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宋金武侠传

更新时间:2019-10-08 14:55:13

宋金武侠传 连载中

宋金武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武林信使 分类:武侠 主角:杨剑杰武林 人气:

《宋金武侠传》是武林信使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宋金武侠传》精彩章节节选:北宋末年,完颜宗旺屡次侵宋,均遭到大宋境内民团组织的强烈抵抗,损失惨重。虽然两国已经签订和议停战,但完颜宗旺侵宋之心不死、乃密令大金武林的第一大门派——地虎门派高手前往宋境青州摆擂,暗害宋境武林人士及民团组织,为下次侵宋扫清障碍。故事由此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平山将此少年头巾扯去,却发现这少年原来是一妙龄女子。因在青州时曾闻杨铁山膝下有二子一女,又知其一子己亡。遂猜出此妙龄少女定是杨铁山之女,杨剑辉之妹。乃曰:“吾以为车内何人,敢发暗器伤吾,原来是杨家小姐!”话罢,又将杨茹芳点住Xue道,提致杨剑辉跟前,曰:“若想汝妹有命,只将汝爹留下的剑谱来换。汝若敢再耍诡计,汝妹休矣。”

杨剑辉曰:“吾闻八尺男儿行事当光明磊落,汝乃是英雄豪杰,又武艺高强,何苦以一弱女子为质。倘若今日之事传于江湖,难道汝不怕被武林中人耻笑乎?”

李平山笑曰:“此是汝中原武林的见识,吾乃大金子民,不受中原武林规矩约束。若想汝妹活命,须拿汝爹的密藏剑谱来换。不然休怪吾手下无情。”话罢即将左手往杨茹芳咽喉一锁。

杨剑辉急曰:“且住手,休得伤吾妹妹。吾将剑谱与你便是!”

李平山曰:“且将剑谱拿来!”

杨剑辉曰:“汝先将吾Xue道解开,吾去拿来与你。”

李平山即将其Xue道解开。

杨剑辉行至马车前,欲以诡计欺此贼,但又怕此贼伤其妹妹Xing命,遂不敢乱来。只得从一口木箱内取出家传的《七星剑谱图》,将剑谱拿出,谓李平山曰:“吾将剑谱与汝,汝须答应休得伤吾妹妹Xing命。”

李平山曰:“若此剑谱真是汝父亲那日在擂台上所使用的剑术之剑谱,吾定然不会伤汝兄妹二人。但吾知汝诡计多端,此次若是再行诡计,定叫汝兄妹死无葬身之地!”

杨剑辉曰:“家父留下的剑谱在此,汝先放吾妹再拿剑谱!”

李平山遂将杨茹芳放开,但未解其Xue。只飞身一跃,就从杨剑辉手中将剑谱取得。随即翻看,但见此本剑谱名曰《七星剑谱图》,尽讲奇特剑式。

杨剑辉知道李平山武功奇高,兄妹连手也非其对手。又恐此人言而无信。遂见李平山正在翻阅剑谱之时,急闪身过去将茹芳Xue道解开,拉住茹芳即施展轻功向两边密林内逃跑。

李平山见他兄妹二人往两边密林内逃跑,以为此次又是杨剑辉的诡计,遂将真气一提,即往密林内追赶而去。看看赶上,却运真气于双手,往杨剑辉后背狠劈一掌。杨剑辉口吐鲜血,应声而倒,受伤甚重。茹芳见兄长受如此重伤,心内大怒,遂将头上一支小发锴拨下,直刺向李平山左腹,李平山将身子一侧让过,却将左手往杨茹芳后背也是一掌。但因左肩被杨茹芳先用银针打中,因此劲力不大,杨茹芳虽中其掌但未受重伤。复又从地跃起使出家传的霹雳掌以拼命之势打向李平山,李平山见此掌来势凶猛,亦不敢硬接。急忙闪身避过!即出手点住杨茹芳Xue道。杨茹芳遂动弹不得!

李平山欲杀二人,又恐剑谱是假,乃思之:不如先留二人Xing命,且将二人先带回吾地府门,待吾将剑谱先翻阅一遍。倘若剑谱无假再杀此二人不迟!

李平山就将二人带到路上,又取绳将二人绑于马上,正欲行。忽见一辆大马车,套两匹健马,自南向北而来。架车人乃是一少年,但见这少年衣着华贵,英姿勃发。忽然,马车一轮从一山贼尸体上辗过,那马车巨烈颠簸一下,车内一个中年妇女“哎呀”一声传来。但见那少年用力将马车一压,那马车即时恢复平稳。

李平山观这少年力道,叹曰:“此人好大劲力!”

忽又听车内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明儿!方才马车为何突然颠簸甚巨?”

那少年将马车停住,转身将车帘掀起,曰:“爹爹!此处有数十人尸首卧于道路之中,刚才只因一车轮从一尸首上辗过,所以马车突然颠簸!”

只听得车内老者曰:“明儿,你去看看是何人尸首。”

但见那少年从马车上飞身一跃,跳出数丈之远。在山贼身上查看一翻后。又跃上马车,答车内老者曰:“被杀之人乃是一伙山贼!……”

李平山听到此处,即带上杨剑辉兄妹俩催马前行。行出数十丈远,忽听一老者曰:“好汉请留步!”

李平山即将马勒住,调转身来。但见一老者须发斑白,身着武将衣装,手持宝剑。旁边立着方才那驾车少年。遂问曰:“敢问大人唤某何事!”

老者曰:“吾乃青州军指挥使雷大海是也,且问好汉为何将此二人缚于马上?”

杨剑辉听说雷大海三个字,心内一振。突然想起年少时父亲曾言:吾家的霹雳掌与雷家的铁指神功不相上下。癸未年吾在东京参加考试武举时,曾用吾家的霹雳掌与雷大海的铁指神功切磋数十招,乃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此时,杨剑辉虽被点住Xue道,绑缚在马上,但听这老者说自已是雷大海。因又想起当年父亲之言,乃暗观这老者双手,但见这老者一双手掌的十个手指皆成灰黑色,而且粗壮,右手中指上带一黄色玉指环。由此可见这位老者的武艺定强于十指。而江湖上以指法成名的武林人物中,只听父亲提起过东京雷家。杨剑辉遂断定这老者就是东京的雷大海。欲求助于这老者,又被点住Xue道,不能开言。乃以眼色视之于雷家父子。

李平山见此老者说话之声中透着强厚的内力,知此老者武艺高强。因自已己将杨家的剑谱拿到,又不愿给自己再生事端,以免廷误归期,遂曰:“此二人方才与众山贼打斗,身受重伤,不能骑马。吾才将此二人封住Xue道缚于马上,带回医治!”

雷大海曰:“如此说来那边十数名山贼就是死于汝手乎?”

李平山曰:“正是!”

雷大海曰:“吾观那边十数名山贼尽是一刀置命,其中有一人乃是武林中成名人物,人称铁矛无敌秦信。吾知此人一支铁矛在江湖上横行数年,少遇敌手,堪称不可一世。五年前在河北斗败鬼手林立远,又闻得青州杨氏武林世家之霹雳掌独步武林。此人又欲往青州与杨铁山一决高下,不意今日却死于好汉之手,且手中点钢矛亦被削断!由此看来,好汉的武艺定是高深莫测了,且问好汉高姓大名,是用何种兵器削断那秦信手中的点钢铁矛?”

李平山曰:“吾乃江湖上微未之士,不足以将名号报于大人。至于那秦信手中铁矛乃是被吾手中的宝剑削断!”

雷大海亦是武林中人,对武林中的奇兵利器颇有兴趣。听这毛面人言,用自己手中的宝剑将那秦信手上的点钢铁矛削断,大奇,乃问曰:“且问好汉手中宝剑是为何名,可否让吾一观。”

雷李二人皆是习武之人,谈到兵器,二人皆有兴趣。李平山对曰:“有何不可!”遂将紫金宝剑拨出,交于雷大海!雷大海接过宝剑,但见这柄宝剑在日光照耀下通体紫色,光华无限。用手指轻弹,其音悦耳。雷大海将宝剑看过一遍,连说数声“好剑!好剑!……”遂将宝剑还于李平山。复又问曰:“此剑乃是何名?出自何处?老夫行走江湖数十年,未闻江湖上有此剑存在!”

李平山曰:“此剑乃是两年前高丽铸剑师金平中用黑铁紫金打造。坚硬无比,可削金断玉!”

雷大海以手绰须曰:“原来如此,难怪老夫不知此剑为何名!”

李平山见雷氏父子无相害之意,遂将宝剑收起,曰:“天色己是不早,吾欲贪赶路程,就此告辞!”话罢催马前行。

雷大海见这毛面人非同一般,亦拱手作别!

待李平山带杨剑辉兄妹二人又走数丈。雷明谓父亲曰:“吾观方才见被这毛面人绑缚于马上之少年男子眼神中有向吾求助之意,吾闻此毛面人语气亦不是中原之人。或许那两名被绑于马上的少年人正是被那毛面人擒住之人也未可知!”

雷大海曰:“汝言甚是有理,吾亦观那被绑缚之少年衣着华贵,乃是大户人家之少爷!又被其点住Xue道不能开言,吾思这其中定有缘故!倘若那二人果真身受重伤,也用不着点其哑Xue,让其不能开言!”

雷明曰:“父亲稍候,待吾去看个究竟!”

雷大海曰:“吾观那毛面人并非善类,必定武艺高强,为父新到这青州上任,路途不可造次,当小心为妙!”

雷明亦是从小随父亲习武,已将家传的铁指神功练至八成,又精通十八般兵器。在京城时曾听人讲过众多英雄好汉在江湖行侠仗义之事。此时又见那两位少年被这毛面人绑于马上,心内已生相助之意。遂谓父亲曰:“爹,而今朝廷**,将汝贬至青州。这一路行来,路途上遇见多少不平之事。古之君子有言,天下人管天下事。爹爹既在朝廷为官为何又不敢管天下不平之事?况父亲还是习武之人乎!”

雷大海闻其言,思之片刻。曰:“汝可前去问个究竟!但不要与那人动武。”

雷明得父亲准许,即施展轻功,片刻间即追上李平山,大呼曰:“好汉请留步!吾还有一事相问。”

李平山闻言又调转马头,问曰:“不知少官人还有何事。”

雷明曰:“家父见好汉乃是英雄人物,汝这二位朋友想必也是英雄。家父欲结识三位好汉,特命吾将家传的金疮神药‘蛇胆丸’送与二位好汉疗伤!”话罢,即从怀内取出一个黑色瓷瓶,倒出数粒药丸,欲与杨剑辉服用。

李平山虽不是良医,但也略懂医术。亦知受伤之人服药时必须要解开Xue道。倘若将杨剑辉Xue道解开,说出事情真相,岂不误事!遂飞身从马上跃将下来,止住雷明,曰:“少官人好意吾等心领,但吾三人与汝素不相识,受之有愧!还请少官人回去转告令尊,言吾三人相谢之意!”

雷明闻其言,又视杨剑辉一眼,见杨剑辉眼神呆泄,甚是可怜。遂曰:“吾家的蛇胆丸乃是治疗剑伤,刀伤,内伤的神药,疗效极佳。吾观这位公子受伤甚重,不治则死。汝为何视兄弟的Xing命于不顾而不愿用吾家的金疮药耶?况吾赠药与汝并不图汝回报!”

李平山闻其言,乃知雷明已看出端倪,似来寻事,遂曰:“少官人休得再言,生死自由天命!”

雷明曰:“汝如此不顾朋友Xing命,吾观汝心实恶,或此二人并非是汝朋友。不用吾家的金疮药也可,但请将这位公子的Xue道解开,只要这位公子亲口言不愿用吾家的金疮药,吾决不强求。否则,这位公子用不用吾家的金疮药与汝何干?”

李平山闻言大怒,以手指雷明曰:“吾劝汝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雷明曰:“吾平日却是常吃罚酒,不曾吃得敬酒!”

李平山曰:“想必少官人今日是定要与某为难了。”

雷明曰:“不敢,吾只想搭救这位公子的Xing命!”

李平山曰:“吾知汝是习武之人,但若想在吾面前放肆还须掂量掂量!吾劝汝最好不要拿Xing命开玩笑!”

雷明曰:“吾此时只想救人,不想拿Xing命开玩笑!”

李平山曰:“既然如此,休怪吾剑下无情!”

话罢,李平山遂将紫金宝剑拨出,直取雷明。雷明亦拨随身配剑拒挡。二人只斗一合,雷明的配剑即被削为两断。雷明见此毛面人身法奇快,武艺高强,所使的剑法与中原各流派匀不相同。心内大惊,急急抽身而退。李平山却将招式一变,即使出奇门剑法,但见紫金宝剑顿现重重剑影,将雷明罩住。

却说雷明虽是手无宝剑,但自小就随父亲习武,又在京城会遍各派武林高手。虽是二十出头年纪,但武艺己然不弱,又临战经验丰富,此时被李平山用剑影罩住,难以脱身,即使出家传的铁指神功,往李平山身上一靠,欲点打李平山前胸大Xue。原来,雷家的铁指神功主要讲究近距离攻击,距离越近攻击力度越大。而李平山使剑却是要与对手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奇门剑式又是讲究快打快攻。以前也没会过雷家的铁指神功,以为用剑影将雷明罩住,雷明毕死。却不防雷明反而不逃,而是向自己整贴过来。五个手指直插自已前胸。李平山急忙将剑一收,后退三步。躲过雷明的铁指神功。雷明知道这毛面人厉害,自己非其对手,何况还手中无剑。但见这毛面人被自己突然用铁指神功逼退,亦急忙飞身逃去。

李平山被雷明突然一击逼退,心内大怒。又见雷明欲逃,急忙施展轻功,瞬间赶上,先一掌拍中雷明后背心,复又挥剑直刺向雷明后背,欲取其Xing命。

雷大海远远望见雷明被李平山一掌拍倒。急急拨剑相助。李平山之剑尚未刺中雷明,己被雷大海用剑挡开。二人会此一招,李平山见雷大海手中之剑不折,心内大奇。因一般之剑与紫金宝剑一会即断,而雷大海手中之剑却是用千斤之力将自己手中的宝剑挑开,而未见其剑有丝毫损伤。李平山遂丈剑后退三步,问曰:“原来雷大人手中也有宝剑?”

雷大海曰:“吾儿与汝无冤无仇,汝为何要下此狠手将吾儿制于死地?”

李平山曰:“吾本不欲杀汝父子二人,但汝儿自来送死,多管闲事,就休怪吾剑下无情了!”

雷大海曰:“吾本以为汝为英雄好汉,殊不知汝乃是狗盗之辈,大恶之人。吾正欲擒汝!”话罢,即持剑往攻李平山。李平山亦丈剑来迎,二人各拆四十余招,未见胜负。

李平山观雷大海武艺极高,剑法纯熟,内力强劲,且手中亦持宝剑。而自己左肩被杨茹芳用银针打中,尚未取出,终究是左臂少力。急切之间胜不得雷大海。遂将真气一提,用尽内力将奇门剑术第八层使出。直取雷大海。

雷大海见李平山武艺在自己之上,心内大惊。暗思曰:不想此毛面人武艺如此高强。但在打斗之间却发现这毛面人身上似乎有伤,左手终是力道不足,且自己手中亦是宝剑。因此也不惧怕这毛面人武艺高强。只抓住这毛面人左手有伤,遂挥剑猛攻这毛面人左侧!

二人又拆数十招,但见这毛面人突然剑法急变,剑路与之前大不相同!只见这毛面人突被无数把宝剑罩住,形成一道剑墙。又见剑光一闪,无数把剑向自己袭来。雷大海见这毛面人使出如此怪异招式,在江湖中闻所未闻。乃知这毛面人不是中原人士,或来自西域,或来自土蕃!中原武学流派寻不出此种怪异剑招,也不知这种剑招如何破解。雷大海遂将手中宝剑一收,使一招“少林达摩剑”将飞来之剑光挡住,只听得“哐叮”一声响,二剑相交。因此次二人匀是用尽全身之力相击,劲力大出平常数倍。响声一过,雷大海手中之剑却被砍作两断。

李平山见雷大海手中剑折,心内大喜。持剑飞身向前直取雷大海。雷大海乃是久经江湖之人,虽手中剑折亦心内不慌。遂持半节残剑与这毛面人斗。

用剑之道长短各有优势,人言:一寸短一寸险。雷大海深知用剑妙诀,亦能发挥短剑优势。又结合自家的铁指神功,正好可以互补。

但见李平山挥剑来攻时,雷大海暗运内功于左手五指,使出其家传的铁指神功。用半节残剑将毛面人手中紫金剑稍稍挡开,将身体一转,抢入李平山近身,左手五指直插李平山左肩。李平山因左手少力,拒挡不住。却被雷大海铁指神功打中。身体震开数丈,身受重伤。

李平山即从地上跃起,曰:“雷大人武功盖世,今日之仇两年后再来理会!”话罢,飞身跃上马去,因见杨剑辉受伤甚重,却将杨茹芳带走。

雷大海见这毛面人武艺奇高,见其劫持杨茹芳而去,亦不敢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