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烽烟江湖录

更新时间:2020-07-23 05:17:09

烽烟江湖录 连载中

烽烟江湖录

来源:落初 作者:负雨 分类:武侠 主角:李岩周青冥 人气:

主角叫李岩周青冥的小说是《烽烟江湖录》,它的作者是负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朝在腐败、叛变、外患中灭亡,死守宫禁的将军将“黄龙泣血”枪连同自己的志愿留在宫门外的“天枢”之上。皇子李湛与将军遗孤杨岚在于九音的护送下远走东海流光。新朝建立,然而真正的乱世才刚开始。十余年后,于九音的弟子李岩重履江湖,在纷扰江湖中识得李湛、杨岚及东行求援的突厥公主阿史那瑕,以及众多志同道合的好友,也渐渐看清楚自己应坚持的“道”。李岩应做出怎样的抉择,才能应对远比赵重霄那样的对手还要可怕得多的黑暗前路、将一条不归江湖路演绎为不悔的传说……一个立志荡尽天下不平的少年闯荡江湖的平凡故事;一个一朝英雄拔剑起,消弭苍生十年劫的老套故事;一个迷惑中坚持信念的武侠故事。涛生云灭一剑在,执正诛邪战九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是较武的最后一日,号称入门弟子第一的司空飞天将出战,直接被安排到了正南的“乾”字号擂台。无论是入门弟子还是入室弟子,都想见识一下这一代第一人的真实本领,或许各长老也有这般心思,故“乾”字号擂台被围得人山人海,原本空空的石阶上也都站满了人。李岩一路行来,大多听到大家在讨论司空飞天的武功,有打赌他是否会在二十招内速胜的,有在说希望司空的对手更强一点,便于观摩他的武功剑法等等。李岩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自己竟是站到了所有人的对立方去了,竟仅仅因为是司空飞天的对手。

张大通和岳廉也都都愤愤不平。张大通是气愤这些人盲目贬低李岩,还未比武都笃定司空会胜出。李岩却道,他们未必贬低了我,许是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这个人,自己只是“司空的较武对手”而已。而岳廉愤愤不平是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这种待遇,难道小白脸就这么受欢迎么。

时辰已到,李岩、司空飞天施展轻功上了擂台,立刻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呼声。更有女弟子发出花痴一般的尖叫,李岩定然不会认为这些喝彩是冲着自己来的。也许司空飞天现下武功并未多么精强,但是纵观历代号称“同门中第一”的弟子,哪一个在后来没有取得非凡成就,掌门真人就是他们那一代的“同门中第一”。也有人注意到李岩轻功身法极是出色,气度沉稳,想来也非庸手。

随着钟九溯宣布开始,本已跟绷紧的弓弦一般的两人便拔剑斗在一起。较武规定,无论你有何师承,较武时只准使用入门时学的几般功夫,是以二人一面以“风入松”斗剑,手上也不断以“落英指”、“仙踪拳”等互相招呼。二人都是内力深厚,气脉悠长,斗到后来,不但不见力道减弱,由于内力运足的缘故,声势反而更盛了。

斗到二百余招,周边弟子看得目眩神驰,两人施展的几套功夫所有人都学过,只到二人使出来才发现还会有这般变化,落英指若落英缤纷,仙踪拳不知所守不知所攻,风入松而起万般波涛,看得周边几位长老也暗暗点头。

又斗了数十招,二人的招式已发生变化。几位长老发现,两人出招的方位、力道都与师传有了偏差,显是二人结合战局以及对手情况在不断调整自己的招式。司空倒也罢了,李岩名不见经传也有这般能为,显是势均力敌的局面催生二人不得不极力思考新的招法,虽说斧凿之迹明显,在众长老眼中也算不得什么神奇的变化,但能在交战之中有此调整,也算难能可贵了。

李岩仗着锻骨劲基础根底好,又有“负天绝云”这个绝顶内功心法支撑,斗到三百来招时依然气势如虹,却不料司空气势也是丝毫未减。台下也是采声如雷,多数都是为司空助威。张大通见李岩能与司空战成平手,比自己较武胜出还要高兴,岳廉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他知晓李岩的实力,只是不忿司空如此受欢迎。

近日来李岩已听闻过诸般高深莫测的武学道理,见识过凌厉霸烈的无双攻势,只是若想为己所用,均需无数时日锤炼才能完全吸收,此时能仰仗的也只有习过的拳剑心法。司空飞天根基深厚,拳剑皆熟,向来被誉为这一届较武中的第一人,今日与李岩战到此刻,也是暗暗心惊,门中藏龙卧虎,他不是没有听过李岩的名头,只是于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武功完全不符。

二人斗至分际,司空右手长剑平举,剑尖遥指对手胸口,气贯于臂,左手横于剑柄之后,长剑极速刺出;李岩同时也于相同的招数刺来。原来二人竟然都在最后时刻不约而同选择了“万壑风雷”中的“惊雷”一式来决胜负。

此时其他场次俱已结束,不知不觉间二人已斗了这么久。钟长老还记得第一日便有人缠斗了三百余招,最终以“惊雷”决出胜负,自己还因此收了一个弟子,没想到今日又是场景重现,只是这一次的对决也精彩、凶险了许多。他唯恐二人有所损伤,便拔剑在手,待有危险便上前分解。

李岩眼中只有刺来的对手剑尖,手中长剑也是向前疾刺而出,此时便是想变招也是不能。最终双剑剑尖“叮”的一声刺于一处,二人顺势错身而过,趁机又拆了几招,待身形站定,不约而同回身又是以“惊雷”刺出。台下见了,又是鼓掌又是大声喝彩,场面更是火爆。如此这般待第三次“惊雷”相遇时,长剑再也受不了大力交击,二人长剑寸寸断裂。若说刚才还有人鼓噪喝彩的话,这一下便忽地鸦雀无声。盖因“惊雷”一式为全身气力所聚,长剑中平刺出,让对手避无可避,实乃当前可以掌握的最高剑法,等闲弟子一剑刺出后便后继无力,是以不敢滥用。此刻见得二人居然出剑三次,且一式猛于一式,最后竟将长剑震断,却是异数。李岩与司空飞天对视一眼,均有惺惺相惜之感,二人若非自信兼且信任对方,刚才的结局极有可能是双双长剑贯胸而过,两败俱伤。

钟长老看了两位师弟一眼,见他们并无异色,便上前道:“此局平局,你二人皆可自选座师。”台下此时才响起震雷般的各种声响。之后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司空飞天选了独秀峰一系,算是众望所归;李岩却意外的选了问道坡任侠居,真真让人看不通透。岳廉也来怪他选个低调的座师,以后有得苦头吃,甚至向他列举千岩峰、雁回峰的诸般好处,更有甚者连只收女弟子的莲花峰都被他拿来说教,李岩只是微笑摇头,张大通却甚是欣喜。

因为排序较为靠后的较武均已先行结束,此刻较武已经完毕,便等午后由掌门人在凌云大殿宣布名单,众人也散了。

到得午后,众人齐聚凌云大殿,掌门人让卢九章公示众弟子所选派别。卢九章甚是威严,当众宣布了弟子名单及所属座师,并连问三声:“可有异议?”声音便似黄钟大吕一般,大殿中尽是他的回声“可有异议”,足见内力深厚。见得众人均无异议,才退了下来,请掌门训话。

九嶷真人身穿紫色道袍,长须飘然,直如仙人一般,声音却甚是温和:“本次共选入室弟子一百二十三人,从今而后,你们便须谨守门规,精习艺业,以为凌云一脉来日之栋梁……”

声势却不如卢九章那般煊赫。

正在此时,门口知客弟子来报:“禀掌门,有人闯山而入,我等拦截不及,左师叔……左师叔还被打伤了。”

九嶷真人长眉微蹙,问道:“何人如此无礼?”弟子道:“为首之人自称无碍堡连无心,口中说是求见掌门,却甚是无礼,硬要闯山,左师叔出面阻拦,却被那人打得重伤吐血,我们拦截不住,只得来报告掌门。”九嶷真人道:“无碍堡么?众位师弟,随我去会一会连无心。”

忽听得门外一声长啸,有人道:“不必劳陆掌门驾,我等恶客已不请自来了!”声音如山呼海啸一般,武功较弱的弟子便觉震得耳朵生疼。

李岩原本觉着“无碍堡连无心”这几个字较为耳熟,忽然想起便是杨岚所说的仇家,连他们家三公子好像叫连海碧的都被她给杀了。

九嶷真人道:“既然连堡主已经到了,未曾远迎,还请见谅,这便入内奉茶吧!”他声音清越悠远,众第子听入耳中,便觉得刚才烦恶之意减轻了许多。

当下众弟子分两旁而站,门外走进一群人来。为首一名老者身材矮小,貌不惊人,只是满面傲然之色,显是自视甚高,双目偶然掠过的精光显示此人内功修为甚是高深。

九嶷真人让人看座,却问道:“无碍堡与我凌云派素无瓜葛,不知此来伤我知客弟子却是何意。”

老者正是连无心,听了此言便冷笑道:“素无瓜葛?陆掌门却是说笑了,十五年前贵派之赐,我连无心可是毕生难忘。于九音呢,让他出来,一则问他一件事情,二则了却一下多年前的仇怨!”

众弟子听了不由大怒,掌门真人出家已久,早就不用俗家姓名,此人却口口声声称“陆掌门”,极是无礼;于九音为掌门师弟,虽然低调,却也不容人如此呼来喝去。当下众人便大声呵斥,斥责连无心无礼。周青冥纵终身一跃,跳至庭内,道:“久闻无碍堡艺业惊人,凌云弟子周青冥请教连堡主高招。”他为掌门弟子,见不得对方如此无礼,便出来向连无心挑战。

连无心自持身份,微一摆头,他门下一个二十余岁的弟子出得列来,长刀摆个架势,大声喝道:“凭你也配是我师父的对手,看我张望海收拾你。”说着提刀直上,使出师传的奔雷刀法,与周青冥斗做一团。

无碍堡弟子众多,张望海能随连无心远来凌云山,自是武艺不差。他见周青冥年轻,便存了在师父面前邀功的想法,要在众人之前战而胜之,说不定师父一喜,便会把几路只传自己儿子的刀法教给自己。他抖擞精神,一路奔雷刀法使得更是虎虎生威,却不料周青冥是九嶷真人的关门弟子,资质心性武功均是上层,未过三十招,便被周青冥一剑刺中手腕,长刀脱手。周青冥怒他们伤人在前,恶语在后,飞起一脚,直把张望海踢出大殿之外。这一脚极是沉重,张望海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起来。

无碍堡众弟子有心前去扶他起来,但是连无心恼他丢了颜面,便迁怒与他,于是任由张望海躺在地上。凌云众弟子看在眼中,更是看连无心不起。这时一人道:“十几年未见,连堡主还是这般心胸狭窄。刀法讲究气势心胸,相必这十几年来你的“无碍刀”进境也不大吧。”说着门外走了一人进来,手里拎着差点昏死过去的张望海,随手丢给无碍堡众人,向掌门施礼道:“于九音见过掌门师兄,我听得有故人要见我,便来见他一见。”步履姿态不似习武之人,面貌便似一个教书先生一般,正是于九音。于九音足不出户十余年,众人见了,心中皆道:“想不到当年侠骨英风的于九音竟变成这般模样。”

连无心心中一凛,他当年在于九音手上吃过大亏,对他的忌惮已是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阴影,虽说传闻于九音十余年前武功尽废,但见他进来时的神情气度,以及将张望海拎进来时举重若轻的样子,只怕传闻有所不实。

此刻周青冥胜出一局,挣回颜面,便向掌门告了唐突之罪,转身退下。却说连无心的二公子连海山却不甘心,当下拔刀在手,向周青冥劈去,口中喊道:“休走,且与我连海山一战!”他出招甚快,声音到时刀已到,实则与偷袭无异。周青冥不及转身,长剑向后格挡,人却前纵,不料连海山刀法凌厉,仍是追击而至,周青冥竟被逼得只能继续退让,如此连续十来招,竟然无暇转身,好在他剑法精熟,一路守了下来倒也无妨。平时大殿为议事之所,但今日为较武结束之日,一应被选上的弟子及部分观礼弟子都在殿内,见得连海山如此无耻偷袭,纷纷大声斥责起来。连海山却满不在乎,只是加紧攻势。连无心也是面无表情,只怕他担心也是找不找得回回场子,而不是是不是应该偷袭。

周青冥眼见如此下去必败无疑,但看了周边形势,忽地计上心来,使了个眼色。李岩幼时便和他一起玩耍,自是心领神会。当连海山经过他身侧时,李岩右肘轻碰张大通持剑左臂的“曲泽穴”,张大通手臂一麻,长剑落地,由于弟子用剑,一般都未装卡簧,长剑地上一顿,便弹出鞘来。李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剑柄,将长剑扯了出来。

此时连海山正好追击周青冥经过,忽见有人拔剑,只道都如自己般偷袭,手上刀势不由一缓,却见李岩又捡起地上剑鞘,还剑入鞘,还了给张大通,还好整以暇地叮嘱张大通不要分心,拿好兵器。周青冥趁机转身,反手攻了过去。连海山明知吃了个哑巴亏,却也无可奈何,抖擞精神,与周青冥战于一处。大殿高手甚多,对周边形势无不了如指掌,李岩举动自然被看在眼里。凌云门中诸长老倒没什么,连无心气量狭窄,却将这个少年牢牢记在心里,以伺机报复。

周青冥施展师传“决浮云”与连海山的“无碍刀”斗在一处,两人都是师出名门,竟然一时分不出胜负来。两人斗得正急,听得九嶷真人道:“连堡主一行远来是客,岂能如此无礼,青冥还不退下!”周青冥闻言立即跳出圈外,连海山正待追击,忽觉九嶷真人向他望来,目光犹如实质,指向他全身破绽,不由得一激灵。他虽狂妄自大,却并非毫无见识,晓得惹怒这个据说比父亲武功还要高出一筹的凌云掌门,只怕未必有什么好果子吃,只得重重“哼”了一声,也退在连无心身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