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客之醉剑传奇

更新时间:2019-09-30 11:40:08

剑客之醉剑传奇 已完结

剑客之醉剑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落花仁义剑 分类:武侠 主角:叶叶道 人气:

主角叫叶叶道的小说是《剑客之醉剑传奇》,它的作者是落花仁义剑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红尘非乱,只是人性贪婪,纵酒寻欢,快意恩仇何时断?  武林尘嚣,江湖风云,刀光剑影不过利欲熏心,烟雾浓云终将散尽。  九城光阴一剑心  雪夜梅花影  逍遥纵横公子情  桃花偏作劫数定  快刀恩仇侠客行  剑冢沟壑君子名……  说不清人情冷暖,道不尽武林。纷纷扰扰的世界,终要归于清平。  看剑客大侠如何仗剑走天涯,一人一剑,一壶一酒,随项天一起进入这迷雾的武林,扫尽这红尘泡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蹄笃笃,轻快而又迅速的驰骋在森林,微风吹过,抚脸的温柔倒叫人不得不心生遐想。

“他真的会帮忙吗?”南宫叶疑惑的看着项天,似有疑问。

“帮不帮忙是他的事,就算我们再怎么花费心思也是无用。他若不肯帮忙,硬拽也拽不来。他若是愿意来,就算你想赶也赶不走。”项天淡淡一笑,又是拿起酒壶喝了起来。南宫叶还没见到过项天哪一次将酒壶放下,或是忘记。酒壶就像是他的生命一样,就像是剑客手中的剑,剑客永远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剑,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他们也会留一个心眼。说将军打战的时候是人不卸甲马不卸鞍,但是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不过若说项天的酒壶不离身那倒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逍遥公子会到那家酒楼来?难道你已经提前听到风声了?又或是你是故意在等他的?”南宫叶瞅着项天,就像是倒苦水似得,一下子哗哗的全出来了。

“你说对了一半!”项天依旧是骑在马上,喝着他的小酒,吹着他的微风。风就像是一个美女的玉手,嫩滑有度,郁葱温柔。这种时候真的是极美的,若是被打扰那就未免有些遗憾了。

“一半?哪一半?”南宫叶急切的道。

“我去那酒楼的目的的确不止是为了喝酒。却也不是单单的为等逍遥公子,逍遥公子的行踪又有几人能够了解?”项天笑着道。

南宫叶这才发现,逍遥公子的暗器功夫自然是天下无双,同样他的轻功也是独步天下的,若说追,就算是千里的良驹,也未必就能够赶得上。若单只是轻功了得,那倒也不算什么,只是这个逍遥公子却甚是奇怪,他若是不想见的人,就算你是追到天涯海角,他还能够上天入地。是以他的踪迹飘忽不定,天下只有他要找的人,没有找他的人。故江湖传言:鲤鱼眼生千创孔,逍遥过处不留踪。

“不过我今天的收获却不小,我虽是不知道他今天会来,但是却是知道他迟早都会来。所以我便到酒楼内碰碰运气,却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出现。”项天说着不免有些得意,又不免有些庆幸,又是拿起酒壶又是大口喝了起来。这酒虽算不得好,但项天喝的却觉得这已经是天底下最好的酒了。有时喝酒喝得不是酒,而是一种心情。

南宫叶又迷糊了,这并不是南宫叶不够聪明实在是项天的话有些绕,弄得南宫叶都有些晕头转向了。什么叫做我虽是不知道他今天会来,但是却是知道他迟早都会来,所以我便到酒楼内碰碰运气?难道那早便知道逍遥公子一定会来?而且又一定会出现在那个酒楼?这件事看上去虽然简单,但是南宫叶却觉得事情很蹊跷。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江湖传奇,行踪不定,项天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情况呢?莫非他是有着千里眼顺风耳的功能不成?有些事你越是不明白就越是想明白,越想弄明白就越是会胡思乱想,就如有些事的真相其实简单的不能够在简单了,但是在捅破窗之前的那一刻,它依旧是那么的迷离,那样的引人遐想。

“你该知道在九城这种地方,有很多事根本就是相瞒也瞒不住的,而我的Xing格又是喜欢了解一些奇怪的事情,几天前便是有人告诉我说有着这样的一个怪人到了九城。本来这样的一件怪事却也因不起我的注意,只是这种此刻发生却又不得不令我重视起来,我又突然想到现在是Chun天了。”项天不紧不慢的道。

“Chun天怎么了?难道Chun天有着什么异常的事?”南宫叶越发的疑惑了,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和Chun天有什么关联呢?难道是Chun天就有着什么特殊吗?

“Chun满花意楼,你现在该明白了吧!”项天拿着酒壶,喝了一口,却不再说话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南宫叶的脸色变了,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他已不用再说,他亦无需再问。两人就这样骑在马上,缓缓地笃行着。

“Chun意楼!”南宫叶笑着道,他现在放才明白过来,原来那座酒楼的名字就叫做Chun意楼。

马蹄声止,骑马的人却是一惊,凸显在眼前的竟是一座诺大的庄园,这个庄园比起项天的来,那可真不是一个档次的,项天的庄园虽然也是有着一些样子,但是早已是颜色老旧,粉面珠黄,那些墙壁上的漆粉都有些看不过去,气得鼓掉了下来,门虽还是门,却已经缺肢少块。可是眼前的这座庄园却是好不气派,门前两道大石狮子,宽大的门,闪亮的瓦。项天长啸一声,叹道,“好气派啊!真不愧是九剑之一云中剑的府邸。”

南宫叶看着这座庄园,虽没有南宫世家的豪华,壮大。但是却也别有特点,好不壮观,只是看到这座庄园,他的心里却是不悦,它虽不觉的这座庄园好,但是也难以容忍听别人的赞美。看来这世间的事真的是很奇怪,你的东西不如别人的却还是忍不住要去赞美,你的东西已经比别人的好时却又难以容忍别人的赞叹。不如别人的反倒活得潇洒,超过别人的心中却过得很累。

翻身下了马,南宫叶已经是手提着剑走上前去,项天却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两旁的护卫见到有人走了过来,手中的兵器握的更紧了。

“来者何人?”护卫上前拦住。他们本不敢太过分,只因在九城敢闯云中剑府邸的人不多,而如果敢闯的话,多少总是有着一些手段的,否者白白的送命恐怕没人回去做吧!当然作为云中剑府邸的护卫,自然也不是弱手,但是在这里混的已经是十分的熟悉了,就算是不错,但是来这里的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呢?他们虽然挡着,却也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当真还会拿命去拼么?只要来人一动手,他们便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顺便大喊几声,这已经是很对得起云中剑了。只是南宫叶看起来虽是不悦,但是却并没动手硬闯进去。

“麻烦通传一声,就说师侄南宫叶求见。”南宫叶笑着看着两人,驻足停了下来。

“南宫叶!”两人对视一眼,皆是闪过一丝的疑惑。他们虽没有见过南宫叶,但是对于这个名字却绝不会陌生。雪花剑主的传人,本身又是天下第一刀,江湖第一富豪南宫世家的少主人。这些殊荣无论哪一个都足以叫一个人名扬天下,何况还是众多宠幸集于一身呢?

“你是南宫叶?”护卫迟疑着说道。

“不错!我就是南宫叶。”南宫叶说得理直气壮,本所应当,也是小有得意,就连一个护卫都对这个名字如此敬畏,可见他早已经是名动天下了。

两人支支吾吾说了一会,却是有着一个人说道,“你且等候,我去通传!”说着便想着内部跑去。他们没有见过南宫叶,就算南宫叶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会知道,如今眼前的这个人说是南宫叶问,他们自然是难以判定,没有见过该如何判定呢?所以他们便是决定去通传,来人不管是不是南宫叶都与他们无关。

项天缓缓的走上前来,手中依旧是不离他的酒壶。

“走开,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护卫阻止着项天继续前进,他自然不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否则打死他也不敢对他这么说话,名满天下的醉剑传人在他的眼中竟成了一个酒鬼了。南宫叶忍不住笑了,这倒的确是好笑,就连项天自己心里也觉得很好笑,只是他没有笑出来,绷着脸道,“这地方难道是皇宫么?”

护卫道,“这里倒不是皇宫!”

项天道,“既不是皇宫那为何不让进去呢?”

护卫道,“这里虽不是皇宫,但是却绝不让进去,只因这里虽没有皇宫的奢华,高墙大院,但是却比皇宫还要那已进入,就算是飞虫,到了此处也要绕道飞行。”

“飞虫难道还知道这里比皇宫还要厉害?”项天心中早已乐翻了天,他觉得这样跟一个护卫说话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护卫却没有多少心思愿意跟他再废话,若不是南宫叶在场,他早就已经将这个讨厌的酒鬼赶出去了。

“难道是这府邸之中有着什么连飞虫都害怕的东西吗?不过连飞虫都害怕的东西,这世上只怕也不是很多了吧!”项天戏谑着道。

这天底下哪还有飞虫都要绕道的地方,这些说辞倒真的是滑稽可笑的厉害。

“这些事也是你能够管的了吗?快些离去,否则的话!”护卫便是挥舞着手中的兵器,Jian笑起来。

“你难道还想动手?”项天大惊失色,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了。看着这般模样,护卫却是大喜,手中的兵器挥舞的更加有力了。南宫叶就站在一旁,看着护卫挥着刀,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嬉笑。

“你干什么?”突然间一声喝历从后面响起,登时叫那护卫吓得忙收起刀来,缓缓的后退着。出来的是一位中年人,生的颧骨突出,一脸的络腮胡子,面容虽算不上英俊,但是却是有着一股英气。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还望赎罪!”中年人走上前,满脸笑容的拱着手,手却又是一变,化作了一道平铺之势,道,“请!”他说着请,却是十分的恭敬。南宫叶与项天微微一笑,便是向着里面去了。只是那护卫见着了项天也进去了,露出了一脸的茫然。这个酒鬼难道也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中年人转过脸来,怒气冲冲的看着护卫,道,“你们差点惹下大祸。”

“陶师兄,这人是什么来历?”护卫还是有些不解的看着逐渐远去的两人,茫然着问道。

“你连他都不知道,还在这九城瞎混啥?他便是九剑的传人之一,你看到他手中的那只酒壶了吗?”中年人手指着项天手中的酒壶问道。

护卫方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脸色却不由的变得刷白,手也不知不觉的抖动着,道,“原来是他!”

项天和南宫叶已经进入到了大堂,大堂内并没有预想的那般嘈杂,人虽有很多,但是此时却显得极为安静。刘云中就坐在中间的位置,两侧已经坐满了人。能够坐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在九城中这些人都可算得上是一方的巨擘。刘云中头上系着一条白色的绸子,身上也披着白色的孝服,他的样子依旧是那样的,只是比起之前却是要显得苍老了一些,那脸庞之上也是颇显憔悴,人也像是压榨出些许的荤油,瘦了许多,面色惨淡,甚是伤悲。只是当他看见南宫叶的时候,却是忍不住微笑着,道,“贤侄,你来了!”

南宫叶本还准备要问刘云中一些事情,但是见到了刘云中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像是变得模糊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但是纵是如此这般,见过大世面的南宫叶依旧是不漏声色的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于在万般无奈,不知何种表达的时候,笑往往是最好的良方。

“南宫叶见过诸位前辈!”南宫叶走上前去,拱手向着在座的众人说道。在场的的确都是南宫叶的前辈,他说的这些话,自然是很受众人的喜欢。

“南宫世侄客气了!”在坐的众人也是纷纷笑着回礼。这江湖其实也就像是人际交往一样,礼多人不怪。项天却是懒得理会这些东西,这些俗套莫说沾惹,就是见他都懒得见。

“师叔,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南宫叶含笑着道,却是被刘云中伸手给止住了。

“师侄,莫急,今天来这里的前辈也不是白来的,相信一会你就能够一解心中的疑惑了。”刘云中挥了挥手,轻声言道。

南宫叶果然没有再说了,项天却已经走上前来了。

“项贤侄莫非也有什么事吗?”刘云中显然是另有深意,只是当着这么些人的面,他又不好直接说明,不过他说的这句话,其他的人差不多已经都明白过来了。

“莫非一定要有事才能够来么?”项天极为轻慢的说道,在座的都以为刘云中一定会生气,纵是不会立即爆发但是态度也决不会好才是,当下皆是齐齐的将目光转向刘云中。不过,刘云中毕竟是刘云中,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但是片刻的功夫便又是转为了平常的模样,依旧是笑着看着项天。他的这般模样倒是令的在座的众人一愣,转而又是对刘云中的大度敬佩不已。惊讶的不仅是他们,就连项天自己都有些发懵了。他原已听说了雪花剑主的尸体是被刘云中发现的,是以别人都很自然地想到刘云中应该不会是凶手才是,否则他是绝不会将尸体运至中原来的,还请了医仙检查伤口。若是他杀了雪花剑主,这些是他又何必去做呢?但是项天的想法却非是这样,他总是有着一些齐妙的想法,在众人的眼中简直就是背道而驰,但是却是凭着这些奇怪的思维,解决了许多的问题。就如江仙楼的李玉林,一家三口吃的都是酒楼的蔡,但是却独有着李玉林一人中毒,常人必定以为是楼主的原因,只是为何只是针对李玉林一人呢?似乎看起来酒楼的店主似被冤枉的,而是由于家庭的原因起的矛盾,顺着这条线索,侦查果然又是有着发现,原来李云林与其妻子有着间隙,时常竟也是有着一些矛盾,有时竟到了动手来的地步,这些时间联想起来,不禁不叫人怀疑是其妻想借着吃饭的事情将其夫谋害致死再将下毒的责任又推到了酒楼的身上。这些事情一想,便是觉得合理,越想越是觉得合理,简直就是毫无质疑。但是这些东西却是叫项天有所质疑,看一件事虽然直觉很重要,但是一味的凭直觉就难免会出错了。项天看过那夫人的眼睛,那是一双绝对纯洁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项天的心中忽然间想起了刚出生的鸟,刚发的嫩芽,天空中下落的雨滴。是以他绝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杀人,而且还杀的是自己的丈夫。而最终的结果也是这般,下毒的就是酒楼的人,这个结果果然是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而今天的事又似乎也不是那样的简单,难道移尸的人就不会是凶手吗?请医仙检查伤口,是以绝不会有人怀疑他说的话,他虽戴着孝,但是绝不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人心总是隔着肚皮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是以项天怀疑刘云中就是凶手,是以他才试了一试。在一中犯罪的心理之下,就算是平时极为镇定人再碰到自己本就心虚的事,而且还是当着你面的时候,那颗心总难免会胡乱的跳动,表情也难免会有着一些变化,就算是极为高明的人也难免会露出一些马脚,但只要是有着一点的马脚,有些人的眼睛便会像锐利的鹰一样,紧紧地盯住,难以逃脱。可是刘云中的表情却是若无其事的一样子,项天看着他,也是很奇怪,难道不是他?莫非我猜错了?不过单从这件事上来看未免有些偏听偏信的嫌疑,可是如果这的是他的话,他还能够这么平静,那就只能够说明这个人的的心实在是太硬了。项天实在不敢想象这样的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如何才能够练就一副铁石心肠来。说实在的他宁愿刘云中不是凶手,可是除了刘云中还会有谁呢?如果真的存在那样的一个人,项天真的难以想象一剑就将雪花剑主结果掉了,那种恐怖的人物又会是谁呢?

还是不要多想好了,项天摇了摇头,尽量的使自己冷静下来。刘云中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就像是要洞穿他的心扉。

“云中剑主,还是莫要浪费时间了,在座的诸位早就已经等急了吧!你还是说说雪花剑主的事吧!”项天的话就像是导火索,已经没有人顾忌这句话是谁说的了,只要有人说这句话就行了,他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雪花剑主是如何被杀的。此时正都齐齐的看着刘云中,南宫叶早已锁定了刘云中的,他来的目的同样很明显。只是项天看着主人的变现,却是觉得奇怪。南宫叶身为雪花剑主的传人,来的这里问个究竟是理所应当的事,只是这些人虽然跟雪花剑主有着一些交情,但是却还是没有到这种地步吧!若是祭拜就应该到雪剑门去,来这里是干嘛来了?他们虽是说着关心雪花剑主,只是其目的究竟是为何?来这里的目的决不单单只是想知道雪花剑的死因吧!门外突然间吹起了一阵风,呼呼的作响,项天的心中突然间泛起了一阵寒意,冻得他直打哆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