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寂静王冠

更新时间:2020-07-17 21:40:45

寂静王冠 已完结

寂静王冠

来源:落初 作者:风月 分类:奇幻 主角:盖乌斯白恒 人气:

风月新书《寂静王冠》由风月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盖乌斯白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吾等生于以太,成于以太,逝于以太。  敬畏以太!  ——圣典。  这是乐师们的黄金时代,音乐改变了世界,以太铸就荣光,圣灵们升上天空,与群星共聚。  这是长夜将至的世界,天灾和邪神播撒毁灭和死亡,盛世飘摇。  这是一个少年踏上乐师之路的故事,无关卑微或者伟大,只为了走到梦的尽头。  自此之后,自有公义与荣耀的冠冕为他存留。  ————分割线————  通俗版简介:爸爸犯事儿跑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一片恶臭地雾中,有数不清的铁片尖锐地刮擦。那声音如同地龙爬行在石上,它的鳞甲与石碰撞时迸发火花,所以发出细碎又阴森的声音。

声音伴随着恶臭冲进自己的口鼻和耳膜中,折磨着他的理智,令叶清玄眼前忽然有些发黑,举步维艰。

“汪!汪!汪!”

在模糊中,他忽然听见来自老费的尖锐咆哮声,紧接着,老费狠狠地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老费真是一条狗中猛汉,犬中流氓,这一口咬得一如既往地狠毒,疼地能让人满地打滚,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

可叶清玄忽然清醒了。

然后老费掉头,又是一口,令恐惧中的维托恢复正常。

这种痛苦疗法简直朴实刚健的有效,但也不是全无私心,至少叶清玄就觉得老费是在报复他不给自己留腊肠吃。

现在,老费斜眼看着他。每一次老费用这种不屑地眼神看着他时,总是包含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令叶清玄觉得自己真是不成器,这么多年来全无长进,至今次次还要靠大哥你来救命,真是羞愧又烦恼。

而老费却只是转过身,又拿尾巴娴熟地鞭挞了他们这两个白痴两下,示意他们别傻愣在原地,快跟上来。

恶臭可以令别人五感混乱,却骗不过老费。

他隔着半个镇子都能闻到叶清玄背着自己悄悄吃腊肠的味儿,现在能顺着来时的味道往回跑自然毫不夸张。

只是现在,狂奔之中,叶清玄却觉得铁片摩擦的尖锐声音越来越近了。在如此庞大的雾气中,对方终于锁定了他们的区域……接下来等待他们会是什么?

“叶!它的震动越来越厉害了!”

维托看着黑箱,箱中的乐器发出震荡的低鸣。

下一瞬,箱中的低鸣骤然爆发,宛如应和地尖锐摩擦声从他们的脚下迸发!

“用铁栏把它筑起来,铁栏杆,铁栏杆……”

那是迷雾中的低沉声音再一次地下达命令!

于是,铁从树上生长出来了,就在叶清玄地正前方!

在那一片密集的枯萎树干上,铁枝破封而出,如同竹笋或者某种增殖的晶体,疯狂分裂。瞬息间,一道‘铁栏杆’便凭空生出,截断前方。

那是令一切生物都难以跨越的荆棘从,它们彼此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组成数不清地尖刺。钢铁为枝,刺刃为叶。

那些荆棘在迅速地生长、合拢,像是两只拍向中间的大手,要将他们夹死在其中。

可老费才不在乎这些呢,它大叫着示意背后两根废柴跟紧,然后加快速度,冲向那一片死亡地荆棘丛林。

这真是一条凶猛又狠毒的老狗,它对自己恨,对别人更毒。不仅自己上刀山,还要让两个小弟跟着自己一起跳火坑。

时间只有一瞬,叶清玄来不及犹豫,眼神发狠,随着老费一起加入这一场赌命的奔跑。

他是擦着迅速生长的铁棱跑过的,几乎感觉到铁片擦过眼角的凉意,心里彻底凉透。

老费的速度飞快地跳出荆棘丛,连一撮毛都没掉的。叶清玄紧随其后,只是被划了几个口子,最惨的是维托,最后几乎是在地上滚出来的,浑身衣服都划破了,裤子破了半截,分外滑稽。

没时间再犹豫,叶清玄拉着维托拔腿就跑,雾气太浓了,他已经快喘不过气。

歌声里浮现出愤怒地气息,音调骤然提高了八分,雾气开始疯狂地舞动起来。

疯狂舞动的雾气中,忽然闪现出无数只手掌。那些虚幻地手掌掠过了前面地老费和后面的维托,径直地向着叶清玄抓来。

叶清玄愣住了,他竭尽体力闪避,却来不及躲过每一只手掌。

那些手掌甚至不存在实质,可是却都带着微弱的力量,一只两只只不过是轻风一般的阻力,可当速度一旦降低之后,便被越来越多的手掌所捕获。

转瞬之间,叶清玄就被手掌盖满,它们死死地钳制着少年,令他寸步难移。

“喂,不会这么倒霉吧?”

他愣住,自言自语。鼓动的不安从心中升起了。

“叶!”

维托红着眼睛冲过来,比他更快地是老费,老费发疯一样地冲向那些手,和无形地手掌搏斗着,可那些手并不理会老费,越来越多的手抓向了叶清玄。

那些手掌如恶灵,一层层地将他包裹,扯进雾中。

与此同时,低沉地歌声骤然高亢起来了。

无数枯树之间,铁棱再次破封而出,那些荆棘再一次地开始增值,这一次它们彼此汇聚,变成迸发**流,荆棘在生长,缠绕向叶清玄。

这一次……要将他彻底的,粉身碎骨!

那一刻,叶清玄听到无数铁片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宛如冰霜凝结和破裂的声响。迷雾被无数虬结**棘突破。向着前方延伸,刺破一切。

它们向着自己来了。

叶清玄奋力挣扎,却又被拉进了束缚之中,无能为力。

最后的瞬间,他只来得及听到一声愤怒地咆哮,然后黄色的影子高高跃起,挡在他的前面,奋力地撕咬着那些看不见地手掌。

“老费!”

叶清玄愣住了,他看到老费的后腿被那些荆棘缠绕住了。可老费愤怒了,他死不认输,挣地鲜血淋漓。

“老费!!!”叶清玄高喊:“滚开!”

你以为这样说有用么?他心底忽然害怕起来了。

这条老狗发怒了啊,他什么都不听,呲着牙,口水流出来,眼睛发红。它要挡在这个人的前面,去撕咬那些看不见的敌人。哪怕被那些看不见地敌人杀死他也不在乎。

铁枝缠绕向叶清玄的脖颈。

于是,它发疯了,要扑向死亡。

叶清玄奋力地伸手,想要甩开它,可是却无能为力。

直到现在,他终于感觉到恐惧。

又一次,被切实的绝望淹没了。

就像是十岁时一无所有的惶恐,就像是倒在雪地里,在高烧中挣扎,就像是母亲临死之前的低声呼唤……那是一种即将失去什么的畏惧,一种有什么东西被碾碎的痛苦。

心脏在震颤,愤怒地快要从胸腔中跳出。于是鲜血在他的体内膨胀,令他青筋从脸颊上浮起,血管快要炸裂。

所有的力量汇聚在胸臆中,如熔岩一般用灼烧着他的心脏,像是要穿透层层阻隔,去触碰禁忌的领域……

于是,他听见手背上传来清脆地声音。

——像是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叹息。

他错愕地低下头,看到指尖银丝盘绕的戒指放出了亮光,悠长地龙吟声在虚无中迸发,无形的震荡从手指上传来,撕裂了一片白雾。

在他的指尖,白雾被扰动了,被无形的力量拉扯成了漩涡。在漩涡里,分明不应存在于此处地烈日喷薄而出,遍照一切黑暗。

那是幻觉。

可幻觉却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能够让他再一次的感应到了以太。那种力量充斥了天空,填满了大地。它们随风而来,飘散在雾气里,荡漾起层层的涟漪。

一瞬过后,幻觉就随着那一声叹息而消散了。

可是,层层盘绕而来的铁枝荆棘停滞住了,像是找不到目标了,陷入困惑。它们茫然地在扭动着,不知如何是好。

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短暂,令人来不及细细思索。

叶清玄只来得及抱住老费,掏出囚笼,在地上狼狈翻滚。

紧接着,难以抗拒的昏沉和黑暗袭来,那一瞬间的幻觉抽光了他所有的力气。就像是整个人在瞬间被挖空了,难以呼吸。

“叶子!叶子!”

像是有人在高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用力摇晃着他。

在最后的意识消散之前,他用最后的力气指了一个方向。

“从那里走,去教堂……”

他陷入黑暗中。

短短半分钟之后,黑暗地密林中走出一个消瘦地身影。

在浓厚地夜色中,他似乎不靠眼睛便能够辨认地形和道路,一路畅通无阻。

到最后,他停在某处,他冷冷地环顾着遍地残骸。在钢铁荆棘地穿刺中,一无所有……那些该死地小偷已经逃走了。

比起愤怒,他更加想不明白的是,为何刚才‘雾魔’失控了一瞬?

在无数钢铁的荆棘中,他冷冷地凝视着那些小偷逃离的方向,可忽然之间,阴冷的神情却僵硬住了——乐器和他之间的共鸣,消失了?!

他顺着最后残留的痕迹疾奔,到最后,停在了一条河流的旁边。他凝视着面前湍急地河流,发出愤怒地咆哮。

在河边湿润地淤泥中,依旧残留着鲜血的味道。

十分钟后。

小镇地另一端,教堂的**被敲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神父将**推开,然后愣在原地。

在门口,湿淋淋地少年背着自己的同伴,旁边还有一条湿淋淋地狗。那一条老狗地嘴里还叼着一个灌满水的黑色箱子。而在少年地后背上,那个晕厥地白发少年已经快要没有呼吸。

“叶子快要不行了。”

被冻到嘴唇发紫的维托:“神父,救救他,他让我来找一个叫做狼笛的人。”

“进来。”班恩让开了路,在他们全部进入之后,迅速地关上了门。

他从维托地背后接过了白发的少年,在走廊中急行,最后近乎暴力地踹开了房间地大门。

在门后,叼着烟斗翻小说的狼笛险些被他吓得滚下床来,错愕地看着冲进自己房间的神父。很快,就看到他手中,那个白天还和自己谈笑的东方少年。

他浑身湿透,已经晕厥,呼吸若有若无。

“喂,不会这么刚烈吧?”

他呆滞地看着晕厥的叶清玄:“当不了乐师也没必要跳河**啊。”

“别废话了。”

班恩扯开了少年的上衣,指着少年鲜血淋漓地心口:“心音,心跳复苏,救他。”

“真是要命啊。”狼笛低头看着自己腰间刚刚弥合地伤口,快哭出来了。

这一刻,狼笛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自己造的孽,哭着也要赎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