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萌呆王爷:傻子皇后不给嫁

更新时间:2020-04-26 06:41:24

萌呆王爷:傻子皇后不给嫁 已完结

萌呆王爷:傻子皇后不给嫁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豆浆姐姐 分类:女生 主角:莫尘莫正天 人气:

主角叫莫尘莫正天的小说是《萌呆王爷:傻子皇后不给嫁》,它的作者是豆浆姐姐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泠国元年,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年代,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乱世,这是一场动荡中看似平静的爱恋。  璃尚十四年,欧阳将军平定了泠国和黎国几年的战乱,欧阳峰一时间便成了泠国女子心中最合意的如意郎君。  而她注定会在那年遇上他,而人生其实就是这样,你永远不会爱上那个最懂你的人。人生总有分分合合,又有太多的无法挽回的遗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之后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可这件事没有过去,而且在这个‘黑暗’的后宫里加快了传播速度。

当然,太后也知道了。

宏德宫

“太后,这皇后娘娘与南裘国私通,通敌卖国,这可是大事,您可不能由着皇上的个人情感而误了泠国的兴亡。”萧启治将军及一些其他朝庭要臣一齐觐见太后。

“这本是朝庭中事,我不该管,但如今它牵扯到泠国的兴衰,那么我就得和众位老臣想想对策。”太后一边说脸上还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意。

……

次日,在朝殿满朝文武上演着一幕惊天动地的大戏,这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人心。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这,写的是秋菊。莫尘,亦是如此。

“皇上,黎国战事刚刚平定,如今南裘国又频频扰境,恐怕这宫里有内贼吧!”户部侍郎钟离岳上前禀报。

“不知钟离大人何出此言?”莫正天早闻莫尘宫里出了一个南裘的刺客,难免朝殿上会遭到弹劾,为之,莫正天也是早有准备的。

“皇上,微臣就直言了”,钟离岳拱手道,“前几日,皇后娘娘宫里出了一个刺客,想必皇上应该也亲自审过了,这通敌卖国可是要诛九族的,何况这也关乎泠国的兴衰,百姓的安危。所以微臣恳请皇上把人犯带上大殿,在文武百官面前审理,以示公正。”

“钟离大人,这刺客案非同寻常,怎可在朝殿审理?”莫正天反驳。

欧阳泽的眼神里有一丝的担忧,也有一丝的犹豫不决……

钟离岳见欧阳泽犹豫不决,便想上前道,还没开口,欧阳泽便缓缓的说道,“来人,把南裘国刺客带上。”欧阳泽的嘴角有一丝意味深长的悸动。

……

“各位大人,既然要公众审理此案,那么就劳烦各位大人了。”

……

钟离岳尴尬一笑,上前一步道:“你可南裘国人?”

“……”那个刺客不语。

“是谁派你前来泠国?”

“……”

“你有何目的?”

“……”

“你不用再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哦?你确定你什么都不会说?那朕来告诉你吧,我已经把此案的始做蛹者关押刑部大牢了。你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吗?还是在等别人把你供出来?”欧阳泽浅浅一笑。

“皇上,泠国乃天朝大国,可为何胸襟却如此之小?”

“哦?我胸襟小?何出此言?”欧阳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想必皇上心之度明吧!”

“如果你所说的胸襟可能会伤及泠国百姓的安危,那我还要这么做吗?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们泠国了,我们泠国人才辈出,还怕不能找出幕后主使的人吗?”

“皇上,这个刺客就是不说,您说我们该不该用刑啊!”吏部尚书韩景义道。

“韩大人所言及是,皇上,我们不能陪他耗着了。”钟离大人上前道。

欧阳泽点了点头,浅浅一笑,“那就……用刑吧!”

“慢着!”刺客站了起来,“皇上,没想到你们泠国没有胸襟,竟想屈打成招,既然……她被关押大牢,那么……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们既然都想知道,那我就成全你们,以显示我们南裘国子民的豁达气节。”

“废话少说,快说吧,别想蒙混过关。”

“……皇……皇后娘娘,与我们南裘国故交甚好,我们曾达成一个协议,如果……如果皇后娘娘为南裘国提供战事攻略图,我们将给皇后娘娘她想要的。”

“荒谬,尘儿乃一介女流,位居皇后,她想要的是何物我不能给?她何物没有?”

“皇上,您有问过娘娘吗?她有告诉你她想要什么吗?”

欧阳泽怔住了。自由?是自由?这确实是莫尘最想要的。

欧阳泽想起了进宫前的那段对话:

“莫尘姑娘,我可以叫你尘儿吗?你,可愿意随我进宫吗?”他是一国之君,但是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恳求。

莫尘摇了摇头,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前,指着窗外的梧桐树,说道:“皇上,您知道吗?这棵梧桐树连残叶都已悄然掉落,而它并没有死,还是在不断的生长。您知道为何吗?”

欧阳泽看了莫尘一眼,不语。

“因为它知道它适合这里,这里有它最值得留恋的东西,有陪伴着它难以割舍的成长,树亦如此,人亦如此。而有些,我不适合,那是没有我足迹的地方,没有我该留恋的地方,更没有我所向往的自由。”

“我是一国之君,这不是每个女人都向往的最高权力吗?我不是你该留恋的吗?我可以给你所有你想要的!”欧阳泽扳过莫尘的肩膀,“只要我想要的,就没有不可能的。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跟我进宫的。”那话语中的坚定和执著让莫尘竟有一丝的害怕。

“正如梧桐一样,只有在适合它的地方,它才能活得快乐,而适合我的地方并不是那里……”莫尘淡淡的说,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那是哪里,告诉我,是哪里?”

“是自由,有自由的地方,这是您所不能给我的。”

“皇上,此案已经明了,分明是皇后娘娘所为,与南裘国私通,这通敌卖国可是大罪,请皇上为了江山社稷,以大局为重,尽快发落。”萧启治将军的长子萧长丰道,众臣一齐跟着他跪下,只有莫正天呆呆的站在那里。

“众位大人莫急,此事还有一些蹊跷,各位大人为何不曾想过小女是遭贼人陷害?这南裘打扮的人是不是真的就是南裘人,还不知呢。还有,那南裘人刚刚说了,他什么都不会说,为何现在又说了?此案还是疑点重重,如若此事真是小女所为,本相自当辞官返乡。”莫正天说道,但心中还有一丝难掩的担忧。

“正是,正是,莫相所言及是,此案容朕再次亲审再作定夺。”

“皇上,此事乃涉及到国家安危,泠国百姓的安危,请皇上三思。”众臣还是长跪不起。

“此案尚有疑点,等疏清案脉,朕自会给众臣一个说法,退朝。”

“皇上,您千万不可为了个人情感而弃天下苍生于不顾啊!”

“皇上,家国天下事,一刻都不能等。”

“皇上……”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看着咄咄逼人的大臣,欧阳泽用力咆哮着。“于之扬,去林和宫把皇后娘娘请来朝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