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超级锋暴

更新时间:2019-10-05 09:37:28

超级锋暴 连载中

超级锋暴

来源:落初 作者:陈爱庭 分类:体育 主角:杨阳雷普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超级锋暴》的小说,是作者陈爱庭创作的体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2003年夏季,巴西新星卡卡低调地踏进米兰城;葡萄牙小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背着争议飞到曼彻斯特;默默无闻的梅西在拉玛西亚抬头仰视着刚加盟的超级巨星罗纳尔迪尼奥……在荷兰一家默默无闻的小球队里,有个即将惨遭淘汰的废物却在憧憬着成为世界顶级巨星,在欧洲足坛掀起一股超级锋暴。…………………………书友群:908223342,欢迎书友们入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晨,偌大的滑板公园悄无一人。

杨阳背着书包,熟练地颠着球,从东侧居民区进入,沿着蜿蜒小径直奔园区中心而去。

经过两周艰苦而乏味的基础训练后,他的颠球技巧明显提升了许多,哪怕是颠着球,也丝毫不影响他走路的速度,很快就来到了公园的核心地带。

顾名思义,滑板公园的核心地带设有滑板区,听说以前每到夜晚,总有众多年轻的滑板爱好者聚集,非常热闹,但在那一波滑板热潮过去之后,滑板公园逐渐萧条,只剩下那些荒废了的滑板设施还在提醒着人们。

杨阳的颠球训练终于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但老冰制定的下一步特训却需要一堵墙。

阿尔梅勒市区很大,但想要找到一堵能用来训练的墙壁,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杨阳好不容易才在滑板公园里找到了荒废已久,画满了涂鸦的废墙。

滑板公园的位置很好,往北走就是杨阳的学校巴肯学园,往东不远则是舅舅沈明家所在的居住小区,西边是条河,南边则是著名的多米尼加花园别墅区,那是阿尔梅勒去年刚刚建成的最高档的住宅小区。

别墅区再往南就是阿尔梅勒汽车城,那是阿姆斯特丹南部最大最专业的汽车销售维修中心,舅舅沈明的中餐馆就在汽车城的北面。

滑板公园很大,滑板区又荒废已久,就算是早起的晨练者都很少经过这里,所以杨阳来这里训练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别人,或者是被人打扰。

放下书包后,杨阳颠着球来到了墙壁前,在离墙三米的地方停下。

他的第一项训练就是在这个位置,把球踢向墙壁,等球反弹回来后,再踢回去,要求就是必须一脚触球,而且每一次触球的力度都要控制,尽量保持相同。

右脚五百下,左脚再来五百下。

在枯燥乏味的对墙训练中,杨阳耳朵里听着砰砰砰砰的响声,身体却在感受着每一次出脚的异同,还有每一次皮球从墙壁上反弹回来时的那种反馈。

系统老冰也在他耳朵旁不停地纠正他的动作,并给出改进的意见。

经过一路来的颠球热身,一千脚传球后,杨阳已喘息出汗,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往后退到离墙五米处,杨阳开始第二项训练,对墙颠球。

左右脚的内脚背和正脚背共四个部位,每个部位五分钟,正好二十分钟。

虽说杨阳已经进行了两周的颠球训练,但对着墙壁颠球还是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在经过墙壁的反作用力之后,对杨阳的第一脚触球都有了很高的要求。

老冰的要求还是老样子,总共四个部位,每个部位连续颠球五百下算合格。

虽说都是一些最基础的训练,但老冰对杨阳的要求却是极高,但凡有一丁点失误,他都会立即提出并要求改正,再加上训练本身就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强度也是不小,不知不觉间,杨阳已是大汗淋漓。

专注于训练的他也丝毫没有留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公园小道上,一对晨练的中年男女却停下来,好奇地看着他。

…………

…………

“怎么啦?”特鲁斯好奇地询问着自己的男友。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奇。”荷兰中年不苟言笑地淡淡答道。

特鲁斯顺着男友的视线,看向了远处滑板区内那个对着墙壁训练的少年,“很奇怪吗?”

“嗯?”荷兰中年显然没听明白。

“我是说,对着墙壁训练很奇怪吗?”特鲁斯重复自己的问题。

“不,一点都不奇怪,很多人都这么干,例如博格坎普。”

由于男友的职业关系,特鲁斯对足球也是颇有涉猎,再加上家里往来朋友都跟职业足球有关,她对球星自然也是如数家珍,更不用说是在阿森纳红得发紫的博格坎普了。

“他像博格坎普?”特鲁斯试探地问道。

以男友的眼力,恐怕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何会在晨练跑步过程中,特地驻足观看了。

可没想到,荷兰中年听后却明显一愣。

“他?”荷兰中年摇头,“跟博格坎普还差远了。”

“很差吗?”

“他现在距离墙壁应该在十米左右,这是职业联赛里最常用到的传球距离,也是所有职业球员必须要掌握和具备的,而且必须要是一脚触球。”

“但是你看……”荷兰中年指向滑板区里的杨阳,“他用了两脚,而且第一脚停球还经常没停好,可见这个人的基本功非常糟糕,连自己一个人训练都这样子,到了比赛场上,那就更差劲了,以他现在的水平连业余联赛都踢不上。”

特鲁斯无奈地朝天翻了翻白眼,自己这男朋友对待足球一向要求严苛,说话又直接,但眼光却非常毒辣,如果他这么说,那就一定错不了。

“看他年纪才十六七岁,有没有这么严重?”

“这是最基本的东西,十二岁就必须掌握了,西班牙在这一方面的训练就比我们要重视得多,尤其是……”

话说到一半,荷兰中年却突然神色一黯,仿佛被触及了心中软肋。

特鲁斯也留意到了。

自从半年前发生了那件事情后,他就开始变得意志消沉,虽然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他的过错,但他依旧还是没能走出来。

眼见男友整天窝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正好有朋友在阿尔梅勒的多米尼加花园别墅区里买了房子,附近又有阿姆斯特丹周边最大的高尔夫球场,于是在特鲁斯的建议下,爱高尔夫球仅次于足球的他这才决定到阿尔梅勒暂住放假,避开外面的纷纷扰扰。

只是没想到,来到阿尔梅勒两天,男友今早却被这个奇怪的少年给吸引了。

“既然你觉得他很差,那又为什么好奇呢?”特鲁斯立即转移话题。

荷兰中年嘴角微微一抽,远远望着训练得汗流浃背的杨阳,仿佛像是在喃喃自语道:“我在好奇,这种枯燥乏味的无用功,他还能够坚持多久?”

“你怎么知道是无用功呢?”

“到了他这个年纪,再进行这样的基础训练,枯燥乏味至极不说,还事倍功半,刚开始贪新鲜,还可以坚持,可时间久了,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所做一切都是徒劳时,他就会知难而退,这不是无用功又是什么?”

特鲁斯从话里听出了男友的深意,说的是这个少年,可又何尝不是他自己的写照?

“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有用没用,都得试过才知道。”

“你太天真了。”

“是你太悲观而已,要不我们打赌?”特鲁斯满是挑衅地看着男友,她觉得应该给他找点事情做,省得他胡思乱想。

“打赌?”荷兰中年指向滑板区里的杨阳,“他?”

“对,我觉得他可以坚持。”

“不,特鲁斯·奥帕梅尔,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你输定了,他坚持不了一个月。”荷兰中年无比自信地说道。

这样的人和事,他见过也经历过太多太多了。

“那就赌吧。”特鲁斯双手一摊。

“好,一言为定。”

…………

…………

杨阳并不知道自己竟成为了别人的赌局,他只是专注地特训着。

在练习完十米处的对墙传球训练后,他又将距离后退到了十五米、二十米,最后还有其他一些训练项目,但都是一些最基础的。

以他目前的基本功,就应该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抓起。

用老冰的说法,颠球是最最基础的,但却并非目的,随着球感的逐渐提升后,颠球训练会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其他一些更有实际运用价值的训练。

杨阳对此是非常认同的。

结束了早晨的训练,杨阳重新背上书包,边颠球边往北走,很快就出了滑板公园。

杨阳的颠球看似随意,可仔细留意的话,就不难发现他的每一脚颠球都尽可能把节奏和力度控制得一样,迈出的每一步的步距都尽可能保持相同,这让他看起来仿佛带着某种韵律。

巴肯学园是从幼儿园到高中的一条龙学府,也是阿尔梅勒的私立名校。

从两周以前,杨阳颠球入学,就成为了巴肯学园的趣闻,但更多还是嘲讽和挖苦。

谁都知道,杨阳读书很好,但踢球却是一团糟。

约翰·雷普多次劝退杨阳的事情,早已被杨阳的队友们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可对此,杨阳却没有丝毫的回应,依旧还是我行我素。

想要改变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通过学期考核,留在阿尔梅勒。

“这混蛋还真是不死心啊!”

在学校大门口,亨克·迪梅尔看着杨阳颠着球走进校园,双眼闪过了一丝怒意。

过去两周的训练里,杨阳在队内的表现是越来越不错,尤其是在抢圈游戏,虽说依旧是队内表现最差的,但所有人都已经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戏耍他了。

可他进步了,亨克·迪梅尔却开始倒霉了,开始频频进入圈中抢球,而这都是拜杨阳所赐,甚至有好几次,迪梅尔都忍不住想要动手揍他一顿。

“我听到消息,他最近在训练中表现不错,教练组有意在周六安排他进入大名单,参加对阵奥姆尼巴斯的比赛。”旁边一名阿尔梅勒的青训球员说道。

“什么?”亨克·迪梅尔有些愕然。

“尼克受伤了,听说是教练要他踢防守位置。”

阿尔梅勒成立不到七年时间,不管是青训梯队还是一线队都还不够完善,所以青年队跟私立学校巴肯学园合作,十六和十七年龄段的球员就代表巴肯学园参加阿姆斯特丹南部的周六校际联赛。

奥姆尼巴斯也是阿尔梅勒的球队,跟本市的一支征战第四级别的业余球队合作青训,实力不弱,是块不好啃的硬骨头。

亨克·迪梅尔双眼一眯,他是青年队的队长,同时也是校队的队长,却暂时还没收到通知。

“那他应该开始为自己祈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