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逆天狂女:腹黑毒女狠绝色

更新时间:2020-07-30 02:38:34

逆天狂女:腹黑毒女狠绝色 已完结

逆天狂女:腹黑毒女狠绝色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张晚晚 分类:其他 主角:杜蕊胡氏 人气:

《逆天狂女:腹黑毒女狠绝色》为张晚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头号杀手一朝穿越,深宅大院,嫡母佛口蛇心?扯烂你伪善的面孔,送你上黄泉!嫡姐阴谋诡谲?巧施连环妙计,撕破你虚伪嘴脸!虚伪恶爹巧利用?灭你春秋大梦,除你一生希望!看她一身锦缎裙裳斗嫡母、灭姨娘、除恶姐、惩渣男、乱朝纲! 但,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个男人,站住,谁允许你走进我心里,一切都只为得到自由自在的生活,却一不小心爱上了邪物美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下三滥的手段

好好的一场宴会闹的是不欢而散,大夫人看着渐行渐远的国公夫人,心头惊起了凛然的怒意,听着国公夫人临走时所说的话,大夫人恨不能将着满桌的吃食,都扬在国公夫人的脸上。

“啪!”

大夫人的双手猛地拍在了桌案之上,手腕之上带着的金玉手钏相互碰撞,发出了一声声地脆响,大夫人紧紧地攥住了桌案之上的锦缎,恨不能将锦缎捏成碎片似的。

今日所受到的奇耻大辱,皆是因为杜蕊而起,大夫人恨不能将杜蕊撕成碎片,一双狭长的凤眸之中,泛起了凛凛的寒意。

“母亲。”

这是,杜若走到了大夫人的身前,轻唤了一声,道:“方才女儿明明瞧见了是那小贱人退了二姐姐……”

“住口,还嫌我刚刚不够丢人是不是!”大夫人冷冷地剜了一眼杜若,冷声冷气地呵斥道。

“女儿知错了。”杜若抿了抿双眼,垂下了双眸,一脸委屈的站在大夫人的身后,沉默不敢多言。

杜宓眉梢微微一挑,宛如黑色锦缎一把的青丝,被卷入了风中,凌乱的舞着,杜宓盈盈地抬起了素手,轻轻地挽起一缕青丝别在了而后,迈着莲步,走到了大夫人的身后,挽起了大夫人手,轻轻的顺了顺大夫人的背,柔了一抹轻声,宽慰到:“娘,何必跟一个下……”

杜宓口中的“贱”字还没有说出口,忽地,瞧见了大夫人朝着杜宓使了眼色,便立马明白了大夫人的意思。

她是尚书府之中仙子一般的存在,何时口中出过恶言,即便是面对犯了错的下人,杜宓也是一副菩萨的心肠。

杜宓卷起了帕子,轻轻地拭了拭唇角,莞尔道:“娘,想必大姐姐也不是有意的,您就不要跟大姐姐置气了。”

大夫人闻言,微微的蹙了蹙秀眉,轻轻的抚了抚杜宓的手,轻声的说道:“宓儿,说的是,定是方才若儿瞧错了,才会生了这么多事端来,若儿,从今儿开始,你每天晚上都留在房中抄写《金刚经》,以表对你大姐姐的歉意!”

杜若抿了抿双唇,明明是杜蕊那个小贱人多生事端,可是,最终受罚的却是她,再加上,前日之时,挨了杜蕊的一拐子,眼眶像是熊猫一般,杜若心头的这口怨气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杜若知晓,大夫人这么做,也是给自己台阶下,倘若,这件事交给了老夫人来处理的话,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杜若欠身一福,甚是委屈的说道:“女儿知道了。”

杜宓缓缓的抬起了眼眸,看了一眼满是委屈的杜若,将云髻之上的一支四蝴蝶鎏金的发簪摘了下来,举步微摇,径直的走到了杜若的身前,拢起了杜若额间的散落的发丝,将金簪带在了杜若的发髻上,莞尔道:“瞧着四妹妹今儿为了姐姐出头,姐姐甚是欣慰,原是姐姐应该受责罚的,现下却成了四妹妹,让姐姐于心不忍,这枚四蝴蝶鎏金的发簪,去年的时候,你不想要了嘛,今儿姐姐就送给你。”

杜若抬起了手来,轻轻的抚了抚云髻之上的四蝴蝶鎏金簪子,嘴角微微上扬,杜若不像是杜蘅,自小的时候养在大夫人的膝下,虽然是衣食不缺,可是在金银首饰上来说,却甚少能够像是杜蘅和杜宓那样精美细致。

“能够帮着姐姐当下这次责罚,也是若儿对姐姐的一番心意。”杜若的嘴角上扬,扯出了一抹浅笑。

杜若刻意称呼杜宓姐姐,而不是二姐姐,听在了杜宓的耳中,使得杜宓心中一喜,唇畔含笑,轻轻的拍了拍杜若的手,柔声道:“一会子,回了月影阁,可千万不要动怒,母亲让你抄写经书,也是为了你好,是在磨练你的性子。”

“若儿明白母亲的意思。”杜若笑了笑,一双星眸弯成了弦月状,莞尔道。

大夫人悠悠的抬起了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杜宓,心中一喜,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有度量,踱步上前,大夫人朱唇微启,轻声的说道:“若儿,你要明白母亲,你要知道,母亲也舍不得罚你。”

说着,大夫人卷起了帕子,轻轻的拭了拭眼角,好像是因为杜若受罚,而感到满心伤感。

杜若抬起了眼帘,抿了抿唇,挽起了大夫人的手,“母亲,若儿明白,您这是做给老夫人看呢,倘若,老夫人对若儿责罚,恐怕就不是抄写经书这么简单了。”

“若儿,你能够明白母亲便好。”大夫人淡淡的笑了笑,反手握住了杜若的手,轻轻的抚了抚。

……

杜老夫人的房中,杜老夫人笑吟吟的看着杜蕊,那宛如久旱的土地,凹凸不平满是沟渠的老手,紧了紧杜蕊那蜡黄的小手,轻轻地拍了拍,莞尔道:“蕊儿,今儿之事,你可莫要往心里去。”

“孙女儿明白祖母的意思。”杜蕊抬起了眼眸,欣长的睫羽微微的颤了一下,甜甜的笑了笑。

杜蕊从杜老夫人的眼中,看出了满满的慈爱,虽然,杜蕊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但是,对于杜老夫人真心的关爱,自小便在生死之中穿梭的她,心中还是充满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好孩子,你能懂便好。”杜老夫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杜蕊的存在,乃是大夫人最大的阻碍,淡淡的笑了笑,杜老夫人莞尔道:“倘若,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跟祖母说,祖母一定给你做主。”

“嗯。”杜蕊颔了颔首,陪着笑脸,道:“孙女儿谨记祖母的话。”

杜老夫人笑了笑,点头道:“时辰不早了,你早些回房休息吧。”

“是。”杜蕊应了一声,便离开了杜老夫人的房间当中。

刚刚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当中,杜蕊宛如元宝一般的耳朵微微的动了动,耳畔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由得,杜蕊微微的蹙了蹙眉,从那脚步声,杜蕊便可断定,来人是一个男子,可这里是尚书府的内院,按理说,是不允许男子进入内院的,怎么会在自己的院子当中会有男子?!

杜蕊微微的眯了眯双眸,立即提高了警惕,身形一动,杜蕊接着夜色的掩饰,快速的隐藏在了黑暗之中,轻手轻脚的跟在了那男子的身后,双眼之中漾过了一丝寒意。

杜蕊眼睁睁的看着那名男子,摸进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不禁,脸上似是蒙上了一层寒霜,杜蕊走到了房门前,探出了宛如青葱一般的手指,捅破了窗户纸,朝着房间之中看了看,只见,那男子将自己的身上的衣裳脱了个精光,然后,竟躺在了杜蕊的芙蓉软榻之上。

哼!杜蕊的心中冷哼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冷笑。

早就已经知道,大夫人不会这般轻易的放过自己,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大夫人竟然会使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

可大夫人万万没有想到,杜蕊竟然在杜老夫人的房中留到了现在,更加想不到的是,杜蕊的身体里,竟然会住了另外一个人的灵魂。

“呵呵!”杜蕊冷笑了一声,绕到了房门前,直接推开了房门。

“砰!”的一声,芙蓉软榻之上的男子闻听声音,也是吓了一跳,立马从床榻之上弹了起来,男子看向了杜蕊,脸上露出了一抹淫邪的笑容,伸出了手来,摸了摸下巴,“没想到,咱们府中的大小姐,竟然还个小美人。”

杜蕊闻言,面上闪过了一丝不悦,眉黛浅凝,冷然道:“你是何人?!”

“嘿嘿,我可是你的相好啊!”男子加大了音调,似乎是在说给什么人听似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