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又重逢

更新时间:2019-10-03 07:37:17

爱又重逢 已完结

爱又重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刘红兵 分类:女生 主角:慕容兰紫 人气:

《爱又重逢》作者:刘红兵,女生类型小说,主角:慕容兰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欧阳宏海的声音,让慕容兰紫脸色一片惨白,她带着满腔的愤怒,冲欧阳宏海大声地嘶吼了起来:"你怎么能够这样做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心疼的。"但是任凭她的声音怎么地大声,任凭她怎么大声地嘶吼着,欧阳宏海都那么安静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大厅外的的女人,却皱紧了眉头,将手机的录音关掉,声音冰冷地道:慕容兰紫,你这个贱女人。

房门外的女人是呼延虹艳,她皱紧着眉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在别墅里偷男人。

被她给抓着了个正着,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呼延虹艳皱紧着眉头,此时此刻她的愤怒,让她下定了决心。

就算是卢智民真的是她的孙子,她也不会认,因为她讨厌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容忍,哪怕卢智民真的是他们呼延家的后代。

目光当中灌满了冰冷,她愤怒地将房门给踢开,然后高跟鞋声音撞击着地板,在显得有些宁静的大厅里面,突兀而很容易引起注意。

慕容兰紫本来在温柔地盯着欧阳宏海看,她觉得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却在那刺耳的高跟鞋声音当中,所有的温柔幻想都消失不见。

她止不住地耳朵嗡嗡作响,慌乱地抬起头,正好看到了呼延虹艳,她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心咯噔了一下,虽然她和宏海并没有做什么,但是心里面总是泛滥着心虚,在那心虚的感觉当中,她显得很是害怕。

欧阳宏海也缓缓地抬起了头,相比于慕容兰紫的慌乱,他显得很是镇静。

镇静地望着呼延虹艳,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可话语还没有来得及从喉咙里蹦跶出来,就被呼延虹艳的耳光给抢了先。

她皱紧着眉头,冰冷着神色,手掌凌厉地径直落在了慕容兰紫的脸颊,话语高亢地升腾了起来:你这个贱女人,偷男人,竟然还偷得这么地正大光明,这世界怎么能够有你这么下贱的女人?

罗红梅的声音很大,话语当中也灌满了冰冷,在他冰冷的话语里面,慕容兰紫惨白着脸,却没有反驳一句。

是的,她就是下贱,下贱地让爱不住地漂泊,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低微,却什么都得不到。

但是她不后悔,即使被呼延虹艳给抓了个正着,所以在呼延虹艳愤怒的声音不住地散发着恐怖的时候,慕容兰紫甚是平静地道:既然被你给撞见了,我无话可说。

她的平静,却让一旁的欧阳宏海不能够如她一般,冷漠地不在乎,他大声地冲呼延虹艳解释着:你不要乱说话,我和慕容兰紫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她摔伤了膝盖,我扶她回来上药而已。

欧阳宏海大声地解释着,他的声音很响亮高亢,那感觉就像是他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一般。

这让慕容兰紫愣怔着,一下子,她世界弥漫的喜悦幸福,统统消失不见。

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呼延虹艳的话语在耳边刺耳地升腾则会:三更半夜的,你怎么这么好心?谁请你了呢?你们不用瞒着我了,我刚刚可是录音了的。

话语落下,呼延虹艳将手机拿了出来,播放着她刚刚录的音,那里面,欧阳宏海和慕容兰紫在温柔地说着话语,她大声地叫喊,配上那些泛滥着暧昧词语的声音,很容易就会让人误会。

怎么样,现在没有办法狡辩了吧?呼延虹艳冷冷地哼了一声。

慕容兰紫确实是没有什么好狡辩的,有什么好狡辩的呢?身旁的男人是自己深爱的男人,能够和他扬起承担这样的事情,其实她也觉得开心。

你到底要做什么?欧阳宏海却显得很是紧张,他似乎很不得能够和慕容兰紫撇清关系一般。

我要做什么?呼延虹艳轻轻地笑了下,然后重复着欧阳宏海的话语,一下子,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呵呵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在空旷的大厅,显得很是突兀,

目光直愣愣地盯着慕容兰紫,泛滥着冰冷地警告着:我告诉你,我会让你们两人的丑事儿掀翻你们的人生,欧阳宏海,我想你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吧?

呼延虹艳的话语里面灌满的那种威胁,直愣愣的,慕容兰紫的心咯噔一下,泛滥起了紧张。

她的目光盯着欧阳宏海,看着他的脸在一种惨白里面,许久地回不过神来,毁掉她,她无话可说,可是呼延虹艳的目标还有欧阳宏海。

她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刚刚都还冷漠的态度,在这一瞬间,缓和了起来,她对呼延虹艳恳求着:呼延阿姨,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吗?你坐,赶快坐。

话语亲切当中,慕容兰紫温柔地招呼着,但是呼延虹艳却一动不动,明亮的灯光当中,她的目光泛滥起了冰冷。

冰冷地盯着慕容兰紫,许久没有说一句话语,就在氛围凝固到让人感觉呼吸困难的时候,呼延虹艳的声音冷冷地砸落了下来:贱人。

只有两个字,昭示着她的和颜悦色和柔声话语,在一瞬间就变得毫无意义,呼延虹艳径直转身。

高跟鞋撞击着地板,在空旷的大厅,依旧是散发着刺耳的声音,在那声音里面,慕容兰紫慌乱不安。

呼延阿姨,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吗?她焦急地就要去追呼延虹艳,可是膝盖的疼痛,让她没有办法站起身来。

用尽力去的试图站直身体,却在还没有来得及站稳的时候,径直跌倒在了地上。

疼痛变得越加地猛烈,她忍受着,目光盯着呼延虹艳的背影,觉得难受不已。

欧阳宏海却在一旁安静的地站着,好半响地没说一句话语,她能够感觉得到他们之间泛滥着一种淡淡的冰凉,而且那种冰凉在不住地增加着。

她抬起头,不安地盯着欧阳宏海,他低着头,冰冷地望着她。

并没有伸手将跌倒在地上的她给搀扶起来,而是声音冷冷地冲她问:现在,你满意了吧。

没有了别的话语,也没有了再停留,皮鞋撞击着地板的声音响亮了起来,在那响亮的声响当中,慕容兰紫的眼泪无声地滑落。

房间的灯光明亮地照耀着她的伤痕,在伤痕累累里,她的眼泪不住地掉落着,那不断掉落下来的眼泪,让她不知所措。

时间翩然流逝,一整夜,呼延罗桉都没有回家,她的膝盖好了些许,能够站直身体,能够小心翼翼地走动。

依靠在房门口,看着房门外的草地,轻轻柔柔的,在阳光当中散发着一种唯美。

但是她却知道,那草地其实是在哀伤着,那哀伤当中,存在的其实是无奈,暴风雨前的风景总是那么地美。

但是她却沉浸在了暴风雨当中,那样的惧怕感觉不住地在心里面升腾着,她知道暴风雨之后,所有的平静都会变得凌乱不堪,再也回不到当初。

她等待着呼延罗桉带着暴风雨而来,这一等,时间似乎漫长无期一般,一直都傍晚,就在她以为呼延罗桉不会回来的时候,房门口却出现了他的身影。

他的脸颊是苍白的,一进屋之后,就迈着脚步径直往楼上走了去,就像是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慕容兰紫一般,即使她就在离他不到十米的距离里。

安静地看着他上了楼,安静地听着楼上的摔门声音猛烈,呼延罗桉似乎在生气,而且他生气的火焰还很大。

但是她却觉得无所谓,真的觉得无所谓,因为她不爱他,所以不想顾及他的感受,而她在乎的人是欧阳宏海,为了欧阳宏海,她必须和呼延罗桉好好地说话。

因为只有呼延罗桉,只有能够让呼延罗桉阻止呼延虹艳的行为,她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做出多么地疯狂的事情。

但是她不想让欧阳宏海有事儿,不想要那个女人的行为伤害到宏海。

所以为了心爱的男人,她只能够将不爱的男人给利用。

安静地坐在大厅当中,她知道呼延罗桉一定会下楼来,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溜走,楼上却是一片平静。

那平静的氛围,让她皱紧了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色在一片苍白当中,许久地安定不了。

烦闷的她,目光落在了茶几上,上面有打火机有烟,那是呼延罗桉的,但是此时此刻,她也很想要抽一支烟。

这个念头在心里面升腾起来的时候,她的手就不由自主地往茶几上伸了出去。

却在手将烟刚刚给触及到了的时候,呼延罗桉的话语灌满了冰冷闯入到了耳朵里:你要做什么?

那声音太过于突兀,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但是他的声音却将她给吓得不轻。

颤抖了下手指,已经抓紧在了手中的烟,差一点儿就从手中掉落,却终于还是被她给紧紧地握着。

没有说话,任由着身后的那抹冰冷目光越加地冰冷,她轻轻地将烟从烟盒当中拿了出来,然后拨亮打火机。

就要去点烟的时候,有一只修长的手臂,直愣愣地伸到了她的面前,他大力地将她手中的烟给抢走。

话语里面灌满了生气,生气地冲她嚷嚷着: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

很大声的嘶吼,声音响亮地让耳朵觉得嗡嗡作响,那声音当中,她愣怔着。

不知道,他所说的事情,具体指的是哪一样,是昨晚和宏海在一起而被呼延虹艳给撞见的事情,还是刚刚她抽烟的事情。

她疑惑地抬起头,目光直愣愣地盯着他问: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那么无害的目光里面一点儿波澜都没有,她问的是那么地直接,直接了然的话语,让呼延罗桉皱紧了眉头。

他愤怒地叹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拨弄着,很快手机里面就有了一段录音,那里面,她因为膝盖的疼痛而叫的很大声,而又冲欧阳宏海撒娇着。

那些,听上去都泛滥着暧昧气息,呼延罗桉生气地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冰冷着目光,冰冷着声音盯着她问: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单单听那片面的录音,一定会让人给误会,她皱紧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样对他们说,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他们,然后道: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摔伤了膝盖,被宏海搀扶则会进屋,他给我上药,就有了这段录音。

她解释着,如实地解释着,却在她的诚恳话语落下的时候,呼延罗桉的神色一直在一片冰冷里面。

他用冷冰冰的目光,直愣愣地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的心给看穿一般,但是很显然,呼延罗桉是失败的。

因为他重重地叹着气问她:说实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