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仙剑传人恋上天狼女

更新时间:2020-11-13 00:52:42

仙剑传人恋上天狼女 已完结

仙剑传人恋上天狼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寒烟翠 分类:其他 主角:玉树孤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寒烟翠的原创小说《仙剑传人恋上天狼女》,主角玉树孤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们天生便能吸呐星光**,凡人之躯也能掌控破碎星辰的强大力量。星光只是一种纯净的能量,却对星界之人至关重要,如若没有了星光,他们就如鱼离开了水般。所以,当他们自宇宙诞生,便离不开这片浩瀚的宇宙空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浩瀚宇宙,自成世界,名为星界。

宇宙何来星界,只因宇宙诞生出了新的生命。

他们自称星界之人。他们有人的复杂情感,天使般的容颜,想来与人没有多大差别,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们天生便能吸呐星光修炼,凡人之躯也能掌控破碎星辰的强大力量。星光只是一种纯净的能量,却对星界之人至关重要,如若没有了星光,他们就如鱼离开了水般。所以,当他们自宇宙诞生,便离不开这片浩瀚的宇宙空间。于是,结合无数人的力量创造出了星界,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美丽梦幻,安宁和平。

星界,美丽而又浩瀚,散落各处的星光明亮如流萤,胜似银河美景。远处玉树丛生,晶莹剔透,玲珑枝叶。

天幕上寒星璀璨,如是银河里的星晶,一颗颗镶嵌在如纱薄雾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梦幻而又美丽!

地上五色杂乱的土壤,散发着泥土般的芳香。

巍峨的山峰之颠,雕栏玉砌如同天梯一般直通那座殿堂。悠远漫长,走上这条台阶,何人不起时间漫长,岁月沧桑之感。这仿佛是一条通往宇宙外、而不知尽头的道路。

殿堂似是某种金属建造而成,形似高塔,塔顶直破天穹之外,巍峨庄重。殿堂吸收着漫天星辰之光,散发出幽幽光晕。殿堂坐落于天穹间,就像是一只盘踞的巨兽,俯视着身下众多小如蝼蚁的生命。

此殿名为星魂殿,星界魂魄也!可想而知,星魂殿对于这个新世界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就犹如一个机器的核心组织。所以,星界一些人此生便是守护着星魂殿。就犹如那颗蔚蓝色的地球一样,也需要人去保护。

星魂殿上连天外,下通有生灵的地球,吸取天外能量、地球之灵气维持着星魂殿运行,支撑着整个星界界之壁,稳固这片空间。一个世界谁说没有天灾呢?星界有神秘的黑洞,妖异的幻兽,时常给星界之人带来麻烦。然而最凶险的灾难便是银河风暴,凶险亦壮观!一场银河风暴,整个星界仿若坍塌,天崩地裂。如果不是星魂殿的存在,星界早已不复存在。眼见一光年一次的银河风暴即将来到,而美丽的星界又能经得起多少次摧残呢!

星空中,火球般的太阳散发出紫红色的烈焰,星界光明而又温暖,万物沫浴阳光下,再无宇宙原本该有的阴冷黑暗。

石屋前,玉树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枝头花蕾含苞欲放。幻彩般的蝴蝶在玉树从里翩翩起舞,尾翼散出五彩光点,落在玉树上,晾在玉叶上那一件件洗得洁净的衣服顿时五彩缤纷,极其好看。自衣服样式来看,明显是女装,显然那屋里住的是女子。

这蝴蝶只是一只低等的幻兽而已,本身没有什么攻击力,却能善解人意,知凶避祸,天斌奇特。当星界有灾难来袭之时,这种幻兽早有预感,它们就会成群结队地飞往安全之地。五彩流光越过夜空,比流星雨更加美丽。可是,这等美景过后,却是灾难的来袭。

呀的一声,石门打开,一名穿着睡衣的女子走了出来,她揉着惺忪睡眼伸了个懒腰,温暖的阳光让她很是惬意,心旷神怡之下,不禁露出一个真心的甜笑,屋前这片空间顿时如百花绽放。晶莹玉树也成了她甜美笑容的衬映背景。

女子轻吸口气,草木清香如琼浆玉液般入喉,直下肺腑,屋里闷热之感顿时烟消云散。

天郎今天心情真不错,那个缠绕她十年之久的恶梦奇迹般地从她梦里消失了,不仅如此,她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到一对夫妇,那妇女沧桑的脸庞,慈笑地看着她,像是对待自己女儿一样,抚摸着她的秀发,温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嘴里喃喃着,似有千言万语要与她诉说。那老夫却只是笑着站在一旁,也不上前来,只是看着她笑。天郎清楚地记得,自己看不清那老夫的面容,只记得那道伟岸的身影在她眼前消失不见。自己虽然于他们素不相识,却让她深刻地感受到了温情,就如如亲人一般。醒来,天郎感觉自己眼角湿湿的,还证明那梦是真的出现过,如此的真实。相对于一个孤儿、闭眼恶梦的人来说,这个梦如此弥足珍贵。

天郎是孤儿,她不知自己父母是谁?姓甚名谁,是什么身份?她都不知道!但她在这个世界本不孤单,有幸一位老奶奶收留了她,才不至于无家可归。

老奶奶姓天,不知其名。却心性慈善,她还收留了一名男孤儿,那孤儿名为天蝎,比天郎早来几年,两人的名字都是老奶奶给起的,老奶奶没儿无女,自己也已年迈,家境自然不好。这个家虽然贫困,但有家的和睦温馨,让天郎感到温暖,完全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眺望远处连绵的山峦,阳光明媚,星辰无光。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天郎暗暗地想着:“闲着没事,不如出去走走!”天郎突然想出去散散心,心念间,便已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天郎不禁苦笑,她仅有的一套衣服昨晚洗了,昨夜湿度极重,现在定然没干。目光转向晾在玉树上的衣服。不禁发愁,自己今天穿什么呢?难道穿着睡衣出去,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平时她只呆在家里,照顾着年迈的老奶奶,心里也想的只是为这个家能多做一点什么!

天郎郁闷地向玉树处走去,心里却直盼着太阳温度突然增加,把潮湿的衣服瞬间烘干。

和煦的阳光透过玉叶,洒下片片斑驳,印在洁净如雪的衣服上,平添几分生趣。

踮起脚尖,天郎摸了摸衣袖,她惊讶地感觉到衣服竟然干了,哪里还有潮湿!她虽然心中疑惑,明明昨夜湿度极重,不料,才一夜时间竟然干了,取下系在树枝上的衣服,天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即,她的笑容凝固于俏脸上,天郎盯着手里的衣服上,心里恼怒,只见洁净的衣襟上,不知何时落下一块五彩色污迹,那类似涂鸦的污迹于洁白单调的衣裙徒增几分颜色。

天郎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衣裙,心里头不知如何是好,气恼也不是,苦笑也不是,反倒是先前的好心情去了一半。这是谁干的好事啊,真是太缺德了!

繁茂的玉叶丛中,停着一只小巧玲珑的五彩蝶,瞪着一双黑豆小眼睛瞧着呆滞中的天郎,眼珠突然一转,望向天郎身后,悄然地合上翅膀。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天郎正暗自苦恼,徒地,一道好听,略带磁性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在耳边响起,惊得天郎心神一颤,随即想到这里只有奶奶与自己、天蝎三人而已,便无其他外人,心里便是淡定下来。

转过娇躯,映入眼帘的是:一身黑衫劲装的男子,那一张严峻的寒脸,尽是难言的温情,俊眼古井不波,深邃叫人难懂。这人正是天蝎。

“你,你走路没声音啊!神出鬼没的,吓人家一跳。”见是天蝎,天郎嗔怪道。顿时将矛头指向了他,算是找到了宣泄的目标。想到了这么好的天气,自己不能出去逛逛,心里既是憋屈,十分不快。

“哦,是吗?我走路哪里没有声音了,是你自己想什么太入神了。”天蝎一本正经地说道。

天郎美目轻瞥着眼前的男子,那张寒脸上总是一副认真的表情,直叫天郎不知怎么反驳他才好。这么多年,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是一副不在意的神态,自己在他眼里也许不算是什么吧?同是孤儿,同一个屋檐下生存,他们可以说是相依为命,青梅竹马,却无半点兄妹之间的友谊。虽是如此,他们也只是平时争嘴,情况从末进一步恶化,这多半是天郎容让的原因。

天郎强压下心里怒气,问道:“今早去了哪里?”

瞧了一眼天郎手里的衣裙,天蝎没有回答,想起昨夜自己生火烘干的衣服,如今是这般模样。他不动声色地伸手夺了过来。深邃的眼睛盯着天郎眼睛,仿佛看穿了她的所思所想,淡然地道:“你想去哪?”

天郎没好气地道:“去海边!随即低声道:奶奶身体不好,我想去海边捡些星贝……”

“去海边,穿这件衣服不合适的。”天蝎嘴角勾出一抹冷酷,说道:“今早我去了一趟集市,顺道给你买了一套衣服,就是不知道是否合你身!”说着,深邃的眼睛,神情期待地望着天郎。把那只手从背后拿了出来,一件淡紫色的衣裙映入眼帘,翠袖暗香,绸缎柔滑。

天郎凝视着天蝎那期待的眼神,下意识地伸出纤手接过衣裙,顿感触手微凉却暖,如握一汪秋水,有暗香盈袖。

天郎细细看着手里衣裙,心里难言的甜蜜,不禁露出笑容。天蝎如同呆滞了一样,望着那张笑面如靥的俏脸,深邃的眼里无限地温情。

却听天郎突然抬头问道:“这等衣物定然昂贵,你哪有那么多的晶币?”

晶币是星界交易货币,晶币之上便是紫晶币,一个紫晶币相当于十个晶币。而晶币是取银河里的晶石,在星魂殿里制造而成的。这件衣裙从料子上来看,价值最少也有五个晶币。这可是他们两个星期的生活费。

天蝎闻言,只是笑意满面地望着天郎,却不说话。

天郎捧着紫衣裙,突然想到亲如父母的老奶奶还病躺于床,如果不是她老人家,自己的命运不知何其难堪。不禁暗想:我又有何资格穿这么昂贵的衣服,何况这只是身外之物罢了。心里既感激天蝎一片好心,也怕他以后再如此行事,浪费了晶币。心念至此,当下说道:“奶奶身体不好,这你是知道的,你却给我买这等身外之物,叫我再见奶奶时,情以何堪?如果你心里还有这个家,以后便不要在行这等事!”说着,将手里的衣服放回天蝎手里,复又拿过那件染有彩污的衣裙。

天蝎脸色顿时阴沉如水,紧紧握住双手,指甲掐入肉里,他仿若不觉,只是低头望着手里的衣裙,眼里却是一片平淡。

这时,屋里传来断断续续地咳嗽,天郎瞥了一眼沉默的天蝎,便拿着衣裙匆匆向屋里行去,独留天蝎一人呆立于原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