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人两剑心

更新时间:2019-09-30 11:16:50

一人两剑心 连载中

一人两剑心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友直 分类:武侠 主角:老祖大侠 人气:

主角叫老祖大侠的小说是《一人两剑心》,它的作者是君子友直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衫仗剑走江山,快马恩仇作笑谈——我有血海深仇要报,有授业大恩要还;有葡萄美酒要饮,有强敌西来要战;有数不清英雄人物要说,有那一段儿女情深难断,有这万里山河试看!我还有两把长剑,一把侠行天下,一把斩妖除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摘星城,计莫城府邸。

计莫城坐在太师椅上,悠悠品着一杯新茶。一口热茶入喉,他意态甚睱,慢吞吞地说:“此次药礼题红绢一事我已推脱给其他人,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

他的儿子计望林就坐在对面,计望林道:“父亲所言极是,万一计心出了事,题绢之人必然难逃干系,但我们真的不需要去叮嘱一下吗?”

计莫城放下手中白瓷茶盏:“不需要,离得越远越好,你也不要去打听。”

“那,护卫人选呢?”

“老夫已经指派段虎前往。”

计望林面露疑色,计莫城询问:“怎么,你觉得不妥?段虎曾为救得雨失去一臂,他对我计家的忠心你不用怀疑。”

“父亲,我知道段虎忠心,但他……他是个傻子,不堪重用。”

计莫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他是个傻子,你又比他聪明几分?那小丫头好不容易出一次城,这次出手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计望春虽是个懦夫,却也不傻,他女儿性命攸关,他一定也留有后手,所以不管这次事成与否,动手之人绝对不能和我们扯上半点关系。”

计莫城甩袖迈出大门,负手留下一句话:“我老了,我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和得雨,你虽有心,却总是行事鲁莽,你要我怎么放心把得雨的前程交给你。”

计得雨是计望林的独子,大计心三岁,计得雨习武天赋很好,计莫城父子在他身上寄予厚望,本来这一房也颇受计老祖青睐,只是十年前那场大雨浇灭了计莫城父子对前景的热切展望。

计望林很讨厌计心,更讨厌当年那个江湖骗子,什么天生灵胎,什么前程无量,一个还在腹中的胎儿,怎么当得起这样的期望!无非是个摇幡算命的骗子,计老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尽然信了那个贱种是个灵胎的鬼话!要不是吕伶临盆之日计老祖亲自坐镇,那孩子恐怕早就胎死腹中,连那假正经的风骚妇人一起死!连那不中用的计望春一起死!连着这破落的摘星城一起死!

计望林想到这里,竟然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明明在这四下无人的深屋内堂,他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愣了许久,又长出一口气,觉得浑身舒泰。

……

另一边,洛十一正在研习那本《封寸针》,这本针法虽然没有心法,但毕竟是计家家学,而且此时正是多事之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在摘星城外不远找了一片荒林。

这本计望春手抄的秘籍没有心法,所记载封人穴位的手段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学会,正如计望春所说,暂时可以练习的只剩下掷针术。洛十一此时正一遍遍按书中所记载的方法用两指掷物。

树林外走来一个人,左手提着一壶酒,右手提了个纸包。正是之前遇到的另一个武学庸才王冉。

王冉笑道:“你还真是老样子,永远只用最笨的方法,也只有像你这么笨的人才能坚持到今天。”

“那你呢,你为什么还要学武。”

王冉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放下手里的东西:“我和你不一样,我虽然暂时不能入尺,但我对武术的理解远不是你能比得上的。”

洛十一又掷出一枚铁片,说到:“你明明和我一样资质很差,却又趾高气昂自视甚高,难怪大家都不喜欢你。”

王冉头也不抬,却说:“你掷针用的是蛮力,看似投的又快又远,打在树上却钉不穿树皮,你仔细看,树上的那几枚铁片歪歪扭扭,你的力气都浪费了。”

“你怎么知道我练得是掷针之术。”

“飞针这种暗器,重量太轻,容易被风吹动,若你掷的不是树而是人,恐怕连衣服都打不中。”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不用谢我,计家投掷这种暗器,有一个诀窍,叫‘切风口’,针尖如刀切开气流,本来要靠内力才能做到,但我这样的天才,凭借精妙的手法也可以。”

“看来你也不是真的孑然一身,不服于人。”

“笑话,我们寄人篱下,讨好主人可是头等大事。”

洛十一不想知道他的主人是谁,但他倒是好奇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你是来问我朱竹的事情。”

“酒是上等的楚露酒,肉是陈家铺子最好的卤羊肉,‘切风口’算添头。”

洛十一在他对面坐下,拆开纸包的羊肉闻了闻;“是好肉,但不是陈家铺子的,是对街李婶狗肉铺子的。”

王冉不想他竟然一眼就识破,忙解释到:“酒是真的好酒,不过我最近实在有些揭不开锅,其实李婶家的羊肉很不错,只可惜她挂错了招牌。按照约定,我只喝一杯,剩下的都归你,我问你,朱竹姑娘今天穿的什么颜色?”

“我不喝酒。”

“好你个洛十一,你敢跟我耍花招。”

“我之前就说过的,我真的不喝酒。”

“那我就勉为其难全喝了,但你要告诉我她穿的什么样的衣服。”

“红色,你真是奇怪,朱竹每天穿的衣服都是红色,你却还要问我,还肯出这么高的价格。”洛十一撕下一块羊肉。

王冉却微微闭上眼睛,仿佛看到朱竹身着淡红罗裙在翩翩起舞,神情满足。

洛十一看着他奇怪的表情一阵恶寒,拿起羊肉就要走。

王冉睁开眼睛:“你要走?”

“这羊肉咸了,我去找条小溪漱口。”

“那你得先告诉我朱竹穿的什么颜色的鞋子。”

“红色。”

“那她戴的什么头饰?”

“红色头花。”

“那她穿的什么颜色的胸衣?”

洛十一奇怪地看了王冉一眼:“你这人,难怪朱竹姑娘不喜欢你,我是姑娘我也要躲着你。”

“胡说,朱竹姑娘从未表态,你凭什么说她不喜欢我。”

“凭你惦记人家的胸衣。”

“那到底是什么颜色?”

“我又不是采花贼,再说朱竹是计心小姐的丫鬟,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王冉突然一把抢过洛十一手中的羊肉,洛十一死死抓住不肯松手。

王冉道:“手劲不小啊。”

洛十一:“张师傅说过,要想能吃饱,到手的肉就一定要死死抓牢。”

“张师傅可没说过这话。”

“握剑和握肉同理,你悟性太低。”

“洛十一,受人之禄忠人之事,肉你也吃了,却只告诉我她外衣红色,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嘛。”

“王冉,我确实什么都没说,但你却很受用啊。”

“你要不说,我就告诉计小姐你偷看朱竹的胸衣。”

“你连和朱竹说话都不敢,怎么敢跟计小姐告密。”

“那你可以试试。”

“……红色”

“你在骗我。”

“怕了你了,是月白色,有淡雅竹纹。”

“你敢轻薄朱竹姑娘,洛十一,我定不能放过你。”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