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江山锦妆

更新时间:2020-07-17 21:54:12

江山锦妆 连载中

江山锦妆

来源:微小宝 作者:爱瑷一生 分类:其他 主角:文丝娘荣胤 人气:

爱瑷一生新书《江山锦妆》由爱瑷一生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文丝娘荣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代缂丝大家成长之路 一代铁血名将征战之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院本是女眷居住的地方,在一帮如狼似虎的禁卫军驱赶下无不是捂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文丝娘眼睁睁看着她爹比较喜欢的姨娘哭得都晕厥了过去,只是满院的丫鬟婆子们尚且自顾不暇,没人敢停下来去拉一把。文府的姨娘有两个,这个虽然不安分时常和自己亲娘争宠,可好歹也是一家子人。 文丝娘正要让荷香去扶她一把,便听身后荣胤那冰冷的声音命令道:“给我拖到前院去。”随即便有禁卫军走过去单手拖着姨娘往前院拉,伴随着姨娘凄厉的叫声,后院哭声更甚。 文丝娘意识到荣胤就跟在身后,却没回头看上一眼,挺直了腰背沿着回廊到了前院。 原本精心装扮过的前院中庭本来已经摆放了数十张方桌,此时方桌被胡乱扔在角落,不算太大的庭院中站了十多个男女仆役,集合了后院押过来的女眷后约莫有三四人人,挤挤攘攘中啼哭声响作了一团。 “住口!谁再哭一鞭子抽死他!”见到荣胤沉着脸出来,守在庭院的禁军校尉连忙维持秩序。 “娘,武郎。”文丝娘一眼就看见人群中半坐在地上的亲娘文夫人和八岁幼弟文武郎。 文夫人是个水做的女子,听闻了丈夫出事后立即就哭晕了过去,被禁军强行带出来之后醒来了又抱着儿子不停地哭,连着性格坚毅的文武郎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武郎,你是男子汉。不能哭!”文丝娘板着脸先把弟弟拉到了身后,又将文夫人扶了起来,“娘,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你爹……嗝儿……你爹他怎么能贪墨贡品呢?这可是死罪啊!他死了,叫我怎么活……”文夫人见着女儿后并没好多少,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文丝娘身上,不住地问自己要怎么活。 “统领,在文家书房暗格中找到临海王丄贡北海夜明珠一颗。”有人给荣胤呈上来一个蓝缎锦盒。 “嗯。”荣胤看了一眼,“送到大理寺去。” “不可能!我家决不可能藏贡品,我爹也绝不可能贪墨贡品,这是栽赃陷害!”文丝娘也看见了那所谓的“罪证”,文侍郎的书房她是常客,她爹什么都不瞒她,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个盒子。 “统领,的确是末将在文家书房里找到的,吴校尉和另外三位同袍也都在。” “胡说!”文丝娘还想辩解,却被文夫人死死捂住了嘴。 “丝娘,不要争了。将军,我们认罪、我们认罪,只求将军手下留情,不要将丝娘和武郎送去教坊司。”说着文夫人就压着文丝娘要跪下去。 荣胤细长的凤目中闪过一丝不耐烦,闪身避开了文夫人跪拜:“本统领只是奉旨搜查,是非真假自有大理寺秉公论断。” 文丝娘用力扯下文夫人手掌,气急败坏拉着文夫人起身:“娘,你清醒一点。这时候认什么罪啊!” “丝娘你不懂,你不懂教坊司里有多可怕。我不要入教坊司,你和武郎也不能入教坊司。将军,将军,将军你帮帮我们!我知道你有办法!” 文夫人歇斯底里地推开了女儿,扑到荣胤跟前。荣胤虽然往边上挪步试图多开了,但还是被文夫人抓住了甲胄外披风一角,为了避免拖行,不得不站住了脚步,冷着脸吩咐左右:“还不来将人拉开!” “娘!”文丝娘知道自己娘亲平日里有些糊涂,可没料到这关头她能糊涂至此。不,也不能说糊涂,若是贪墨贡品罪名坐实,除文侍郎斩首外,全家还真可能被送去教坊司发配。刺字为奴随意买卖便也罢了,最可怕的是被训练调/教为取悦主人的乐奴、歌姬。 “丝娘,娘不想去教坊司!你照顾好武郎!” 突然,文夫人回头盯着文丝娘幽幽一笑。笑得文丝娘脊背发寒,直觉叫了一声“不要!” 然而,已经晚了。也不知文夫人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趁着荣胤弯腰想扯回披风之际,抓住了荣胤腰间剑柄拔出来就将脖子送了上去。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饶是荣胤身经百战也没来得及阻挡,那锐利的剑刃轻松割裂了她颈脖,鲜血喷溅而出。 “娘!”文丝娘将弟弟武郎推到荷香怀里,快步冲上去。然而及笄准备的衣裙繁复,才刚刚奔出两步就被裙摆绊住脚摔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手上和身上染了不少鲜血的荣胤黑沉着脸命令手下上前止血,而那些扑上去将文夫人拉开的人查看了伤口后对荣胤摇了摇头。 这是……没救了吗? 文丝娘趴在地上,眼神有些涣散。身后,是压抑不住的恐惧哭声。文夫人的死让她们想起了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但看文夫人悲壮凄惨的死状,她们又缺乏了立时赴死的勇气。 荣胤往文丝娘走了两步,血腥味蹿到了文丝娘鼻间。昂头便是他衣摆上正在滴落的血迹,走过的地方也踩上了血色脚印。 “呃……”文丝娘忍不住干呕,可是呕不出任何东西,“滚开!别过来!你这个刽子手!”。 荣胤见状,本来想伸出去的拳头收了回来,掌心是一朵带血的蔷薇簪子,他跟在她身后出来其实是想寻机还给她的,可现在看来,簪子是暂时没法还出去了。 “带走!”这一趟,荣胤走出了满身郁气,甩袖先行往府外行去。 从文府出来,青云巷内已是人山人海,有的人手上拎着礼盒,满脸的惊惶不安。但没人敢上前询问,宫中禁卫军和城内城卫军可不一样,出动禁卫军的案子肯定不是小案子。 人群中,身着靛蓝锦袍的戚云祺费了好大的劲才越众而出,盯着远去的禁卫军和重点押送的文府几位主人,他想也没想地往前挤过去。 “少爷,您要干什么?”紧跟在他身后的管家齐成连忙把人给拉住。 “文家小姐……” “少爷,老奴打听清楚了。文侍郎贪墨贡品,证据确凿,大概是再无翻身机会了。咱们还是赶紧找大老爷打听下怎么做才不会被牵连吧。” 齐成暗道侥幸,幸好自家少爷因为来贺未婚妻及笄紧张,光是衣裳都换了四套,不然提前到文府保不准会被连累得不轻。 戚云祺却有些不甘心,他和文丝娘见过两次,是真的满意她的相貌性子。心不在焉地对管家挥了挥手,“罪不及家人,圣上英明,不会追着犯官家人不放的。” 话音刚落,戚云祺只觉眼前一花,有个东西从文家仆役人群中飞了出来,他下意识就是一抓。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卷透着墨色的纸卷,而飞出纸卷的方向,正有一对父女拉拉扯扯。 “爹,你干什么,那能换不少钱的?” “兰香,你想害死我们一家子吗!我们这样的家生子过堂都要搜身的,你带着画还能卖出去不成。” “可是,那画是新画的,也没有什么印章和标记。万一过了堂还能留在身上呢,安定下来卖掉又是一大笔银子。” “你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丫头!这画过了堂不就让人知道是小姐一个女流之辈画的吗?别说以后能不能再卖钱,之前那家子当铺若是知晓会不会让我们退银子也不一定。更何况被人知道你偷主子的东西到外面买卖,今后还要谁要我们一家子。” …… 虽然后面文家仆役的管理有些松散,但父女俩窃窃私语的举动还是被押解的禁卫军发现,呼喝了两声,又加派了人手到后面驱散紧跟看热闹的人群。戚云祺和齐成也被人拿着长棍阻隔在了老远的地方。 盯着远去的兰香,戚云祺缓缓打开了画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