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真人不露相

更新时间:2020-04-10 07:39:44

真人不露相 连载中

真人不露相

来源:落初 作者:智柔 分类:武侠 主角:李横王树 人气:

经典小说《真人不露相》由智柔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横王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间真情,缠绵悱恻;率意侠情,荡气回肠;真人行踪,常不露相;出手只为,人间安宁;民族本性,古来顽强;披荆斩棘,不甘落后;世态炎凉,英雄救世;偏安也有,人间琐事;惊变蕴含,大智远谋;武学奇才,真人不露,惊险争斗,不知胜者,武技各展,奇绝风采;中华侠义救世,英雄别样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章按:奴隶主贵族勾良养玩弄女奴葛淑,致使葛淑怀孕,勾良养要葛淑打掉孩子,葛淑不肯,勾良养威胁葛淑,葛淑的弟弟葛汉看到姐姐受欺凌,本能地鼓起愤怒的勇气,可在勾良养的宝剑面前无能为力,葛汉的不屈终于激怒了勾良养,勾良养的宝剑就要刺向葛汉--------

一条宽敞的大路,路上却看不到几个人,偶尔有奴隶模样的人,艰难无力地推车经过,路边那豪宅大门。

一对打手模样的人站在豪宅门前,嬉笑着在门外站着,好像在等待什么。

“呱!”门前大树上一只乌鸦叫了一声。

一个打手抄起一颗石子,向乌鸦扔去,怒骂道,“***,晦气!”

乌鸦惊叫着从树上飞走了。

过了不一会,两个男子从大门内走出,一个白衣,潇洒地摇动着折扇,一个黑衣,手扶着佩剑从屋内走出。

一个打手连忙跑上去,点头哈腰谄媚道,“公子爷,小的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白衣男子白了他一眼,傲慢地说道,“今天你们在家,我和王公子俩人出去就行了!”

这打手一个愣神,但没敢多问,连忙点头哈腰答道,“是!公子爷!”

这群打手连忙争相点头哈腰,好像唯恐谁被发现了没有点头哈腰似的,目送着两个公子身形远去。

这打手才淫笑着,对其他打手偷偷说道,“公子爷不用咱们跟着,准又不干什么好事!”

有一个打手嬉笑着问道,“你说公子爷干什么坏事,能不让咱们跟着?”

两个打手对视淫笑着,一个说道“嘻嘻嘻!那还用问?和女人有关呗!”

一个僻静的山坡下,卜鲁象懒洋洋躺在山坡上,不时四处看看,竖起耳朵听听。

山坡下,袁云天身形晃动,闪展腾挪,在练着一种功夫,身如游龙,进退自如。

突然,卜鲁象学了两声青蛙叫。

袁云天连忙收住身形,潜身迅速地跑向卜鲁象。

卜鲁象声音低沉说道,“小兄弟,有人来了!”

袁云天跟着卜鲁象藏好身形,偷眼向远处望去,隐约看到一个女子模样的人影朝他们这方向走来。

袁云天看着那黑影走到山坡一棵大树下,四处看看,隐身在那棵大树后边,似乎在等人。

卜鲁象竖起耳朵听听说,“又有人来了!”

不一会,又一个黑影出现,在离大树不远的草丛中藏起身来。

不远处,两个公子沿着大路走来,前面出现一片青纱帐,二人绕来绕去,在一个山坡下停住脚步。

白衣男说到,“发坦兄,看这他妈晦气,一时把持不住自己,找来这麻烦,你在这里给我把风,我去把那贱女人搞定就回来!”

黑衣男叫王发坦。他看看白衣男勾良养,嘴角露出一丝不自在的笑容,看着勾良养,看得勾良养也有些不自在。

王发坦说道,“良养贤弟,大丈夫敢作敢为!一个弱女人,不行就一不做两不休,干脆!”

勾良养听了王发坦的话,禁不住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寒颤。

勾良养向他点一下头,“实在不行就照法坦兄的话做!”

王发坦点点头,“这才像我哥们,良养贤弟快去快回嗷?小兄等你好消息!”

勾良养向王发坦一拱手,转身离去。

王发坦看着勾良养的背影,苦笑一声,心想,“良养贤弟那样都好,就是看到女人就着迷,号称飘风剑客,武功了得,人又长来潇洒倜傥,勾引女子实在没人能比,良养贤弟啊,要是你把精力用在正方向,实在不失是一个人物!”

勾良养走到山坡下,轻轻咳了几声。

一会,一个奴隶模样的女子小心翼翼地从大树后走了出来。

那女子乌黑的头发,虽然衣衫褴褛,也看得出模样端正,正值豆蔻年华,透着一股青春少女迷人的气息。

也正是这好的容貌,让她觉得自信,她相信勾公子对她是真情。

“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没想到勾良养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这姑娘,“葛淑姑娘!你找个医生,把这孩子打掉吧!”

这被叫做葛淑的姑娘诧异地看看勾良养,“为什么要把这孩子打掉,他可是我们的骨肉啊!”

勾良养看着葛淑一会说道,“骨肉骨肉,什么骨肉不骨肉的,反正他又没有诞生到这个世上,干脆把他打掉,这样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怀过孕,何乐而不为?”

葛淑愣了一会,有点手足无措,心慌意乱,连忙追问道,“反正我要嫁给你,又为啥要打掉他呢?”

“这?”勾良养被葛淑的话问住了,他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葛淑看看勾良养,摸摸自己的肚子说,“儿是娘的心头肉啊,勾相公,留下这个孩子吧?反正我就要嫁给你了!我日日想,夜夜盼,盼着这孩子早日出生,盼着你能娶我进门,盼着我能够每天陪伴在你的身边!”

“嗤!”没想到勾良养似乎有点不懈,又有些无奈地嗤笑了一声说到,“你这姑娘也真够死心眼!我娶了你,一个女奴,那岂不让贵族公子们等笑话死?”

葛淑听了勾良养的话,似乎觉出一丝自卑。

葛淑经过心理挣扎,满眼含泪,爱慕地看着勾良养乞求道,“相公,这些天,我脑子里一直有你的影子萦绕,我想起你就偷偷地笑,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有了一个如意郎君,还有我们的孩子,我感觉他生下来一定像你一样英俊潇洒,我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勾良养听了葛舒的话,还是被葛舒这段话勾起了恻隐之心,他心动了一下,有些良心发现。

他有点无奈地在地上来回踱了几步,他的心情复杂又矛盾,他心想,“我们家门富贵,怎么会容忍我娶一个女奴,岂不成为别人的笑柄,让人笑话死?”

他看一眼葛舒,葛舒正用渴盼的眼光看着他,他看出葛舒是多么想成为自己的娘子,看出葛舒是多么爱慕他。

他有了一丝心动,心想,“索性偷着娶了葛舒,等我慢慢想办法,管他那么多呢!”他刚要对葛舒说他这意思。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唿哨,那是王发坦发来的信号,催促勾良养赶快完事。

王发坦的话在他耳边回响,“良养贤弟,快去快回,男子汉吗?应该敢做敢为,一个弱女人,不行就一不做两不休,干脆!”

勾良养心想,“别的阔家公子玩个女奴能算什么?连发坦兄也劝我一不做二不休,我娶了葛舒一个女奴,还不让人笑话死?”

想到这,勾良养声音严厉起来,“你是个女奴隶,本公子怎么能娶你呢?赶快拿上这银子,去把孩子打掉!”

葛淑听着勾良养的话,如五雷轰顶,惊呆在那里,“孩子是相公和我的生命,我日思夜想,就是要看到这孩子生下来,给你叫声爹爹,给我叫声娘亲,他是我们俩感情的结晶啊!相公你怎么能让我把他打掉呢?”。

勾良养看着葛淑的神情,不免又动了恻隐之心,故作凶狠地说,“本公子给你一锭银子,也算对得起你,从此我们再不往来,你也别声张,不然,别怪本公子对你无情!”

葛淑被勾良养的话惊呆了,她呆坐在地上,一声不吭,只是还是那样深情地看着勾良养,他不相信勾良养会说这样的话。

勾良养看着葛舒痴呆的样子,也不再有恻隐之心了,他大声说道,“听到我的话没有,不然别怪本公子杀了你!”勾良养做了个拔剑的动作。

突然,草丛中窜出一个黑影,飞身奔向勾良养。

这个人就是开始的时候袁云天和卜鲁相看到的第二个人,藏在输的后面,他是葛淑的弟弟葛汉。

勾良养功夫不错,他听到声音,连忙拔出长剑。

葛汉捡起一块石头向勾良养扔去,骂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吃人饭不拉人屎!打死你!”

勾良养敏捷躲开,他被葛汉的骂声激怒,恻隐之心烟消云外,他瞅瞅葛汉,阴测测地看着葛舒问道,“呦,你还有这么个相好的?”

葛汉一听这话,又气愤地抄起一块石头,狠狠砸向勾良养,大声骂道,“我是他弟弟,砸死你个狗娘养的,吃人饭不拉人屎,让老天劈死你们!”

葛汉从地上一块石头接一块石头击向勾良养。

勾良养用剑左右格挡着十块。剑身上火花迸溅。

勾良养大怒,突然一声大喝,“着!”一剑击中葛汉左腿。葛汉发出一声惨叫,“啊!”

这惨叫声惊醒了呆住的葛淑,她大叫一声,“不要伤我弟弟!葛汉,你快走,不要管姐姐!”

葛淑想扑向葛汉,可勾良养的话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她努力了几次,没有站起来。

勾良养提着宝剑,呆呆地发愣,行凶后的勾良养看着葛汉和葛淑可怜的样子,又有些良心发现。他看着葛汉爬到他姐姐跟前,他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得有点不知所措,但他很快镇静下来,心想,“不过是两个贱奴!”

葛汉握着姐姐的手,仇恨让他忘记了腿上的疼痛,他看着姐姐,眼中充满了怜爱,他说道,“姐姐,可惜弟弟没有那么好的武功,不能为你出气,杀了这狗娘养的,这些坏蛋没一个好东西,你怎么就相信他的花言巧语,他是玩弄你,不会要你的!”

葛淑摸摸葛汉的头说道,“傻弟弟,不许你说杀勾相公,勾相公是一时鬼迷心窍,不会真的不要我的!”他还是那样深情地看着勾良养,希望勾良养回心转意,她痴情地问道,“我弟弟说得是真的吗?你是玩弄我的感情吗?”

勾良养一咬牙,“怪只怪你不知天高地厚,本公子门庭高贵,家父怎么可能让我要你,赶快把孩子打掉,不然我连你弟弟一块杀了!”

袁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这一幕,表情痛苦地看着卜鲁象,意思是要卜鲁象管这桩不平事。

卜鲁象一声不吭,他在反复思考,他心里最担心的是袁云天的安全。

他眼中充满爱意看看袁云天,有点迟疑地小声说,“看这姓勾的武功极高,他还有伙伴在不远处,我和你怕不是他们对手,我死倒是小事,可我得保护你,再说欧阳坚和他的四个杀手随时会出现在我们眼前,要我们的性命!”

袁云天攥紧拳头咬紧牙关,瞪大了双眼。

葛汉听着勾良养的话语,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可没有能站起来,他摸索着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狠狠地扔向勾良养,勾良养敏捷地闪开。

葛汉看看姐姐可怜巴巴的样子,一股愤怒之气又让他恶从胆边生,他咬咬牙狠狠地骂道,“我砸死你个狗娘养的!”

远处又传来一声唿哨。

勾良养怒道,“不过就是个贱奴,让我一剑结果你的狗命!”

说罢,勾良养挺起宝剑,就要刺向葛汉。

远处的袁云天高喊道,“助手!”

可为时已晚。

“别伤----”葛淑看到宝剑就要刺向弟弟,本能地唤起她生命的勇气,只见葛淑拼命地用身体护住了葛汉,而勾良养的长剑从葛淑的后心扎进了葛淑的身体。

“啊?”勾良养敏锐地觉察到了是葛淑,手上力道稍减,这仍然刺伤了葛舒。

只听葛淑惨叫一声,看看葛汉,又转身用哀求的目光看看勾良养,挣扎着说道,“勾相公,别伤葛汉!”说完,葛淑瘫倒在地上。

葛汉看到姐姐受赏,血灌瞳仁,他感觉到自己在勾良养的宝剑面前无能为力,不由凄惨地大叫一声,“天啊,你为啥不睁睁眼啊,我姐姐哪一点也比这狗娘养的好,为啥要受这狗娘养的欺负,有这样的命运啊!”

勾良养大怒道,“你再喊,我杀了你!”

葛汉对勾良养说道,“你杀吧,你个狗娘养的,老子做了厉鬼也不放过你!”

葛汉又对葛淑说道,“姐姐,你真傻!像他们这种公子哥只会玩弄你的感情,你让咱娘知道你被这坏人糟蹋了,娘会气疯的,我的傻姐姐啊!”

勾良养看着葛汉那疯狂的样子,他的心里也有些害怕,他不曾料到一个小孩子在他的亲人受到凌辱的时候会有这么大的愤怒的力量,勾良养有些手足无措。

葛淑看看勾良养,双眼脉脉含情地说道,“勾相公,真的像我弟弟说的那样吗?你难道真的对我没有那种感情吗?我不信,你快亲口对我说!”

勾良养思忖了一会,咬咬牙说道,“本公子豪门出身,像本公子一样的公子哥哪个不玩弄女奴,哪个不是玩完就像破鞋一样扔掉,本公子也只不过跟你玩玩而已,可谁想到你那么容易被我勾引,哈哈哈!”,勾良养此时已经渐渐毫无人性,他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

“叫你笑!”葛汉在身边又抓起一块石头,拼命扔向勾良养,可因为受伤力道有点减弱,没有砸到勾良养。

可这再次激起勾良养的怒火,“还从来没有哪个奴隶敢这样对待本公子!”

说罢,勾良养又挺起剑来,恶狠狠就要出剑刺向葛汉。

远处的袁云天再也忍耐不住,他站起身形,大喊一声,“住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