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酒泩

更新时间:2020-04-15 05:24:41

酒泩 连载中

酒泩

来源:落初 作者:赵世木 分类:武侠 主角:苏白黄叔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酒泩》的小说,是作者赵世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酒是人生,酒即是人,人即是酒。人生无非醉梦一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蘸湘苑,美名其曰,江南四大青楼之一;虽居小镇,但因其背靠太一湖,便于观玩赏景,往来宾客络绎不绝。

苏白跟着赵麟来到蘸湘苑门前,抬头看了眼苑外两旁垂杨,而后又将目光移至楼上那些招着五彩胳膊的姑娘们。他默了默,摸着鼻子道:“进去吗?”

“不进去?”赵麟不屑地指了下楼上的姑娘:“站这儿给婊子当猴儿看?”

被他这么一吼,苏白脚下意识地就要往前走,然而刚走一步,一姑娘就迎了上来。这姑娘身着橙色襦裙,容貌光彩夺目,好似宫中贵人,唯一美中不足便是……胸前两团呼之欲出。

苏白耳朵瞬间红到了耳根,他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驴背上。

那姑娘朝苏白走来,一脸没好气地道:“放驴的,你家驴子站在蘸湘苑门口,挡着我们做生意了,麻烦让……”

话没说完,姑娘忽将目光定格在赵麟脸上,她微微一惊:“赵大爷?”

被人这么一叫,赵麟虽讶这么多年,此地竟还有人认得他,但想了想,当年他万金买美人一笑之事,便是放在今日也委实稀奇,会被人惦记也乃常事,便释怀了:“是我。姑娘,长日消磨久,麻烦把驴给我安顿个地方,我与兄弟还有要紧事要办。”

来青楼的哪个不是办要紧事的?姑娘会意,笑了一笑,便从苏白手中拿过牵驴绳,往垂杨深处行去。

没了驴子的阻碍,二人顺利进了蘸湘苑。苏白红着脸,一路无话。

因是熟客,且要找之人乃蘸湘红人,赵麟经二三幼童一路引去,便就到了地方。没想到,五年一别,她仍住在此阁。

不同的是,潇湘姑娘的阁楼,要比从前新了不少。若按平日性格,赵麟早便闯进去了,但在此刻,他反而没敢开门。

其中一幼童见状,忙去敲姑娘的门,不一会儿,只听门内传来了道清冷女声:“何事?”

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赵麟心中一热,先前诸多顾虑仿佛皆都没了,他忙推门,三步并两步进了屋。然而刚走两步,赵麟便又停了下来,一时之间,他甚至不知手脚该怎样行放。

本以为是寻常客人,潇湘姑娘候在帘内,却不料那人开罢房门便没了动静,出于诧异,她掀开帘子:“公子……”话未说完,她改口道:“……是你?”

“咚”

一记惊吓,干脆下落了潇湘手中的闻香杯。杯子掉落于毯子上,顺势滚在了苏白脚下。

他……他回来了,五年不见,他终于……

回来了。

而在赵麟眼里,潇湘与从前无差,仍似春闺梦中人,仍着红衣与红装。

二人对视,却没有想象之中久别重逢的喜悦,潇湘知是赵麟,冷眼拉上了帘子:“你来作甚?”

“我……”赵麟想要伸手挡住她拉帘子的动作,却挠头道:“我一听国破了,国一破,第一个就想到了你,所以便来了。”

帘内人闻言,不禁想到当初她决定嫁人的那晚,他畏罪潜逃,五年来,她到底是没嫁成人,而他,愣是没再回来看过她一眼。

如今真是讽刺,一句国破,便就能将他给唤了来。当初家亡,也不见他管过一次谁。况她早便亡过家了,人世比亡家亡国的痛大有所在,她不在意这些痛,又岂会在意因亡了国才想起她的人?

见潇湘没有要理他之意,赵麟不知所措地看向苏白。苏白攥着刚拾起的闻香杯,同样不知所措地看着赵麟。

这厮在外是一副模样,谁知到了这里,却……

就在赵麟正欲组织语言之际,一阵喧嚷之声由远至近,紧接着,房门“砰”的一声,被人重重地摔了开。

苏白一惊,向门外看去,只见来了一群人,一老鸨模样的妇女走在最前头,刚一见赵麟,便喝道:“谁让你进来的?给老娘滚出去!”

片刻之间,苏白跟赵麟便被老鸨叫来的打手围了个圈。

被人围住,赵麟冷哼一声,在这世间,除了潇湘,还没有他害怕的人:“大爷我今儿还就进来了,潇湘是我的,她必须跟我走!”

苏白被赵麟这气势吓的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大爷,麻烦您在开口前先看下局势成吗?他们毕竟人多势众……

“走?”老鸨一笑:“现在的潇湘,想跟她睡觉的男人,掰着手指头数都数不过来呢,你算老——”

“咚!”

不待老鸨说完,赵麟单手将她提了起来,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她跟别人睡了?”

这么难听的话说出来,于他人听来倒没什么,而听在潇湘耳中,简直比万箭穿心还要难受。

正因为难受,潇湘才冷言冷语地道:“阿妈,放他走吧,我是不会跟他走的,今儿晚上还要去见城北张公子,我乏了,诸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听她今儿晚上还要去见别人,赵麟怒不可遏,一把将老鸨扔在一边,骂道:“荒唐!太荒唐了!”

说着,他便要去捉坐在帘后的人,但却被人拦了住。而帘内人倒也绝情,如避瘟疫般地离开了帘后,似是来人并不重要,她便真的去歇息了。

被潇湘这般对待,赵麟转身就要去打身旁拦他的人,便在这时,苏白拉住赵麟,呐呐道:“哥哥莫气,我有办法。”

赵麟一愣,稍稍用眼打量了下苏白稚气未脱的脸,而后收回目光,作势就要继续去打身旁的人。

不等赵麟动手,受了气的老鸨一声令下,先派人招呼了过去。一场恶斗下来,原本以为会占上风的老鸨,反倒落了下风。

眼见赵麟就要把这里的人得罪了个遍儿,到时只恐再见那姑娘也不易了,苏白有心为赵麟着想,便用力拦他道:“好哥哥,再这样下去,姑娘恐怕是死也不愿跟你走的。”

一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赵麟捶出的手停在半空。见他犹豫,趁旁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苏白一把将他往外拽去。

此青楼一叙,真真是,惊心动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