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一蟒情深

更新时间:2019-09-20 19:27:20

一蟒情深 连载中

一蟒情深

来源:御宅屋 作者:薄山散人 分类:女生 主角:陈蟒金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蟒情深》的小说,是作者薄山散人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蟒情深》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薄山散人。男主是陈蟒,女主是金敏。小说精彩内容:名叫陈蟒的青年巍然不动地抱臂坐在那里,大马金刀的,头略微低垂,一把椅子在他一副魁梧的身板下显得无比局促。豹头环眼、燕颔虬须,紫红脸膛,万字方巾胡乱束发,身上披着塞北人的兽皮衣服,想是穿得久了,脏兮兮的皮子上磨得发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蟒情深第22章

:“罢!罢!我也是实在心急了,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来,金大人见笑了!”说罢一面拉着金敏的手,一面掩面泣道:“俺们祥哥儿没福!娶不到你这样的好姑娘。”

金敏软语安慰道:“夫人此言差矣!小侯爷的福全在后头,您只等着享便是。”

郭老夫人不住地拿手绢拭泪,泣涕不止,叹道:“我如今身上越发地不好了,只是祥哥儿才刚刚入仕,怎能就让他丁忧三年?不过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

这做母亲的处处为儿子打算,便是个泥人也要听得心软。金敏与一干丫鬟婆子好言相劝了许久,才让郭老夫人安稳下来。这样一番闹腾,老人家精神不济,困乏得被众人搀下去歇午觉,也不便留客,金敏也知趣地自请了告辞。

李义山有诗云:“相见时难别亦难。”实在是一点也不假,金、陈二人好容易花前月下、笙歌醉眠地度过了数天,如今又要天各一方、做那孤飞之雁。

金敏纵然心有不舍、情有依依,也不肯做出那寻常妇人的种种悲戚之态。再者陈蟒去出征,面带哭容总归不吉利,故而临别几日,她脸上都是含笑的。她也并非强颜欢笑,一是真心盼陈蟒平安归来,二是不愿陈蟒为她挂念。

陈蟒一向轻装出行,行李一切都从简,临行身上不过只打了个小包袱,金敏也没什么好替他收拾的,倒省了许多功夫。

头天晚上二人自然是抵死缠绵了一夜,陈蟒不过草草闭了闭眼,天还没亮就穿衣起身了。金敏困顿着双目从塌上做坐起来,含含混混地扯住他袖管道:“我送送你。”

陈蟒道:“外头风大,别受了寒。”

金敏摇头,黏着陈蟒,鼻尖伸到他怀里乱嗅。陈蟒笑道:“这是干啥?小狗崽儿似的。”

金敏放开陈蟒道:“好了,我不缠你。包袱都拿好了没有?”

陈蟒道:“都备齐了。”

陈蟒捏了捏金敏蜷在被窝里热乎乎的双手,金敏指尖在他掌心轻轻一勾,便从手掌一直痒到心尖儿。陈蟒笑了一笑,起身大步走出房门。

陈蟒走到照壁前,外头黑黢黢的通衢大街上已经有粪夫小贩来来往往。他回头望去,只见屋里亮起一盏油灯,窗户纸上朦胧勾勒出一个剪影,正拿剪子剪灯芯。

金敏开窗,虚拢拢鬓似乌云、水汪汪双目含情,低敛远山,轻轻地托腮一叹。一抬眼发现陈蟒正含笑望着她,四目相对,两点黯然销魂。

陈蟒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下,二人并嘴接唇,甜滋滋粘乎乎地咬着湿漉漉的舌头。“你专心打战。”金敏道,“什么都不要想。”

陈蟒点点头,笑道:“大叔真个儿走啦。”

金敏斯斯文文地打了个哈欠,推推他,“走罢走罢,别忘了给我捎信儿。”

陈蟒理了理背在身后的朴刀,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没再回头。

枝上黄莺惊妾梦不到辽西春恨深

夜晚,澄江似练、烟雨低回。河上张着灯笼来往停泊的船只多如乱麻,岸旁渔火点点,天上月弯如钩。原处的城池内万家灯火连成一片,亭台楼阁、章台走马,能远远地看出一片繁华盛景。

身穿青色鹭鸶补服的应天府王通判带着仪仗,浩浩荡荡地站在码头。等到商船渔舟纷纷让行,一艘张着灯笼的官船缓缓靠岸,一众军牢仆役拥簇着个大红鹭鸶方补袍、凤冠霞帔的盛装女子来。遥遥一望,威仪肃然;再定睛一瞧,却是个玉雪姿容、月下春风的燕支颜色。不是别个,正是被钦派来督察政务的金敏。

二人行了见礼,金敏道:“有劳大人久等。”

王通判等人见了金敏,皆吃了一惊,愣在了那里。这头科女举进士及第者皆声名在外,前三甲者尤甚,不过实在未尝料到会是个这样年青的女孩儿,心下不禁都犯起了嘀咕。

回过神来,王通判捻捻胡须,见金敏刚刚下船还走不稳,全依靠两个婆子搀扶,脸上惨白惨白十分不好看,眼中满是疲惫之色,忙回道:“金大人一路上舟车劳顿,这两月匆匆赶来着实辛苦。明府大人早已安置好酒饭住处,这便引大人去休息。”

金敏摇头道:“不必兴师动众,清粥小菜即可。”

到了房里,张婆子扶着她躺倒在贵妃榻上。金敏浑身一软,扶额微微气喘,被服侍着饮下一口茶水,又拿了帕子捂住嘴唇,强压住一阵昏呕。她眉尖轻蹙、眼闪泪花,有气无力道:“张婆婆,吩咐人把菜撤下去,我闻不得这酒荤气儿。”

张婆子问道:“大人还泛酸?用些什么?”

金敏道:“用些酸雪里蕻压一压便好了。”

大约两月前,金敏带上官凭,携老张头儿夫妇,坐船离开京城赴任应天府。一路上茶饭不思、嗜睡畏寒。船上饭食河鲜多些,她便吐得昏天黑地,又见天儿睡得日月不明。找个郎中来掐一掐脉息,再算一算日子,金敏心中便明白了一二,只将此事告诉了老张头儿夫妇,隐瞒着旁人。别人也只道她身子骨弱,晕船罢了。

金敏害喜得厉害,官服又宽大,到了三四个月上头也不怎么显怀。她御史之职位低权高,做的是都察检举的活计,还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应天府衙上上下下一群爷们儿只将她菩萨一般的供着,一时间也无人看出她行动不便。

只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最先瞧出端倪的竟是应天府尹水大人的嫡妻。要说这水夫人也乃妙人一个,堪当绣阁里的豪杰、闺中人的领袖,忙能精打细算、闲可吟诗做赋;外能独当一面、内可贤良持家。儒道三纲八目修齐治平,齐家那可是排在治国前头的。要说水大人能做上应天府尹这番造化,她水夫人是功不可没。

今上开女举之时,先立了规矩,出嫁女不得考取功名。皇帝意在选些女子检举百官,打压一番东厂气焰。若是夫妻同朝为官,难免有包庇宽宥之心。再者“亲亲相隐不为罪”乃祖宗之法,子之护亲、妇之护夫、祖之护孙,皆乃人之常情、人伦之礼。故而科考的都是些待字的少女、丧夫的寡妇,若是想嫁人,便是要辞官的。

此言一出,也不知令多少水夫人这般的锦屏英才嗟叹生不逢时、感慨时运不济,只恨不得晚出阁几年。她见金敏这样的风流品格,自然仰慕非常。只觉得他们两个貌是一双璧人、才可共赋打梅,早有义结金兰之心,便邀金敏到府上饮酒赏菊。

金敏唯恐在席上犯恶心,但架不住水夫人盛情相邀,怀里揣着嗅盐,犹犹豫豫地去了。

因是家宴,也没有男丁上席,只坐了水夫人同金敏两个。水夫人别出心裁,将席面摆在水榭中,一旁是粼粼池塘、湖石翠竹,矮篱菊丛掩映其中。水家两位小公子还没留头,也不肯老实坐着,只在水边追逐嬉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