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罪瞳之君王

更新时间:2020-04-26 06:57:23

罪瞳之君王 连载中

罪瞳之君王

来源:落初 作者:伽蓝洞 分类:奇幻 主角:蓝若阿修罗 人气:

《罪瞳之君王》作者:伽蓝洞,奇幻类型小说,主角:蓝若阿修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少年右眼中寄宿的黑暗说道:我愿为你戴上罪之王冠,但你要背负所有的孤独。手中剑,为何生?爱还是恨,守护还是杀戮?本书讨论群:486869860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冰系是水系的变种,比水系更富有刚Xing和杀伤力,术式也更加复杂,白罗刹居然能瞬间布下了四重冰墙,不愧是五阶的高手。

“呵,麻醉弹头?那就没什么好怕了——刚刚,你说要对付我的是吧。”白罗刹轻笑一声,空气中投影出了十几个蓝色的炼金阵,冰锥倾泻而出。

蓝若连续三个后手翻躲过冰锥,双脚着地时释放爆阵,整个人快速向后弹去,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以这树作为掩护。

怜司躲在灌木丛里隐蔽行动,不时从刁钻的角度射出子弹,但是白罗刹虽然看上去很随意,却时刻留意着怜司的行动,每一颗子弹都被他避过或者用冰墙挡下,他的防御很完美。

蓝若集中精神,花了几秒钟在空中投影出了一个青白色的阵,灵一注入,阵法大亮。

空气中仿佛有无数颗风的心脏沉默地跳动,空气化为一把锐利的刀高速斩出,威力比同阶的风刃要强不少。

空气刀撕裂了三面冰墙,在第四面冰墙上留下了深深的斩痕。白罗刹吃了一惊,没想到蓝若居然有如此强力的术式,向后撤了几步又布下了冰墙。

蓝若也暗暗叫苦:他的风·空气刀无法突破第四重冰墙就毫无意义,空气刀极为消耗灵,如果被拖入了消耗战自己必输无疑。

银彩在地上投影出一个发出土黄色光芒的阵,大地微震,一堵土墙挡在黑蜘蛛面前,但是在下一秒,土墙在蜈蚣的紫芒下分崩离析。

桃瞬发出数个火球也在蜈蚣的一挥之下灰飞烟灭,管狐向黑蜘蛛奔去,绕着他转圈跑着,火焰的漩涡冲天而起,黑蜘蛛笑道:“没想到你们的杀手锏居然是这只小狐狸。”

黑蜘蛛挥舞起蜈蚣,紫色的斗气化为一束龙卷香噬了火的漩涡,管狐“嗷唔”一声惨叫,被剑风扫飞。

有了桃、管狐和银彩争取的这点时间,菲已经结束了吟唱,这是一个长达三小节的言灵。

不同的言灵师咏唱同一个卢恩咒文可以有略微不同,根据不同人的理解有不同的省略简化改动,威力和效果也会不同,总体来说,咏唱节数越多,言灵威力越强,四个小节等于一节,这已经是菲所能使用的最强力的言灵——戕雷热刀。

菲举着紫金杖,杖头紫电一闪,黑蜘蛛察觉到危险,全身斗气暴涨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紫色斗气在他面前化为护墙,十字型的电刀贯穿了他的斗气墙,把黑蜘蛛胸口的衣服被十字形裁开,他的皮肤和衣服都被轻微灼伤,散发出阵阵的焦味。

“看来我大意了,不应该小看你们,虽然你阶位比我低,但武者硬接一个言灵师的术式的确不明智,如果你是个五阶的言灵师的话,我恐怕已经死了。”黑蜘蛛表情凝重地说。

“这次轮到我进攻了,武者是用近身战来击溃敌人的。”黑蜘蛛低声呢喃道,突然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幻影向菲扑去。

菲反应极快,但只用紫金杖挡了一下蜈蚣,她瘦弱的身体就飞了出去,她毕竟是个言灵师,身体比不上武者。

怜司看见了,一弹射向黑蜘蛛的背后,谁知黑蜘蛛像背后长眼了一样把蜈蚣向后一竖,挡住了子弹,桃和银彩乘机扶起了菲。

而蓝若这里没有了怜司的支援立刻被暴雨般的冰锥压制了,白罗刹投影出一个炼金阵,一支冰霜长枪落入他手中,他狂笑着掷出长枪,长枪和蓝若的空气刀相碰,化作冰粉炸裂。

空气刀的消耗很大,蓝若这个四阶的灵者和五阶的白罗刹拼炼金术那是毫无胜算,所以蓝若决定孤注一掷近身战,蓝若对自己的近身战还是很有自信的,而对方是个脆弱的炼金术士,如果近身就有胜机,他用爆步在冰锥雨中穿梭,不断向白罗刹逼近。

白罗刹暗暗心惊,不知蓝若用的是什么奇怪术式,居然能进行如此高速的运动,做出那样诡异灵活的躲避,但是白罗刹毫不畏惧,两人的实力差清清楚楚地摆在这里,哪有那么容易颠覆。

蓝若刚接近白罗刹,白罗刹的冰锥的数量剧增,原来白罗刹一直在隐藏实力引蓝若上钩,想乘机报复蓝若,蓝若躲闪不及,一根冰锥几乎要刺到蓝若的右眼,蓝若大惊,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

千钧一发的时刻,蓝若脑海深处响起了一声不屑的冷哼,仿佛是因为被冒犯而有些愤怒,和那时蓝若被阿修罗的势压制时听到的声音很像。

漆黑的右眼,瞳孔的深处,漆黑的灵像无数极细的羽箭一样射出,蓝若还没反应过来,眼前暴雨般的冰锥全部化为漫天冰屑飘落,他根本没时间想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脚下爆阵一亮,快速逼近了白罗刹。

白罗刹也没看明白为什么自己发出的冰锥全部碎成了粉,但是这时如果白罗刹再布下几重冰墙,蓝若破釜沉舟的进击说不定就会化为泡影。

但是白罗刹自恃高人一等,没有让步,他左手虚握,仿佛持着剑鞘,右手做拔剑状,右手上的炼金阵发光,一寸一寸,一把冰雪的剑从虚无的鞘里拔了出来——冰之剑。

白罗刹的冰剑舞出一个剑花向蓝若刺去,蓝若闪过那剑正准备用手刀对付白罗刹,白罗刹的剑路却陡变,剑势还未尽,就强行修正了剑的轨迹,再次刺向蓝若。

这是什么神经反应速度啊……蓝若咬咬牙再次发动爆步躲开了那剑,然而白罗刹又是一剑极快地追来,直刺向蓝若的脸。

见白罗刹出手一点也不留情面,每一剑都咄咄逼人,蓝若心中暗怒,也不想避开这剑,头一侧一口咬住了剑身,白罗刹呆住了,他根本没想到有人会用牙接自己的剑。

白罗刹的实战经验很少,和人动手都是以压倒Xing的优势战胜对方的,所以他完全不擅长意外情况的处理,在他怔住的那瞬息之间,蓝若向他张开双手,双手各浮现了一个炼金阵,他咬着冰剑微笑了。

“嗙”爆·空气炮炸响。

“咔”冰剑被蓝若咬碎。

白罗刹毫无准备地被空气炮击中打了个趔趄,狼狈不堪地向后倒退,蓝若上前,一个漂亮的后旋踢把已经乱了阵脚的白罗刹踹倒在地。

黑蜘蛛利落地用蜈蚣的剑柄击倒了桃、银彩和菲,一旦被一个武者近身,魔法师也就完了。

这时黑蜘蛛察觉到白罗刹这边情况不妙,背后突然伸出几道黑亮的闪光,那黑光和地面一触,他便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凌空向蓝若背后飞去,同时他背后伸出的几道闪光又收了回去,没人看清那是什么,只是地上留下了几个黑色的孔。

蓝若感觉到身后有劲风吹来,但是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黑蜘蛛的双刃剑“蜈蚣”向蓝若肩上刺去。

在那一瞬,一把合拢的黑伞从灌木丛中飞出,黑蜘蛛只来得及用蜈蚣回护,伞尖撞在蜈蚣上,伞上沉重的力道把黑蜘蛛撞得斜斜地飞出去。

黑蜘蛛整个人几乎是伏一手撑地,以脚尖为圆心打了个旋,这才把伞上的劲力卸下来,他狼狈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神色中居然有一丝紧张地对白罗刹说:“走,别管他们了,我们上山。”

黑蜘蛛说完也不管白罗刹,径自离开了,动作之快,简直是像在逃跑。

被蓝若踹倒在地的白罗刹缓缓站起身,低头看见自己胸口还清晰印着蓝若的脚印,这脚印就像一个耻辱的烙印,刺激着白罗刹高傲的内心。

白罗刹强忍着怒火,掸去身上的枯叶,抬起头,居然看见蓝若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在白罗刹眼里,那是毫无疑问的嘲笑。

自己刚刚还嘲讽蓝若像虫子一样弱,那么,输给他的自己,岂不是连虫子都不如?

白罗刹如此一想,白皙的脸被因为气愤涨得通红,他是养尊处优的北境贵族,前途无量的修灵天才,何时受过这样的打击?他恶狠狠地看了蓝若一眼,又有些畏惧地瞥了一眼插在地上的黑伞,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走了。

其实,蓝若并没有嘲笑白罗刹的意思,他那不经意的笑容,只是因为,他看见那把忽然出现的伞,莫名地感到有些开心。

蓝若走到伞旁,拔出直直插在地上的黑伞,发现那伞相当重,比怜司的铁砂衣还要重得多。

“……是她。”蓝若轻声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