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修魔归来

更新时间:2020-05-22 04:48:03

修魔归来 连载中

修魔归来

来源:落初 作者:弈澜 分类:仙侠 主角:白阿飘殷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弈澜原创的仙侠小说《修魔归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阿飘殷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爱,是人尽皆知的谎言  愿舍吾余生,换真心真相  ———————————  殷流采穿越后,背着两座大山  一是原身求真心真相的执念  二是身为仙二代却修魔归来,并卧底仙宗的身份  作为三观正常的少女,殷流采决定先碎个丹重个修  然而,魔王他不肯干!  行行行,不肯就不肯,别动手动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化嗔真君这一张罗汉榻用料,那是极好极好的,殷流采就这么直直被推倒,砸得眼晕头也花。原本已经不怎么疼的丹田,这时又疼起来,殷流采不由得绻在榻上缩成一团,额头上很快渗出冷汗来。

本来,化嗔真君还要继续教训徒弟,可一看徒弟已经疼得脸惨白惨白,自然不再多言。在榻边点上一圈灵灯,叫殷流采躺平,双手结印于丹田处,灵灯为辅法印为助,加上一张天师岩下在万载浓郁灵气中生长的鹤羽杉打的罗汉榻,修复丹田,祛除魔息,完全不在话下。

殷流采这时心里只想骂娘,她是招谁惹谁了,丹田疼过那一阵后,已经好很多。结果化嗔真君给她摆个不知有什么门道的灵灯阵法,又将她还没复元的金丹又撕扯开不说,她那颗虽有裂纹却十分饱满的魔丹仿佛正在一点一点缩水。

剧烈的疼痛下,殷流采好几次要昏过去,却被化嗔真君施法维持着神识的清醒:“若你昏过去,灵力无主,恐会溃散,非但修复不得金丹,反而会尽毁根基。”

殷流采听在耳里,即使有一万句话拿来说,也因为疼痛而一张口就是一串疼痛的呻吟呼喊。她最终选择咬紧牙关承受疼痛,因之前已经历过剧痛,这一阵疼痛便更显难捱。在一阵阵难捱的疼痛中,丹田中金丹越来越小,至最后竟有完全消失的迹象。

剧烈的疼痛持续大约一个半时辰,于殷流采而言不亚于千年万年,疼痛慢慢减缓,殷流采感觉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也在慢慢流失。但这时候,她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哪有什么工夫管什么流失不流失,只要不再那么疼,怎么都好。

“引魔灯辅以养丹阵竟会失效……流采,你可有什么话没和为师说明白的。”化嗔真君一双流光溢彩的双眸,居高临下压在殷流采身上。

殷流采几乎要被化嗔真君这一张漂亮的脸,及一双沁人心脾的眼压得喘不过气来,不是被美得快要窒息,而是美人这时看她的眼神如一柄薄薄霜刃,似乎下一刻就会落下切断她脖子:“师尊,弟子……是弟子太过急于求成。”

话不能多说,得留着叫化嗔真君脑补,因为殷流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补,这事根本没法描补。帮她遮掩魔丹的是界主离舍,离舍修为远高于化嗔真君,所以化嗔真君没看出不对来,但殷流采一颗魔丹凭空消失,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退,化嗔真君就是两只眼睛全瞎了,也能察觉出不对劲来。

“仅仅只是急于求成?”化嗔真君并不全信,或许有急于求成的原因,但殷流采修为倒退到炼气期,绝无可能只是急于求成导致的。

殷流采眨几下眼,心中默默叹口气,耷拉着眼皮遮掉眼里可能泄露的情绪说:“师尊,我已知错了。”

化嗔真君忽轻笑一声,叫殷流采松开手印坐起来:“有些话,为师只说这一遍,日后不管你如何,只需做到一点既可。”

“师尊请讲。”

“不可欺师灭祖残害同门。”

殷流采“啊”一声,有点不敢置信,化嗔真君要求竟然这么低,正道宗派都这样吗?船好上也好下,比起来魔界的贼船可真让人糟心:“是,请师尊信我,我必一心修道,爱重师长,维护同门。”

“倒也不必,只是我所言日后你但有违,千里万里,千载万载,定不轻饶。”

“是。”殷流采盘腿坐着,在心中悄将自己这一晚上的遭遇回放一遍,感觉她格外遇人不淑,且特别倒霉。看看遇上的都什么人什么事,老板坑她,老师也坑她,老师坑完她还觉得有点不太够,顺手就把土给填上踩得瓷瓷实实。

这跌宕起伏的一晚过后,殷流采对于自己还能看到黎明的阳光深表感激,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化嗔真君在看到她没事后,已经回去,倒是午后时分,界主离舍又摸上门来,当时殷流采正在屋里盘腿坐着静心修炼。界主离舍本是来送丹药的,五岭峰这样的苦修门派,向来主张不用丹药,界主离舍这是担心殷流采的伤光靠她自己,一时半会好不了,耽误修行,这才特地来送药。

界主离舍可没想到,迎接他的会是修为已经跌到炼气初阶的殷流采:“十三,你倒愈发能干起来。”

殷流采猛地睁开眼,先是一愣,然后莫明有点心虚,可她很快就硬气无比地梗着脖子,眼对眼地看着界主离舍说:“我并没有私自碎丹,是化嗔真君出关,见我金丹丹田有损,布下引魔灯养丹阵。金丹彻底消失,我也很苦恼,现在连喝杯水都得起身倒,我若自己碎丹,会算计得刚好维持住筑基期的。”

“我还是那句话,即使要修正道修法,也不该修五岭峰的中法。天下上法何其多,《坐谭静照》这般不能指大道的,修之何益。”界主离舍说罢,将丹药扔给殷流采便要走。

殷流采却出声把人喊住:“界主稍等,洞明真人怎么样了,从他嘴里可曾问出什么来,他为何要四处盗法宝灵药?”

“说到洞明真人……竟被人从六狱七狱手底下劫走,他们二人与十一,如今都在查洞明真人下落。”界主离舍话音落下,止住脚步看殷流采,到底没忍住叮嘱,“你若欲修正道法门,太一宗《太一衍化》与上玄宗《玄观经》皆属上乘,只是,欲求道两宗门下,需要一些时日做准备。你且莫急,《坐谭静照》可以暂且修一修,但却不能以《坐谭静照》筑基。”

眼下殷流采也不知道去大宗派好还是不好,所以只胡乱点点头,界主离舍看她这下老实,倒也满意,再没对着她一张冷脸,倒又见些许笑意。仿佛阴沉沉的天,一下就晴光万里,照水映花,绚烂至极。

望着界主离舍绚烂转身飞远的背影,殷流采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另一张脸,又不自禁地轻托下巴喃喃如梦呓地自语道:“难分伯仲啊难分伯仲。”

“咦,这跟我好像没关系。”

跟她有关系的是洞明真人被劫走,说明这事远还没完,背后阴谋算计的人也还没浮出水面呢,必需得加快速度了。

隐约觉得,幕后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隐约觉得,这和五峰山,和界主离舍都有点关系。

这时的隐约觉得,说起来没什么根据,所以殷流采也只是一念即过,她绝对不会料想得到,她竟然也能有柯南附体的一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