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亡国公主穿成王府寡妇:二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21

亡国公主穿成王府寡妇:二嫁王妃 已完结

亡国公主穿成王府寡妇:二嫁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碧玉萧 分类:女生 主角:白羽玥阙苍曦遥 人气:

碧玉萧新书《亡国公主穿成王府寡妇:二嫁王妃》由碧玉萧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羽玥阙苍曦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乱臣篡位,江山易主。本想与国家共存亡,却穿为邻国王府的寡妇。冷漠王爷的凌虐,邪魅王爷的调戏,逼得她一死证清白。假死以逃,混入皇宫,一身清冷傲气引得皇上垂注。指点江山、辅佐君王,却被迫陷入阴谋和争端。――等一切尘埃落定,何处是归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谁? 我还是那个被父皇宠爱的阙? 我还是那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前朝公主么? 虽然终于逃离了梁家的追捕,可一身骨血尽皆换去,我究竟是谁,我究竟应该怎么办?! 谁能告诉我!!!! 愤怒,迷惘,不甘,她知道,现在她的亲生父亲苏朝英视自己为耻辱,苏家上下根本没人拿她当做二小姐。 而清扬王府也不拿她当“二王妃”,更别提一贯对她不好的慕云天,一直看她不顺眼的慕云双了。 在胤国的那些前尘往事,随着真正的“阙公主”坠下的灵魂渐渐消散,已经缓缓抽离了她的身体。 可是,今后的路呢? 我该怎么走下去? …… 白天的等待并没有白羽玥阙带来好运。 她吃着冰冷的馒头这是她唯一的晚饭,而且,还是寒霜从她自己的晚饭里省出来的。 苏家既然不把她当女儿,她也不会因为这具身躯的关系,而与苏家过多牵扯。 至于清扬王府…… 白羽玥阙从寒霜的嘴里,已经知道了,如果说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对苏咏絮很好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慕云飞。 平心而论,慕云飞对待白羽玥阙已经很好。 他并不强迫她做任何一件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平常慕云天呵斥苏咏絮的时候,也是她帮着说好话。 而且,慕云飞为人也温吞谦和。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病,他和苏咏絮倒是真的相敬如宾,一对璧人。 白羽玥阙叹了口气。 门外的寒霜倒是一直和她说话聊天,只怕她一个想不通,又去寻短见。 一切等到入夜。 :弥留之际 三更天刚过,门外一下子人来人往,“咣当”一声,门被人打开,无数道火把的光芒射了进来。 慕云天铁青着脸,看了看一脸平静白羽玥阙,背着手又走了回去。 不过,在他走之前,吩咐下人道:“把她带走。” 两个家丁冲了上来,一边架着白羽玥阙的一边胳膊,把她“请”了出去。 火把的光芒指引着白羽玥阙一行人,不久便到了一处小院。 院落之前,人头攒动,却安静异常。 白羽玥阙随意一看,发现有昨天见过的许妈、丽装美人和她的丫鬟白羽玥阙已经从寒霜那里得知,这个美人就是慕云天的妹妹,十五岁的慕云双。 慕云双看着白羽玥阙到来,嘴巴不经意的一撇,眼神立刻转到别的地方。 很显然,她也看不起这位母亲是流莺出身的苏家“二小姐”。 走到门前,慕云天停下脚步,严肃而沙哑的声音里略有一丝对弟弟的关心:“云飞执意要见你最后一面,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白羽玥阙点了点头,跟在慕云天身后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暗,昏黄的灯火一点一点的跳跃着,仿佛象征着屋中这个少年渐渐远去的生命。 满屋的药香,混合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气息说是死气也不为过。 在这样的深宅里,药香和弥留之际的人的味道混在一起,能带给人如此悲伤的感觉。 在逃亡的日子里,白羽玥阙看惯了生离死别,可是她所熟悉的,无一不是死于非命。 像如今这般,是因为病痛而离世的,对她而言却是不多见。 “云飞,是我。”慕云天的声音忽然变得如此的温和,正如一个宠溺弟弟的好哥哥。 要不是亲耳听到,白羽玥阙几乎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一脸温柔的人就是这一天对她态度如此恶劣的人。 白羽玥阙的目光也投射到躺在床上的人,她这具身体的丈夫,十七岁的慕云飞。 说来奇怪,他与慕云天并不相似,面部线条极为柔和,全然没有慕云天杀伐决断的威严和霸气,苍白的容颜显示出他病弱的躯体,就连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 “哥,咏絮呢?”慕云飞的声音极为细弱,似乎被风一吹,就要断掉。 :临终托付 慕云天很温和的说了句:“她来了,你放心。”说着,眼神又看了白羽玥阙。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慕云天看白羽玥阙的眼神,一点也不愤怒,而是温和中带着一点恳求,仿佛在恳白羽玥阙在慕云飞面前表现的稍微好一点,别给他留下遗憾。 白羽玥阙点点头,她走到床前。 看着这个病入膏肓的少年,白羽玥阙心里也是沉重不以。 她从寒霜那里听说了,如果说清扬王府还有一个人对自己好的话,那无疑便是慕云飞。 “咏絮,咏絮……”慕云飞伸出苍白瘦弱的手,想要抓住白羽玥阙的手。 白羽玥阙连忙伸出手去,将他冰冷的手握在手心里。 手指相触的那一瞬间,这具身体原本所具有的记忆和情感,一瞬间涌入心头,那是深藏于心的感动。 慕云飞的关怀,对于一直在苏家清扬王府遭受白眼和蔑视的苏咏絮来说,是难得的尊重与理解。 尽管,由于身体原因,他们两人并未真正成就夫妻,可是感情极为良好。 可以想见,如果慕云飞不是自小重病在床,他与苏咏絮一定会手牵手走完一生。 “咏絮,咏絮,对不起,”慕云飞断断续续的道,“我,我不能给你一个幸福的家庭,对不起……”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从来没有。”虽然是第一次见,可身体原有的记忆和情感却不太受她的控制。 她渐渐抓紧了慕云飞的手。 “我一直都是这样……让你,让你照顾我,而我却……”慕云飞眼睛凝视白羽玥阙,黑色的瞳孔里满是不舍和眷恋。 “你放心,大夫马上就要来了,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白羽玥阙紧紧握着慕云飞的手。 就算是这样,她也能感觉的到,眼前这具身体里,即将飞升而去的灵魂的脚步,如此的迅速。 就算她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慕云飞很努力的偏过头,认真的看着慕云天,轻声道:“哥,我求你,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不愿宽恕 慕云天心里也很不好受,连忙凑过来问:“云飞,你说。只要是哥办的到的事,哥一定帮你帮你完成!” 慕云飞勉强抬起头来,轻声道:“哥,我求你,求你,不要怪罪咏絮……” 慕云天大睁着眼睛看了看白羽玥阙,紧咬着嘴唇,许久,脸色依然有些愤怒的道:“如果不是她,你现在就不会……” 然而,慕云飞还在继续念道:“求求你,哥,求求你……”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杀了她的。”慕云天皱着眉,神色疲惫,却很坚定的点点头。 看到慕云天亲口答应下来,慕云飞终于缓了口气,苍白的面孔淡淡的笑着。 渐渐的,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黑色的瞳仁里的光芒,也慢慢散开。 感受到慕云飞手上的力道一下子消散,白羽玥阙觉察到生命的离去,她一下抓紧慕云飞的手,唤道:“云飞!云飞!” 然而慕云飞已经听不到她的呼唤,只是安详的闭上双眼。 听白羽玥阙的喊声,慕云天也垂下了头。 屋里屋外,所有的丫鬟家丁们,也都跪了下来。 穿越的第一天,白羽玥阙从早上的“自杀未遂”,到被关柴房,现在晚上,直接成了寡妇。 人生,在这一天,就经历了生生死死。 不过,当白羽玥阙跪下去的那一刹那,慕云天忽然跳了起来,指着白羽玥阙声嘶力竭的大喊:“你凭什么跪?你给我站起来!你这个刽子手!” 白羽玥阙吃惊的看着他,慕云天怒气勃发,整个人像一头被困的野兽,眼睛是红的,脸色是红的。 极度的惊异,让她不禁喃喃的道:“可是刚才……” :寡妇凄凉 “刚才,哼,刚才我是答应了不杀你,可我没答应云飞不怪罪你!” 慕云天厉声道,“你害死了我的弟弟,害死了我在世上唯一的弟弟,可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让我饶过你!” 慕云天眼睛里全是愤怒的寒芒,他忽然冷笑着,一字一句的道:“我要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要你们苏家,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慕云天说着,站了起来,大声道:“把这个贱人关到柴房里去!不准她带孝,我要关她一辈子!” 几个下人听见呼唤声,冲进屋子,正要动手。 她站了起来,冷冷的说了句:“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走。” “你说什么?”慕云天愤怒的一回头,就看见白羽玥阙一张脸寒如冰水,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来: “没错,打破汤药的人是我。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你!”慕云天俊秀的眉眼狰狞着,恶狠狠的道:“你以为我不敢么?” “你当然有这个能力,”白羽玥阙平静的脸孔上,忽然闪现了一抹疯狂之色,“我早就没有家了,我早就不是我了!你有仇,我也有!但是我的仇恨向谁去讨,问谁去要?” “你!”慕云天气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素胆小懦弱,自己随便说句重话就要战战兢兢的苏咏絮,居然有跟他顶撞的本事。 他愤怒的黑瞳里,映射出白羽玥阙刚毅而绝望的脸孔,是如此的清晰。 “哈哈哈哈。”忽然慕云天仰天长笑. 其后,那张英挺的脸孔扭曲而悲愤,“你想死个痛快,想随云飞而去?” 他的眼睛盯着白羽玥阙的面庞,就如同一头狮子盯着猎物一般:“本王告诉你做梦!我要折磨你,要你记住,你究竟犯了什么错误!” “悉听尊便。”白羽玥阙一扭头,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去哪?”看到她离开,慕云天立即大吼道。 “柴房,”白羽玥阙头也不回,丢下一句,“等你想清楚怎么对待我之前,我在柴房恭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