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烟若梦大结局精彩试读章节目录】主角袁修杨亦楚_鱼人小说网

浮烟若梦

浮烟若梦 连载中

浮烟若梦

时间:2019-06-13 08:57:16 分类:其他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冬平 主角:袁修杨亦楚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冬平原创的穿越小说《浮烟若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袁修杨亦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侠与义、执念与痴情、亲情的深邃、相思的绵长... 或许是穷尽一生的追寻,或许是不知原因的选择,或许是刹那间心念的空明... 尽数化入浮烟,若梦一场......

精彩章节试读:

一 夕阳。清风。密林。 一群骑客飞快地从林中驰过,快得看不清他们的脸。 最后的一个少女漫漫落后了,她离前面的队伍越来越远。 马蹄渐落渐慢,显然,她是故意的。 这少女皮肤白皙,全部的丽色几乎都集中在那双漆黑如夜,闪亮似星的眼睛上,以致于眼睛的光亮遮掩了那并不完美的鼻子和嘴巴。 “飕”的一声,一支羽箭贴着她头顶飞过,插在她身后的一棵树上,箭尾的羽毛颤动不已,箭上缚着一个白色的布包。 少女勒住坐骑,跳下马来,整理了一下淡青色的衣衫,从容地走到树旁,解下布包,打开一看,很厚的一叠银票。 她笑了,笑得很灿烂,比夕阳还灿烂;又笑得很轻柔,比清风还轻柔。这支箭显然是前面队伍里的人射来的。这样远的距离又能保证她毫发无伤,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耐,也只有这个人会记挂着她。 夕阳很快落山了,快得像一瞬即逝的爱情,干干脆脆,一点尾巴都不留。 马,拴在了树上;人,倚在一个粗大的枝丫上。 她没有在树下点上一堆火来照亮黑暗或驱赶野兽,因为她不怕。不怕黑暗,更不怕野兽。她好像什么都不怕,或许是因为还没有遇上会使她害怕的东西。 美丽的眼睛闭上了,于是天上的星星亮了。 她想起了小时候,在那个大该叫做“家”的地方,那个野兽般的人聚集的地方。若有若无的嘲讽便在她耳边响起,似现非现的白眼又在她脑子里晃动。 其实这些从没有人敢明确地表示出来,因为她毕竟是寨主的女儿,尽管她是寨主抢来的女人生的。 一个女人,在那种地方生存,居然能熬到生下孩子,很艰难,所以她死了,在孩子出世后的第六个月就死了。 有人说她是因为产后虚弱留下了病死的,还有人说她是受不了痛苦,自杀死的。 什么痛苦?没人说过,或许,根本没有人知道。 六个月大的女孩,怎么生存?自然有它的父亲来负责。 然而他的父亲却把她丢给了一个老仆。 于是,那个老仆和他的孙子就承担起了抚养她的责任。 二想到这里,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温暖的像是可以融化坚冰。 因为她的眼前出现了两张亲切的脸。一张苍老,一张年轻。 自然是那老仆和他的孙子——岳一剑。 岳一剑,就是那叠银票原本的主人,也是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唯一,因为岳老人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可,父亲呢? 在她的心里,“爹”似乎跟别人没什么两样。他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自己的女儿,甚至还不如他信任重用的手下。 似乎这条特殊的纽带根本不存在一般。 岳一剑,一个在她心中像阳光般的人。 如果你也在山寨里,就会经常听到一句话,“岳一剑应该改名叫做‘岳一箭’,有谁的箭能射得比他更快、更准、更狠呢?” 又或许,你根本不想听到这句话,谁又愿意踏进这个地方一步呢? 不只是射箭,岳一剑还会很多本领,有些是跟群匪们学的,大多数则是跟寨主学的,那个人称“钝刀子”的寨主。 二 钝刀子教给每个人的功夫都不同,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会多少本领,就像没有人知道大海里有多少滴水,沙漠里有多少粒沙。 少女的眉头皱了一下。 钝刀子,一个很没气势的名字,但它会让人感到头皮发冷,脊骨发麻。 用一把生锈的钝刀子杀人,一刀是砍不死的,但两刀、三刀、一百刀呢?钝刀子只会让惹人死的更慢、更痛苦。 钝刀子就像钝刀子一样,里里外外都一样。以致于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爱自己的女儿。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少女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绿女。有一些奇怪。 她喜欢绿色,从小开始,她一见绿色就笑,不见绿色就哭。最后岳老人连房子也刷成了绿色,就差没戴顶绿帽子来哄她了,其实,他也没绿帽子可戴。 绿女没有姓,岳老人不知道钝刀子姓什么,也没人知道,或许,连钝刀子自己都不知道,就连这个名字,都是岳老人取的。 绿女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吐出来,这是钝刀子教的吐纳方法,每天都练,必须练! 她又想起了第一次掉队。 那时她只有十三岁。 那次没有人回来找她,没有人给她送钱。 钝刀子定的规矩就是这样,不管是谁,落后了又追不上,就自生自灭,没人会管你。 她是饿了三天后,才找到了回去的路。 就这样,短短的几年中,在大多数小女孩依偎在娘亲的怀里撒娇时,她慢慢学会了怎样在山野中生存,学会了怎样在江湖上行走。 每次出门前,岳一剑都会告诉她“若是跟丢了,就在附近找个地方等我们回来。” 可是后来,绿女厌倦了没命地东奔西走,渐渐的开始故意脱离队伍,反正也没有人会过问。 只要有岳一剑在,她就不担心钱的问题。 如果没有他,现在的绿女也早已什么都不担心了。 一个被派出去办事的人常常偷懒,钝刀子为什么不管?因为没有人告诉他。 为什么没人说?因为没有哪一个土匪会喜欢带女人办事,尽管这个女人有两下子,也很漂亮。可这个漂亮女人摆在面前却不能碰。 因为有岳一剑在,更因为有钝刀子在。 没人想让岳一剑的箭穿过自己的胸膛,更没人敢去捋钝刀子的胡子。 不管钝刀子爱不爱这个女儿,碰了她就等于打了钝刀子的脸,那滋味一定不好过,比挨钝刀子砍上几千刀还不好过。 最重要的原因,大概是绿女没有用,每次发出任务,绿女总是像个附属品一样可有可无。 可能,钝刀子是知道的,但他不在意; 也可能,他把女儿派出去是为了看不见她; 还是,他故意要让小狼独自磨练,长出尖利的獠牙? 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 夜,深夜。 虫子在低鸣。 马已经站着睡着了。 绿女的呼吸还是那样,深深地吸,缓缓地吐… 她其实也已睡了,睡得很熟,还梦见了张亲切的脸。 但,钝刀子教的方法就是这样。 练了就不停,停也停不下!

相关内容推荐:

哦亲爱的

编辑哦亲爱的点评:

《浮烟若梦》女人奴吗,种马文,想打死这个主角还有作者,看的好气,感觉主角就是个流氓痞子,不能直接把麻烦根除吗?非要等,我等你吗啊,凑字数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其他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浮烟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