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更新时间:2020-09-09 05:07:11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已完结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透明 分类:女生 主角:冥若凡乾木木 人气:

经典小说《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由小透明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冥若凡乾木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再见时,她站在常胜将军身侧,朝堂之上以女将军之名接受着皇上的嘉奖,完全无视男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战争爆发,她随军出征,被北国皇帝俘虏制造假死之后,他站在她的面前,全身血污,对她伸手“我的王妃,我来接你回家。”看着男人深爱的眼神,她凄然一笑,含泪的眼眸看着北国的帝皇,拥进他的怀中,“我的王,我认识他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子入夜之后有些发冷,乾木木知道自己因为那一夜冷风,又拜那一盆冷水所赐,有些着凉了,只是现在她的情况不允许生病,她并没有那个权力,一大清早,天刚有微亮苗头,乾木木动身去厨房,万分艰难的烧了一点热水,虽然身体感觉无力,四肢沉重的不想挪动一下,但……咬咬牙,硬是站了起来,喝了一些热水身体舒服了许多,昏昏沉沉的躺倒了午时,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乾木木才想起来自己的早饭加中饭都还没吃。 勉强支起身子,摸着额头,滚烫的温度顺着手心传来,秀眉微皱,情况有些不妙,铜镜里看的不太清晰,舔了舔略干的嘴唇,推门走了出去,厨房没有用的水了,要先在井里提水上来,好在这个小院外不远处就有口井,实际上这个小院子墙角处也有一口,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许久没用的缘故干涸了,提着木桶脚步发虚的朝着院外走着,神智有些模糊。 “好重。”迷迷糊糊的把桶勾着铁钩顺了下去,结果舀满了水怎么也提不起来,手臂酸软无力。 “需要帮忙吗?”身后传来一个男性低沉的声音,乾木木阳光下微眯着眼睛回头,很俊俏的男人,比起冥若凡的俊美来说,这个男人更加英气,有男人味一点,刚毅的脸庞,炯炯有神的墨黑眸子,挺翘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最主要的是……他穿了一身白衣,温和的笑意,对于现在的乾木木来说就是谪仙一般人物的存在。 “你是这西苑新来的丫鬟吗?”男人似乎并不需要她的回答,直接走上前去,在她手握着的身侧,拉过绳子,轻而易举的将水桶提了上来,乾木木一下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因为男人笑容里的善意,她不怕别人的恶意相向,不怕别人的无视辱骂,自己这些年受过那些白眼太多了,只是……突然面对这样温柔的一个人,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他笑的很……温暖。 “怎么不回话?莫不是一个哑巴?”钟离落又是轻轻一笑,阳光下冷风吹过,他的笑容却被乾木木记在心里,如沐春风,这是乾木木能想到形容这个笑容的成语。 “我……不是哑巴。”乾木木手指局促的拉着衣角,冷风吹过的时候,稍微清醒很多,咬了咬嘴唇,跟在男人身后看着他把水提到厨房,样子似乎熟门熟路,这样熟稔的行为,倒是让乾木木有些惊讶起来。 虽然这个人看起来很好,但是被说成哑巴,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 “终于肯开口说话啦,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大牌的丫头呢,叫什么名字?”钟离落微微一笑,对于乾木木这样自己说了三四句话她才回了一句话的态度一定也不恼怒,直到乾木木知道他是大将军的时候,整个人呆愣了,当初被带回皇宫,刚好是他和冥若凡南征北战的时候,根本没机会见面,说起来这次的初见还有些乌龙。 “……乾木木。”想要反驳自己不是丫头,但是……现在做的这些,穿的不就是个丫头么,瘪瘪嘴没说话,额头又传来晕眩感。 “多谢。”钟离落将水放进厨房之后,一身白衣站在那里,乾木木微低着头小声的道谢,声音因为着了风寒,有些沙哑。 “着凉了吧?怎么不去和夏总管告个假?或者让府里的大夫给抓点药?”钟离落在军营一直是体恤下属的好将领,在府邸也是个体恤下人的好主人,虽然是武将,却也是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某些方面他和冥若凡很是志趣相投,都是能文善武的人。 “……慢走不送。”身子越来越虚,有种站不住脚的感觉,看着眼前不断说话的男人,乾木木有些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好脾气的说了句送客的话,再不走她怕自己就这样倒下,潜意识里在这个王府中,自己是不可以示弱的。 钟离落看着那个利落走回中房的身影,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那个破旧的房子,转身离开了,嘴角下意识的勾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 “去了西苑?!”刚用完午膳,放在西苑的人手就过来禀报,冥若凡好看的一双眉头微微蹙起,冰冷的脸看起来更加透着寒意。 “是,帮……王妃提了一桶水,进去了大约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出来了。”下面跪着的人垂着头恭敬的回答着,冥若凡放下手中的茶杯,轻脆的声音碰撞到坚硬的红木上发出一声响,之后挥挥手,地上的影子退了出去,桌子上留下了一道浅痕,刚好是茶杯底下那个圆弧形状。 过不到一会,门口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冥若凡闭起眼睛没有理会,下一刻手突然发力向前我成拳头伸了出去。 “哎,停,我说你这手怎么越来越狠了?”钟离落在拳头触碰到胸膛的前一刻赶忙出声,冥若凡睁开眼收回手,冷着一张脸也不多说话。 “……听说,你娶了那个刚册封的公主?”钟离落对他的这幅样子见怪不怪,撇撇嘴在一旁坐下。 “嗯。”不是都在西苑见过了么?还听说?冥若凡眉头一挑,看着钟离落等着他的下文。 “有白绾音美吗?”对于这幅完全不是在外面表现出来的将军样子,冥若凡已经习惯了,只是对他的问话,刚平复的眉头又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 “……你没见过?”冥若凡反问着。 “废话,见到了还用问王爷您吗?”钟离落说着话,语气颇有不满,说实话,这桩婚事一道圣旨,说是赐婚对冥王的赏赐,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很多人都在猜测,冥若凡的身份在楚国那是动一只脚,半个京城都能摇晃一下的人,他的婚事自然不会如看着的平常。 “见过你就知道了,这次那边情况怎么样?”北国战事,一直都是让楚国担忧的一件大事,不单单是北国虎视眈眈,而是周边小国,因为是生存在楚国和北国夹缝之中,总是有那么一点渔翁得利的意味,不是没想过一举攻下吞并小国,但是……小国环山靠水,地势险要是,拥有易守难攻的地势优势,这件事情几乎困扰了楚国几年的时间,一直未得到解决。 “……守着吧,还没平息,七八天前就听说你要成婚的消息,可惜了,紧赶着回来还是没赶上。”钟离落颇为可惜的说着话,冥若凡却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钟离落,冥若凡,还有皇上三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相较别人好上太多,对于这个弟弟和这个爱将,皇上也是个舍得放权的人。 晚上的一顿晚宴,可谓是花足了心思,不过钟离落倒也是习惯了,每次南征北战回来,两人总是要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的,在皇上还没有登基之前通常是三人行,但坐上了皇位之后,日理万机,三人行变成两人影了。 “王爷。”喝酒正式尽兴的时候,西苑留守的影卫又低着头跪在地上,样子显然是有事情禀报,冥若凡蹙了一下眉头,那个女人还真是事多! “去找夏臻。”冥若凡冷线条的声音从薄唇中发出,正是高兴的时候,却被打扰,心情总是有些不舒坦的。 “怎么了?”钟离落插上一句嘴,手中的酒杯还在打转,冥若凡话音刚落,黑影就退了出去。 “没事。”钟离摇摇头,那个女人的事情对他来说,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不用去在意,自然算得上没事,钟离落对他这种态度也没多说什么,继续喝酒。 这顿晚宴,只有两个人,却以足够,钟离落也很识趣的没有提起那个新娶的王妃,他比谁都清楚,接下圣旨迎娶那样一个人,不过是不想让皇上和太后难做,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哥哥……冷……”在他们宾主尽欢痛快畅饮的时候,西苑破旧的屋子里,乾木木在床上蜷缩着身子,不算厚实的棉被把自己捆成了一团,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喊的是哥哥。 入夜微凉,破旧的窗子,让乾木木觉得甚至有风丝会透进来,好在今天冥若凡没有折腾自己,若是再来一盆凉水,她的命就怕是要归天的了,迷糊中似乎有股药味,嘴角里被液体闯入,刚好这个时候她有些口渴,下意识的咽了下去,却分外苦涩,朦胧中她动了动舌头,在牙齿上舔了一下,似乎明白这是药,是谁?是谁救了我? “王妃。”乾木木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顺着窗户照了进来,木窗微微裂开了个缝隙,像是在透气,眼皮有些沉重,模糊中看到屋子里的两个人影,其中一个见自己睁眼,便拿了茶杯凑到自己嘴边,舌头舔舐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喝下了一点清水。 “……多谢。”又是那个丫头,那天早上带自己走出竹林小院的丫鬟,给自己送来衣服的丫鬟,高傲的不像丫鬟,而自己从她的身上更是接触到了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乾木木抿了抿嘴唇,声音出奇的干哑难听,她自然也没多说话,很识趣的闭了嘴巴。 “王妃,奴婢现在去给您熬粥,您风寒刚刚有点起色,不宜走动,大夫吩咐要您多休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王府里的人虽然带着那几分傲骨,每个人似乎都透着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尤其是那个冥若凡,但是从来没有一些自己想象中的为难和挑衅,当然……除了冥若凡这个主人,从新婚夜开始就在威慑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