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九天剑皇

更新时间:2020-09-09 05:19:42

九天剑皇 已完结

九天剑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冬冬格尔 分类:武侠 主角:明珠古有明 人气:

完结小说《九天剑皇》是冬冬格尔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明珠古有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新崛起的武林神话,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外之剑的传人,令武林群雄闻之色变,但却一直是传说中的人物。他消失七年之后,终于为了寻觅下一个天外之剑的传人而踏入江湖,谁也想不到年纪轻轻不会武功的他,背负着名震天下的神剑,游走江湖时,内心是多么的凄凉。到底是做一个震撼武林的传奇人物,还是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他该如何选择呢,什么才是他最终的归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他把一根竹条剖开时,右手被竹丝刺了一下,“啊,嘶!”他凝视着深红色的小血珠,自己也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晃了晃脑袋又继续干活。不过血珠很快就干涸了,这时他发现剑上的红光短暂地闪烁了一下。

“原来你不只会吓人,还会给人疗伤啊,以后还是少吓人好一点,不然谁见到你都会怕的。”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干活,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剑兄啊,要是那些拼了命都想把你弄到手的人,知道我用你来砍竹劈木,真不知会作何感想,唉!”

忙活了半天,小屋的框架总算搭建好了,剩下的就是清理下面的残骸和加盖茅草屋顶。在他搬走下面的这些废物时,发现了一把烧焦的剑,竹剑。“原来你在这里啊,”他拿在手中,“可惜你烧成这样了,不能再用了,不过,就算你完好无损,对我也没什么用了。”

“好了,大功告成!”他拍拍身上的尘土,在小屋的地上扑了厚厚的干草以作睡铺。此时正当冬末春初,夕阳西斜,红日暖暖的照在身上,他掏出身上带的水囊,喝干了里面的清水,就向山里的清泉走去,将它盛满,顺便准备晚上吃的野果子。

一堆篝火在房前燃起,奇天云抱着剑,坐在火旁,左边铺满树叶的地上放着果子,右手拿着水囊,边吃果子边喝泉水。

“剑兄,这七年你都待在这里,见不了阳光,是不是很闷啊?你闪光那就是了,其实我也很闷的,还好有雪妹一直陪着我,听我说闷话,不过我还是念念不忘七年前的那个噩梦,还有我爹娘的下落,我娘还曾说过要我为他们报仇,可是我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不过这都要等查清楚他们的下落再作打算,剑兄,来,我们干一杯!”

喝了一口觉得有点异样,低头一瞧:红光异乎寻常得明亮!

“剑兄,怎么了?”然而他觉得明亮的不只是怀里的剑,还有天上。

他猛地站起来,放下水囊和剑,凝望月空,“哎!我真笨,有月亮当然有亮光了!咦?不对!”这股亮光不知是从何而来,可是和月光迥然不同。

过了不久,他终于能辨别亮光的来源:右方的天空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它在不停地向这边靠近!

等这颗星星移到更近一点时,奇天云傻眼了!

与其说是一颗星星,倒不如说是一颗明珠,不过明珠没有这么大,远远望去都觉得大得惊人,也没这么亮,而且色泽也不太一样。

再过片刻,这颗“大明珠”移到更近时,大的像一座小山,这时微微开启了一道口子,一线白光横空而出,很快口子越张越大,强烈的白光从中泻出,水银般铺满整个天空,夜空比满月时还要亮堂,四周树木都出现了很浓重的影子。

“啊!”奇天云伸手挡住眼睛,“明珠”中白光的巨大光锥洒落地面。

他努力睁开眼睛,白光中似乎还降下了两个不知什么事物,之后口子闭合,白光也收敛了,感觉好像是瞬间的事,不过又像是过了很久似的。

他再睁开眼时,有一小会儿眼睛仍然很刺痛。

“究竟是怎么回事?”没等他发呆多久,就听见地上传来什么东西在草丛里蠕动发出的“簌簌”声。

“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他大着胆子走过去,才走四步就愣住了:两个人影站了起来!他们向火堆走过来渐渐走近,更近了,终于能看见他们的脸了……“啊!”奇天云失声惊叫。

“爹!娘!”正是和他失散七年的双亲!“爹!娘!”他跑到他们面前,双手搭在他们肩上,他们的容貌和七年前并没有什么改变。

“天云?”仇寓梅声音有点颤抖,用手抚摸着他的脸。

“天云?”奇武阳有点迟疑,“你真是天云?”

奇天云含着泪,拼命点头。

“可是你怎么会长这么大了?”

“爹!难道你忘了?都已经过去七年了,我当然会长这么大了。”奇天云觉得有点奇怪。

“七年,怎么会过了七年,我明明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一觉醒来就过了七年?”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仇寓梅。

奇天云更觉得奇怪了,“爹!娘!你们这些年到哪里去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记得。”奇武阳回忆了一下才道,“那时,我被他们包围了,身上有好几处伤,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不过,后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光把我罩住了,我就睡了过去,一睡就睡到现在。”

“那娘你呢?”奇天云听着总觉得很悬乎,于是希望她能说明白一点。

“当初我把你扔下悬崖时,那些人已经追到了崖边,我本来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她道,“我拔剑想跟他们拼命,后来我失血过多,昏倒在地上,不知怎么就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了,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就是这样吗?”奇天云还是稀里糊涂,“可是你们怎么从那上面出来啊?”

他指着天上,于是他们一起仰望天空,仰望那个巨大的“明珠”。

“那把剑是不是被你取走的——”一个拖长、模糊、及其陌生且异于常人的声音传来,是从“明珠”那儿传来的!

“我们是从那儿下来的?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奇武阳疑惑不已。

“我们就是被他们救的?”仇寓梅看着他,想得到答案,不过并没有如愿。

“天外来客?”奇天云忽然叫了出来,“你们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们把剑丢下来的?”

空中的声音再次传来:“是我们这样做的,它一被人取走我们便知道了!其实我们只是想找到能验证两个问题的人,第一个问题是看看有没有能驾御这把剑的人,现在你做到了,从今以后这把剑就属于你了——”

奇天云跑到火堆旁拿起剑举向天空:“这把剑太贵重了,我受不起,你们还是把它收回吧!”

“你已经是它的主人了,”古怪的声音回答道,“剑有灵性,不可随意丢弃,如果你不想做它的主人,那就给它找个新主人吧,记住了——”然后“明珠”渐渐往上升去。

“喂!你们别走!”他跑过去,“你们还是把剑收回去吧!喂!”没有回应。

“那你们至少总该告诉我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吧?”他大喊着,然而只能听到一个渐行渐远的声音:“记住了——记住了——”一道流星线划过,“明珠”消失在浩瀚夜空,剩下的只是眼里的浮光掠影。

“它走了?”奇天云失望不已,“它怎么就这样走了?”

“天云,别灰心了,”奇武阳向他走过去,“既然上天注定要你做它的主人,你推也推不掉的,若你当真不想扛起这个重担,那就到天下间去找到第二个与它相配的人。”

“不行!”仇寓梅边跑边大声道,“如今世上有那么多的人不择手段也要把它弄到手,你这样贸贸然地乱闯,太危险了!”她把手搭在他肩上:“天云,别去!别让娘担心!”

他低下了头:“娘,我……”

“这是避免不了的事,”奇武阳坐在火堆旁抓起果子望嘴里塞,“从他七年前取走这把剑后,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逃不掉的,寓梅,你得想开点,别再说那样的话扰乱他的心境,那会让他不能放手而为,结果只会更糟。”

仇寓梅放开手,默然不语。

“好了好了,难得我们一家人还能再团聚,还没好好地在一起说话呢,都过来。”奇武阳招了招手。

“那,我又采了些果子,另外还打了点清水,应该够我们今天晚上吃的吧。”奇天云不再去想那些难懂的问题,兴高采烈地跑来,把刚才赶制的竹筒递给母亲,采来的果子散放在叶子上,顺便把插在腰间的剑又抱在怀里,坐在地上吃起了果子。

仇寓梅喝了口清冽的甘泉,心情平静了许多,这时她想起了一个问题。

“天云,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是谁救了你?”

“娘,其实悬崖下的山谷中有人住着呢,我就是被他们救的,这些年就是跟他们一起过的。”

“下面竟有人居住?天云他们到底是何许人物?”奇武阳脸露惊讶之色。

“哦,其实是一位老奶奶和她的孙女,她们是为了避世才长居在那儿的,不过那小女孩的父母以前有一次出谷办事,再也没有回来过。”

“天云,我们的恩人尊姓大名?”仇寓梅目露感激。

“那个女孩叫林雪,至于那位老奶奶,我叫她奶奶。”

“天云,记住你的恩人,以后一定要报答她们,记住了。”奇武阳面色沉重。

月至中天时,三人聊起别后之情聊了大半夜,篝火又重新烧过了一堆,奇天云站起来,“你们还要吃果子吗,我再去采,可惜没有野味,现在去打猎又太晚了。”

奇武阳长长地伸个懒腰,“我不想吃了,我现在有点困了,还是早点睡吧。”

仇寓梅也打了个哈欠,“我也有点困了,明天继续说吧。”

奇天云从火堆中抽出一个火把,“还好我今天做了个屋子,今晚不至于露宿野外,屋子里还铺了很厚的干草,剩下的刚好可以当被子,我们拿火把去烤一下地,等烤暖了再铺上干草睡吧。”

地面铺着的干草被掀开了,火把都拿进来散放两堆在地上,放满小屋的一小半,等火把一个一个熄灭了就拿走,堆在角落里,地上的火星清理干净后,铺开三个草铺,两个靠在一起,还有一个隔开一些,把门一关就都睡了。

奇天云躺在草堆上,身下的热气烘得人暖暖的,他抱着剑,脑海里浮想联翩,眼前发生的一切如梦如幻,让人应接不暇,“明天还会发生什么呢,谁能告诉我?”心里无由地迷茫,“明天再说吧。”

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听见了娘轻轻地啜泣声。虽然他离他们那两个靠在一起的草堆很远,但是由于中间并没有隔板隔开,因而可以不费力地听见,他转过头侧耳倾听。

“呜……武阳,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所以……所以那时候,我真想跟那些坏人同归于尽。”

“别说这些话了,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想过了,此地不宜久住,我们又回到这里的消息早晚会被人知道,所以得提前做好准备,我们还是找西门兄吧,让他给我们安顿一下,至于天云,他还有事情要做,我们不要拖累他,等他的事办好以后才是我们一家人真正团聚的时候。唉!真是世事难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退隐江湖后还要经历这些事情,不过烦恼只是于事无补,一切会好起来的。”

“武阳……”

“你怎么了?还有什么烦心事吗?”

“武阳……”

接下来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奇天云转过头偷笑,片刻之后安静地睡着了。他做了个奇怪的梦,不是以前那个噩梦,他梦见他抱着天外之剑,在星空下,又见到了那个硕大的“明珠”,然而怎么也记不清“明珠”跟他说过什么。

第二天,奇天云起晚了,或者是以前因为晚上经常做噩梦而失眠,所以总会起来很早。

他一坐起来,发现娘躺在爹身上,爹用双手环抱着她的背和腰,他们睡得正甜呢。

他拿起剑小心推开竹门出去。

“去打猎吗,没有猎叉,也没有弓箭,难道用石头扔,还是用剑……”

想起手中的剑,他拿起来掂量了一下,“七年前要用两只手抱才能拿地动,现在一只手也可以举起来了,嗯,好像有数十斤的样子,明明只是一把剑而已,竟然还说什么得到它就可以做武林盟主,真是想做盟主想疯了,到哪儿去找它另外一个主人呢?”

红光闪烁了两下。

“怎么,你不愿别人做你的主人吗?放心吧,我一定会找一个配得上你的主人。”四下一瞧,“算了,还是去采野果吧。”

记得昨天山泉附近的灌木丛还有许多果子,因为天晚没去采,现在正好去采个够本。

他的衣襟里包了一大包,在清泉里洗干净了,边走边吃。

他回家的时候,娘已经在房前燃起篝火,上面支起竹架,看见他就说:“你爹打猎去了,过一会儿就回来。”他走过去,刚放开衣襟倒出果子,爹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不远处,手里拿着几只鸟,背上还有一只麂子,满载而归。

“爹,你没有弓箭怎么打猎啊?”奇天云跑过去卸下他肩上的麂子。

“没有弓箭,我不是还有它吗?”他指指腰间的长剑,“从我昏迷至今它一直在我身边,没离开半步。”

“什么,用剑打猎?”奇天云傻眼了,“那以前怎么没见你……”

“哈哈——傻小子,打猎的时候,剑当然不如弓箭猎叉还有陷阱了,不过眼下也只好凑合用用了。”

“爹你是用了那招……‘飞剑’?”

“哼,总算你当年偷看剑谱看地很仔细!”

“啊?爹你怎么知道的?”

“还想耍赖,那天我带你去拜访你的西门伯伯,你不是在竹林里练‘飞剑’吗,之前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剑法,你以为我老眼昏花?”

“那是爹你不对,你不教我剑法,我当然只有偷学了。”

“浑小子,还来怪我,看来要老子捶你一顿,几根骨头才会舒服一点!”

“喂喂喂!你以前不打我的,怎么,憋了那么多年,憋不住了?”

“以前是你骨头太嫩了,我怕捶一下就把你捶散架了,现在多捶几下也不会有事,不然的话,你这几斤肉是白长的?”

“你分明是为你打人找借口!”

“信不信我真地捶你几下,看看你几根骨头够不够硬?!”

“我才没那么傻,等你来打!”奇天云拿着麂子慌忙逃离爹的“魔爪”。

“有麂子吃了!”他拿着麂子在娘面前扬了扬。

洗剥干净后,麂子肉用剑切成小块状,用削细的竹棍串起,鸟肉整只的串起,再支在竹架上不停地翻滚着烧烤。

“哎?对了,鲜果烤肉,一定很好吃!”奇天云兴冲冲拿起野果,挤出里面的汁液,滴在麂肉上,然后翻过另一面滴上果液,鸟肉上也滴满果液。挤破的果子都塞进他嘴里。

不一会儿,香气四溢,肉香中还夹杂着清甜的气味。

“可以吃了吧,已经烤了很久了?”奇天云用询问的眼神盯着娘,好像她眼里藏着更多的食物,她只是轻轻地摇头微笑,不知是在说“还没烤成”,还是在笑他贪吃,她拿起两串烤麂肉递给他们父子:“先吃吧!”奇天云接过来一口咬下一块,用力一嚼,“真香!”刚想吃第二块时想起了一个问题,“爹,你们什么时候去找西门伯伯?”

爹两三口咽下一块,“明天吧,我跟你娘找到他之后,会着他来告诉你,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去——咦?等等,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要去找他?”

“昨天晚上你不是说……”话到嘴边时,才知道说漏了嘴,奇天云猛地刹住,呆望着爹的两只老虎眼,嗫嚅着道:“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是,是你们,声音太大了……”说到这里又顿住了,这样说岂非“此地无银”?

然而看着他两只眼睛越瞪越大,不禁汗毛直竖,忙跑到娘那边托庇:“娘,爹要打我!”

娘正背过身子在翻滚着鸟肉,见状不理不睬,奇天云很奇怪,以往他找娘托庇娘都会护着他的,这一着都是很奏效的,可今天……他悄悄走到她正面,发现她的脸红得像下面的篝火,嘴抿得紧紧的,他吓得赶紧跳开。

“浑小子!”爹一声暴喝,向他扔过一串烤麂肉,“滚一边吃你的去,再乱欢ù纺悖

奇天云一把接住,乖乖地躲到一边去吃,心里埋怨连天,“明明是你们声音太大了,中间又没有隔开,还以为我像以前一样一上床就睡得像死猪,今天早上要不是我去采了野果,烤肉哪有那么好吃?一早上就吃这么两串,小气!”

忽然劲风扑面,一件事物飞来,他慌忙双手接过,原来一整只鸟肉,同时听见爹的雷鸣声:“吃死你!”他大吃起来,不过心里还在嘀咕,“这么粗暴!”

幸福快乐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一家人又是很晚才睡,虽然爹和娘只是再住一晚就要走了,但是他们还是在小屋里加盖了一间房,板壁上不露一点缝隙,比奇天云住的大了很多。

“你们怎么住那么大房间,我就住那么一丁点大,真不公平!”看着他们走进“小天地”,他埋怨道。爹捏起拳头刚想发威,被娘拦住了,“好了好了,你先进去了。”一把推他进去。“天云,你先睡这里吧,等我们走了你就睡里面,记得多铺点草,知不知道?”“娘我知道了。”看他点了点头,娘转身想走,可是见他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又愣住了,“天云,你想问什么事吗?”“没事,没事,我刚刚想问你跟爹那个什么——呃,怎么说呢?”一边抓耳挠腮。

娘双颊一下子转红了,扭身也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怎么,不能问吗?”奇天云莫名其妙地躺在草堆上,眼望屋顶一片漆黑,犹如前面的路没有北极星在正北方指明方向。

“唉!到底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下一个主人呢?”想到这里,他拿起身边的剑,“剑兄,你可以给我一个启示吗?”

红光持续得闪耀着。

“到底是能还是不能啊?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唉!算了,不想了!”他闭上眼睛后,红光还在闪着,蔓延到他的头上,这一夜他又做了一个不知所以的梦,梦里的启示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敲开他的心门。

第二天,吃过早餐,俩人装束停当,准备上路。看着他们都配着长剑,一对神仙眷侣的样子奇天云觉得很威风,又很羡慕。

“天云,你自己多保重。”

“娘,你也是,爹也是。”

“臭小子小心点,我们走了。”他们俩一起挥手走了。

奇天云忙着远远地招手,“我会去找你们的!爹!娘!我一定会带雪妹还有奶奶去找你们的!”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树林深处。他也回过身眺望慢慢升起的朝阳,长长吁了口气,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他坚信以后的太阳都会收入他的眼底,一直到他跟雪妹一起老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