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九冥神经

更新时间:2020-11-15 00:06:14

九冥神经 连载中

九冥神经

来源:落初 作者:南极瓜 分类:武侠 主角:老伯张博涛 人气:

新书《九冥神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南极瓜,主角老伯张博涛,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部旷世奇书:《九冥神经》,相传乃是春秋时期得道成仙的“鬼谷子”仙人所著。得此神经练得神功者武功盖世,横扫武林称霸天下!更有百毒不侵长生不老的传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这张玲儿肩挎竹篮,手提鱼篓,一步步走上山来,山腰亭子处歇息了片刻后不足两个时辰便走到山门。山门上写着“紫山南门”几个大字。这紫山门共有三道外出的大门,分别是:“紫山南门”“紫山东门”和“紫山西门”,而到紫心湖的路却只有一条。这三道门出去的路都汇聚在山腰处的亭子那儿。亭子下面的路便直通紫心湖。其他东面和西面都被高墙堵死了,只有这向南的路可以通到外界。

虽说这张玲儿也是一位武艺高强,内外皆修的习武之人。但也是香汗出了不少,引得门外把守的弟子眼睛发直。待到门口,那几个把门的弟子才慌忙行礼。张玲儿也对这些弟子失礼之处不以为意,自顾进得门来。

转转曲曲,穿过几座楼舍便是一个长四十余丈,宽二十丈有余的广场。广场上三四百名弟子正在习武。这紫山门共有三个像这样的广场,分别在主殿的东西南三面,而主殿前面是一个比这广场大三倍的主场,主场北面是一个高台,高台前是一杆高耸入云的大旗,旗上写着“紫山门”几个大字。如果与紫心湖上那艘大船上的旗杆相比的话,那船上的旗杆也就是一小旗罢了。高台上方是上百条百吨重,三丈长的石条铺成的石阶。再往上又是一个大型的平台就是到主殿了。上方一块大匾额,这块匾有近紫心湖上的一条一号船那么大。匾上书“紫山殿”三个大字。这紫山殿也是九层,高三百丈,阔五百丈。如果站在最顶层,整个占地千里的紫山门都一览无余了。

张玲儿站在广场边,看着众多弟子练武。看那些弟子似乎都憋着一股劲,每一拳每一脚打出时似乎都把这憋着的一股劲如射出的箭一般迅猛。张玲儿笑了笑,又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似乎是在找什么人,在广场中看来看去。这时,一个弟子跑了过来拱手恭敬的道:“师娘好!”张玲儿皱了皱眉,说道:“你师父呢?”那弟子一脸窘迫,憋红了脸,满头大汗,急忙说道:“师傅他回去了。”

张玲儿说道:“呵呵!又惹你师父不高兴啦?”那弟子说道:“是弟子没用,师父都教弟子们一早上了。我们都练不好,老是觉得使不上劲。”“师父说:“你们这崩云手看着就像娘们刺绣,倒不如认烧菜的顾大娘做师父吧!我丢不起这人,别叫崩云手了,改名叫绣花手算啦!”然后师父就走啦!”

张玲儿听了,哈哈笑道:“这崩云手本就是至钢至猛的拳法,你师父也是那十几年的苦练方才有如今这般境界,哪是你们这几个月就能练成的?”接着又正色道:“习武之道,贵在坚持,坚持却是不吃苦不行的,能吃苦能坚持还不行,更要有一颗恒心。哪是像你们一样被师傅骂几句就垂头丧气的?被骂也是习武的重要一部分,如果被骂就受不了了,就受打击就没信心了,天下间习武之人都如此那岂不都成三脚猫了?武林中那些成名英雄哪里来的?不都是师傅打骂出来的?你们这些算什么,难道可以和他们比个万一?”

那弟子听了,满脸坚定之色,说道:“谢师母教导,是弟子错了,弟子一定让师弟们更加刻苦练习,绝不心存怨言。”

张玲儿听了,微笑着说道:“你们没有错,错在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很刻苦了。记住,只有刻苦不够,没有已经很刻苦。只有心存学无止境之心,日后方有出头之望。”

那弟子听了躬身行礼说道:“师母教训的是!”

张玲儿说道:“去吧!今后别一被骂就垂头丧气的就行了,骂得越紧就要练得越勤,练着练着,师父就不会再骂你们啦!”

“是!师母,弟子一定谨记心中。”说着又行了个礼便跑到广场中督促众弟子们练武去了。

张玲儿面带微笑,转过头,径直朝广场东面一栋大宅子走去。走进宅门,是一个假山。假山上植被郁郁葱葱,下面是一个池子,池子中鱼儿游来游去。在往里是一个大院子,院子四周都有花坛。再里面就是客厅了。

这时一个浓眉大眼,方脸粗犷,英气逼人,却满脸怒色的三十几岁男子正坐在圆桌旁喝着茶水。这人便是这张玲儿的丈夫,紫山门三弟子张拙启。见张玲儿走了进来便立刻站了起来,顿时满脸喜色,怒气全无,看向女子的眼中不禁情义绵绵。说道:“玲儿,你回来啦!我给你倒茶。”说着拿了杯子给玲儿倒了杯茶送到她面前。

玲儿笑着说道:“师哥你看,今天的收获还是不错的呢!你那网鱼的藤萝也是有两条鱼在里面呢!”说着,把竹篮放在一旁,将鱼篓递在张拙启手中,接过茶杯,一饮而尽放回桌上。

张拙启一只手接过鱼篓笑着说道:“玲儿好手气啊!这一大早的就有如此美味,咱们的灵儿可是有福啰!”

张玲儿嗤笑道:“灵儿牙都没长呢!哪能吃得了?还不是便宜了你这做爹爹的啦!”

“咱们去看看灵儿!”

说着,张拙启搀着玲儿,二人便进入内室。室内布置精细,一阵清香。里面一张大床,床上一个婴孩正咯咯的笑着,边上两个妙龄女子正逗得婴孩玩耍呢!见二人进来,那两名女孩便站了起来,立与两旁行礼说道:“老爷,夫人好!”

张玲儿抱起孩子亲呢一阵,眼中无限怜爱。“我的小宝贝,想妈妈了吧!妈妈可想死小宝宝了呢!”张拙启将鱼萝凑与孩子面前说道:“灵儿你看,妈妈给你带了鱼回来呢!你吃不吃啊?你这小家伙再不长牙可就白白浪费你娘亲的手艺了呢!”

那婴孩却撅起嘴似乎要哭的样子。玲儿推开张拙启,笑骂道:“没良心的,就会抢宝宝东西吃。怎么当的爹啊?”

张拙启连忙对着孩子笑道:“好好好!爹爹留着给灵儿吃,绝不偷吃,绝不,啊!”

这时,院外一人喊道:“三师哥,三师哥在家吗?”

二人便抱了孩子走了出来。见到来人,玲儿笑道:“六师哥真早呢!一句玩笑真把你急的跟猴似的!”

张拙启高兴的拱手说道:“六师弟好久不见,来来来,请坐请坐。”向屋内喊道:“小环,倒茶。”

那叫小环的少女急忙给三人倒了茶,说道:“夫人,老爷,我去烧菜去了,你们慢聊。”便接过鱼篓退去后堂忙活去了。

陈本生看向那婴孩笑道:“哎呦!小灵儿越长越可爱了呢!只可惜这干爹的名份被掌门师兄抢去了,真是可惜,可惜啊!哈哈哈!来,给叔叔抱抱。”

张玲儿笑着将孩子抱与陈本生,陈本生逗了孩子一会儿便抱还张玲儿。玲儿唤另一个少女出来抱走了孩子,三人便聊了起来。

张拙启说道:“掌门师兄为何无故将那吴老伯辞退,让师弟去把守紫心湖呢?想必掌门师兄是有所想法吧?莫不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陈本生放下茶杯,脸色凝重,缓缓说道:“我也猜不透呢!想来我紫山门这几十年来也未曾如此紧张过。昨日一大早,掌门师兄便叫弟子让我前去,说有重要事情。”

顿了顿又说道:“掌门师兄让我严守紫心湖,把守紫山要道。我心里想,莫不是要出什么大事?便问师兄是不是出事了?师兄说,如今江湖虽看似平静,但却暗流涌动。近日得到消息,或有不利武林的事情发生,会有危及紫山门的可能。我问师兄是什么消息,他说暂时不用知道,做好防范措施以图应对变故。这消息说了怕引起整个紫山门的恐慌,再说消息是否可靠还是未知数。如果是谣言那就罢了,如果真有其事那可是一场浩劫的开始啊!当时,我也是惊得一身汗,也不敢多问,立刻领命出来,至昨天夜里一切安排妥当,方才得喘口气呢!”

张玲儿惊道:“我就说我这一路来回,发现山路上有不少暗哨。知道都是我紫山门的弟子,也就没有多想。就连这紫山门内外的防务也增添了不少,原来是这么回事!”

张拙启说道:“看来,真的是要出什么事情了!苦的是,现今也没有一点风吹草动,也就不能有所行动啊!也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陈本生说道:“是啊!现如今也就只能做些准备,我也知道事情可能会比想象中的严重,所以我名下八百弟子都分派下去了。也不曾对他们明言,怕他们知道了会有所猜疑。如今事态紧张,师妹以后还是少去紫心湖了。”

张玲儿说道:“师兄说的是。既然可能会有大事发生,其他六位师兄弟也应该知道了吧!”

陈本生说道:“其他师兄弟暂时应该没有知道,不过看这防务,也应该有所察觉了。不过掌门师兄暂时没有透露消息的意思,咱们也不好多问。”

顿时三人皆沉默不语。

这时那小环端了酒菜上桌,张玲儿吩咐小环拿莲子羹喂了小半勺给孩子吃。三人便一起吃起饭来。张拙启和陈本生二人对杯而饮,张玲儿因正哺乳期便不喝,直看着二人饮酒畅谈,一脸的幸福。

突然,“咚,咚,咚,咚……。”一连串的钟声响起,三人大惊!张拙启惊呼:“这钟声……,不好!发生大事了!快走!”

三人对视一眼,都大惊失色,顾不得吃饭,立刻往大殿赶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