的天仙境界的修行者,都会因为难以割舍情爱,而最后陨落。霍俊中对此觉得自己一是还小,二来自己这种身体Xing格,估计也没有什么机会多认识异Xing,三来身体虽然逐渐恢复,但是看起来依然病怏怏的,女Xing也不会喜欢自己这种人。所以桃花劫对自己来说,很遥远。

可是没想到几个月下来,原本和自己关系质朴纯粹的小姑娘一下子变得如此主动诱惑人,当然,以前关系质朴纯粹这是霍俊中自以为而已。虚道爷说自己在内丹练成之前,不得损耗元阳。看来,这件原本霍俊中认为不会是问题的事情,现在变成了大问题。

霍俊中苦笑一声,从水中坐了起来。“虚道爷,这是劫数。”他摸着心口坦承道:“可是……我很高兴。”

在客厅中,小惠玲眨着眼睛崇拜的看着被青兰揪着耳朵的红兰。“红兰姐姐,你好热情,就像电视上演的一样。”

青兰则生气的道:“红兰,你怎么能这样子,这样万一吓住了小霍,让他觉得我们很下贱怎么办?我们是女孩子,就算喜欢人,也要含蓄才行。”

红兰摔脱青兰的手,恶狠狠的说道:“含蓄,姐姐,想清楚我们的身份环境,要是小霍被别人勾引跑了怎么办?要是他不要我们怎么办?”

卢青兰有点慌张的道:“不会的,小霍和我们关系这么近,而且他也给我们下了彩礼,怎么会不要我们呢。”

卢红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姐姐,你来到城里这几个月,难道还不明白。小霍给我们下彩礼,不是因为喜欢我们,而是因为同情我们。他现在,还并没有真正喜欢爱上我们。以前小霍在村里没有其他朋友,所以只有我们跟他在一起,显得我们和他关系是最好的。但是他回到城里了,你也见到了这里有多少诱惑,这里的女孩有多么主动。万一别人看上了小霍主动追求他,小霍是个大好人,不,滥好人,说不定一时间不愿意伤害人而没有拒绝,就被别人勾引走了,成了别人的男人。姐姐,你难道要到那一步,才哭泣着说悔不当初吗?你这几个月很少出门,在家里照顾霍爷爷,可是你知道我在外面被人嘲笑的多厉害吗?土包子,山里的傻妞,蠢货,背后什么样的嘲笑都有。小霍人好,家里条件也好,只要给到那些城里女孩机会,就会像鲨鱼一样把他啃光吃尽的。”

卢青兰面色苍白:“不会吧?”

“你不要逃避了,如果小霍不要我们,你要怎么办?去抱着他的腿哭,还是返回山里被爸爸再卖给某个老男人?”卢红兰像是发誓般说道:“姐姐,幸福不是靠人施舍的,能认识小霍,已经是我们上辈子的福气了。但是,今后能否幸福,就要看我们自己能否抓住幸福。”对卢家姐妹现在来说,幸福很简单,抓住小霍的心,就是抓住幸福。

霍俊中在浴室中当然不知道外面的对话,平息跳动的心脏,紧张的情绪就很不容易了。他学道并不久,要隔墙有耳,可不是现在能做到的。

洗浴完出来,几人坐在一起继续聊,霍俊中才知道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

霍老爷子接到霍俊中的信后,又从老友谢老爷子那里知道了情况。没有二话就收留了三个小丫头。霍老爷子和儿子孙子关系不好,看起来冷漠,但是实际上是个好人。

刚好那时候,霍老爷子的保姆因故辞职了,心思细腻善于照顾人的青兰,就代替了保姆,照顾一老二小的生活。她具有传统中国妇女的优秀美德,堪称是贤良淑女,将家里照顾的井井有条,深得霍老爷子的喜欢。而且青兰在绘画雕塑上很有天分,已经开始跟着霍老爷子学习绘画雕塑。

而三女来到都市没几天,一日有一个文化公司老总来拜访霍老爷子求画。却看到了青兰红兰,他一眼就看中了两人,希望两人签约他的公司。青兰拒绝了,对她来说,娱乐圈,模特之类将自己展现在大众视线中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而泼辣大胆的红兰则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邀请。

姐妹两人的山歌唱的都很好,自小在山里长大,嗓音清亮更不是都市里长大的女孩能比的。尤其是两人都和虚道爷很熟,虚道爷指点过两女一些换气呼吸的法子。令两女的嗓音更是如金雀一般,高可拔云,低鸣婉转。

当时红兰试场,直接将录音师惊呆了,称她的嗓子为天籁。

这几个月一直在娱乐圈呆着学习,怪不得变化这么大。

红兰说的高兴,在客厅中为霍俊中表演猫步。她身材挺拔,才学了几个月,但是走起来姿势优美,诱人之极,哪里像是新手。

霍俊中赞道:“红兰,你简直就是为T型台而生的。”

红兰迈着猫步走到霍俊中面前,俯下身,故意将白皙的胸口露出一部分,能看到粉红色的胸罩,离他的面孔很近,轻轻地说道:“不,小霍,我是为你而生的。”

刷的一下,霍俊中的面孔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手里的水杯都啪的一声掉了。

青兰看不下去了,虽然红兰说要争取幸福,但是这样的**迷惑,对青兰来说,太不检点了,忙把红兰拉开。

看着红兰不服气的身影,霍俊中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低声道:“女大十八变就是指这样的转变吗?虚道爷,这简直是妖孽。”

晚上青兰烧好晚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霍老爷子简单的问了霍俊中几句,霍俊中并未告诉霍老爷子自己是在修行。只是说虚道爷为自己做了治疗,还教了自己一些呼吸的法子,调理好了身体,就回来了。

霍老爷子道:“你明天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看身体情况怎么样。如果真的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去上学了。青兰,红兰,你们这几个月功课如何?”

红兰在霍老爷子面前也很老实,她有点怕这个严肃的老爷子。青兰低声道:“初中的功课还有些吃力,霍爷爷,我们会努力的。”

“你们底子差,几个月时间肯定补不上来,不过没关系。俊中这些年功课也不扎实,你们一起上学,从初一开始念。”霍俊中已经十五了,而青兰红兰则十六了,要是上学早的话,两人都该准备上高中。不过山里教育落后,两人来到都市中知识基础还不如小学四年级生,这几个月霍老爷子虽然请人给两人补课,但是上学的话,还是从头开始比较好。

以十五六的年级却要从初一开始上学,稍微有点怪异。

卢青兰小声的问道:“霍爷爷,我能不能不去?我不喜欢上学。”

霍爷爷摇头,他知道卢青兰的意思。平时要在家中收拾家务,做饭,帮助他做绘画的准备工作,非常忙碌。照顾一个七十多的孤僻老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上学,她很多家务事就不能做了,不能方便的照顾他。

不过卢青兰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情绪的女孩,害怕说因为要照顾老人家而不能去学校,会让老人觉得自己拖累了她,就说自己不喜欢上学,将责任放在自己身上。

霍老爷子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行,年轻人,不读书怎么行?你们要记着,学校读书未必能让你未来获得想要的东西,但是却会令你们更明白生活是什么。”

“是。”青兰不敢在说话。

霍老爷子又道:“你们的入学我已经安排好了,公立学校青兰你们三个不是本地人,不好入读。映辉国际学校,校长是我的学生。你们都前往那里上学,映辉是一个包括小学中学大学的大型国际综合学校,因为海外学生众多,所以不像国内学校以升学为考量标准,学业的难度要简单一些。你们比较容易跟的上。”

霍俊中道:“是,谢谢爷爷您的安排。”

霍老爷子微微点头道:“俊中,吃完饭你来书房,我有话要对你说。”

吃完饭后,霍俊中跟着爷爷来到书房,霍老爷子摘下眼睛道:“坐下吧,你父亲半个月前发信会来说,他要再婚了。问你要不要去美国参加他的婚礼。”

霍俊中眉头一挑,他父亲是个非常受女Xing欢迎的人,霍俊中虽然和父亲几乎没什么在一起的时间,却从别人那里听了父亲不少事情。母亲生产他时难产死亡后,父亲拖到如今才准备再婚,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听到消息,霍俊中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淡然问道:“父亲希望我去吗?”霍俊中不觉得父亲喜欢在自己再婚的婚礼上,看到自己。

霍老爷子对于霍俊中的反应稍微有点意外,他原本以为霍俊中的反应会更加激烈一些。

犹豫了一下,霍老爷子道:“俊中,你父亲自然希望你能参加他的婚礼,不过……他的新娘年纪比较小,家族在美国也很有地位。你参加婚礼,你的后母也许不太方便。所以俊中,不要责怪你的父亲。”

霍俊中心头咯噔一声,虽然早已猜到了,但是真正证实,还是让他心头有些不舒服。但是表面上,任何人也看不出来。他带着微笑道:“爷爷,父亲的决定是对的,我怎么会责怪父亲。请您帮我转达祝福,希望父亲能和新婚妻子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霍老爷子注视着霍俊中,猜测这是不是他的真心话。霍俊中目光平静,一片真诚,真的是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这让霍老爷子松了口气,他和儿子曾经水火不容,不想看到孙儿和儿子也像自己当年一样。

“你爸爸给你账上打了一百万元,顺便帮你办了证件护照,说你身体要是好一些了的话,假期时可以去海外散散心,这样对你身体也有好处。另外你每月的抚养费,也增加到了三万元。如果你还有什么需求,可以打你父亲的电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